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为人格尊严而战是五七人共同的声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1年10月18日讯)中国有句古语“人活脸,树活皮”。人若无脸活着,自然不再是人,树没有皮只能死去。近日香港真相出版社出版了浙江省嵊州市第一中学高级教师顾延龄先生所写的《为人格尊严而战》一书,就是要做人的一张脸
    
     作者是年近八旬的老人,曾是深受毛泽东“阳谋”陷害了二十多年的“右派分子”。如今又被嵊州一中校长为制造政绩出版的《刘章新先生纪念文集》,再次遭到剥皮之痛。印刷出书是共和国每个公民的权利,但如果借用出书来捏造事实,掩盖 “反右斗争”惨烈的历史真相,为作恶的人涂脂抹粉颠倒黑白,伤及受害人顾延龄的尊严与人格,这就是一个必须要弄清楚的是非原则问题。正如一个入伙强盗集团的强盗,他不但不承认反思自已抢劫良民,奸杀妇女的罪恶,还恬不知耻地说自已在这个打家劫寨的强盗集团里是“慈善家”,是悲天恤人的“施舍者”,岂不可笑和自欺欺人吗?而专门胡编乱造的一中退休语文教师郑祖杰写的《难忘的刘章新先生》和党外副校长刘章新的女儿刘紫薇写的《师德永垂—怀念父亲刘章新》两篇荒诞文章,竟敢虚构刘章新从1957年至1961年,每月无偿资助顾延龄15元的事实,把一个借“反右斗争”自保的投机家,变成了一个大胆资助右派的英雄,这是十分荒唐无耻的! 谁都知道在毛泽东时代,即使右派群体里人与人之间也是互相提防、揭发、批判,身为国民党员、嵊州国民党党部创始人的刘章新,吃了豹子胆敢去资助一个右派吗?顾愤怒之极,不能容忍这个侮辱。这不仅仅是对他一个人的侮辱,而是对全国55万右派的侮辱。在与文章作者郑祖杰、刘紫薇及嵊州一中交涉半年未果,顾愤而告上了法庭。 结果五年五诉五败。
    
     关于“资助说”, (2007)杭西民一初字第437号判决“被告郑祖杰文中的‘右派’即特指原告,对此双方无争议,本院予以认定。”, 杭州三级法院对“资助说”始终不作失实的认定,在失实的基础上荒唐判决,公然庇護造假文章。杭州西湖区法院荒唐判决:“被告郑祖杰撰写《难忘的刘章新先生》一文的目的是为了褒扬刘章新,主观上没有侵害原告名誉权的故意。虽然被告郑祖杰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是否受到刘章新的资助,但该事实是否存在并不会降低公众对原告的社会评价。至于原告认为因被告郑祖杰的文章使其被公众误认为忘恩负义的小人,仅是其个人感受,且其所述的感受亦是超越了文章内容本身而产生的,文章的读者不可能对其作出系忘恩负义的小人之评价,故原告是否接受资助的内容不构成对原告名誉的侵害。”、“第一中学在收录文章时对该两篇文章中的上述内容未经核实。同样不构成对原告的名誉侵权。”这真是强盗逻辑!照这么说谁都可以随心所欲,可以理直气壮地造假吹捧死人,美其名曰为了褒扬死者,让活人做填脚石,那么,人格、尊严、道德、诚信又如何体现?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人民法院的办事准则,完全失实的、所谓社会盛传的“资助说”能作为依据吗?能作出“该事实是否存在并不会降低公众对原告的社会评价” 、“原告是否接受资助的内容不构成对原告名誉的侵害”这种荒唐判决吗?法院判决极不公平、极不公正!
    
     这一“前右派人员”打官司的案例,绝对可以说是中国大陆地区独一无二的。他们胆大妄为,炮制出这桩中国的司法审判史上极其罕见的、龌龊至极的枉法裁判案!尤其可恶的是杭州中院判决书在大年三十送达,有意让顾延龄过年不愉快,这和有意选在刘少奇70岁生日那天,宣佈他是“叛徒、内奸、工贼”没有两样,亳无人性!
    
     这场官司顾延龄打败了,这是对我们右派维权又一次打压,然道理在顾延龄手上,为澄清事实真相,顾延龄难友只有留下事实真相的历史文字记录,自费通过香港真相出版社出版了他夫妇写的《为人格尊严而战》一书,记录顾延龄夫妇与郑祖杰、嵊州一中名誉侵权案的全过程,为维权留下了珍贵的这场官司的回忆与见证。想不到600册书到杭州后,有关部门竟然无理扣押,顾不服再自费重印。“功夫不负有心人”。此一伪造历史的虚假事实,终于在浙江省知识人中传开。有朋友看了这本书发来感言说:“这书的出版很有意义,也很重要,这是对中国现状一个侧面的反映。目前中国社会没有信仰,没有理想,没有民主,大部分人选择保持沉默,没有一个人有你的勇气去揭示社会的弊端。从这件事中也可以证明,在中国想要一个公平,是何等的难!!”
    
     绍兴文理学院右友钱先生建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也写一篇文章,题目是《难忘的朱克先生》,作者:顾延龄,该文虚构了从2007年至2011年朱克每月无偿资助杭州西湖區法院一法官1万元,连续四年共48万元,该院某法官与作者顾延龄交涉未果,遂告上法庭,法院判决如下:
    
    “被告顾延龄文中的‘法官’即特指原告,对此双方无争议,本院予以认定。”,
    
     “被告顾延龄撰写《难忘的朱克先生》一文的目的是为了褒扬朱克,主观上没有侵害原告﹙法官﹚名誉权的故意。虽然被告顾延龄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法官﹚是否受到朱克的资助,但该事实是否存在并不会降低公众对原告﹙法官﹚的社会评价。至于原告﹙法官﹚认为因被告顾延龄的文章使其被公众误认为忘恩负义的小人,仅是其个人感受,且其所述的感受亦是超越了文章内容本身而产生的,文章的读者不可能对其作出系忘恩负义的小人之评价,故原告﹙法官﹚是否接受资助的内容不构成对原告﹙法官﹚名誉的侵害。”、
    
     请问可以这样判决吗?在法庭上顾延龄已用类似问题当面问过杭州西湖區法院的饶端洁审判长,她一句话:“你不能这样比仿”就夹着公文包走了,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郑祖杰的无耻谎言“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林肯语﹚毛时代迫害右派家破人亡,谁敢接济资助右派谁就倒霉,我们右派“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胡适语﹚,我们右派是好样的。如今“反右”已过去半个多世纪,有名无实的“改正”也已过去三十多年,国家经济明显好转,活着的、觉醒的“右派”年年维权,中共中央仍然坚持当年毛泽东错误路线,不从根本上否定“反右斗争”,一贯装聋作哑,故才有如此多的乱象。为人格尊严而战,首先是回归历史,把毛的头像从天安门城楼上摘下来,这是我们幸存五七人的共同声音与愿望!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15582115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2011年《人民日报》十一社论,不提毛泽东是明智之举
·铁流:还原历史真相,痛悼亡友丘原
·铁流:奠父祭友再遭禁,共和风光把示君 谢韬老人周年追思会寻记 (图)
·铁流:无产阶级专政与“革命人道主义”的残忍
·铁流:盛产“反革命”的“新中国”《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废物利用”的魏针灸和安神针《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60年大陆中国为何无大师级人物?读雷一宁女士编著的《“阳谋”下的北师大之难》
·铁流:中共十八大应彻底清算毛泽东反人类罪行
·铁流: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铁流:毛泽东迫害中国知识精英的铁证
·铁流:九月九,中国人民大喜的日子
·铁流:中共全面封杀言论自由,胡总书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铁流:三十年改革历险记《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五部“搏击商海”片断
·铁流:不做统治者的喉舌,要做社会公正的眼晴---我为“南都”鼓与呼
·铁流:前总理朱镕基:请你勇敢地站出来兑现诺言!
·铁流:就《往事微痕》自动停刊致胡主席的公开信
·铁流:“心潮在痛苦中翻腾”
·铁流郑重声明
·铁流说事:江泽民目前病情稳定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