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志愿者再次探访疯人院 湖南何芳武精神病院内呼救
请看博讯热点: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2日 转载)
    今年六月,国务院公布了中国精神卫生法草案,对“被精神病”现象设置了很多防范、惩治性条款,大有坚决阻止“被精神病”现象之势。然而,近日民生观察工作室又接到了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允山镇向光村农民何芳武友人的求救信,反映何芳武在湖南省永州市精神病院已被关多年至今还在里面。2010年10月26日,我和郑创添曾经到湖南湘潭市第五医院探访了被关在这里的“精神病人” 辜湘红。2011年8月30日,受民生观察工作室之托我再次踏上了探秘“疯人院”之路,这次的探访对象就是何芳武。
    
    被关精神病院四、五年的何芳武看不到半点病态
    
    八月三十日下午五点左右,我几经辗转,颠簸了六个多小时后到达了永州市。随后,何芳武的四位友人也到达了永州市,我们很快见了面。其实何芳武的友人和何芳武一样也是湖南当地的访民,他们在上访路上认识。大家都是受苦受难人,他们因此结缘,何芳武在被关进精神病院后曾多次向这些友人求救,这些友人一致认为何没有精神病。
    
    八月三十一日早晨八点二十分左右,在知情人带领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关押何芳武的所在地----永州市精神病院二病区。在向医生通报之后,我们顺利地进入了病区的第一道铁门,在等候区等候医生通知何芳武出来见面。在等候期间,有另外一位探访病人的家属告诉志愿者,这个精神病院里关押了不少的上访人员,可能有十多位以上。几分钟后,何芳武在医生的陪同下走出了第二、三道门。何芳武看上去神采奕奕,面容清爽,衣着整洁,看上去没有半点病态。在医生的允许下,我开始了与现年45岁的何芳武的交谈。
    
    何芳武:我一家二十多年的遭遇
    
    1989年,我父亲何祥仔担任向光村村支书期间,举报时任允山乡副乡长蒋育祥贪污救灾钱粮无果。蒋育祥记恨在心,1990年4月我父亲何祥仔村支书职务无故被免。
    
    1992年9月22日、23日,因我三叔儿子计划生育超生之事,当时在允山乡党委书记朱治清、副乡长蒋育祥的带领下,几十人冲进我家,以包庇计划生育为名,对我家实行了“龙卷风”式的打砸抢,并推倒我家房屋。在我父亲要求朱治清出示公安机关逮捕证明时,朱恼羞成怒,对我父亲拳打脚踢,导致我父亲当场吐血身亡。奶奶在得闻噩耗之后,活活气死。母亲为权势所逼,不得不带年仅十一岁的三弟背井离乡,乞讨天涯。在乞讨途中,三弟不幸走失,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母亲走投无路之下改嫁了他人,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家破人亡了。我从此走上艰难的上访之路。
    
    1992年到2003年,我一路上告,得到从中央到省委、地委的各级政府重视,并批示要求地方政府依法查处,合法办理。而无论上级如何批示,一到江永县党委副书记唐长久那里就石沉大海,他采取推诿、拖延、阻碍、干扰、封锁各种手段打压我的合法要求。后来才知道唐长久与朱治清是一伙的,他们互相狼狈为奸。唐罔顾国法党纪,竟然提拔无视人权的朱治清为江永县司法局长。2010年,唐长久因贪污腐败等问题被查处判决也证实了我的说法。
    
    2000年4月23日到4月30日,在唐长久的指示下,我被非法拘禁一个星期,期间受到拷打和威胁,企图用暴力胁迫我不再继续向上级反映情况,免得影响他的政绩。
    
    何芳武:我没精神病 拦温家宝的车就该关精神病院吗?
    
    2003年12月18日,我在中纪委上访时,被江永县信访局黄副局长、江永县政法委副书记何绍云(音)等人抓了回来。他们编造谎言、伪造文件和证明把我强行关押进了永州市精神病院。关进精神病院后,医生护士就强迫我吃药打针,我当时不从,他们就给我过电,过电时真是生不如死呀。2006年1月9日,我终于走出了精神病院。我几年药吃下来,身体都跨了,走路时都跌跤子。
    
    出来后我继续上访,2007年9月11日中午我在北京拦了温家宝的车,结果湖南省委一位副书记、江永县委副书记、江永县公安局刘局长、信访局黄局长、允山镇何镇长一大批人跑到北京抓我。13号我被押回来后,即被被再次关进了永州市精神病院。这次关进来后,医院知道我没精神病就没让我吃药打针,也没再电击我。
    
    但我每次提出来要出院,医院都说必须得政府的批准。这次到现在我在这里马上将整整被关四年了。我没精神病,拦了温家宝的车就该永远关在精神病院里吗?
    
    护士医生透实情:是江永政府让关的 不用你们出 钱
    
    在精神病院内,我们以何芳武亲属的身份提出来要接何芳武出院,结果遭到了护士和医生的断然拒绝。
    
    我问:何芳武出去要办哪些手续?
    
    护士答道:我们没这个权利
    
    我:但是他没病呀!
    
    护士:我知道,是政府的。
    
    我:哪个政府?
    
    护士:江永县政府。
    
    我:他没病就是非法拘禁。
    
    护士:那你去找县政府。
    
    我:在这里关起来我们家属也出不起钱呀。
    
    护士:不要你出钱,政府出。
    
    何芳武何时才能走出精神病院
    何芳武说,我没有精神病,我整个家族都没有精神病史。江永县信访人员是担心我去北京上访,影响领导的政绩,甚至揭了他们的疮疤才伪造精神病鉴定,在没有得到我家人允许和知情的情况下,非法强制把我拘禁在精神病院的。他们不惜花每年5万元的高代价把我关押,这个医院里还关押了很多其他地方的上访人员,希望大家能关注我们的遭遇,还我们以自由。
    
    在我(志愿者肖勇)看到的一份有关何芳武的“鉴定书”中,尽管鉴定书称何芳武“神志清晰”“口齿清楚”,但他还是被鉴定为了“偏执性精神障碍”,而他偏执的主要证据是“多次上北京告状”“无理纠缠领导干部”。该鉴定书还说何芳武此前就送过精神病院。不过何芳武说,从来就没有什么专家给他做过精神病鉴定。
    
    从我和何芳武的接触来看,他头脑清晰,思维敏捷,吐词清楚,记忆力超强,根本就和精神病沾不上半点关系。和何芳武通过电话的民生观察的刘飞跃也有同感。
    
    在要离开医院的时候,我从何芳武的眼中看到了他对自由的强烈渴望,我的心灵和良知受到了强烈的拷问。在一个自称法制国家的社会里,在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发生着如此惨绝人寰的严重践踏人权和法律的恶性事件。我想问一句:江永县信访官员们,你们的心难道是铁打的?你们的良知和道德就不担心受到谴责和惩罚?我希望这样的恶性违法事件能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并在此敦促你们,尽快释放被非法拘禁的何芳武以及其他相关人员。有错就改,有罪必究,这样才能真正落实中央关于创建和谐社会的宗旨,建设公平、公开、公正的法制社会,还人民以公道。
    
    志愿者肖勇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1-9-2
    
    i
    何芳武
    i
    永州精神病院
    视频:何芳武:我没精神病
    
    视频:护士:我知道他没精神病 何芳武是江永县政府关的
    
    
    i
    
    i
    何芳武的“鉴定书” (博讯 boxun.com)
857171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段昌海、马秀云、徐武被精神病/视频
·武汉市被精神病群体探望徐武受到国保阻挠 (图)
·两被精神病者被禁见面 吕耿松出狱前家门已建警务室 (图)
·武汉市严防媒体深入了解被精神病迫害事件真相
·深圳拟规定“被精神病”致严重后果医生负刑责
·深圳拟规定患者有权申请复核防“被精神病”
·深圳立法防“被精神病” 诊断须在特定医疗场所作出 (图)
·精神卫生立法围绕“被精神病”现六大争议 (图)
·河南访民“被精神病”6年半 获政府“补偿”30万
·中国精神卫生法草案关注“被精神病”问题
·京华时报:终结“被精神病”草案仍需完善
·《精神卫生法》征民意 被精神病责任人将追刑责 (图)
·“被精神病”责任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图)
·被精神病背后现收治乱局 相关法规26年呼之不出
·网民小艾QQ群提到六四死亡人数 被精神病院一天
·浙江徐江姣遭殴打后今遣返 山东薛明凯母亲王书清被精神病
·武汉被精神病者胡国红获官媒关注报道
·“被精神病”男子遭跨省抓捕 武汉警方回应
·武汉被精神病者引官媒关注 公安电视台楼下抢人
·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姚小远
·为避免“被精神病”,应尽快出台《精神卫生法》
·“被精神病”别成为捂口封口新招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