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洛阳男子到京旅游被误当上访者押回打伤(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23日 转载)
    河南洛阳男子到京旅游被误当上访者押回打伤


    16日,到京旅游的洛阳男子赵志斐误被遣返洛阳,躺在该市洛龙区英才路的路边,昏迷不醒。
    
      进京旅游被误当上访者押回打伤
    
      碰巧与家乡上访者同住一旅馆,半夜被不明人员拉上车送回洛阳,后遭弃街头昏迷不醒
    
      9月15日,洛阳一名叫赵志斐的男子独自到北京旅游,当晚住进西城区四路通附近一家小旅馆的四人间。当时,他不知道房间里此前住下的三个人中有到京上访的洛阳人。
    
      第二天凌晨,十几个不明人士来到小旅馆,除了房间里的三个人,来京旅游的赵志斐也被误为上访者一并带走。
    
      在从京遣返洛阳途中,不明情况的赵志斐被打伤。
    
      遣返洛阳后,16日下午,家人在洛龙区英才路边,发现了昏迷不醒的赵志斐。
    
      洛阳当地派出所称:“可能是抓错了。”
    
      9月16日下午5点左右,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城关镇居民赵京朝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告诉他,他儿子赵志斐躺在洛阳市洛龙区英才路的路边,昏迷不醒。对方让他赶快来看一下,并提供细节说:“你儿子身边大包外侧装了个记事本,紧急联系人留的你电话。”
    
      这让赵京朝惊讶不已,儿子赵志斐9月14日独自进京旅游,自16日起,家里就联系不上他,焦急不已。
    
      闻讯,赵京朝一边给长子赵名(化名)打电话,一边找车赶到洛龙区。一个多小时后,他在英才路发现儿子赵志斐浑身湿透,躺在地上。他扶起儿子,却无法把他唤醒。
    
      几分钟后,赵名也赶过来,看到弟弟的样子,赵名很气愤,用随身携带的相机拍了几张照片。赵名是一名业余“拍客”,喜欢拍摄照片视频并上传。
    
      随后,赵名报警,并拨打120将弟弟送往洛阳市中心医院。当晚11点半,赵志斐醒过来,神志不清,无法告知发生了什么。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是:闭合性颅脑损伤,闭合性腹部损伤,全身多发性软组织损伤。此时,他和父亲都以为赵志斐是被人抢劫。
    
      与上访人员同住一屋
    
      赵志斐,洛阳市伊川县城人。2004年,他进入伊川县计生委行政执法大队工作。9月14日,赵志斐从单位请假到北京旅游。
    
      9月15日早晨到达北京后,玩了一天。晚上10点左右,他来到西城区四路通附近的居民小区,由于经济不宽裕,他在一家“众路通旅馆”住下,该旅店一个床位一晚30元。
    
      据旅店的老板娘回忆,赵志斐登记后被安排到一个四人间,之前里面已住下3个人:来自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焦屯村的王海军、焦庆周和另一村民。与王海军同来的另外两名女子安排住在隔壁的房间。
    
      当晚,赵志斐进门时,王海军三人已睡下,双方没有打招呼。王海军等人也不认识新来的小伙子是洛阳人。
    
      与赵志斐来京旅游不同,王海军来北京是要上访,反映自己家楼后消防通道被占用的事。和王海军同来的焦庆周等四人,自称是搭伴旅游,“就是想看看天安门和毛主席纪念堂”。
    
      凌晨从旅馆被遣返
    
      王海军回忆说,9月15日晚上12点许,他被“砰砰”的敲门声吵醒,他让焦庆周起来开门。
    
      焦庆周记得,他刚打开门,十几个人冲进来,有3个穿迷彩服,另外3人光头,还有五六个人穿便装,“他们也不说是干什么的,就叫我们交出身份证,赶快穿衣服,拿东西出去。”
    
      王海军以为是“抢劫的”,于是,和焦庆周等人交出身份证,拿东西出门。
    
      同住一室的赵志斐疑惑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一穿迷彩服的厉声说:“不准讲话。”
    
      当晚,外面正下大雨,他们(包括隔壁两名同行女子)六人被带到门外的一辆面包车上。
    
      据王海军和焦庆周回忆,赵志斐是最后一个上车的,是被几个人架着胳膊硬塞上来的。
    
      赵志斐上车后,坐在第一排的一年轻男子让大家把手机、随身带的包等物都交上来。王海军包里的1600元被拿走,赵志斐包里的1700多元也被搜出。
    
      一名穿迷彩服的年轻人要求赵志斐交出手机,赵说“没手机了”。他有两部手机,一部在大包里,已经被搜走;另一部还装在裤子兜里。王海军听见赵志斐大声问:“你们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听到问话,穿迷彩服的年轻人骂着猛地“用手肘击打赵志斐头部五六下”,其他几个人一拥而上,将其按倒,对其头部拳打脚跺,将其裤子撕破后把放在裤兜内的另一部手机抢走。坐在赵身边的王海军看到赵志斐被打得满脸是血,摇摇晃晃坐到他身边。
    
      此时,焦庆周问:“你们准备把我们往哪里拉?”对方回答说:“去办事处,到那里你们就知道了。”
    
      车并没有开往什么“办事处”,而是在夜色中开出北京城。
    
      遣返途中疑遭暴打
    
      在车上,因为被禁止讲话,一路上六个人话不多。据王海军回忆,坐在身边的赵志斐一言不发,头一低一低的,他不确定“这个小伙子是打晕了还是睡着了。”
    
      16日早晨七点多钟,王海军看到高速路上的牌子,他发现车已进入河南境内,“居然回家了。” 几乎是同时,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信访办主任杨启接到“洛龙区驻北京值班人员刘洪周”的电话。对方告诉杨启,“你们的人来京了,到天安门广场了,我找人把他们送回来了。”
    
      在电话里,刘洪周告诉杨启几个名字,杨启只听说过王海军。大概10天前,王海军到乡信访办找他,王海军称,如再不解决问题,他就多带几个人到北京上访。
    
      在司机琢磨路线时,焦庆周提出上厕所,被批准后,一车人陆续下车,在路边草丛里“方便”。
    
      王海军最后一个“方便”回来,他看到,赵志斐被两个看押人员按着往车右侧大梁上猛撞了几下,赵志斐随即晕了,被抬上车。
    
      当时,焦庆周已经上了车,他在后排没看到赵志斐怎么和看押人员发生冲突的,只看到赵的头被狠狠往车上撞,“撞得咚咚响。”
    
      车开动后,王海军注意到,赵志斐“真晕过去了,坐也坐不直,直往我身上倒。”
    
      派出所交接时昏迷不醒
    
      16日早晨8点左右,洛龙区古城乡派出所副所长席国学接到洛龙区信访办领导的电话说,今天有几个访民要派出所处理一下,“要诫勉谈话”。
    
      11点半左右,面包车来到洛龙区古城乡派出所门口。车门打开,赵志斐还没醒过来,王海军等人看到,赵被“拉下车,扔在地上。”下车时,王海军偷偷记下这辆京牌面包车的车牌号。
    
      接着,王海军等人去录口供,赵志斐躺在院子里。事后,赵志斐的哥哥赵名找到围观群众证实,一民警用脚踩跺了赵志斐头部几下,另一民警将手中杯里的开水倒在他脸上,还有民警用手掐他。采访中,赵名向记者提供了这部分录音。不过,古城乡派出所副所长席国学否认此说法。
    
      车到派出所大约20分钟后,杨启等古城乡信访办工作人员赶到派出所,和从北京来的车交接。此时,昏迷不醒的赵志斐被扔在接待大厅里。
    
      当天中午,席国学回到派出所,见到躺在沙发上的赵,他注意到赵的鼻腔处有血。
    
      下午两点,焦庆周做完笔录回到接待大厅,他看到赵志斐躺在地上,慢慢清醒过来,他搀扶赵上了厕所。随后,赵又昏迷了过去。 昨天晚上,杨启告诉记者:“焦庆周等人应该不是上访,他们并没有诉求,只是被王海军利用了。”王海军被警告,其他人被放回家。
    
      离开派出所被丢到街头
    
      古城乡派出所副所长席国学说,16日下午,他注意到赵志斐还没苏醒,5位焦屯村的村民都不认识他,派出所也查不到他的身份。后来,席国学决定将4名“旅游”群众和这一名身份不明青年交还给古城乡信访办。
    
      杨启派车准备将五人送回家。当时,赵志斐也被焦庆周等人抬上车。车行至洛龙区英才路池塘边,焦庆周等人要求下车,赵志斐也被抬下车。
    
      焦庆周说,他们不认识这个昏迷青年,当时,杨启要求他们“给招呼着点”,他们把赵志斐和他的大包抬下车。
    
      将一名身份不明的青年交给素不相识的村民,杨启说“这是个误会”,公安局没有告诉他,赵志斐和焦屯村村民不认识。之前,他曾看到王海军的女儿和赵志斐说话,以为他们是亲戚。赵志斐下车后坐在路边,杨启认为对方已经清醒,并无大碍。
    
      赵志斐被抬下车后,焦庆周说他们大概围了半小时,因为大家也都没手机(还未发还),因此就各自回家了,只留赵志斐和他的包躺在人行道上。
    
      “可能是抓错了”
    
      在路边发现昏迷的儿子并报警后,16日当晚,父亲赵京朝接到古城乡派出所民警杨治军的电话。
    
      杨说:“你报的案件,已移给古城乡派出所。你儿子是到北京上访,被北京的人和古城乡政府信访办的打伤送回来的,我们的民警没打人。”
    
      赵京朝说:“我们是伊川县人,孩子是去北京玩的,怎么可能去告你们古城乡?”杨治军说:“可能是抓错了。”
    
      随后几天,赵京朝多次找古城乡派出所和古城乡政府,但都没有具体答复。
    
      在赵京朝离开古城乡信访办时,杨启对他说:“你儿子也要吸取教训,不要到北京去,这次是被误抓还找到了,下次找不到咋办。”赵名将杨启的这段话拍下了视频,并上传到网上。
    
      昨晚9点,记者联系上转至伊川县医院治疗的赵志斐。电话里,赵志斐口齿仍不清,不时会胡乱说些不相干的事。但他能够简单描述整件事情的过程。
    
      赵志斐说,他到北京是为了玩,半夜被人叫起来打,路上又被打,到派出所就啥也不知道了。( (博讯 boxun.com)
718414213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青年进京旅游被误当上访者押回打伤 (图)
·公安局款拖工程不给 讨债人上访遭“警力教育” (图)
·西安五竹村村民土地遭村委会私卖开发商 上访村民代表被刑拘
·到联合国人权机构上访被拘留 上海访民起诉北京公安开庭/视频 (图)
·她上访被关押,腿都烂了/视频
·内蒙古乌海市王玉兰:儿子屈打成招,上访全家遭迫害/视频
·85岁国民党起义军人阳兴代,上访35年冤案未结 (图)
·防范越级集体上访不力 东莞镇街领导要被扣分
·义乌王下村上访者遭街道办报复王家金家的电线被以安全名义掐断(多图) (图)
·福建身患晚期癌症的八旬老人林贞廉第29次赴京上访!(多图) (图)
·男子被错判入狱6年 上访4年终获无罪 (图)
·武汉花楼街被拆迁户准备大规模进京上访
·中国第一上访户被云南高院树立的“标杆案”何时纠正
·武汉李玉琴上访被关黑监狱遭受虐待/视频 (图)
·十七省市退役军官联手上访总政被带回原籍
·抚顺官明杰爬行天安门:下岗工客串法官乱判,上访被迫害/视频 (图)
·中秋上海虽月圆高龄老母永不见 杭浩东回国维权上访记(二)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杨律联合国上访记(9月12日)(多图) (图)
·河北省政法委关于上访的机密文件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22日)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21日)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20日)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9日) (图)
·官商勾结打击报复上访人曾秀珍入狱
· 哈尔滨将上访女教师关进精神病院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8日)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7日) (图)
·上海冤民杨律一家三口联合国上访记(2011年9月17日) (图)
·中国军嫂上访信/付楠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6日)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5日) (图)
·派出所长进京上访收短信:狗日的,你也有今天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4日)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3日) (图)
·正常上访被拘留——最牛的上海地方政府!/张强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2日)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1日) (图)
·孙武俊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日记(2011年9月10日) (图)
·检举上访者是“平庸之恶”的一部分
·上访女才离“狼窝”,又入“虎穴”,究竟犯的啥罪?
·又一个中国民主党在美国产生——联合国上访第13季/赵岩 (图)
·禁止农民工上访讨薪是政策歧视
·上访联合国是中国冤民的出路吗?/郭保胜
·上访女下跪,书记面无表情眼里是没人民 (图)
·“总理首次与来京上访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之读后感/吴田丽
·副省级老干部带民上访遇挫,拷问民生何处安放
·祭奠11.15死难同胞“五七”,勿忘上访冤民/张兆林
·警察整装上访意味着什么?/上海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律师发公开信对上书上访提出质疑/华夏
·难道要上访人把户口迁到月球上去?
·“准备上访罪”问世凸显“维稳高于法律”/杨涛
·“准备上访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非正常上访”是劳教的借口/王寿臣
·宜宾执政者暴打上访民众就不应给一个说法?/于建嵘
·假如“上访精神病”将截访者“干掉”
·人民网李兵观察告警:“不要为了一己之利、之私,非法上访!”(下)/笑天
·人民网李兵观察告诫:“不要为了一己之利、之私,非法上访!”/笑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