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六中全会前,毛恒凤抨击当局迫害维权人士/视频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15日上午11点最新消息:上海访民毛恒凤在路上行走,被抓住推上车了,不知将送往何处.请关注毛恒凤,联系电话:13901662286 (毛恒凤被抓的详细情况
    
    
毛恒凤的自述(根据口述,博讯义工整理)

    我是上海毛怛凤,2011年10月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十七届六中全会,我们最低屋老百姓因受到当权者的各种迫害,想通过司法途径文明诉讼,但都得不到法院的公正判决,法院耍无赖,不立案,剥夺公民的诉讼权,更甚者剥夺公民的旁听权。法院不但不尊重受侵害原告的主张,在监狱,劳教所秘密开庭,而且对抗议表示不满要求在所起诉公开让亲朋好友参加开庭的,法院就立即剥夺公民的起诉权,法院有的即使立案判决也不公正,从地方法院到最高级法院层层设卡,不再受理,法院不会公正审理,判决。老百姓得到只有一个字“败”诉,再得到一个字“冤”。使老百姓冤上加冤,不服抗议就会被关进精神病院,监狱,劳教所,“黑监狱”摧残折磨,大多访民,民主人士向当政者发出不同声音,并被关在家里不让出门不让说话,与世隔绝,略有不满得到暴力殴打,还使用各种毒药侵害人的身体健康,使人头脑不能思考,头痛欲裂;身体器官疼痛,得了不治之症,痛苦死亡。

我母亲沈桂珍是位抗日烈属,政府不给工作与住房。我长大后为母亲烈属待遇上访,我曾被关进精神病院摧残,被剥夺工作权利,我怀着小孩被捆绑强行打胎,我不服诉讼,上访维权,继续遭受更严重的酷刑摧残,母亲为我喊冤导致我抗日烈属母亲在2000年7月27日被政府与部队长海医院串通用毒药害得小便排不出,我曾经跪着哭着四处求政府领导救救母亲!我愿意放弃上访。救我母亲脱离痛苦安享晚年。结果不医治更谈不上抢救,活活被尿憋死,被灭绝人寰的惨痛死去,讨不到说法至今,遗体至今还保存在宝兴殡仪馆。三位女儿也因为我诉讼维权身心受伤害。被学校司法鉴定部门法院合谋诬陷,名誉被破坏,生命得不到保障,只得停学在家,等待法院的公正判决,从2000年双胞胎读到六年级,小女儿读到四年级至今,现孩子已二十五岁了还没有等到公正判决。我本人受到的伤害数不胜数,关进精神病院监狱,劳教所,黑监狱。甚至在旅馆深更半夜被抓,在火车上在马路上走路,在法院内统统都会被公安警察殴打,侮辱及剥光衣服各种人身侮辱及酷刑。

2010年我被劳教一年半。关在安徽劳教所,为得到失去人身自由应有的人权,遭到安徽劳教所警察殴打折磨,警察骂我是“卖国贼”。警察说:“谁不打毛恒凤谁就是卖国贼。”重苦力惩罚对付不打我的人,打我很凶的人就提前几个月放回家,用各种物质奖励几十个吸毒劳教人员轮着拳打脚踢,用脚踩踏我的肋骨,打我的吸毒者说:“警察说就是要打断你的肋骨。事后对我说:“你屈服吧!没有人打不怕的,我们为了自己也没有办法,我们把所有的恨只能发泄到你身上,我们的兄长也被打死在监狱,有的被打死在劳教所是正常的事谁管!”警察个个扬言:“打死毛恒凤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潘磊副所长指挥说为了二千左右劳教人员的整治,把最凶残恶毒的吸毒人员派在我身边,不够狠马上调走,遭骂与打压。劳教人员对我说:“潘所长原来就是靠凶狠出名的,他就是打人狠毒才爬上所长位置的,哪个大队长不让劳教人员打我就遭殃了”所以四个队长徐贵桃,二大队长林芸张艳都对我凶恶有加,警察把硬的塑料管子插进鼻孔用毒药灌肠,嘴巴鼻孔喷鲜血都不放,还问我服不服,服了就入下。我答:“死都不服”几次昏死过去!嘴巴双手都用绳索反绑着再加上塑料封箱带层层捆绑着,用原的帆布约束衣五花大绑,反捆双手全身烂成洞发臭我还是不屈服,疼得不能坐也不能躺,烂肉臭得劳教人员集体呕吐,浓与血流淌,眼睛两次差点被挖瞎,当时已经看不见,痛得人直跳,头部被打得脑震荡,头脑壳都被打得凹进去,我还是不屈服,坚持自己的正义主张,濒临死亡。

2011年2月22日被安徽劳教所送外就医。2月24日被上海劳教所关进上海监狱医院,院长与姓陈男警察大队长不让我下床就殴打,这时我人已经站立不住。封闭窗门不让见阳光,不透空气,视野都被封锁,不让我接见家人不让打电话,不让自由看电视,五个月不让洗热水澡,不让集体排队盛饭菜与打开水,他们给我吃伴有毒害脑神经药物,头痛得要爆炸,全身疼痛,肝肠绞滚寸断,左半边麻木不会动,不能说话,大便失禁,有时人痛得咽不下水了,因为国际爱好和平的人们不断为我呼吁,关注人权,监狱医院与上海劳教所为了让我咽下最后一口气在外面。2011年7月28日他们把我从车上扔到马路的地下,怕引起国际上爱好各平的人们谴责,又用手推车,把我推到借住的房门口,上帝的奇妙大爱救了我!上帝让心中充满爱的天使的的人们关注着我。温暖着我的心,我又活过来了!
    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能逃脱魔掌,公民代理人陈小明为我第一次劳教一年半作代理,在2004年公安法院捏造谎言将陈小明关进监狱,活活折磨而死。我在2006年被判二年半,关在上海女子监狱受尽酷刑,九死一生。而陈小明再也没有活在人世间,毒打毒药含恨而去。上访人承森说:“关在黑监狱吃了一碗冲鼻的饭,没吃几口。”没有几个月就死亡。周敏珠关押在看守所之前在派出所吃了一碗面感觉不对劲半边身体就不会动了,放出来几个月也死了,还有上海访民被打死的,如段惠民,还有各种迫害致病致残的不计其数。还有现在被劳教关押的周雪珍,裘美丽都在劳教期间生病,不让到外面来就医,有的医院不负责任,当人命为儿戏,致人致残致死的,更恶毒与政府串通在医院借刀杀人,如果司法公正了,让受害的百姓得以伸张冤屈,主张正义,就扼制了罪恶,世界社会就多一份光明少一份黑暗。
    希望共产党内有良知的人正直的人士,重视百姓的诉求,先从司法公正开始,中国已加入国际人权公约,应该要真正落实做到。要带给中国人民幸福的生活:“民主,自由,人权。”有竞争才有进步,要有监督机制,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绝对欺压老百姓。有冤无处诉,生活在黑暗的深渊恐惧中。不要在肉体上精神上消灭勇于向政府提出不同意见的人,中华民族自强自立的宝贵财富要发扬,维权律师民主人士,敢于说“不”的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是民族的精英,要保护而不是打压。打压人的肉体痛苦难忍,但意志绝对不会摧夸,而且赿打压折磨赿勇敢,经过一次一次死亡的幽谷,上帝都救人于苦难,赐福给有坚定信心的人,一心仰望上帝的人!钢铁的意志就是被摧残折磨经地一次又一次痛苦而锤炼成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稳固政权谋少数人的绝对权力的利益,将发出不同声音的勇敢人士,痛苦摧残致死并株边九族,边累全家几代人受罪,培育中国人败类。奴性就是中华民族遗臭万年的罪人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奇耻大辱。有良心的有识之士要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先从司法公正开始,受到冤屈得到法律上的公正,给低层百姓有盼望的目标。不将访民关进精神病院,不要随意画地为牢,推翻不合乎宪法的劳教制度,不能随意捏造罪名关进监狱,劳教所进行非人摧残,失去人身自由的也要有人权,不受迫害侮辱,下面就是我提出的失去自由也应有的人权:
    一, 我们维权人被迫害,没有犯罪不穿囚服,不能强制剪头发
    二, 抗拒监狱医院一切检查治疗,有病就得送外,家人亲朋陪同就医
    三, 每月与家人和亲朋好友至少当面接见一个小时
    四, 每星期与家人和亲朋好友至少通一次十分钟的电话
    五, 通信自由,每天能与家人和亲人朋友写信与收到来信的自由,不能控制笔与纸
    六, 吃牢饭时人格尊严不受侮辱,站在监室铁门外集体排队盛饭菜,有人的基本尊严权与健康权
    七, 自己到开水炉前灌开水,要有清洁卫生健康权与知情权
    八, 监室内要有阳光,空气通畅,视野都不被阻隔
    九, 每天能放风一个小时,在地面上散步,吸收自然地气,晒太阳
    十, 看圣经自由
    十一, 看电视自由,听新闻,听收音机自由
    十二, 不在监控摄像下,每星期到少能洗一次热水淋浴
    以上是失去人身自由 的最基本 人权,是最弱势的群体,不能放出声音。要真正实现联合国宗旨:人人生而平等,不被随意欺压,要人权不要恐怖
     上海维权人:毛恒凤
     手机:1390166228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1/10/15) (博讯 boxun.com)
24311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中全会前又一批上海访民与在京的毛恒凤焦东海会面 (图)
·毛恒凤与焦东海在北京等待6中全会召开 (图)
·视频:上海访民毛恒凤等国庆到天安门抗议非法劳教 (图)
·毛恒凤命悬一线间被公安提前释放 (图)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两天后被终止所外就医 病情危急下落不明 (图)
·上海毛恒凤被收监 保外就医仅两天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病重被阻止就医 访民前往看望遭绑架(附视频、组图) (图)
·毛恒凤在劳教所的悲惨遭遇(图)
·上海女性维权人士毛恒凤等人入狱后的近况(图)
·中秋月圆毛恒凤欲与家人团圆难上加难(图)
·毛恒凤从劳教所寄出的《委托书》 (图)
·毛恒凤:行政上诉状
·上海访民、维权人士毛恒凤庭审记录(图)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的行政判决书(图)
·吴雪伟:毛恒凤在劳教所内遭受酷刑,生命无保障
·为帮助毛恒凤申冤,寻找现场目击证人(图)
·吴雪伟抗议上海黄浦法院秘密审判毛恒凤被劳教案(图)
·毛恒凤不服劳教决定一案延期审理申请书(图)
·因声援刘晓波被劳教一年半的毛恒凤从劳教所打出“亲情电话”
·中国女劳教所兽行大揭露/毛恒凤的丈夫吴雪伟
·期盼不屈的毛恒凤、杜阳明、田宝成平安出狱/许正清
·上海帮的“法庭”在韩正刘云耕的指挥下怎么栽赃陷害毛恒凤(一)(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