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保安殴死少年,权力外包致基层治理乱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1日 转载)
    稿源:南方都市报
    
     10月7日,凌晨2时30分许,正在昆明官渡区大板桥阿依村吃烧烤的17岁少年符国俊被云南瑞邦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瑞邦保安公司”)40名保安殴打致死。而经事发街道办的相关人员证实,这40名保安保持着与街道办的劳务关系,主要协助街道城管工作。此事一经媒体报道,立马成为各大论坛的议论焦点。9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与大板桥街道办事处就该市官渡区大板桥镇17岁少年符国俊被保安围殴致死一案联合召开新闻通报会,不过,新闻发布会仅仅用时5分钟,除了按照通稿向媒体陈述事件情况之外,并没有直接接受媒体的提问。 (博讯 boxun.com)

    
     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与大板桥街道办事处这一回应显然助长了人们质疑的情绪。按照一般的逻辑,发生了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案件,官方有必要积极、及时保持与媒体的沟通,以便尽快澄清传播中的一些不实之言,以清除谣言滋生的土壤。然而,事发地部门的回应本身和消极躲避的态度,却白白浪费了与民沟通的大好机会,从而将自己划入不被民众信任的行列。
    
     不过,从大板桥街道办的回应来看,淤积在基层的治理乱象绝不仅仅限于与媒体沟通意识的不足这一点,而是更大程度地表现在基层权力本身的失范之状。按照大板桥街道办苏副主任的说法:“7日晚上是因KTV内发生冲突事件,那边的保安就打电话到街道办叫这边的保安过去。这边保安过去时,消费的人已走,他们就去找,先是在街上找到两个人,将两人打伤,之后才找到符国俊。”为了撇清街道办和参与殴打行为的保安之间的关系,苏副主任还表示:“事发当晚,街道办的保安过去,并没有得到街道办的同意,而是被瑞邦保安公司派去的。街道办的40名保安属于非公务人员,也不是在正常用工期间。”
    
     不过,苏副主任的辩白或许可以暂时缓解人们对街道办的质疑与不满,却透露了另一个无法掩饰的事实:基层权力正在被外包。事实上,就连他自己也承认,这40名保安已经与街道办签署了劳务合同,并且在合同内规定,被派到街道办后他们不得再被派往他用。然而,吊诡的是,合同规定这些保安的管理职责却依然归属瑞邦保安公司。也就是说,这群保安分属两个机构——— 街道办和保安公司管辖,一旦保安进入工作状态,到底是公务行为还是私务行为,也就成了一个难解之谜。
    
     今天的中国,无论城乡,基层社会都处于一个矛盾不断喷涌的状态。大板桥街道只有40名城管,要应付庞杂而琐碎的大小事务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该街道办与瑞邦保安公司签订了协议,即由瑞邦保安公司派遣40名保安过来协助城管工作。这样的怪诞局面,这几年已不鲜见,从驻京办雇请黑保安抓捕上访者的新闻中,从私人部门——— 市场中寻找暴力资源,来维持治理的有效进行正在成为各地基层政府的一种普遍的倾向。显然,从这一选择也可以看出,基层的治理者更信任经济领域提供的保安力量,而对基层社会本身的自治模式心存芥蒂。
    
     然而,引入私人部门的暴力资源来应对公共治理,或可解基层政府一时的燃眉之急,却也容易诱发更大治理困境。此次有关40名保安围殴17岁少年致死一案便是这一困境的典型体现:一旦政府购买服务的暴力资源触犯普通公民的基本权益,政府本身应该担负怎样的责任?即使如苏副主任所言,这些保安的行为未经街道办同意,而是为保安公司所指派,那么也给出了这些保安到底归属谁指挥的问题。正如公务员的私人行为要受到其身份的制约,如果合同本身规定了保安工作的公共属性,那么即使保安私自触法,也必然与其雇佣单位产生联系。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是,归属公共部门的保安却轻易被私人部门调动了,并且造成了极为恶劣的打死人事件。
    
     这一切的乱象,根源都在于目前基层治理中所盛行的权力外包现象,以此为基点,又衍生出了种种怪异事件。而这些频繁爆出的怪异事件,侵蚀的恰恰是普罗大众对基层政府残缺的信任。 (博讯 boxun.com)
3816892181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城管就是权力的看家狗
·民政部基层政权司和信访办对人民赋予的权力没有任何敬畏态度恶劣对举报草民大耍威风
·石天河:“专政”是权力腐败的根本原因
·警惕权力黑化(失控)的危险
·变性人下课不简单 成中共权力交接牺牲品
·湖南零陵“调纠办”行政权力对抗法院判决,侵占集体资产
·司法公正与权力相护一次不期而遇的博弈
·曝浙江少数权力部门在山区建"特供"农产品基地
·中国社会“潜规则”盛行 媒体称因权力失去监督
·权力干扰面前,司法靠什么hold住
·民警子女“上学奖”岂非权力在变相发福利
·国税局成“家天下” 权力自肥让民众很受伤
·胡锦涛被誉为最没权力的军委主席
·学习时报:如何才能敬畏人民所赋权力? (图)
·微博是公权力之友而非敌人
·高铁减速是政治决定 涉18大权力斗争
·北京南站铁警替交警贴条遭质疑 被指公权力滥用 (图)
·检讨动车追尾事故,亟须矫正的是权力惯性
·赖昌星掌握秘情 为十八大的权力斗争添变量
·权力部门吃特供 老百姓吃啥谁来管?
·上海市教委书记停止权力“谋杀”行政行为,归还我的工资、医保、住房、抄家劫走的全家私人财产
·有一种权力自肥叫“车改”
·江西九江邮政有什么权力扣压公民的快件?
·王胜俊院长请您依照《民诉法》第177条规定行使您的权力
·聂丽娜、冤女最后一次举报恶霸村支书独霸权力!
·雇凶杀人丢卒保帅 权力癌症化谁来管,法律高压线不通电 温州黑暗何时光明——陈秀平泣血呼救再致中央公开信
·比假拘留证更悲哀的是权力对潜规则的迷信
·权力“被山寨”缘于“权力山寨化”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杨继绳
·质问乡党委,谁给你权力挪用我们的公积金?
·执法队长索贿被拒 利用权力疯狂报复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我们不是被终生剥夺一切权力的囚犯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替夫考察”实际上就是“权力通吃”表象
·兰世立与权力的恩怨必须用现代法治来厘清
·县长特别奖:不再羞涩的权力寻租
·茅于轼:限购让中国不声不响的迈向权力经济 (图)
·英国首相有没有权力封锁网络?/谢选骏
·国家权力的统治现实与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赵京
·审判传销,被告席上应有失职的权力
·“昆明艳照门”:不能让说谎的权力免责
·警惕权力黑化(失控)的危险/童大焕 (图)
·汪昌莲:“权力治罪”才是真正的“谋杀”
·闲话“党天下”承袭的权力斗争/淳于雁
·树倒猢狲散的中共权力斗争/林保华
·权力者痛感的丧失与食品安全、保障房/时寒冰 (图)
·不给胡锦涛恋栈权力的机会(二)/右志并
·不给胡锦涛恋栈权力的机会,习近平为法制要顶天立地/右志并
·权力“和事老”的江湖做派
·江泽民恋栈权力遗臭万年,胡锦涛要三思而行/周晓辉
·当公权力变成了流氓,则天下无敌
·审判卡恩:性、权力、阴谋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