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淮安安置房工程非法转包3年仍未能建成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4日 转载)
    
    来源:现代快报
    
    江苏淮安安置房工程非法转包3年仍未能建成


    只剩扫尾工程的安置房已被法院实施保全,村民们只能“望房兴叹”
    
    i
    “创优质工程,树企业形象”,工地大门的标语形同讽刺
    
    江苏淮安安置房工程非法转包3年仍未能建成


    虽已封顶,但门窗尚未安装
    
    江苏淮安安置房工程非法转包3年仍未能建成


    拆迁已三年,一百多户居民尚未能安居,有关部门如何能安心
    
      房子拆了三年,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村民唐卫兵至今还住在租来的房子里。虽然已经拿到了安置房的钥匙,但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2009年11月他就该拿到房子,但这一晃就过去了近两年。这两年的时间里,老父过世,孙子降生,而唐卫兵,没有一天不是在焦虑不安中度过。
    
      不过,相比那100多户还没拿到钥匙的村民来说,这样的煎熬已属“幸运”。他们何时才能拿到房子,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分包商与总承包商的官司正打得不歇火。
    
      据记者调查,淮安市钵池山安置小区四期工程的31幢安置房被总承包商全部转包了出去。14幢已经交付,9幢正在查验,还有8幢因为工程款纠纷,分包商拒绝交付。
    
      安置房为何令人不安?非法转包、监管缺位,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钵池山小区折射出安置房建设乱象。
    
      房子拆迁三年
    
      如今还在租房
    
      9月1日,天热异常。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汕头小区的一处民房内,50岁的唐卫兵焦躁不安。“何时能够入住新房?”自从房子被拆除的那天起,焦虑就一直盘桓在唐卫兵的心中。
    
      唐卫兵是原钵池山乡吕庄村一组的村民。2008年6月27日,因为建设需要,他和其他村民一道,房子被拆迁。按照约定,2009年11月份他就该住进安置房,可是这么一等,已经过去了快两年。
    
      村民们选择的安置方式大都是以面积换面积。唐家被拆掉的房子面积大概300平方米,他可以拿到3套房子。“我选择的是D7号楼1单元201、204、205室3个房间。”
    
      汕头小区,虽然名为“小区”,实际上却是一排排的二层民房。唐卫兵租住的房子,一楼有两间房。唐卫兵夫妻俩住一间;儿子儿媳妇和刚出生的孩子住另外一间,楼上居住的是房东。刚搬迁到这里过渡的时候,唐卫兵的父亲还健在。“地方实在是紧张,没办法,我们夫妻俩就住在二楼的天井处。”
    
      2010年正月,老父去世。按照淮安当地的习俗,老人去世后,适龄的后辈100天之内若不结婚,就得等到三年后。
    
      本该早就住上安置房的唐家只得给儿子办了喜事。“儿子结婚后,后来儿媳妇怀孕了。这边的习俗忌讳将孩子生在别人家里,并且不满月不能回。只好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才回来住。”
    
      记者想看看当年拆迁安置的合同,唐卫兵说,也没什么合同,就是口头约定:2009年11月份可以拿到钥匙。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唐卫兵有点急了。开始四处打听情况。“多次去村里、乡里询问情况,但对方都说再等等,再等等。这一等就是快两年的时间。”
    
      有的时候,失去耐心的唐卫兵,还会到未来的新居看看。汕头小区就在钵池山小区的东面,走路的话,也就几分钟的距离。但是每次去,都看不到什么新动静。“2009年底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封顶,门窗还没有装。前不久去看,还是和当时差不多。”唐卫兵说,推进的速度实在太慢,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但也没人出面对此作出任何解释。
    
      “2008年拆迁后,当年的拆迁过渡费是每平方米4元;2009年标准是8元,2010年是12元,2011年是16元。每半年能够拿到一次过渡费,都是乡里办好给村里,最后下达到村民小组,拿的是支票。”
    
      “说是这几年过渡费的标准逐年有所提高,但大家至今拿到的还是每平方米4元。乡里的解释是,等拿到钥匙后,统一按照确定的标准,一次性补齐所有年度过渡费的差价。”
    
      今年8月16日,唐卫兵终于拿到了钥匙,但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至今耿耿于怀的是:父亲临死都没能住进新房。
    
      同样是钵池山乡吕庄村村民,姚万斌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2008年6月25日,姚家9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拆迁。姚万斌选择的是安置小区D14号楼2单元204房间,面积为101平方米。他表示,当年约定2009年年底就能拿到新房钥匙。“前几天去看,房子门窗都还没有装,四下都被围堵起来了,也看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状况。”
    
      在汕头小区一处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子内,姚万斌抽着闷烟说,“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找谁!”
    
      这处房子是姚万斌的栖身之所。“家里共有4口人,其他人都在外地打工。就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做环卫工人。”吃住就在这样一个局促的环境中。地上还堆放了不少捡来的矿泉水瓶和饮料瓶。
    
      看到别人拿到钥匙了,姚万斌很焦急。每次到乡里问,答复都是,“回去等通知。”姚万斌称,过渡费拿到手的是每平方米4元,说拿到钥匙后才统一结算。
    
      房子已经封顶
    
      分包商拒交付
    
      9月1日下午,在钵池山安置小区4期西门,有一块大牌子,上面写有“淮安市经济开发区钵池山小区4期工程,由淮安市宏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字样。门口左右两侧,分别有5个大字,“创优质工程,树企业形象。”
    
      工程概况的一块牌子上显示:该4期工程建筑面积为129000平方米。结构是混合结构,层数为6层。但是计划开工日期和计划竣工日期的地方均显示为空白。
    
      从西门进入,一大块空地上杂草丛生。据了解,这里是钵池山安置小区的5期工程,但迟迟未建。不远处有两处二层平房,门牌上写有E区段等字样,这里正是钵池山小区4期工程项目部的办公地,但项目部负责人并不在现场。
    
      4期安置房紧挨着项目部,但全被围墙围了起来。在外墙外观看,几幢房子已经封顶,但是窗户还没有安装。
    
      在项目部跟前,记者见到了张伯山。张是淮安市楚州区南马厂乡村民,从事个体工商。据他介绍,4期安置房共有31幢,其中D区段C6、C7 、D16、D17号楼的桩基、土建、安装等各项内容均是由他和弟弟张伯海一道承包的。
    
      张伯山说,自己兄弟俩和宏达公司钵池山四期工程项目部签订了联合施工协议书。协议约定他以每平方米730元的费用以包干方式承包该区段的工程施工。
    
      据有关资料显示,该区段工程住宅面积为15696平方米。张说,当时协议签订后,他立即组织人员施工,但是期间闹得很不愉快,自己兄弟俩被套了进去。
    
      张声称,目前宏达公司还拖欠自己工程款。“房子其实早就可以交付使用的,但是后期扫尾工程因为资金结算问题,无奈被搁浅了下来。宏达公司拖欠我的工程款,我不可能把钥匙交出去。在这几幢楼的建设当中,相当一部分资金都是自己垫的,房子交付后,工程款要不来怎么办?”
    
      朱宗慧也是4期工程的分包商之一。一份2009年2月9日他和项目部签订的联合施工协议书显示,朱宗慧承包的是E区段18、19号楼。工期为232天。合同价款时每平方米是730元。
    
      赵来成也是一名分包商。据他介绍,2009年年初,宏达公司委托张赤明、徐向阳、朱其超三人负责钵池山安置小区项目部。“我后来和朱其超签订了承包协议。约定的承包价格为每平方米730元,另外每平方米设立的监督奖励是20元。如果工程质量好,对方按照每平方米20元的价格将这部分款项予以返回。”
    
      当时,市场上的建筑材料、人工成本相对较低,测算下来,基本上还能赚点钱。“3月份谈的,4月份签订协议后进场。我承包的是D12、D14幢。房子一共6层,另加一层地下室。”赵来成说。姚万斌的安置房正位于他分包的D14幢。
    
      工人遭遇欠薪
    
      闹到市政府
    
      “进入现场施工后,宏达公司的款项一直不能到位。”赵来成称,无奈之下,他以4分的利息借了高利贷来解决工人的工资。“资金投入后,无法脱身了,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朱宗慧称,他也有类似的遭遇。多次找项目部要钱,但未有结果。
    
      事实上,这个时候,因为合同纠纷引发的矛盾开始加剧和升级,波及到了工地上的建筑工人。2009年8月20日,不少工人由于拿不到工资,情绪开始出现了波动。
    
      8月22日,工人们堵了翔宇大道,并闹到了市政府。
    
      8月24日,大量的工人开始到开发区管委会信访,反映工资被拖欠的问题。
    
      朱宗慧称,当时去反映问题的农民工有上百人。最后,警方出面维持秩序。开发区管委会也出来通知项目部,让各个承包人给各自的工人造工资清单。“钱后来是财政拿的,由法院、建设等部门一起给农民工发放工资。当时发了好几天,给4期8个分包商手下数百名工人发了好几百万元工资。”
    
      矛盾似乎暂时被解决了。
    
      董玉宏曾承包钵池山安置小区4期工程B区的6幢房子(后董因故退出该工程)。董玉宏称,当时合同签订后,自己一直按时施工,而宏达公司却并没有按约定支付工程款。自己在施工过程中先后垫付400余万元。
    
      “由于之前签订的合同一直由宏达公司保管,后宏达公司称合同被盗。要求重新签订合同,却被一直拖延。”董玉宏说,“我不能再继续垫资施工了。当年8月份,工程就停下来了。”
    
      农民工信访后,4期工程推进得非常缓慢,开始时断时续。朱宗慧告诉记者,“工程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承包的两幢楼建设停了下来。”
    
      从那个时候起,朱宗慧开始雇人看守工地,一方面防止有人偷东西,另外一方面防止宏达公司的人进入。
    
      经过协调,2010年3月份,朱宗慧承包的2幢房子封顶。但是此后几乎没有进展。
    
      9月1日下午,记者在小区看到,E区段18、19号楼的门窗依然没装,还剩一些后续的扫尾工程。“他们不给钱,我不能交钥匙。一旦交了钥匙,我到哪里去要自己的工程款?”朱宗慧说。赵来成、张伯山兄弟等人也是这样的态度。
    
      一审判决
    
      分包商退出小区
    
      由于工程款的纠纷,安置户们苦心等待的交付,就在分包商和宏达公司的矛盾当中,被无期限了拖延了下来。
    
      今年年初,矛盾进入了法律解决渠道。宏达公司作为原告,将朱宗慧等人告到了法院。
    
      宏达公司诉称,作为4期的合法承建单位,为落实施工任务,当时在不知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与被告签订了联合施工协议,将工程E区段18、19号楼承包给被告朱宗慧施工。合同约定价款为固定价,原告依照约定价款支付了绝大部分的工程价款。在工程进行到扫尾阶段时,被告强迫原告提高工程结算单价,原告无法接受被告要求,被告拒不开工,导致涉及广大拆迁安置户的钵池山4期工程无法按时交付,严重危害政府形象和广大安置户的利益。政府相关部门多次协调无果,原告见拖下去后果严重,在保全了被告施工节点的情况下组织人员施工。被告明知联合施工协议无效,强行阻碍原告施工,被告承包的工程一直处于人为停工状态。因此请求法院判令原被告签订的施工协议无效、终止合同履行、被告退出工程场地、结算工程价款。
    
      而被告朱宗慧认为,工程价款尚未结算清楚,只有将工程款结算完毕后,才会退出场地。
    
      根据法院查明:2008年10月28日,宏达公司与淮安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订了钵池山安置小区四期工程的建设施工合同。约定钵池山小区4期工程31幢住宅的土建和安装工程以及配套工程的实施由原告宏达公司承包,开工日期是2008年11月16日,竣工日期是2009年8月6日。
    
      2008年11月10日,原告以宏达公司钵池山小区4期工程项目部的名义,与被告朱宗慧签订联合施工协议书。将E区段18号楼、19号楼,以每平方米730元的造价承包给朱宗慧。
    
      目前,工程已经基本完成,只余部分屋面防水、水电安装、门窗安装等工程尚未完成。因原、被告对工程价款的结算依据产生分歧,被告对未完工程未作施工。
    
      2011年4月6日,淮安市清河区法院对淮安市宏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朱宗慧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有关规定,原被告签订的协议无效。被告朱宗慧应在判决生效3日内退出钵池山安置小区E区段18、19号楼施工现场。
    
      同日作出判决的,还有宏达公司与张伯山、张伯海兄弟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分包商上诉
    
      中院维持原判
    
      朱宗慧认为,原审法院只追究上诉人的过错,而对被上诉人的违法行为只字不提,判决不能令人信服。于是,向淮安市中院提起上诉。
    
      朱宗慧认为,一:2009年2月9日签订联合施工协议时,受到了诱骗,一审判决终止协议的履行显然错误,应当撤销;二:施工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事实性的权利义务关系。上诉人按照工程建设的常规标准,已经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大部分工程量,而被上诉人不及时给付上诉人相应的工程款,拒不依照合法有效的中标合同依实结算工程款,导致扫尾工程无法完成,工程延期交付。使双方实际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未能结束。因此上诉人有权保留自己的工程,并在施工现场看管工程。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退出施工场地错误,只有工程款结算完毕,上诉人方可退出场地;三: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延期交付工程损害了公共利益,影响了该小区广大安置户的利益,这是片面的认定。该后果是因为上诉人的违法签约行为以及不按时给付上诉人相应工程进度款所造成的。因此,原审法院的判决不能令人信服。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此案中,上诉人确已按照联合施工协议书中有关工程承包的要求进行施工,也完成了大部分的工程量。但因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对工程价款结算依据以及价款材料分歧较大,导致原审法院对价款结算的相关事实在短期内难以查清。而作为合同效力以及履行情况的相关事实,原审法院已经查清,为维护上诉人、被上诉人、广大拆迁户的利益,原审法院对合同效力以及履行情况先行判决,对工程价款结算待相关事实查清后另行判决,符合法律规定。
    
      2011年6月20日,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承包价1280元/m2
    
      分包价730/m2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钵池山安置小区四期工程31栋楼共129113平方米。宏达公司与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显示,合同价款暂定总额15453.8778万元。
    
      朱宗慧介绍,根据他后来的了解,宏达公司与开发区管委会实际的合同价款是每平方米1280元,而4期31幢房子,实际上全部承包给了赵来成等8人,价格是每平方米730元。
    
      9月2日下午,自称是宏达公司法律顾问的卢伯和律师给记者打来电话,表示愿意就有关事宜作出回应。卢称,2008年,宏达公司通过公开招投标,拿到了钵池山安置小区4期的承建工程。因为赵来成、张伯山、朱宗慧和宏达公司存在工程合同纠纷,导致工期进展缓慢,所以拆迁户至今没能拿到安置房的钥匙。
    
      卢伯和律师说,几人声称宏达公司拖欠其工程价款和材料费3000多万元的事情,是不存在的。最后工程价款和材料费的结算,应该拿出证据,据实结算。目前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事已经作出了判决。现在尚有8幢房子不能解决上房的问题,宏达公司将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既然走了法律渠道,就按照法院的判决来处理。”
    
      快报追问
    
      工程非法转包
    
      监管部门为何坐视不管
    
      开发区建设房管局官员:
    
      “开会”“没时间受访”、不接电话
    
      周平是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房管局局长。9月2日上午,记者向其了解钵池山安置小区的问题。周平称,目前正在解决。随后,他安排工作人员带记者去找朱菊芳副局长。
    
      据了解,朱菊芳是该局副局长,也是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管理委员会派驻钵池山安置小区4期工地的工程师。但当天上午记者并未见到朱菊芳本人。
    
      一位工作人员说,目前4期31幢安置房中,14幢已经交付,9幢正在查验。还有8幢因为施工合同纠纷在打官司。
    
      她称,目前8幢房子还没有拿到钥匙的安置户大概有100多户。“工程施工单位肯定是通过招投标确定的,当时还在报纸上进行了公示。”
    
      在和记者交流的过程中,该工作人员两次离开办公室。后来她称要去开会,而且她对这个工程了解有限。
    
      无奈之下,记者再次来到了周平的办公室。周平对记者称,关于安置房的问题,你去现场看吧。当记者表示已经看过现场,有几个问题想向其了解时,周称,“没有时间接受采访,我要开会。”随后便把记者推出了他的办公室,并关闭了办公室的门。
    
      我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承包人不得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转包给第三人或者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第三人。”
    
      我国《建筑法》更是作出了明令禁止转包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他人。”
    
      但是,在钵池山安置小区4期工程中,明显存在工程转包的情况。法院亦认为此举违法。
    
      从法院的判决书中可以看到,宏达公司对此的解释是不知道此法律规定。作为甲方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派驻4期工地的工程师,同时还是建设房管局的副局长的朱菊芳对此情况难道也不知情吗?
    
      有拆迁户表示,如果监管部门早点发现这种违法情况并予以制止的话,拆迁户早已拿到安置房的钥匙了。
    
      9月2日上午,记者多次致电朱菊芳,前几次对方没有接电话。最后接通后,电话中一名男子问明记者身份后,称他不是朱菊芳,朱副局长在开会。9月3日下午,记者再次致电朱菊芳副局长,但是对方还是没有接听电话。
    
      在调查中,有知情人士反映,由于工程合同纠纷,导致拆迁户无法入住新房,开发区管委会每月要拿出的安置过渡费达120多万元,近两年的时间已经支付过渡费2000多万元。这钱从哪里来?
    
      9月3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淮安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周毅的电话,试图求证安置过渡费的数额和来源以及一些安置户迟迟不能入住安置房如何处理的情况,但周没有接听记者的电话。随后,记者发去短信,但是发稿前对方还是没有回复。
    
      律师观点
    
      问题出在监管不力
    
      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主任刘茂通律师向记者表示,钵池山安置小区4期工程在建设过程中,工程被分包,官司不断,造成安置房不能按时交付的局面,最主要的责任在于有关监管部门监管不力,对非法分包坐视不管。
    
      另外,建设单位在招投标的过程中明显存在设置门槛太低,审查不严的问题。尽管可能履行了招投标的程序,但从后来的情况来看,显然存在对总承包人审查不准确的情况。
    
      宏达公司的法律顾问卢伯和律师说,最后8幢安置房目前不能交付的情况,将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朱宗慧等人表示,如果不能结清工程款,他们是不会退出施工现场的。如此看来,姚万斌等拆迁户要早点住上安置房,势必还将面临一些曲折。何时能够拿到钥匙,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博讯 boxun.com)
1689080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浙江永嘉两名干部违规售卖安置房被立案调查
·浙江温州111套安置房遭瓜分 永嘉纪委展开调查
·北京一安置房项目屋顶成斜坡 引购房者不满 (图)
·温州300多套安置房疑被官员私分 政府称是挂靠
·温州300套安置房疑遭干部私分
·温州永嘉300多套征地安置房疑被官员私分出售
·温州永嘉县300多套安置房被村干部私分
·安置房装好的卫生间漏水了
·拆迁公司造假偷卖安置房 法院判部分合同无效
·安徽太湖县安置房被指豆腐渣工程 楼板被踩穿
·脚下楼板被踩出大洞 拆迁安置房被曝是“纸糊”的 (图)
·郑州问题安置房被拆除 有关公司已被立案 (图)
·河南郑州新建安置房因质量问题将拆除重建
·杭州一安置房出现质量隐患 村民讨说法吃闭门羹
·杭州安置房曝出“桩脆脆” 两次检测存数据差别 (图)
·西安国际机场扩建,村民安置房遥遥无期 (图)
·舟曲泥石流调查(2):实际死亡近万,安置房仍未开工/视频 (图)
·西安市政府,你给我们的安置房在哪儿呢? (图)
·乐清事故调查组组长被指利用安置房牟利900万
·世界安居日 不能安居的安置房/茱萸
·回迁户怒称安置房是质次: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