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西省公安厅长公然派黑恶势力变本加厉打压残疾访民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5日 转载)
    
    陕西省公安厅长公然派黑恶势力变本加厉打压残疾访民


    
    来源:参与 作者:电建小区居民
    
    2011年10月24日星期一,早上快八点的时候我看到我们小区那个长年饱受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迫害的王英强老汉在他小女儿的陪同下一起向大门方向走去,他们刚走到小区大门不远处,我小区长年监控迫害老王一家的打手小头领吴国荣的得力干将赵武生便恶狠狠的从门房里扑了出来,他态度很恶劣的大声向老王喝斥道:“这么早你想干什么去?”老王答道:“我要去医院参加社区组织的65岁以上老人体检活动。”赵武生不信,一把将老王手中的手袋抢夺过来,将里面装的所有东西都掏出来强行一一查看,尤其是那张体检表,看了很久。老王很生气的问他:“我不过是去做体检罢了,你们还要再次强行查我的包包,我不是犯人,你们还有没有王法?”赵武生看老王竟敢公开抗议他的违法行为,便大声骂道:“你再犟一句试试,我立马叫人把你抓起来关起来你信不信!”当时有不少围观和路过的群众都听到了他说的这句话,有人私下议论纷纷说:“这赵武生不过是黑恶势力中最基层的一个走狗罢了,居然敢公然对群众放出这样的狂言,真是太过份了。他就不怕坏事做多了天地不容,家人遭雷劈吗?”也有人说:“如果没有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给他们当地方黑保护伞撑腰的话,吴国荣、赵武生等黑恶势力们借他们一百个胆他们也未必敢对百姓如此嚣张。”
    大约下午2点左右的时候,有知情者告诉我,他亲眼看到老王和他的小女儿从医院体检归来,老王到门房里为早上发生的那一幕找赵武生讲理,没想到赵武生不但听不进去,反尔恼羞成怒,一把将老王打倒在地,还在老王身上狠狠踢了几脚,然后用力将倒地不起的老王强行拖出门房扔到台阶下面,老王挣扎多次,无法自行站起,余怒未消的恶狗赵武生回转身来又一下子扑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的老王的小女儿身边,象疯狗一样对着老王的小女儿的身上头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几次将皮鞋踢掉在地。在赵武生对老王父女施暴的整个过程中,其余在场的黑恶势力们无一人上前制止赵武生的恶行,相反还站在一边看热闹,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见老王长时间倒地不起,赵武生便给吴国荣打电话,然后骑着自行车向吴国荣办公室方向而去,不一会,赵武生骑着自行车又回来了,他并没有去扶起倒在地上的王老汉,而是神色略带慌张的骑到大门外,然后招手将另外一个长年监控老王的黑恶势力叫过去,切切私语一阵后便仓皇逃跑了。
    我不信在光天化日下这帮以吴国荣为首的小区黑恶势力会嚣张到如此地步,怎么说也是一个残疾老人啊,他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竟然会做出如此没有人性的事情,看来是连畜牲都不如了。我赶到小区大门口想要一辨真假,老远就看到老王真的躺在地上,面部一副很痛苦的表情。我又向附近几位知情者打听了一下,果然老王及他的小女儿被赵武生暴力殴打一事是真的,还有人告诉我说,有人背地里给电视台记者打了电话反映了这一情况,因涉及政府,电视台记者只说:“老汉的遭遇我们很同情,但是就算我们过来采访了,领导也不会批准做节目的,毕竟有政府原因在内。”又过了一会,不知是哪位好心群众报了警,一辆110警车驶进大门,停在王老汉身边,一位警官下车询问了情况,并要求其它黑恶势力给赵武生打电话,让他来当面把打人的事情说清楚。这帮黑恶势力面部表情均不自然,支支吾吾各找理由,无一人给赵武生打电话,也无一人提供赵武生的去向。没多久,吴国荣不知突然从哪冒了出来,他先是满脸堆笑的走到110警官面前说道:“我是这里的保卫科长,刚才这里没有发生打人事情,你不要听人乱讲。”110警官说道:“到底有没有发生打人事情,我要见了赵武生本人问清情况再说。”吴国荣见支不走110警官,又说道:“我会负责把这件事处理好的,你们先去忙别的事吧。”110警官没有理会他。随后我听到吴国荣在给咸阳市公安局信访上官虎处长打电话,说了几句话后,他将手机递给110警官,说道:“上官虎处长有话和你说,你接电话。”也许是围观的群众太多吧,110警官没有接过他的手机。吴国荣无奈,又拨通了辖区片警殷建库的电话,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没多久殷建库开车赶到,他并没有先处理赵武生打人一事,而是先走到110警官面前询问人家是哪个部门的等等,然后说道:“你们快点走吧,这里的事我会过问的。”在殷建库和吴国荣等黑恶势力的合伙连哄带骗下,110警官只好无奈离去。
    随后殷建库来到倒地不起的老王身边,装模作样的问了一下情况,我听到老王的小女儿在反复的向殷建库要求说:“如果你不相信赵武生打人一事的话,你可以调取小区大门口的监控录象看呀。”殷建库先是一愣,随后以监控录象方向不合适无法查看为由拒绝了老王家的这个请求。那监控的摄象头就安装在门房屋檐下,门房四面都是玻璃,屋里屋外的暴力行为应当是毫无遗漏清清楚楚才对,这一点连傻子都能看明白。殷建库做为辖区片警并没有将当事人赵武生叫回来询问情况,也不愿主动调监控查看真实情况,还和吴国荣一起将110强行打发走,这说明了什么呢?
    随后我听到殷建库劝了老王很久,大致内容就是让老王放弃上访,不要再坚持了,不要再认死理自找苦头吃了等等。老王大声问他:“小区这帮黑恶势力凭什么多次非法搜我的包,凭什么强行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是为家里的案子才上访,省公安厅不依法办案反而包庇罪犯,变本加厉害的我家破人亡,你们难道不觉得过份吗?”殷建库答道:“我又从来没有打过你,关于搜你包和限制你人身自由的事情,你最好找上官虎处长沟通一下,我无权处理。”大约是嫌远近围观的群众太多影响不好吧,殷建库和小区里另外一个黑恶势力强行将老王从小区门房外的地上扶起,拉到殷建库车上,强行送回了老王家。然后将围观群众驱散。从始到终未见有人将恶徒赵武生叫回询问情况。
    试想,如果你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没有违法办案,假如老王手中没有相关的铁证如山,你尽可以放手让老王去告,也可以配合老王到处上访,将问题查清,还你一个公道和清白,如果国内查不清,也可以申请联合国来调查嘛,大可不必采用各种下三滥的手段,从上到下动用众多黑恶势力,强行限制老王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你都已经心虚到如此地步,你的丑恶嘴脸也早已多次通过你手下的这些小反革命们暴光了,你到底是什么货色,百姓早就认清了,你还要变本加厉的掩耳盗铃,继续迫害百姓,企图抹平丑恶,真是太可笑了。
    在建国六十多年的今天,在不断完善法制,大力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访民和百姓们的遭遇竟如此触目惊心!国家宪法赋予了公民信访的权利,也赋予了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利。如果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敢集中全国各地的访民或百姓问一声:“你们有这两项权利吗?”回答肯定只有两字,“没有!”那声音肯定能震撼世界!
    在社会大变革中,难免产生这样那样的矛盾和问题。政府尤其地方政府的各类事务中产生一些矛盾,发生一些问题,出现一些错误也是可以沟通解决的,人民也是可以谅解的。
    现在一些政府官员利用执掌大权,公然知错不改,利用纳税人的血汗钱不惜动用巨大人力、物力、公共财富来掩盖自身恶行和错误。用维稳的借口强行打压百姓的维权和抗争行为。百姓要维权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侵权要偿还,违法要追究,这是全社会的呼声。只有大脑清醒了才不会犯糊涂,陕西省贪官公安厅厅长王锐们,你们醒醒吧,如果你们继续坚持错误不改,继续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的话,水能载舟也能沉舟,人民不会长期忍受你们的压迫和迫害的,相信你们共匪们的江山不会太持久了。你们这些贪官的下场会很悲惨的。暴君卡扎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百姓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也是炎黄子孙,我们殷切期望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国家繁荣昌盛。我们痛恨八国联军,日本鬼子!可是在邓小平大力提倡搞好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的号召下,我们的百姓不但没有过上幸福的生活,反而越来越水深火热,痛苦不堪,佛山小悦悦难道只是死于路人的冷漠中吗?如果社会真的有民主自由,而不是遍地贪官处处邪恶的话,小姑娘会离开人世吗?我们的百姓因为遇事上访并没有什么过错,不但讨不到公道还常常惨遭恶运,法教班、精神病院、被人追杀、暴尸街头、人间蒸发等等都是共匪政府们常用的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的惯用手段。
     地方政府迫害百姓的恶行比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还厉害!地方政府勾结黑恶势力对访民的迫害比日本鬼子更加残忍!这一切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这一切早已不是个案!百姓该到哪里说理?国家信访局被打,中纪委信访办被抓,建设部信访办里应外合,公安部信访办虎视眈眈。到底 哪里是百姓和访民的安身之处,哪里是弱者说话的地方?
     尊敬的胡主席,尊敬的温总理:我们还是中国人吗?如今很多百姓都感觉自己过着像亡国奴一样的生活,你们觉得奇怪吗?
    附件:当年案件真相经过
    周末在家闲来无事休息,一个家住电建小区的朋友突然来访,寒暄过后坐下闲聊一阵,无意中听他讲了一件事,很是令人震惊和气愤,现将大致内容整理公布如下:
    
    我是陕西省咸阳市西北电建四公司小区的一名普通住户,和我同住一个小区的有一位名叫王英强的70多岁的残疾老汉。老汉有个叫王小刚的儿子,是西北电建三公司的正式职工。大约是2007年年初吧,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王小刚突然被父亲从所在工作岗位带回到家中休息,看起来精神状态严重异常,常常听到他整天整夜在家大喊大叫哭喊叫骂,还有他家人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样子,常常看到他父母出出进进往各级政府及企业之间忙碌奔波的身影,凭直觉他家应当是出了什么大事,恰巧我儿子的一个同学和王小刚在同一个项目部工程上上班(西北电建三公司蒲城项目部),出于好奇心我特意让我儿子找他同学打听了一下情况,才知道因工作原因王小刚被无怨无仇没有任何背景的同事程文才故意放单位狼狗咬伤并惊吓出精神病,奇怪的是事发后单位好几辆车都闲着,所有在事发现场的干部竟无一人带头救人开车送王小刚去医院打疫苗做检查及处理相关问题,还命令让王小刚赶紧回宿舍去不准乱跑,否则就下岗,狗咬伤不及时打狂犬疫苗和破伤风是要死人的,一些其他在场的职工见状不知领导干部唱的是哪一出,竟干出这样不合常理的事,因为害怕打击报复被下岗也都只好违心的散去不敢去救人。事发后不久王英强突然来到了蒲城项目部,可能是听说儿子出事了特地来了解情况的吧,当他得知事情真相后,很生气,多次找项目部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领导们不是态度恶劣以下岗相威胁就是赖死狗不愿给人家处理问题,针对这些反常现象多数工人都不能够理解,王小刚是一个老实本分性格内向工作勤奋也没有什么违法乱纪记录的好同志,曾和他共过事的同事们对他印象也都很不错,却为什么会招来如此大祸?私下里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针对如果是个意外,为什么事发现场无人救人,事后领导们又不愿处理这个问题大家都想不通。也许是有人向领导打小报告了吧,后来很多在事发现场和参预过私下议论的职工都不同程度受到了领导们的私下警告:“不准再关心参与王小刚狗咬一事,否则和他下场一样!”事隔不久更残酷的事情发生了,几名干部居然暗中指使几个当地农民在一天中午开饭时间在职工食堂将王小刚父子打倒在地,然后扬长而去,又是没人拉没人管。当时也没见他们父子和什么人发生矛盾啊,也许是嫌他们要求处理狗咬问题太烦或者其它黑暗内幕进行打击报复吧。迫于压力没人敢去帮他们。无奈之下王小刚被父亲带回了家中。
    我们小区的很多居民都很同情王小刚一家的遭遇,但是也很担心他们家能否抗住一个国有大型电力企业领导的黑暗腐败,众所周知,电力行业被人统称为“电老虎”,又有地方政府保驾护航,可以说是牛气冲天了。我们电建四公司前几任总经理分别公开贪污工人血汗钱十几个亿,然后拿着钱到政府去买官,包二奶等,现任总经理也是腰包鼓鼓,手底下还养了一群黑打手,谁敢和他作对,轻则挨打教训重则暗中杀害伪造事故,更可恨的是,这些企业腐败官员们暗中还和一些包工头联系,大量低价雇佣民工干豆腐渣工程从中渔利然后把大批工人下岗在家,很多工人现在连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只得辛苦的外出打零工谋生。很多国有资产也被他们暗箱操作贱卖了,然后假账一做自认为天衣无缝,可工人阶级不是傻子呀,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就连小区居民物业费也是巧立名目乱收费,听说西北电建三公司也存在很多相同的黑幕,那里的很多工人也是苦不堪言。
    起初每次王英强从西北电建三公司讨说法回来或是从某个政府部门上访回来,都会有很多好心人或是好事者围上前去打听事情的进展情况,大家都认为企业再黑暗但至少还不是公开的黑社会,总该象征性的给老王家处理些问题,维护一点党的面子。没想到时隔不久,老王家的事情不但没有任何进展反而开始恶化起来,西北电建三公司领导见老王家不为邪恶所屈服,顽强的讨要公道和正义怕事情黑幕暴露,便暗中收买了我们西北电建四公司几位领导,公然派一批在职小干部和职工对王英强一家进行24小时监控、听墙根、洗脑、威胁、强行跟踪、非法带手铐截访、私设公堂进行污辱打骂等恶劣手段妄图让他放弃上访。一些小干部甚至常常上门骚扰和威胁他的家人,变向打听上访动态,尤其是一个叫吴国荣的单位保卫科副科长最为恶劣和嚣张,此人是单位某领导手下出了名的黑打手之一,外号“吴二球”,心狠手辣做事胆大,很多工人都受过他的迫害。吴国荣还暗中交待小区大门口值班室工作人员,只要看到王英强出大门就立即做好时间记录和给领导打电话汇报。上访无门加之又屡遭多重迫害,王英强的老伴王老太精神彻底崩溃了,于2007年下半年突发脑溢血卧床不起,导致本来就清贫的王家一下子更是雪上加霜。
    后来听说王英强几经艰辛上访至国家公安部,国家公安部看完材料后认定案情性质太恶劣,多次特批到陕西省公安厅要求查清事实真相依法严惩凶手,大家都替王家感到高兴,认为他们家终于可以重见阳光了。没想到案件转到省公安厅后如石沉大海,不但没有任何进展,老王家受到的迫害却反而在不断升级加重。常常看到王英强艰难的出门去上访不是被截访回来就是被公安局的警车和吴国荣押回来,常常看到西北电建四公司单位领导高建设、董小成、肖建华等人在光天化日下指使吴国荣等黑打手将王老汉打倒在地威胁不准他再出门上访告西北电建三公司的状,同时一些小区关心他的居民也暗中受到吴国荣等人的恐吓:“再敢参与打听议论王英强家的案情,让你立即从地球上消失!”为了自保,没有人再敢和他家任何人接触交流。大约是2010年元旦那天,王老太因为家中长期受迫害不能自由去医院治病含恨而死,没过几个小时西北电建三公司不知从哪得到消息,立即派来几名干部24小时强行住在老王家对他家人的一言一行进行控制还企图抢走尸体,性质十分恶劣。
    大约从2011年3月10号左右开始,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常常看到辖区派出所警官们三五成群的出入王英强家,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也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2011年3月25日中午大约快两点的时候,吴国荣和我辖区片警殷建库一起来到王英强家,说是省公安厅派人来了解情况,让他全家去谈话做记录,地点在我们小区物业办公室。有人看到专案组大约来了有六七个人,穿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吴国荣和这些专案组人员有说有笑一副套近乎的奴才相。大约下午六点左右才分批离去。希望老王家能从此真相大白得到公正处理吧。
    事后有人和吴国荣一起打麻将,向他打听专案组来查案的具体情况,吴国荣很得意的说:“别看王英强告了这么多年状,连老伴都白搭上了,现在都是官官相护没人会给他做主,他除了会缠访胡闹搅得政府和企业不得清静以外他也没什么大的本事,其实他们全家就是一窝蠢猪!今天省公安厅专案组打着调查当年案情真实情况的旗号来找他全家谈话做笔录,他们家还以为有出头之日了,乐得屁颠屁颠的,其实人家专案组就不是冲着给他家主持正义而来的,太阳怎么可能从西边出来呢,西北电建三公司靠的就是省公安厅长王锐这棵大树当保护伞,陕西省内他老王能找到公道吗?他手里虽然有很多证据材料能说明案件性质真相,可没人理他呀。听说前几天他在外边摆地摊要饭不知怎么搞的居然还把案件材料上到了一个叫观察网的外国网上,直接把王锐厅长包庇西北电建三公司违法办案的事实给挑出来了,为此王厅长好象受到了中央哪个部门的严厉批评,闹得全陕西省沸沸扬扬的很没面子,他非常生气,省公安厅信访夏主任为这事还差点丢了帽子。今天专案组来我一直在跟前看着呢,人家明着说是调查案子,实际是误导他的思想整理他疯儿子及他全家口供好找借口做材料收拾他的。他疯儿子可真傻,案子的重点地方人家压根就没问他也不知道说,所写的口供也和他口述的内容有出入,让他签字按手印他居然就签了。他女儿也是个十足的法盲,人家让她干啥她就干啥,她的口供也有出入,有的地方她虽然看出来并提出了疑问,可人家专案组说不要紧没关系不用更正,居然也哄着她把字给签了。老王当年虽然在事发现场能说清一些真相,但人家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他几句,压根就没整理他的笔录,西北电建三公司那边早就按省厅的意思把相关的假材料假证明等东西都整理好送到省公安厅了,老王手里那些真材料真证据没人认就算彻底报废了,到时时机一成熟判他个证据不足无理取闹,他想哭都哭不出来,以后再敢去省公安厅缠访讨公道他就等着劳改吧。”
    
    一个小小的强权政治包庇案怎么会闹的全陕西省沸沸扬扬呢?我不禁有些好奇,正巧我爱人的哥哥在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公安分局供职,我决定去找哥哥打听一下。来到哥哥家小坐,喝点小酒,提及此事,哥哥立马很紧张的样子问我:“这事你也敢插手?你还想不想在陕西省混了?”我诧异:“才多大个事啊,有这么可怕吗?不就是随便问问吗?”哥哥叹口气:“那个王英强老汉为他儿子的事整天去省公安厅上访,我们分局有时也出车去接访,我几个哥们在省公安厅工作,我也听他们说过此案,大家都知道这事不用调查就是个明显的刑案,暗中大家也都知道有厅长王锐当保护伞硬撑着,信访相关人员也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欺负人家,说是小小的治安纠纷,时效已过,无法追究,我们分局和咸阳市公安局对于这事也是人尽皆知,也有人看过那王老汉的相关材料,人家手里的东西就能说明一切问题,可没人给他主持公道有啥用啊,现如今哪个当大官的手里没有几条人命,哪个当大官的不是家财万贯金山几座的,苦的就是我们这些基层人员和老百姓。凭良心说,那王老汉家也确实很可怜,政府真想要形象就应当给人家秉公处理,一了百了,再这么玩花招包庇下去肯定落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党的江山迟早要亡到这些腐败分子手里!”
    听完朋友和哥哥的叙述,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李刚翻版吗?真是特权主义导致制度性腐败,腐败导致了政府政策向强势利益集团倾斜,而对民众大肆侵权;并且导致冤狱遍地。政治经济的制度性腐败又“传染”成社会性腐败,如:政策不公,城市暴力拆迁,强圈农民土地,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野蛮城管,强收摊派、恶官悍吏和贪官污吏遍地,司法腐败,黑白同流,犯罪猖獗,镇压维权,暴力截访等等。同时,社会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社保则滞后和缺位,医疗腐败、医保薄弱。住房、医疗、教育费用奇高,被民众称为“新三座大山”。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民怨沸腾。中国“颜色革命”即将到来,关键的问题在于民主力量的崛起。因为涣散的民间力量,遇到暴君,必然是悲剧。在这种“两强相遇勇者胜”式的正面较量中,民主力量只有自己成熟强大起来了,才不至于象千千万万个王小刚式的受害者那样再雪上加霜苦不堪言,工人阶级们勇敢的站起来吧,和那些伤害你们的强权政治勇敢的做斗争,争取自由和民主,重新夺回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力,重新找回平等幸福的生活吧。呼吁外媒朋友们能象多国部队支援利比亚平民那样,多多帮助这个不幸的王小刚之家呐喊和斗争,将黑暗腐败公布于众,我相信,经过多方支援和努力,我们的工人阶级一定会迅速觉醒的。也祝愿王小刚家能早日争取到公平和正义。
    王英强电话:029---33711064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35589233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陕西省咸阳市王英强家再遭打砸
·王英强:上访三年我家四口一死二残
·王英强:省公安厅说要和我交朋友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 充滿血淚的紀錄
  •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毕汝谐(纽约作家)
  • 《鯉魚門的霧》
  •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毕汝谐(作家纽约)
  •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 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 毕汝谐复胡平
  •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 连载《人生列车》5《『二表人才』于光远》Oxford大学出版
  •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一國一制自由民主統一中國補天后宮照片
  • 胡志伟《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 台湾小小妮天津天后宮
  • 胡志伟泰寧中將鎮守使
  • 上官天乙卸磨杀驴弃旧臣,吹捧哄骗奉新主
  • 胡志伟陳孝威先生行述
  • 少不丁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 台湾小小妮來天津買蟈蟈!
  • 谢选骏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 张杰博闻为什么开国元勋后代故宫豪车撒欢引起全民声讨?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三)道的运行特征/乾坤草
  • 胡志伟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毕汝谐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毕汝谐(作家纽约)
  • 谢选骏党府不是政府
  • 陈泱潮全文公布: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中文版)鏈接
  • 毕汝谐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毕汝谐(作家纽约)
  • 谢选骏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论坛最新文章:
  • 微信显质疑与害怕 官方首次低调警告武汉肺炎有扩大危险
  • 调查发现中国“海归”科学家学术际遇远逊“土产”学者
  • 寻自由哈里梅根首践硬脱 英媒直指遭逐出
  • “末代皇帝”后首露撒欢车 故宫庄严禁车令遭红后代碾压
  • 孟晚舟明再出庭 分析指99%或遭引渡
  • 中美签初协后 李克强首发声
  • 英国政经观察预测世界近半国家2020不太平 中国或因香港有
  • 华为获允在荷兰华为手机安装TomTom地图指引
  • 美国自曝核秘密 欧美24处藏
  • 隔墙有耳但总统大度 乌总理因私下说总统不懂经济 主动辞职
  • 孟晚舟又出庭 引渡案仍天长日久 或认美国指罪但加国无罪
  • 将计就计中国拟将爆买美国石油 原油市场或大洗牌
  • 玛丽莲勒庞打响2022法国总统大选头一枪
  • 网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
  • 假博士? 蔡英文彪悍回应以身为伦敦政经学院博士为荣
  • 英专家推测武汉已有1700宗病例美三机场设检查措施
  • 艾未未批评德国等国家只顾利益而未援手香港抗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