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废物利用”的魏针灸和安神针《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2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1年9月25日讯)毛泽东有很多绝版语录,“废物利用”就是典型的一例。这里的“废物”泛指的是人,不是丢弃的东西。人称万物之灵,毛泽东眼里却物,是物故称“废物”,故可以随用随扔,所以能扔结发患难夫妻杨开慧,再扔井岗山的贺子珍,虽然与江青又结成夫妻,后又和数不清的女人上床。原因他从不把人当成人看,一路随用随扔,对家人如此,对朋友对同志更是如此。毫不过份地说:毛泽东的一生就是贱踏人权的一生,嗜杀生命的一生。他把杀人称之为“下了一场春雨样的痛快”。 (博讯 boxun.com)

    
    1951年全国开展了大张旗鼓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各省市县乡镇抓了不少“反革命”,仅小小成都市在“3•27”的一夜之间就捕了1600多人。那晚小小年纪的我也大抖威风,抓了七八个。按推断,当时成都市有60万人口,所抓比例是千分之三,仅那一个月,全国抓的“反革命”不少于400万人。自来“群众运动”都无法制观念,恨不杀个精光。此时他似乎动了点“恻隐之心”说:“我们共产党要宽大为怀,除了那些“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反革命分子必须杀掉外,其它就不要杀了,特别那些有一技之长的,留下来当‘废物利用’吧!”谢天谢地,魏针灸、安神针可能就是这样保住了小命的。
    
    魏针灸记不得名字了,只知他是国民政府的“伪军医”。伪是新政权对旧政权人员统一的封号,大到抗日统帅蒋委员长,小到地方皂吏里正。尽管辛亥革命于1911年10月10推翻满清建立了中华民国政府,共产党是1949年赶走国民党取得了大陆政权,前后相差三十八年,但中华民国是孙中山开创的,中华人民和国是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尽管是大胡子洋人播下的种,却是正统的。故伪就有罪,伪就是“反革命”。
    
    魏针灸的官并不大,青年军里一个少尉军医。青年军又称远征軍,都是些学生哥儿。他有一手祖传的针炙绝技,凭手中一根银针,掌里一团艾火,显了不少神功,在读书时就特受人尊重,大家叫他魏针灸。我见着他的时候已是个躬腰砣背,咳咳耸耸的老头儿,大热天还戴着毛线帽,身穿棉背心,小眼小鼻,走路老佝偻着腰背,但少有生病,内在特健康。每天手里提着那个祖传的小木箱,里面装着艾条、火罐、木捶、电针仪,全是治病所用的东西。我在省看守所读过《黄帝内经》,对十二经络,七经八脉略知一二。他治病的时候常在一旁观看,想学点绝招,却老是入不了门。他沉稳地向我说:针灸这东西凭的是经验,不是写在书本上的东西,没有十年八年功夫是搞不出名堂的。在腾冲战役中,远征军与日军作战伤亡很大,残腿断手躺了一屋子,动手术离不了麻醉药,这东西早已用完,可手术又不能不动。他只好拿出绝技用针灸麻醉,效果不错,为伤员减少些痛苦。听着这些神话,我半信半疑,却也有了兴趣。一次我肚子剧痛,车玉生外出看病去了,痛得我一颗颗汗水往下滴。他卡了我一下脉,看了看口舌,在我腿上东摸摸西按按,不一会竟然不痛了。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我营卫之气失调,血脉不通。不通则痛,故也。有天晚上有个家属难产,用了不少针药就是盆骨不开,几个会诊医生急得团团转,余所长问他有没有办法?他想了想说:我试试。他即提着那个小木箱去到产房,用灸条在产妇头上灸了几个穴位,怪不,哇地一声,婴儿钻了出来。你说神不?不过更神的是他传奇的远征军的经历。
    
    1942年,日本攻占马来亚后,开始入侵缅甸,驱逐英国殖民者,妄图独霸东南亚,但是更大的战略目的则在于封锁中国西南的对外联系信道,进而逼迫中国投降。蒋介石先生之子蒋经国发起召募“十万青年十万军,寸寸山河寸寸血”的组建远征军保卫国土的伟大号召。他当时在重庆医大,毅然投笔从戎。十万中国远征军在杜聿明统帅之下入缅参战,并于当年四月在缅甸中部的仁安羌,将七千被围英军解救出来,震动国际。谈起這段战斗的往亊,他豪情满怀,陡然成了个年青人,低低哼起《从军歌》::“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弃我昔时笔,着我战时衿,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1942年6月之后,盟军与日军沿怒江对峙。中国所有海陆供给被切断。当时担任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的史迪威,研究开通了驼峰航线,借助空运向中国输送物资。同时开始在印度蓝姆伽、昆明和桂林,建立训练中心,用美式教官强化训练中国军人。他再去印度接受美国人的训练,后来远征军成为国府最为精锐的一支部队。1943年,盟军开始反攻,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在史迪威指挥下,组成X路军,向东反攻缅甸;而由卫立煌接任司令的中国远征军,组成Y路军,从滇西出发,越过怒江,再度出兵缅甸。经过强化训练的中国军人,令日军在腾冲、松山、缅甸密支那,遭遇三次“玉碎”,日军被全歼,创造中国近代军事史上奇迹。1945年3月30日,中国远征军攻克乔梅,与英军胜利会师,把日军徹底赶出中缅边境,保障了抗日补给线滇缅公路的畅通。远军征总兵员为四十多万人,有十万中国军人阵亡在前线。由于中国远征军经受过现代化的军事训练和战场实践,所以,在随后的内战中表现得特别英勇,成了中共军队夺取政权的死敌。
    
    1949年中共取得政权后,视远征军這支队伍为“反革命”,无论军官和士兵都是“杀、关、管、斗”对像。仅管抗日战争结束后,他即去甲归田回到家乡,务农行医寄情山水。但是取得政权的中共不忘记昔日战场上的恩恩怨怨,挖地三尺把他揪了出来,1952年以“伪军官反革命”罪逮捕,判刑18年,现还有两年刑期。他早已家破人亡,孑然一身承受着人世间的不幸,默默无语地给人治着病,没一点不满的表露。每天吃的8两囚粮,每月用的2点5元的零花钱,没家没室弧独一人,衣服烂了还得自已缝补。他常常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想着什么心事。一次我悄悄问他:魏老师,你在想什么啊?他道:我这个伪字何时才取得掉?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尽力安慰道:管它伪不伪,能给病人治好病就是真。他没有说话,好一阵才呐呐自语:我不该离家去缅甸杀日本,一辈子在家老老实实当医生就好了。倒也是实话,自然就伪不了了,当然也就没有這段人生闪光历史。我在想,他是得还是失呢?
    
     安神针也是全监狱出名的人物,是另一种类型的人生。他是东北人,长得牛高马大,身体魁梧,有近1米8的个头,若看其外表,近似一方大员,实地里他是“一贯道”的前人,前人比点传师高一个级别。何谓一贯道?生活在21世纪的中国人已不知其详,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它却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反革命”组织,就像今天被中共称为邪教的“法轮功”一样,是严厉的打击对象。
    
    “土地改革”时,上级向我们说:“一贯道反对共产党,反对土地改革,要严厉打击。”我作为土改工作队的一员,抓过一贯道点传师,也发动组织过农民开他们的斗争会,称他们是“一贯害人道”。 其实,一贯道就是一个宗教,与佛教、道教一样并不害人,只是对共产党反感而已。因为任何宗教都向善斥恶,信奉轮回报应。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信奉马列,故敢杀人越货,为非作歹,不怕报应,仇恨宗教,视它为麻痹人民的鸦片烟。所以宗教在共产党治下日子都很难过,稍不注意就会进入黑名单或抓进监狱。
    
    一贯道始于光绪年间,系出先天大道,创始人为刘清虚,被无生灵娘赐一贯道三字,作为正宗嫡脉的标记。它以“明师一指,点开玄关”为传道的主要仪式。仑所指的“道”,即是创生宇宙万物的本体、永恒不变的真理,也是返回先天的唯一道路,教人守善厚物。它的中心主神是明明上帝,始于北方,后发展到南方诸省。
    
    1949年前,成都有很多善堂,善堂就是一贯道活动中心,也是设坛布道的地方。它的设坛布道多有神秘色彩,主要方式是扶乩显圣,推演沙盘,传达上天旨意,借以教化道徒行善憎恶,尊老怜幼,戒赌戒淫,孝顺父母。善堂除了做法亊外,还施衣、施米、施药,以至棺木等。
    
    一贯道信徒彼此称为道亲,男性为乾道、女性为坤道。由于一贯道道亲有极大的比例吃素,故吃素的信众比率高于佛教。在台湾,据统计,信一贯道而吃长素者,较佛教徒的比例高,唯素食种类不同。一贯道中蛋奶素的比例较佛教低,佛教中奶素的比例较一贯道高。但一贯道亦有仅食用奶素者。不知为什么,这么一个对社会无害的宗教,却为中共所不容,把它列为重大的“反革命”组织,誓必除之而后快。
    
    安神针是一贯道前人,相当于大坛主,负责一个地方的道务。他除按道规道章布道传道外,还能医治百病。医病从不用药,就是手里那根祖传三代的银针,无论什么病,常常是一针病除。故深得道徒们的崇敬,称他为“安神针”。
    
    1951年“镇压反革命”,他自然列入首榜,且是必办的大恶。他有什么恶呢?既未杀人放火,又未打家劫舍,更未强奸妇女,可“一贯道”是“一贯害人道”,这里面能有好人么?应了一句俗话,“黄巢杀人八百万,在劫者难逃”,他是难逃之人。被捕后关押在县公局死牢里,等着拿出去开刀示众。他倒也不紧张,神情自若安如泰山,念经吃饭与平常一般。在他看来死是升天轮回,佛的安排,不存在怕不怕。就在他就要拉出去枪毙的那个晚上,审他案的公安局长不知是喝酒过度,还是工作上操劳原因,突然脸色刷白,满头大汗,肚子疼得要命,呼天叫地痛得在地上打滚,手下人不知如何是好。在这当口上,那个审讯他的审讯员一下子想起了他说:快、快、快,快去把那个一贯害人道前人叫来,给局长瞧病,要瞧好了老子饶他一命,瞧不好明天第一个先毙。
    
    很快安神针被带来,他镇定自若看了看在地下打滚的局长,躬身按按肚子,把把脉搏,然后不慌不忙取出怀中银针,在局长左大腿上扎了下去,然后不停地提拿揉搓。真奇怪,那痛得猪叫似的局长渐次不叫了,头上汗也不出了,脸色开始红润,再一会坐了起来感激不尽地望着站在一旁的安神针,急忙向手下吩咐说:站着干啥?快给老师拿椅子来,快请坐、快请坐……
    
    安神针就这样留下这条命,死刑改成了无期。那时法制不建全,杀与不杀就是当官的一句话。安神针送来省四监狱改造,从卫生所到医院都在当医生,在门诊看病治病凭的就是手里这根银针。我在井下拖煤多次闪腰伤筋,痛得不可开交,他一针就给我扎好。来医院后多次与他交谈,但总悟不出个道道,最后一个字:神!
    
    
    
    安神针身体健壮,红光满面,无痛无病,精神饱满,不咳嗽不喘气,六十多岁了还像个年青人。我喜欢看书写文,常常深亱不寐。一次他向我说:黄同改,学习求进故然重要,但无病无痛更重要,人的长寿比什么都可贵。虽然有的人天天喊他万岁,他不一定活动万岁,甚至一百岁、九十岁都活不到。人的长寿靠自已控制,天人合一的原理很重要。
    
    
    
    我很感动,随口问一句:什么是天人合一的原理。他道:就是心、肝、脾、肺、肾和金、木、水、火、土的相生相尅。每天晚上九至十一点,是金生火的时间,是营卫系统排毒的时间,此段时间宜安静休息,切忌用脑过度。十一点至凌晨一点,是水生木的时间,肝需要排毒,但得在熟睡中进行,故切忌熬亱。凌晨1-3点,是胆的排毒时间,也应熟睡。凌晨三至五点,金肺水涌,咳嗽的人在这段时间咳得最剧烈,因排毒动作已走到肺,不应运动,以免抑制废积物的排除。凌晨五至七点,大肠排毒,应上厕所排便。 凌晨七至九点,小肠大量吸收营养的时段,应吃早餐。所以人每晚睡觉不超过十点为好,起床时间七点为宜。這就是天人合一的养生之术,所以你要少熬夜,坚持早睡早起,才能长命百岁。我认为他说的话有道理,此后不再熬夜看书做事直到现在,所以身体很捧。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85588121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60年大陆中国为何无大师级人物?读雷一宁女士编著的《“阳谋”下的北师大之难》
·铁流:中共十八大应彻底清算毛泽东反人类罪行
·铁流: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铁流:毛泽东迫害中国知识精英的铁证
·铁流:九月九,中国人民大喜的日子
·铁流:中共全面封杀言论自由,胡总书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铁流:三十年改革历险记《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五部“搏击商海”片断
·铁流:不做统治者的喉舌,要做社会公正的眼晴---我为“南都”鼓与呼
·铁流:前总理朱镕基:请你勇敢地站出来兑现诺言!
·铁流:就《往事微痕》自动停刊致胡主席的公开信
·铁流:“心潮在痛苦中翻腾”
·铁流郑重声明
·铁流说事:江泽民目前病情稳定
·铁流:“重庆模式”,中国的灾难
·铁流:为什么说“唱红歌”是“文革”沉渣的泛起?
·铁流:为什么说“唱红歌”是“文革”沉渣的泛起?
·铁流:全国人民行动起来,制止红灾降临神州
·铁流:两个未成年的“反革命”
·铁流:没有奴才性格,难以当官--送别好友关志豪先生 (图)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