[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灌云中心小学班“学生数超百人”真相调查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记者:许光达 张蓉蓉 实习生:徐丽娜
    灌云县是位于江苏北部、黄海之滨的一个被当地官员称为“洼地崛起”的农业大县。最近,记者得知:该县中心小学班生数大得惊人,一个班级学生数相当于一般学校两个班总和,接近部队一个连。十月二十四日,记者带着疑问,深入灌云了解情况,力求客观公正地反映真相。记者调查发现:
    灌云县县城中心校多班生数超八十
    在灌云县伊山脚下,大佛象南侧,有一个规模最大的中心小学,它就是灌云县实验小学(中心校区),代表着灌云县小学教育的最高水平。
    清晨,夹在熙熙攘攘的家长和学生人群中,记者找准机会向一位骑电动车送孩子的学生家长了解情况。她告诉我们:她的孩子上六年级,班上有八十多学生,老师责任心还不错,但是,这么多学生肯定管理不过来。
    五(11)学生家长对班级生数表示不满,她说:一个班级人数八十多,这样数字在实验小学很普遍,我认为这样做法是对学生极不负责的。身边的另一个小学生插话说:“阿姨,我们班人数还不止八十呢”。
    四(7)班女学生告诉记者:“我们班是72人,在我们学校还是比较少的”。
    记者问一年级能有多少学生呢?自称是一(8)的小朋友回答:有七十几人。
    记者故意说:不可能有这么多吧,吹的?几个小朋友异口同声地说:“那你们可以到教室看看吗”。
    走进校园,踏着足以让四路车并排行驶的宽阔而整洁校园马路,抬头看见一行醒目的标语:善教乐学。
    江苏灌云中心小学班“学生数超百人”真相调查
    
    操场和路边有不少学生打扫卫生,迎面走来一个年轻女教师,记者兜圈问她:
    “你好!你们学校好大啊,生源不错吗!”,
    她朝我们扑哧一笑,不假思索地说:“我们学校一般每班是八十人左右,”
    “哦,这么厉害?”记者装出惊讶的样子说
    “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告诉你,我们学校最多曾经有一班一百出头,九十多一个班也不少。现在还是少的呢!”
    几位记者不由得都惊叫一声。
    在实验小学的教室里,我们看到课桌摆放非常拥挤,桌子连着椅子,椅子挨着桌子,桌椅摆放非常密集。
    
    江苏灌云中心小学班“学生数超百人”真相调查


    
    坐在里面的学生需要通过爬椅子的方法到自己的座位,一个小朋友正在“跨椅子”,恰好被记者拍下来。
    江苏灌云中心小学班“学生数超百人”真相调查


    
    下午,我们又到灌云县伊山新村小学暗访,和实验小学相比,虽然班生数略少,但每班基本也在七十以上。
    记者致电江苏省教育厅,询问小学每班生数是否有限制规定,一位女同志解释说:每班人数应该不超过五十人。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里的班级学生人数严重“超载”呢?
    民众:地方政府官员“卖爹卖娘、卖儿卖女”
    民以食为天,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是老百姓的衣食父母,人们常把大地称作母亲。
    调查发现,地方政府官员擅长卖土地,盖大楼,逼农民上高楼,老百姓称他们是“卖爹卖娘”。灌云县地方政府官员征用农民土地,都要和当地农民发生一场场争夺战。“卖爹卖娘”的发展“灌云(官员)经济“的重要手段,随着土地资源越来越匮乏,农民维权意识越来越强,地方官员夺取农民手中的生产资料也越来越难,于是,官员的眼球开始打学校主意——卖学校,老百姓称之为“卖儿卖女”,断绝子孙后代读书路。
    调查表明:灌云县在短短的几年内,(不完全统计),先后卖掉县城和附近中小学六所以上:
    灌云县山前小学、灌云县陆庄小学、灌云县朱胥小学、灌云县剑登小学、灌云县伊山第二中学、灌云县伊山第三中学等。
    
    江苏灌云官员“卖爹卖娘”、“卖儿卖女”的行为是导致班级生数超常规的根本原因,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一个班近百个学生实在让人难以相信。看着高墙上标语和口号,记者不由产生疑问:这样能给孩子带来全新的教育吗?
    
    江苏灌云中心小学班“学生数超百人”真相调查


    
    中共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发表了胡锦涛同志的有关文化建设的谈话,会议重申了“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面向现代化”的方针。江苏灌云教育如此现状——一个班人数和部队一个连相近,不会是对邓小平理论中“三个面向”的贯彻吧。
    调查后记:
    “卖儿卖女”行径和创建文明城市目标背道而驰
    灌云群众对地方政府卖学校的行为是深恶痛绝,他们痛斥地方政府官员在做断子绝孙的事情,和“卖儿卖女”行为无异。
    首先,家长反应很强烈,家长每天要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一位姓陆的家长告诉记者:以前孩子在陆庄小学上学,很近,不用接送,后来学校被强行解散,三百多个师生被强迫分解到附近几个学校,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一个家庭个吧孩子,害怕他们上学路上遇到什么问题,现在交通很乱,所以,一天来回接送八趟,差不多有八十里路。啥事情都干不了。陆庄小学先被村里占用做村委会办公地点,去年变成拆迁办,现在又变成临时“安置”拆迁户的场所,地方官员在作孽啊。
    其次,实验小学师生也表达同样的观点:我们整天担心自己班上孩子安全问题,哪天班上学生没有按时到校,就担心死了,就马上给家长打电话。因为校长大会小会都强调安全,只要安全不出问题,其他都好说。
    一些老师反应:地方政府卖学校,客观上无形中加大了我们的工作量。整天要求我们要“面向全体学生,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八九十个,怎么面向?怎么促进?领导就是一张嘴,就知道说!
    “去年,人民日报下属媒体记者曾经采写了关于实验小学班生数多达103人的文章,最后被灌云豆单吃了”。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都是屁话,他们一顿酒席、一盘豆单吃掉我们一年、一月工资。
    三合村村民蔡某说:官员不是在搞什么形象工程,他们在发断子绝孙的财。官商勾结,从中谋取大量私利,害国、害民,怎么也不得报应呢?
    伊山镇向阳菜市场的一位市民讲:创建文明城市,文明什么?文明在“违法乱纪”,文明在“打砸抢夺”,文明在“有法不依”,文明就差把我们老百姓肉和骨头一起吞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60234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暗访:江苏灌云离文明还有多远 (图)
·江苏灌云篮球巨匠周正民因穷困投河自杀
·最新报道:灌云驻京办追杀维权者
·江苏灌云圈地运动屡禁不止 (图)
·江苏灌云人血刃九命大案动力源于“本拉登”官员? (图)
·江苏省灌云县:黑社会打了派出所所长
·透视江苏灌云一起“反复无常”的欠债财产执行案 (图)
·河南搂抱歌星拘留双开 江苏灌云焚尸灭迹嫌犯逍遥法外 (图)
·江苏灌云5.13暴力强拆“毁尸灭迹”案件调查侧记 (图)
·陆媒称江苏灌云发言人擅长忽悠 其散布死亡案谣言? (图)
·江苏灌云县陆增罗死亡:大陆相对客观的报道
·江苏灌云陆增罗死亡案真相成谜:家人遭灭门威胁?
·数不尽的拆迁户以死相拼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灭绝人性 (图)
·灌云“被焚”死者妻成植物人 当局强行家属接受赔偿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人员打死房主陆增罗毁尸灭迹——死因浅析 (图)
·强拆打死人、点煤气灭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政府想掩盖什么? (图)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导致房主死亡真相追踪报道 (图)
·江苏灌云一名男子因强拆点汽油自焚身亡
·江苏灌云百警强拆煤气罐爆炸 一死两伤公安抢尸受阻 (图)
·灌云副县长称打砸强拆手段是文明(闻名)的 (图)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4)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3)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2)/陆庆周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江苏省灌云县:共产党员向李洪志求救 (图)
·江苏灌云:一个老百姓的漫漫上访路 (图)
·关于江苏灌云县下车乡原党委书记李祥克扣贪污的举报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江苏灌云县强迫签订空白的“搬迁协议”(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致农妇喝农药,导致精神病(图)
·江苏灌云县:强逼拆迁致农妇喝农药
·江苏灌云:少女被诬“卖淫” 遭防暴大队警员毒打3小时
·江苏灌云县:癌症病人陆金洋无端被劳教 (图)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江苏省灌云县的大局究竟是什么? (图)
·陆金洋:关于请求查处灌云黑社会的申请(图)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