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十一”报道:国际社会关注高智晟陈光诚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03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1,10,01)
     *10月1日的报道:关注为民主人权而受难者和他们的家人* (博讯 boxun.com)

    本节目第一次播出的时候,正是中共建政六十二周年,也是“十一”长假期。此时此刻,在很多听众心中、海内外一些人士心里,没有忘记那些为争取民主和人权而受难的人士和他们的家人。
    例如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被失踪已将近一年半,音讯全无。例如,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刑满出狱到现在已一年多,他和他家人失去自由,被当局指派的人重重围困在家,并且多次被殴打,他们的健康与人身安全岌岌可危。再如北京守望教会的基督徒们,因为买下的聚会场所不能被允许进入,租的场地也因为被干扰不能进入,10月2日,这个礼拜天,仍然没有聚会场地,他们还要继续在室外聚会。
    
    *“十一”前夕采访在欧洲为中国人权与自由奔走的傅希秋牧师*
    “十一”前夕,一直关注中国人权和宗教自由状况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结束了在欧洲两个多星期的奔走,分别于9月27日和29日两次接受了我的采访,谈他这次行程中的一些努力,及各方对中国人权与信仰自由状况的关注。
    
    傅希秋牧师:我的爱尔兰、英国之行,关注中国人权和宗教自由状况恶化——
    先请听27日他接受我采访中的一段谈话。
    傅希秋:“我这两个礼拜多的行程,一是总部在爱尔兰的‘带锁链的教会’年会,另一个是总部在伦敦的国际机构‘国际释放’(不是‘大赦国际’),还有总部在伦敦的机构‘全球基督徒联盟’,跟我们是伙伴关系,与‘对华援助协会’有长期的合作,关注中国宗教自由。
    我这次应邀来访,围绕中国宗教自由和法制,尤其是过去一年来,一些重大案例所显示出的整体状况恶化。我主要的活动除在教会和年会上发表演讲之外,也拜访一些非政府组织,包括总部在爱尔兰的“支持全球人权护卫者前线”是很大的国际组织,在全世界帮助人权护卫者。他们也非常关注陈光诚。
    我这次来与英国外交部。。。今天也与英国最大在野党英国工党全国代表大会的一些成员,刚刚也与英国工党副党魁和现在的影子内阁成员举行一个小范围会谈。围绕议题和个例还是谈现在长期失踪的高智晟律师和盲人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全家处境日益恶化形势和遭遇,以及中国国内最近对家庭教会迫害恶化的形势。
    我可以稍作一个简单总结,无论在爱尔兰还是在英国,无论是政府还是非政府组织,都持续关注过去这段时间大家在全球为争取高智晟的释放、争取陈光诚一家待遇的改善,虽然做了很多努力,看起来到现在高智晟始终杳无音信,陈光诚一家状况有很大恶化。整体的中国宗教自由状况也出现下滑趋势。。。都很忧虑。
    我上个礼拜五跟英国外交部中国科一个负责人专门在英国外交部会谈时,特别提了这些相关案例:高律师、陈光诚,包括判劳动教养的石维翰,还有北京守望教会受到的迫害,以及我们一直在关注的两个基督徒民运人士,现在在中国被判无期徒刑的彭明、王炳章,还提到刘贤斌等几个案例。
    
    傅希秋牧师:英国外交官转述询问高智晟现况,中国官方的答复是——
    我也得到了相关一些答复。英国政府官员特别提到,收到中国政府给他们正式的关于高智晟律师状况的官方答复。这个由英国外交大臣亲自提出来的,其实在上届工党政府时,外交大臣米利班专门在与中国外长会谈的时候,可以说是在正式外交场合公开向中国提到高智晟律师的问题。
    中国政府最近的答复:一是说高智晟律师一直跟他在美国的妻子保持交流;第二提到高律师因为来往于北京与其它城市之间太忙,没有时间与其他人联系和交流。
    当然,事实上大家都知道,我们跟高律师的太太耿和女士都有直接的联系,她说从去年4月份高智晟再失踪之后,再也没有听到他任何消息,没有任何联系。
    第二个理由,说高智晟太忙,就显得更可笑了。英国政府的官员也觉得,这些是非常大的谎言。中国整个就是谎言连篇,已经完全不知羞耻,没有外交的礼义廉耻了。”
    
    *高智晟律师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后,有关他的情况,来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警方和其它方面的说法种种不同。直到2010年3月27日,外界一直得不到他的确切消息。
    2010年3月28日,网上突然公布高智晟电话号码,外界可以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十天后,外界再拨打这个号码,停机,直到现在。
    
    *耿和:没有高智晟的消息,这么大的事情,(中国当局)怎么能撒弥天谎言!*
    9月27日采访傅希秋牧师,得知中国官方向英国外交部所作出的两点正式答复之后,我采访了现在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耿和几天前出席了在纽约召开的“国际非政府组织高峰会”,并在会上讲话,请求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让高智晟与家人联系。耿和在现在已回到家中。
    
    我问耿和女士:“现在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
    耿和:“我一回来就给家里打电话,家里说没有消息。”
    
    主持人:“您有没有听说,近来傅希秋牧师在欧洲从英国外交部方面得知,英国外交部官员正式向中国政府询问这件事情的时候,中国政府说,高智晟律师和您一直保持着联系,第二说高智晟来往于北京和其它一些城市非常忙。。。您听说过这种说法吗?知道高智晟的情况吗?”
    耿和:“我不知道呀。那次好像是江天勇他们(被失踪)一出来的时候,说没有得到(高智晟的)任何消息。好像就是那期间,我忘了是美国还是欧洲的人到中国去,问了这个问题,他们说中国就说高智晟和耿和是有联系的。傅希秋说起,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才做的五周年(8月15日高律师第一次被绑架五周年,受访谈寻找高智晟)的事情。我说,这么大的事情,(当局)怎么能弥天撒谎!绝对不会有。我昨天和前天给他弟弟打过电话,给他山东的姐姐打过电话,就是没有消息。”
    
    主持人:“而且指的是和您有联系。”
    耿和:“我的电话没有留在国内家里,他们在国内不会打给国外的电话,我父母姐妹。。。他们不会操作。我在国内时也不会往国外打电话。”
    
    主持人:“您在新疆的(娘)家人,他们有没有得到过高律师的消息,他们最后一次得到高律师的消息是什么时候?”
    耿和:“我认为他们最后得到的消息是高智晟去年四月份在新疆的状态。因为我记得拜登去访华那时间,我们家人还受到限制。事后我爸爸给山东高的姐姐打电话,说听说高智晟放出来了,给你有消息吗?她姐姐说‘没有消息啊,您怎么知道的?’我爸爸说,当地派出所跟我爸爸说‘高智晟已经释放了,你不要去找去了’所以我爸爸就没有多问,回家就给高在山东的姐姐打电话,意思是说,也许高智晟这边家人知道。高的姐姐说‘老人家您别糊涂了,他要是释放了,怎么能不给您打电话?我们不知道。’过了一段时间,我父亲又到派出所去,说‘你们不是说高智晟被释放了吗?他怎么不跟家里人联系?家人说没有释放。’派出所说‘上面说的’。我没有给我家打电话,都是从山东姐姐得到这个消息。”
    
    主持人:“那您最近跟新疆家人打过电话吗?”
    耿和:“没有。我往新疆打电话不方便,新疆网络还是屏蔽。网络电话打不通。”
    
    主持人:“还是因为新疆发生的事情到现在通讯不方便,是吗?”
    耿和:“就是。一直都不方便。用Skype打,拨完立刻就说‘不存在这个电话号码’,哪怕你拨114,都可以测试。”
    
    *耿和在纽约参加“国际非政府组织高峰会议”并发言*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简要回顾一下几天前在纽约参加‘国际非政府组织高峰会议’并且在会上讲话的情况?”
    耿和:“主办单位邀请我参加‘反歧视、反迫害人权分会’,开会会场大约三、四百人,哪个国家的都有,会场上有我的律师团成员,还有苏丹、北朝鲜。。。那些来自独裁国家的人。会场离联合国大厦很近,我们忙完以后还到了那里。”
    
    主持人:“您发言主要讲什么?”
    耿和:“我说‘父爱是孩子与生俱有的,为孩子争取父爱,我今天走到了这个讲台。我非常感谢主办机构能给我这个机会,能让我在这里为我先生高智晟讲话。然后我列举了他是中国人权律师,一直维护当事人利益,尽其所能为穷人提供免费帮助。金钱和权力诱惑不了他,邪恶和黑暗不能压倒他,他雄辩的口才和正义感连中共自己的法官都感动。但这样一个好律师,遭到中共打压迫害,2005年底被关闭了律师事务所,吊销了律师执照。2006年的8月15日,警察非法绑架了他,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三年缓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在这期间,有六次以上被强制绑架失踪,我谈了2009年7月21日那次迫害的经历。 希望国际社会能以维护人权为首位,给中国政府施压,让它释放高智晟,还他自由,使我们家庭团聚。”
    
    主持人:“您发言是什么时间?”
    耿和:“9月22日上午十点半。”
    
    主持人:“您回来以后,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耿和:“我一回来,是这边晚上十二点,早晨一起来就给家里打电话,没有消息。我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他们(当局的说法)能有这么大的撒谎也能敢去说?”
    
    9月29日,我再次采访了耿和。她表示:“毫无疑问,中国政府对我先生的迫害和酷刑,违背了世界人权公约,也违背了中国自己的宪法。从我先生遭受的迫害中,可以看出中共对外自称他的人权状况改善了,只不过是欺骗国际社会的谎言,我还是请求国际社会给中共当局足够压力,使中共当局释放高智晟,让他重新获得自由。
    昨天天昱(天昱,高智晟的儿子,读小学)昨天参加教会的“童子军俱乐部”,“童子军俱乐部”都是父亲和儿子这么两个主角在里面。所以天昱在那里不开心。因为他本身家里缺这个,就在这方面比较敏感。他不快乐,不愿意去。”
    
    *高智义:8月15日公安来家不准我去北京寻找高智晟,政府不讲道理、道德、人情、法律*
    9月27日我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
    
    主持人:“我想请问高律师有没有新的消息?”
    高智义:“一点也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我上次准备去北京,8月15日他们(当地公安)到家里来,到底不叫去,我去不成。我一个老百姓能咋的。后来我一个亲戚说在网上看到高智晟的缓刑在明年1月1日期满,我只有耐心等着,你说我能找谁呢?天下就是他们一家管着的,他们说不知道,我能咋的?
    天底下再没有中国政府这样不讲道理、不讲道德、不讲人情、不讲法律的做法。我原先也说过,就是杀人犯、死刑犯家里也应该知道他情况,知道他下落,对不对?我这个忧虑是很自然的,我咋能没忧虑呢?忧虑又能咋的?就是老百姓说的‘干着急没有办法’,你一问三不知。我8月15日以前,给北京打电话,姓孙的(国保)孙处长就是不接电话,我毫无一点点办法。再没有打。”
    
    主持人:“您的妹妹,高律师的姐姐那边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高智义:“没有,她什么消息也没有。每次通电话时就是哭,担心哭,没办法。有消息她不会不说话。”
    
    我在9月28日到30日连续三天给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的姐姐打电话,拨了很多次,无论什么时间都是忙音,始终打不通。
    
    *陈光诚夫妇、陈案与一家人现状*
    家住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6年3月被当局绑架失踪三个月,后被逮捕起诉。陈光诚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后来又获“麦格赛赛奖(2007年)”等多项国际人权奖。
    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之前三个月被当局绑架未折抵刑期。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从2005年秋天,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多次被监控她的人殴打。
    陈光诚2010年9月9日刑满,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家,电话被切断,门前被几十人层层包围。陈光诚患病急需就医,但他们夫妇不能走出家门半步,5岁的女儿失学在家。全家靠78岁的母亲,在看守跟踪下去买些食物,或到田地里收获食物。地方警察和看守的暴徒,随时闯进陈光诚家,发出生命威胁。
    日前网友郭玉闪公布了被当局切断与外界联系数月辗转传出的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求助信,谈到她们夫妇被围困在家,二、三月间,被镇党委副书记张建带领的几十人酷刑毒打抄家等遭遇,向外界呼救。
    袁伟静的手机早在一年前已经无法拨通。我近日再次试着拨打:(录音,电话接线员声)“对不起,您所拨打打电话因故停机。。。”
    
    *陈光福的电话现在由身份不明者接听*
    近几个月,我试着拨打陈光诚夫妇亲戚的电话,也都不能拨通。住在临沂另一个县的陈光诚大哥陈光福先生的朋友,原来与陈光福先生可以通电话。
    现在他告诉我:“陈光福的那个号码,现在一打是个女的接,我问她,她说是临沂的。我跟她说明我是陈光福的朋友,我听她讲话,是个农村妇女的声音,她说‘这个号码是俺买别人的号’。”
    
    主持人:我拨打陈光福先生的手机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个手机号码是陈光福先生使用多年的号码。现在我再拨打一次:“(录音。通了,对方<女>)喂。。。”
    
    主持人:“喂,您好!请问陈光福先生在吗?”
    对方:“陈光福?不是的。”
    
    主持人:“那您这个电话号码原来是陈光福的电话呀?您是从什么地方拿到这个手机的呢?”
    对方:“我买的卡。”
    
    主持人:“总是有一个别人的号码在您手机上,您不觉得不方便吗?”
    对方:“那你怎么办呀?”
    
    主持人:“您是在什么地方呢?”
    对方:“唉,你问这干什么呢?我在山东临沂。”
    
    主持人:“您是在东师古村吗?”
    对方:“不是。在临沂市。”
    
    主持人:“您是捡了别人的手机吗?”
    对方:“不是。我买的卡,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这是别人的电话号码啊,这对您多不方便呀。您不觉得不方便吗?”
    对方:“不方便又怎么办呀?”
    
    主持人:“有人给您打到这个电话上来找陈光福吗,我这是第一个吗?”
    对方:“不知道!(挂断了电话)”
    
    听到这里,我们不能不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支持陈光诚修正案——以国会名义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光诚及一家的骚扰,解除软禁*
    国际社会关注陈光诚和他的家人目前的处境。
    美国东部时间7月21日下午两点,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就“2012年美国国务院拨款法案”提出表决,来自新泽西的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副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提出一项议案,支持中国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和他太太袁伟静,关注他们全家因维权活动所受到的打压,也提到支持其他维权工作者。
    一直关注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他家人处境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与其它国际组织一起,在国际社会呼吁营救陈光诚夫妇。女权无疆界组织和对华援助协会,发出向欧盟和美国国会,以及西方国家政府的有关陈光诚特别备忘录。
    7月21日日下午两点,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两党议员一致通过将此修正案加入该拨款法案中。
    该修正案以国会名义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光诚夫妇及一家的骚扰,解除软禁,要求美国总统和美国国务卿积极不间断地寻求美国外交官前往探访。要求奥巴马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对维权律师、维权工作者的被骚扰、被拘捕、被失踪、被吊销律师执照问题,要求将这些议题与美国对中国法治和人权的关注相连接。国会表彰陈光诚和他妻子袁伟静的勇气和道德力量。
    
    *傅希秋牧师:欧盟人士组织队伍去过临沂欲探陈光诚夫妇,被阻拦受冲击,遭身体威胁*
    最近两个多星期来,一直为中国人权和信仰自由在欧洲奔走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9月27日说:“英国外交部提到,今年他们与欧盟也有包括英国外交官在内的欧盟驻北京官员,组织过队伍,去陈光诚所在的山东临沂想探访他们,结果受到很大冲击,据说他们身体上还受到威胁。
    
    *傅希秋牧师:国际关注陈光诚现况恶化及中国宗教自由的呼声*
    现在国际上还是有很大呼声,也正在商讨下一步方法,他们非常非常关注。也都知道最近大家对陈光诚状况恶化的关注。
    今天早上,是英国工党全国代表大会的第三天,我应邀参与他们一个专门的工党议员跟两个国际机构一起组织的大会其中一个项目,是一个不仅仅为中国,也为全球宗教自由的特别祷告会。英国至少有十几个宗派的五、六十位全国性宗派领袖,出席了今天早上的早餐会。
    我是主要讲员。特别今天是以中国为主,我在整个祷告会之前的演讲当中,提到高智晟律师,以及中国目前整个经济发展与法治宗教自由滞后之间的矛盾,还是希望大家为中国特别祷告。接下来,英国工党议员盖尔文也发表了讲话。他原是一个教会的牧师,后来竞选成议员,为中国特别祷告。大家专门抽出了时间。
    下午在利物浦我出席‘全球基督徒团结联盟’以及基督徒社会工党。。。这个组织有一百五十年历史,他们是原英国劳工运动的组成部分。主要是为基督徒和社会公义,鼓励基督徒积极参政议政的一个机构。他们主持了一个关于探讨‘阿拉伯之春’与宗教自由研讨会。
    主要讲员是埃及有个新教教会“考普提普”(音)教会的主教,及英国工党副阁魁,就是副主席斯蒂文.提姆斯,也是现任工党影子内阁成员,主管劳工事务。第三位讲员是牛津大学的人权教授。还有一位是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专员,专程从美国赶过来发表讲话。
    我们讲话之后,我与保守党副党魁有个会谈。他也表示非常关心,并提到工党前外交大臣去北京访问的情况,关注高智晟律师。
    现在包括一位上议院议员的助理下午专门赶过来跟我谈陈光诚的事,他们已经发动了写明信片活动,给中国政府领导人,也号召英国的政府成员。我还去了爱尔兰的机构‘保护人权护卫者组织前线’,是个很大的组织。
    我今天会去荷兰。”
    
    两天后从荷兰返回的傅希秋牧师再次接受我的采访,谈荷兰之行。他说:“我去荷兰拜访一个专门关注中国宗教迫害的非政府组织。同时跟欧洲议会一个议员,是负责美国跟以色列关系的小组委员会主席,他非常关注中国、访问过中国,尤其是关注中国受迫害的教会的事情。我们谈了两个多小时,会有一些后续性行动。”
    
    *何俊仁律师:要求国际组织到内地探访高智晟、陈光诚*
    近年来一直关注高智晟、陈光诚和他们家人处境以及中国维权律师处境的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9月29日接受我的采访说:“坦白地说,能够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我们‘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在以往的几年作了很大努力,主要是透过国际层面,包括美国、欧盟等等对话方式,跟中国当局方面提出有关高智晟、陈光诚的情况。但是,到现在,我知道还是没有什麽具体回复。
    我们对高智晟的情况尤其担忧。完全没有消息,就是现在缓刑,也没有理由把他跟外界全部隔绝。这是完全不人道的做法,所以家人都非常非常担忧。现在我们还是希望在联合国那边,有关的委员会反对酷刑的小组可不可以提出具体建议,包括要求到中国内地去探访高智晟、陈光诚,也是从这方面去努力,看可不可以有什么成果。”
    
    主持人:“对于陈光诚目前的处境,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和您个人有些什么看法和建议?”
    何俊仁:“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陈光诚是在家里坐牢一样的。现在内地对很多异见人士他们在给陷构坐牢之后,出来都是没办法可以自由的,包括郑恩宠也是一样。所以我们现在知道的陈光诚的情况也是这样。他在家里根本没有人身的自由,而且常常受到一些公安或国保人士的滋扰,甚至对他们殴打侮辱等等。我们也为他的情况非常非常担忧。
    我们在香港已经提过很多抗议,但是看来到目前是没有什么作用。”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74094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十一国庆邀骆家辉山东临沂探访陈光诚案反映当局不作为及违法 (图)
·中国网友发动十一探访陈光诚活动邀骆家辉加入
·访民声援团成立 声援陈光诚、王荔蕻 南站警戒实拍 (图)
·探望陈光诚的黄宾发出的最新消息
·探望陈光诚的网友被失踪已经超过24小时
·探陈光诚网民戳穿官员谎话连篇 新一波探望蓄势待发 (图)
·第二波探陈光诚五人再被劫 外媒记者相机及护照被抢
·刘沙沙等网友今天再次探陈光诚 又遭遇“失踪”
·刘沙沙等被绑架后 网友今天将继续探陈光诚
·维权人士看望陈光诚而被山东当局绑架丢弃
·维权人士探望陈光诚受警方盘查
·快讯:刘沙沙、妙觉等看望陈光诚途中
·陈光诚女儿入学受阻 外界关注外来者子女受教权利 (图)
·打压陈光诚又升级 网友为其女儿上学奔走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援陈光诚先生的声明
·欧盟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骚扰陈光诚一家 给其自由
·网友呼吁关注陈光诚的遭遇,张海迪关闭微博评论 (图)
·茉莉呼吁为陈光诚打一个救命电话 (图)
·家属:维权律师陈光诚被打昏迷 (图)
·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和妻子或遭当地警方殴打 (图)
·陈光诚严重腹泻达七个月未得到治疗
·杨建利:由陈光诚案看中共控制手段与困局
·雷鸣声:用爱心和勇气点亮陈光诚的双眼
·@pearlher:一路向北——探访陈光诚遇险记 (图)
·雷火丰:营救维权人士陈光诚需要进一步壮大公民力量
·刘逸明: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祝陈光诚、胡佳兄弟新年安康和平/郭玉闪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方影竹:陈毅、陈光诚点燃孟良崮
·张朴:陈光诚,请听我对你说
·维权网关于陈光诚案终审判决的声明
·陈光诚案不乐观 律师:过程是有意义的
·王德邦:从陈光诚案看中国依法治国的伪诈!
·张鹤慈:对陈光诚的律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余英时:从陈光诚案和死刑复审看中国法律改革
·陈光诚辩护律师李劲松之《紧急律师函》和我的意见/张鹤慈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林泉:声讨中共乱伦党 <公检法律>联合“扮公”,声援陈光诚
·何清涟:从陈光诚、高智晟事件看中国统治手段的非正当化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贺伟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