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媒体称中国税负痛苦排名世界第二 中国专家质疑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9日 转载)
      一些媒体报道称,美国福布斯杂志最近推出“税负痛苦指数”榜单,中国内地的“税负痛苦指数”位居全球第二。这个说法是否属实?该排行榜是否合理?如何看待我国当前的税负水平?本报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焦点一:福布斯最近发布税负榜单了吗? (博讯 boxun.com)

    
      回应:今年未发布,最新的税负榜单发布于2009年
    
      记者查询了福布斯(FORBES)英文网站和中文网站,均未查到“近日美国福布斯杂志推出的税负痛苦指数榜单”,但能查询到2009年该杂志发布的“税负痛苦指数”榜,在该榜单中,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为159,在公布的6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列第二。
    
      记者又电话询问福布斯中文网编辑部,该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税负痛苦指数”榜是由福布斯美国总部负责的,最近未听说公布新的榜单。
    
      随后,记者联系美国福布斯编辑部,该编辑部的亚历山德拉·多蒂(Alexandra Talty)告诉记者:福布斯最新的税负痛苦指数是在2009年发布的,今年尚未发布税负排行榜。据她介绍,该指数的统计方法是根据各地区最高档次边际税率将公司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财产税、雇主交纳的社会保险税、雇员交纳的社会保险税、增值税汇总而得。
    
      焦点二:福布斯“税负痛苦指数”可信吗?
    
      回应:税负榜单科学性较差,不能反映真实情况
    
      按照福布斯税负痛苦指数的统计方法,各税种都选用最高的边际税率来计算痛苦指数,例如,2009年,我国企业所得税最高税率为25%,则相应的痛苦指数为25,按照这个方法,个人所得税痛苦指数为45,企业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痛苦指数为49,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痛苦指数为23,增值税的痛苦指数为17,财产税的痛苦指数为0,直接加总得出中国大陆的税收痛苦指数为159,仅次于法国的167.9,名列全球第二。
    
      中国社科院财贸研究所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认为,税负痛苦指数是科学性较差的一种算法,在反映税负高低问题上有几个重大缺陷。一,指数选取的名义税率不等于实际税率,实际税率往往比名义税率低。二,最高的边际税率只适用很小比例的纳税人,不能反映一国居民的总体税负状况。三,简单相加的假设前提是对每个税种赋予同等的权重,而这一假设与实际情况相差很大。
    
      张斌介绍,国际上衡量一国税负高低,通常以“宏观税负”来考察,即一国税收总量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来表示。福布斯税负痛苦指数这把尺子本身就不合理,以这把尺子量出来的数据结论自然是不科学的。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告诉记者,福布斯这种将最高一档税率简单相加的做法,问题不少。即使在国外,很多人也认为该指数不科学、不合理。比如在2009年发布指数后,国外有评论说:“把增值税和社会保险税的税率加到一起相当于把升和立方英尺相加。”还有人这样评价该指数:“丰富的图表、错误的数据、贫乏的分析”。
    
      朱青举例说,我国工资薪金所得的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为45%,但真正达到这个收入水平、按这档边际税率纳税的,即使在一些大城市也不超过纳税人的0.2%。
    
      焦点三:中国税收负担全球第二吗?
    
      回应:以国际标准“宏观税负”衡量,我国税负并不高
    
      据张斌介绍,目前国内研究者将中国宏观税负指标分为大中小三种统计口径来衡量:小口径的宏观税负,即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2009年,中国税收收入59521.59亿,按照2009年GDP最终核实数340903亿元计算,小口径宏观税负为17.46%。中口径的宏观税负,指一般预算收入,即通常所说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2009年,中国财政收入为68518.30亿元,占GDP的比重为20.1%。大口径的宏观税负,指全部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除一般预算收入外,还包括政府性基金收入(包括土地出让收入)、社会保险基金缴费收入、纳入财政专户管理的预算外资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等。根据公开发布的统计数据计算,2009年,后四项收入分别为18335.04亿元、12780亿元、6414.65亿元、988.7亿元(包括电信企业重组专项资本收益600亿元),加上财政收入,全部政府收入合计约为107036.7亿元,大口径宏观税负约为31.4%。
    
      国际上统计宏观税负有两种口径,一个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中国与之相近的指标是“税收收入+社会保险缴费收入”占GDP比重。另一个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界定,政府收入包括四类:税收、强制性社会保障缴款、赠与、其他收入,中国与此相近的指标是大口径宏观税负。
    
      按照OECD统计口径计算,2007年美国、日本、德国、法国宏观税负分别为27.9%、28.3%、36.0%、43.5%。按此标准,2009年我国宏观税负为21.7%,比上述国家均低。
    
      根据IMF统计口径计算,2007年,发达国家全部政府收入占GDP比重的平均值为45.28%,发展中国家全部政府收入占GDP比重平均值为35.6%。按照该标准,2009年中国大口径宏观税负约为31.4%,低于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
    
      朱青说,根据最近数据统计,2010年我国宏观税负(与OECD统计口径相近)约为21.9%,与OECD统计的30个成员国2008年平均宏观税负34.8%相比,低了近13个百分点。所以,从宏观税负指标上看,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宏观税负确实不高。
    
      可见,无论采用哪种方式比较,中国税负水平不可能排在世界前列。
    
      焦点四:税负高低决定了“痛苦”程度吗?
    
      回应:不应纠缠于税负高低,更应关注财政支出结构是否合理
    
      张斌认为,除了统计口径的差异外,每个国家有不同的国情,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税负是重还是轻,不能做简单的国际对比。目前没有足够的依据做出判断,究竟多高的税负水平是合适的。比如,有些北欧国家,宏观税负达到50%,但由于高福利,民众对高税负并没有太多意见。
    
      一些人之所以感觉税负较重,可能有三个方面原因:一是现阶段非税收入比重较高,政府收入的形式有待进一步规范;二是税负分布不均衡,中小企业和中低收入阶层的税负相对较重;三是政府预算的透明度较低,财政支出的结构和效益与公众希望的理想状态还有距离。“宏观税负关键不在于收多少,而在于预算制度的完善和财政支出结构的改善。”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教授赵欣舸分析:“我们的税制结构有不合理的地方。一般而言,国际上的税制都是累进制,如果多得,多得部分将多收税。可我们不同,只要达到某一条杠,就是一个税级,就得按这个税级交钱。这可能导致你的收入高出几块钱就得多交几个百分点的税。”
    
      朱青介绍,老百姓一般是从教育、医疗、养老等政府民生支出中直接感受增加的受益,其从政府的国防、经济建设、行政管理等项支出中的受益则不容易感受到。因此,“当一国财政的民生支出规模较小时,老百姓往往觉得没有在政府的用税过程中直接受益,会感到税负较重。这在客观上要求政府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同时,不断完善财政支出结构,提高税收的使用效率,使税款最大程度地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博讯 boxun.com)
2416891073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媒体解读美卫星将坠落地球:击中人概率极低
·第七届波司登杯中国网络媒体足球精英赛开幕
·媒体札记:五毛党和八毛党
·媒体称温州动车事故报告已提交国务院审批
·媒体札记:钦差腐败
·有关中国新闻媒体 “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的讨论 (图)
·郭美美在争议中高调接受专访 媒体吁反思无底线炒作
·媒体札记:该拿郭美美怎么办?
·中国社会“潜规则”盛行 媒体称因权力失去监督
·中国一媒体人疑遭山西公安厅副厅长报复 (图)
·中国官方媒体纪念辛亥百年的民主价值
·媒体札记:中秋之伤
·媒体称反腐单靠纪检党政机关不够 需要外部监督
·世界媒体看中国:李双江的新闻
·媒体调查称李天一所携“塑料材质玩具枪”有杀伤力 (图)
·媒体札记:李双江与药庆卫
·舆情监测显示民众对政府专家及媒体信任度低
·世界媒体看中国:二等公民二等子女
·媒体列举河南智障者服刑案多项疑点 (图)
·百人夜闯民宅伤人劫财,七旬老太上访遭关押毒打,媒体多次曝光无结果 (图)
·CCTV与西方媒体的区别!句句发人深思
·郑州金水区高教小区1041名教师受骗 希望得到新闻媒体的救助
·腾讯声明谴责媒体封面标题《"狗日的"腾讯》(图)
·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有罪 维族记者被判15年(图)
·呼吁境内外媒体关注安徽阜阳颍泉区城建黑洞
·最高法《规定》:媒体邀请函?还是紧箍咒?
·苦命兄弟外地打工意外坠楼摔伤 医院政府媒体不闻不问
·茶香阁:呼吁党中央和新闻媒体都来关注军队信访死角!
·世界通被无端查封:中国政府和媒体面临信任危机!!!
·强烈呼吁由专家媒体自愿者参与开腿验伤/刘铁柱
·生存权和居住权被济宁市剥夺,为请媒体关注!!/高春海
·商场建楼三年不开张 三百名业户求助媒体来帮忙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李海航:祖国媒体竟为贺梅案贺家败诉而欢呼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兰剑:评-中国官方媒体严批香港示威 称其已成为颠覆政治体制的工具
·支持“美议员提抗衡中国媒体在美优势法案”/丁华
·确信美国世纪的媒体巨人/曹长青
·集体摆乌龙,媒体如何自省
·谈中宣部对媒体有关事故报道的指示 /萧强
·媒体与政治的危险携手
·媒体监督政府,谁来监督媒体
·雷万钧:中国媒体面对“江泽民逝世”的异常表现
·从一个网球手的一次夺冠看到的糟粕般的媒体
·迷失了方向的中国——与国内外媒体、外国驻华官员的谈话纪要/胡星斗
·新闻出版总署要求媒体“转企”纯属瞎折腾/周家平
·从六四检视台湾媒体/林保华
·全世界的媒体都跟某类媒体一样无耻吗?/林云海
·主流媒体:少儿不宜
·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伊扎特
·媒体曝光不是“有毒食品”的终结者
·美国媒体评中国
·马英九加强箝制媒体/凌锋
·“媒体曝光市民陋习”本身更是陋习
·国家可以有大灾 但不能有完全走样的媒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