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泽民的健康备受关注说明中共封建色彩浓厚/赵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纽约时报》原中国问题研究员 赵岩
    
     几周前,媒体报道中国大陆前主席、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先生离世的新闻,一石激起千层浪,国际社会主流媒体都有跟进报道和猜测。江泽民先生界于生死之间的消息,新华社在亚视报道后的十几小时后,才奉中办指示发消息辟谣,更有甚者香港中联部发表了抗议亚视新闻的声明,谴责了亚视的不守新闻道德的底线行为,制造了江泽民的离世的假讯。与此同时江泽民的公子江绵恒出现在内蒙古某地,以示家中无丧事,看我这前朝江家的大“太子”还在外面忙于公务---------。 (博讯 boxun.com)

    
    很多新闻机构此时给我这位在2004年9月中旬,因纽约时报报道江泽民退位军委主席的消息而被捕的新闻人打电话,求证江泽民的此时的离世消息是否准确,同时追问当年我被铺的内幕情况。
    
    说老实话我自己本人就是2004年的9月是因纽约时报报道了江泽民的退位军委主席一职新闻而被捕的受害者,但是,本人向历史坦诚负责地说,本人与江泽民退位军委主席这一新闻的第一新闻源,被送到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领导处实在是没有任何关系,尽管外界都认为这种说法那肯定是我为了保护新闻来源而编造的假象。
    
    江泽民2004年9月1日,正式向中共中央全会提出了请辞最后的军委主席一职。文件于当天下发到了中央政治局和中直机关的部级以上部门主要领导手中,第二天早上中央党校原副校长郑XX,便将江泽民辞职的消息转到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领导手中。我此时正在吉林、辽宁、黑龙江调查有关宗教问题,被北京分社的领导紧急召回,在我下了飞机后,前去接我的朋友说:“北京要出大事了”。我不解的问:“出什么大事?。”哪位朋友回答:“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回到报社办公地点,领导通知我外面走走,我按照指示与领导一起到附近的餐馆吃饭,席间那位领导突然问我:“你认为江泽民会在四中全会上辞职吗?”我被领导的突然提问给问僵住了大约有近半分钟。因为我事前曾与领导有约,我来纽约时报只是做基层和地方的改革与司法方面的事件调查,而不涉及和中央高层的人事和政治问题的研究。我想了一想说:“我看不会,”领导说:“我有准确消息江泽民已经向中央提出请辞-----------”
    
    出于好奇,我想给那位接我的朋友拨打了电话,可是,我的电话还没打出,我的那位朋友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希望能够与我一起吃个饭。我也没对位朋友客气,本来嘛在他极其困难之时,我都给他资助,两年下来有我的收入中的几万块钱都无偿的送给了这位友人使用。这会子他好了,吃他一顿也无妨。我们约在华清嘉园的附近的餐馆吃饭。席间他主动的说了:“告诉你吧,老江会马上下台,”呀!他原来说的也是江泽民在军委主席位置退不退的问题。
    
    “岩兄你弟弟我的好日子快要来了,到时候老弟绝不忘了你这几年的帮助。”我问:“如果江泽民不下去,你输点什么吗?”那位兄弟胸有成竹的回答:“他不下去刘华清和胡锦涛联手会抓起来他。”说实话早在8964之后,我本人对江泽民没有太好的印象。这主要因为64的阴影和他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说一位64的女学生在监狱被强奸是罪有应得,一位国家领导人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失水准。但是,中国有句古语:“不要听他说什么,重要看他做什么。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更进一步的积极改善中美关系,在政治上1998年克林顿访华前江泽民力鼎中国加入联合国两个关于公民权利的政治和文化的公约。克林顿访华时他还让央视直播了克林顿访华的全方位报道。特别是在人类走向21世纪之际,江泽民强力把中国大陆推入世贸组织,使中国进入了与世界同步发展的快车道。
    
    身为记者,我正是在江泽民当国家领导人的时代,利用了比前几个领导人还给人民更为多的自由和开放的空间,先后策划了中国公民依照行政诉讼法状告了公安部、铁道部、建设部、农业部、民航总局等部委领导的不作为行为。我还策划一位农民----刘杰大姐,依照宪法起诉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国务院的不履行法定职责,总理温家宝在北京市法院被行政诉讼不作为。
    
    我的这些策划,虽然在法院无一胜诉或遇到法院不立案,但是我把它写成了新闻,在2003年前竟然还在中国大陆的多家国家及报纸、杂志网络媒体报道出来了。
    
    历史进入了中共十六大后的2003年1月,中共中央一号文件打破改革开放后的历年纪录,号召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举国在第四代领导的带领下,又回到了对毛泽东伟大功绩的无限怀念的状态形式上来,使本来应当在本世纪初更进一步彻底反思批判清算毛泽东祸国殃民的罪行的计划流产。江泽民对此很是不快,据毛泽东的侄女亲口对我讲,是胡锦涛亲自去江泽民的家在江泽民的家做了长达6个小时的工作,才使江泽民出席了他根本不愿意出席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的活动(2003年12月25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活动)
    
    在2003年非典前后的时间里,我又利用中国改革记者的身份,多次前往福建策划罢免当地官员活动,并请李柏光,俞梅荪和关安平等法学界、律师界的骄子,帮助福建和河北的公民罢免宁德和福州,秦皇岛和唐山的市的主要领导的职务活动。如果不是江泽民尚有些对中国的政治文明有点想法的话,我早就被抓起来判刑了。
    
    当然,江泽民听了罗干的谗言,打压“法轮功”把法轮功行为定位为与共产党夺权的高度,这是他所属的党性历史的局限,他所在的党就是要垄断信仰、垄断人民的一切生活。江泽民在中共的培养教育下,尽管他在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中做过许多贡献,在中共的当代历史上的地位,紧紧在邓小平之后------他们都是改变中国经济落后的高手。但是,他和邓小平一样没有勇气成为一位能把国家建设成既经济发达、又政治文明的领导人。他们浪费了历史给他们的机会,使自己无法在历史全方位的改变过程中成为完人。
    
    2011年9月8日,纽约时报刊在头版刊发文章,披露江泽民交军委主席的大权的请辞报告。江泽民大怒,批示彻查是谁把消息泄密给纽约时报。据中国人权和多家媒体报道,胡锦涛在9月15日当上中央军委主席后,全方位的掌权后第一次在批示上明确要求国家安全局抓捕在纽约时报工作的我。胡锦涛此举,据中办内部有良知的官员解读胡锦涛,一来可以掩盖和保护把消息透露给《纽约时报》的真正泄密者中央党校原副校长郑XX,二来可以打击报复我的胡锦涛中央党校同学、时任国土资源部长田凤山的腐败的揭露。三来可以整肃我在《中国改革》内参上2002年春天,率先发起的《宪法必须与时俱进》的讨论。从而达到打击和煞住我对宪法修改的呼唤,我主张应用先进的法学思想,置换宪法中的落后的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和工人阶级为领导阶级,万年执政党和中国独尊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等封建专制的非宪法观念的观念及条文。
    
    9月16日,安全部刑事侦察局在上海的浦东把我带回北京后,我被关押在北京市的安全局的“大红门“看守所。安全人员提审我时指出我是中共四中全会的国家绝密的非法提供者。我回答他们说:“中国已经被你们的宣传机器宣传成为进入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可是关于国家领导人的替换和交权还定位成国家的绝密。这就是封建的思想在继续危害国家的安全。阿富汗那么落后,但人家可以选举;巴勒斯坦的领导人阿拉法特去世,电视每天都在播报谁可能是阿拉法特的接班人,如果,巴勒斯坦也向中国学习,把阿拉法特病逝和未来可能接班的领导人选举的过程都当成绝密,那全世界的记者很多人都要被判刑了入狱了。他们似乎把我的“谬论”汇报给最高层了。
    
    2004年9月--10月间,美国国务院领导和美国总统布什先后几次给江泽民通电话,过问发生在纽约时报报道后出现的我被抓的咄咄怪事。在10月上旬,江泽民召集胡锦涛、曾庆红、罗干、周永康、许永跃,在中南海瀛台听汇报。安全部刑事侦察局和北京市安全局的局长和办案人,向江泽民汇报,因无法证实江泽民交权消息源是来自纽约时报的赵岩处,抓我是与军委其他人员变动的消息有关,故此,江泽民对到会人说:“此人以教育为主”。看来江泽民是绝对不想在西方国家的媒体上,留下封建恶人的形象。
    
    可是,北京市安全局的预审人员认为我是最不老实,对瓦解的中共的民意基础,最具破坏力的异议人士,所以在办案时故意违反江泽民的指示,越权管辖早在半年前就让中国改革杂志社的温铁军做假了的、所谓的诬告我“欺诈”的莫须有罪名案件。其实他们是为了安全部长许永跃,私报了因我启发鼓励兰州大学教授谷祖纲先生,向江泽民和中共16大的九常委揭发甘肃省安全厅,为了去北京旅游花公款报销,活生生在北京制造冤假错案。
    
    甘肃省安全厅在2003年秋冬之际,在北京找兰州大学的退休教授谷祖纲到“大红门”喝茶。甘肃省安全厅的10位干警,每天有8位去香山和其他景点旅游,两位留在“大红门”逼迫谷祖纲教授承认自己是国民党特务,谷祖纲这位堂堂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太太张蓓丽的读研究生时的导师,在被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和酷刑一周后,违心地承认自己是国民党特务后竟然被放回家了(这是甘肃省安全厅也没想到的结局)。由于案件的荒唐至极,温家宝也不敢过问此案。我鼓励谷祖纲教授行政复议到安全部和揭发甘肃省安全厅的司法腐败,并为谷祖纲教授书写了好了行政复议申请书给安全许永跃部长,这些麻烦许永跃当然要报复于我,恰巧又有胡锦涛御笔的批示,前任主席江泽民的“教育为主”的指示,就打折变成了三年的“大红门”的“封闭”刑罚教育了。安全部在上海抓我时,为谷祖纲教授书写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也在我的皮包里,被北京市安全局一起扣押。
    
    2004年纽约时报的风波,我完全有理由说,那是中国社会和执政党封建专制保守的一场闹剧,更是有人利用江泽民一时的思想上的误区,想害一位敢于为民请命的记者------我于死地而后快的大阴谋。
    
    现如今江泽民先生生逝未卜,国内外舆论又掀起大波澜,这肯定是有人在故意制造新闻的政治事件,但是,我们透过这起人为的事件,可以看出现在的中国大陆执政党在极力的就江泽民的健康问题,强力掩饰着许多的细节和情况,我们有理由说:只有封建色彩浓的国家和社会,才会把国家领袖的生死和健康消息当成绝密,才会利用这些文章来争权夺利。
    
    中国大陆的执政党应当向世界的先进的民主国家学习,自信地公开江泽民的健康状况。执政党当下的执政领袖们,应当明白世界缺了谁,地球都会照样运转。否则中国的当下执政党演出的这一幕,与清朝的道光帝因为继位和传位的秘召,放在故宫光明正大的牌匾后,被自己妃子们为了自己所生的阿哥们的继皇位抢来夺去,相互厮杀的封建历史故事又有何区别?
    
    笔者说这句话执政党必不爱听,其实说中国大陆执政党封建习俗未改的论断,不是我们体制外人士的发明的专利。大陆的总理温家宝对此也有共识,温家宝今年在对香港全国人大代表说:中国改革发展的障碍,一曰文革情节,(既毛泽东余毒),二约封建意识。此话在江泽民的健康问题上能否被公开就有了更为突出表现和印证了。
    
    附注:谷祖纲教授在2004年9月15日被甘肃省安全厅在北京抓回兰州,以台湾特务之名判刑三年,著名律师张庆水为谷祖纲辩护无罪未果。有意思的是,这位中共老党员,在50年代毕业于北大自愿去边疆工作的北京大学高材生,在入党多年后却被晚辈们逼成的国民党的特务。谷祖纲的叔叔,是中共总参二部的高级特工离休干部的,90岁高龄了,他实在是也无法为侄子的冤假错案平反出力。谷祖纲教授在兰州也被判处三年徒刑,他的被安全厅制造的错案,比我实在是冤不知要多多少倍。但是,兰州大学并没有在谷祖纲判刑后断发其工资,也没有将其开除其中共的党籍,可见兰州大学以无声对抗甘肃省安全厅的司法腐败,是在暗中对谷祖刚默默的支持。可是,谁来整饬这些公然制造冤假错案的制造者呢?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还是习近平?温家宝整天的说:“要让中国人有尊严的活着”,他连自己的太太的导师的冤假错案都不敢管,能相信他为贫苦的百姓们求得公平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9125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泽民秘书贾廷安升上将 不是军人出身 (图)
·张高丽是怎样赢得江泽民的欢心的?
·江泽民健康日差会影响习近平的接班大计?
·江泽民病危和传死,谁放的风 谁最受益?
·江泽民生死传闻:胡派散布政治谣言,派军心大乱,党内权斗变政治诈尸/昭明
·江泽民死亡谣言涉内斗 追查源头被喊停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证实江泽民在自己的家中休息
·江泽民“逝世” 中共高层争权夺利走上前台
·江泽民送花圈追悼原上海市委书记韩哲一 (图)
·江泽民被传病故之际,实际上正在自己家中休息
·一旦江泽民去世,北京的局势将出现丕变
·《山东新闻网》报江泽民死讯遭整肃
·美华人政论人士:无论死活江泽民早已盖棺论定 (图)
·山东省委决定8800亿在泰山绝顶为江泽民建陵墓 (图)
·日媒:江泽民病情危殆 须中共核心党员首肯 (图)
·传媒密切关注江泽民健康 多已着手作生平总结
·江泽民被逝世的意义
·传江泽民处弥留状态 内地已准备纪念专辑 (图)
·新华社称江泽民逝世报道纯属谣言
·江泽民朱镕基的政绩:每年一千多万=0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刺穿江泽民心脏的利剑!《欺世谎言》(四)
·质问江泽民:你敢代表南京人民吗?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2)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王炎:多位教授对江泽民黄山诗的评语轻浮,无风骨,属下品
·致江泽民信──由王伟之妻致布什信所想到的
·江泽民三个代表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一下岗工人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
·聚焦江泽民之死的亚洲电视/林保华
·另类政治斗争 江泽民生死悬案/林保华
·拒绝江泽民安乐死:臣要君活君不得不活/雷鸣
·江泽民死讯的”谣言”杂谈/淳于雁
·江泽民恋栈权力遗臭万年,胡锦涛要三思而行/周晓辉
·江泽民“死”了,赖昌星“活”了/林保华
·江泽民死有余辜/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江泽民死亡对中共四大派系的影响/周亚辉
·江泽民已经脑死/船桥洋一
·江泽民现在死亡对谁有利?/周亚辉
·对江泽民无好感,现任不如他!/隐名
·江泽民病危和传死,谁放的风 谁最受益?/英特纳
·江泽民为何说六四女生被狱警强奸是“罪有应得”?/解龙将军
·江泽民死后,胡锦涛日子会更难过(之三)/Fraserview
·雷万钧:中国媒体面对“江泽民逝世”的异常表现
·散布江泽民假死讯,胡锦涛派系的政变演习?
·江泽民死后,胡锦涛日子会更难过(之二)/Fraserview
·江泽民生死乌龙——这个执政党真可怜!/隐名
·退休后,江泽民在做什么/詹国枢(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