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就《往事微痕》自动停刊致胡主席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3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网2011年7月22日讯): (博讯 boxun.com)

    
    胡主席:您好!
    
    一直为有关部门关注的《往事微痕》, 2011年8月25日宣布停刊。停刊非来自官方的决定或内部的分歧,是我们年事偏高,力不从心,实为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在停刊前夕,考虑再三,觉得有必要向胡主席写此一信,让中央更好地了解民情、民心、民事,以及我国言论自由与出版事业的实际状况,有助于加快政改步伐,早日迈上宪政民主之途。
    
    现将有关内容分三点陈述于下:
    
    一、我们为什么要冒风险办《往事微痕》
    
    我因阅读辛子陵先生所著《红太阳的殒落——千秋功罪毛泽东》而认识为此书作序的谢韬老人,他长我十岁,同是四川人。我同意并支持他的观点——“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他认为当今中国的问题仍是封建皇权专制,不批判揭露毛泽东伪马列主义的面目,中国永无民主宪政。中国当前的任务仍是启蒙,要让千千万万的老百姓从封建皇权的桎梏中觉醒,首先是免于恐惧。他主张“不急,要推、要促、不要等”,提议创办一个披露历史真相,开启民智的刊物,在小范围内传播。解放前我们在蒋统区搞革命就是办刊办报,现在共产党是一党专政,不给舆论一点生存的空间,但也得做,不然何以有民主自由,何以能启发民智。他夫人卢玉积极支持,很快找来谢老学生赵明大一起研究,不到一周时间,复印本的《往事微痕》就送到谢老手中。谢老十分高兴,一边翻阅一边说:真快,要是知识分子三年也拿不出来。
    
    办刊办报是我终生宿愿。远在1957年“反右斗争”前,《草地》编辑遥攀、茜子和省文联创作辅导部邱原、流沙河与我,就准备创办一个《笑》的文艺刊物。虽仅仅是个想法,后来仍成为“反党反社会主义”一条“罪行”。办刊办报是大多数文人的追求与愿景,总想把自己的观点、想法、情感、打算,自己的爱恨情仇,通过文章和别人交流。文人均如此,所以自古才有“秀才人情纸半张”之说。但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大陆除共产党办的报纸刊物外,其它一律取消。别说办,就是想也是“反动”或“反革命”,均会遭到严厉镇压,残酷打击。1976打倒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五人帮”后,中国政治逐步有了松动,舆论开始呈现出多元化趋势。
    
    我1987年以“北漂”之身定居北京,所做事情就是推动民间办刊办报工作,先后以各种形式和手段在政策边沿活动。自创过《市场信息》、参与过第一张民办报纸《中国广告信息报》的组建,承包过半官方协会的刊物《当今农民》、《神州》、《科技与企业》等杂志。但均不能独立自主地发表言论,表达思想,这个遗憾让《往事微痕》填补了。
    
    当年我因一篇小说被毛泽东暴政整整关押了23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捆绑打吊,遍体鳞伤,至今时不时还有疲劳、饥饿、受刑的恶梦,每到阴雨季节,双手发麻疼痛。我不能不痛恨毛泽东,不能不痛恨“反右斗争”,何况“反右”是整个国家民族的大灾大难。
    
    1957年的“反右斗争”,不只是打断了知识分子的脊梁,也打断了整个中华民族的脊梁。它把人世间的善恶、美丑、是非,作了个彻底的颠倒。自此人们再不敢说真话;要想活下去或活得好一点,只能阿諛奉承,以说假话取悦领导,似乎都变成了听话的狗。
    
    “反右斗争”不但是共产党真革命和假革命的分水岭,也是毛泽东“救星”和“灾星”的分界线。毫不过分地说,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毁于“反右”,毛泽东的“伟大英明”形象终于“57”。历史早已做出结论,只是官媒还死死撑着。中国直到今天仍是一片谎言,继续用谎言把历史真相死死地封着。
    
    几十年来共产党之所以没有垮台,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方针政策挽救了它的灭亡。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人,也是“改革开放”坚定的支持者!为了捍卫“改革开放”,我早早就下定决心,要用自己挣来的钱,开办一个说真话的、揭露毛泽东罪恶的报刊,让历史不再回归血腥。 1985年“下海”之始,就在做这方面的准备工作。
    
    2007年是“反右斗争”的五十周年,我出资出力和北京几位初结识的难友,发起全国右派向中共中共、全国人大、国务院签名上书,要求彻底否定“反右斗争”,向受害人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但我们的呼吁,我们的文章,我们声音,统统遭到封杀,全国无一家媒体敢刊载半个字,相反遭到公安、国安的追踪、打压、威胁,偌大一个国家竟无一点正义可言。
    
    为了把我们的声音传播出去,把我们几十年的苦难告诉全国人民和子孙后代,必须有自己的阵地,有自己的刊物。于是,在谢韬老的支持下,在卢玉大姐的奔忙中,《往事微痕》横空出世了。那天,谢老拿着不成形的刊物喜不自禁地说:铁流,能挺上两年,影响就出来了。我回说:三年,一定办它三年!谢老惊疑地望着我道:三年?能吗?我截钉断铁地说:三年,一天不会少!除非我们不在人世。
    
    为了挺住三年,谢老为《往事微痕》的生存发展做了许多规避风险的建议:1、不刊登敏感性的时政文章,不触及一党专政,不涉及外交和军队国家化;2、不接受境外捐赠支持,不公开出售和进入流通领域;3、要多说历史少讲现实,批毛不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
    
    这就是我们《往》刊的生存环境,这个环境虽然很小,也满足了。可没有想到困难仍是那样多,步履仍然那样维艰,岂止好事多磨哟!
    
    二、频受打击与屡遭磨难的三年
    
    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民刊,“三亲”(亲历、亲见、亲闻)、“三真”(真人、真事、(真实、)真情)的实录,三年来竟如此多灾多难,成为当局重点“关照”的对象,甚而连主管全国意识形态的中宣部也行文剿杀,几近当年“三家村” “燕山夜话”的遭遇,所幸报刊上没公开点名。
    
    事情的引起是《往》刊的《北大专集》。2009年4月以前,当局并未注意到《往事微痕》,北京任何一家复印社都能承印,任何一家邮局都可以寄发,平平淡淡,无风无浪。可我天性是个“不安分守己的人”,做什么都要有影响,没有影响做它干什么?
    
    回想1993年3月,我以中华国产精品推展会的名义,承办“四科一府”(四科: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办、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协;一府: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全国首届科技人才交流洽谈会”。开幕前在记者招待会上,我即兴放言:“放火烧一间房子,是放火犯;放火烧一座城市,是放火英雄;放火烧一个国家,是放火领袖。这次我们的科技人才交流洽谈会,就是要在全国放一把科技兴邦之火,让它在神州大地熊熊地燃烧!”
    
    《往事微痕》要办得有声有色,就得找到一个亮点。什么是亮点?就是当年“反右斗争”的新闻效应。北京大学是反右的“重灾区”,“5.19《是时候了》”的火炬得重新提起。
    
    在当年北京大学右派学生谭天荣、王书瑶、燕遯符、博绳武、纪增善等人的支持下,我策划推出了《北大专集》。北大是中国政治的敏感区,时代的风向标,也是毛泽东“反右斗争”大开杀界的“试验地”。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揪出了八百多名学生“右派”。
    
    自古再暴的政权不戕杀学生,再残酷的政党不吞噬年轻的生命。毛泽东的狠毒竟然把数以万计的在校学生,划为“反党反社主义”的“右派分子”,埋葬了他们的一生。素有“民主圣地”之称的北大,自“反右”后再没有人性的光芒。北大变成了“白大”,没有理想,没有追求,传统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荡然无存,毁之净尽。
    
    《北大专集》无疑是向当局挑战,但这个战必须挑,不然《往事微痕》将永远默默无闻。《专集》印出后,他们拿去几百册送给北大师生,以及图书馆、党办、校办。那些吃党饭的“党棍”,自然视为“重大敌情”,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请功。中宣部火速行文全国,宣布《往事微痕》为“政治性非法刊物”,要坚决“搜剿查禁,不许流入市场”,并指名道姓经办人为“原右派人员黄泽荣(本人原名)”。感谢官方,它为《往事微痕》造就了巨大的名声和影响,当然也造就了巨大的困难与障碍。这就是古语说的,“有得必有失”。我们得到了名声,却失去了自由;官方得到了戕杀言论自由的名,更失去了人民群众对中共的厚望。
    
    中宣部此文最早见诸于云南省西双版纳“扫黄打非办”官方网站。自此《往事微痕》步履维艰,困难重重。复印社不敢承印,邮局拒绝收寄。第26期托关系寄出,到总局分检处全部扣压。怎么办?是坚持,还是退缩?右派是有脊梁的,大家主张办下去,坚决地办下去!
    
    于是《往事微痕》和官方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东躲西藏地偷偷复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地的发送。纵如此仍遭到围堵、罚款、查没。北京的读者我们自己送,外地的读者托人带或花高价走快递专投。要命的还是印制,北京基本上找不到印制单位,只好到数百里外的天津、廊坊,结果照样被搜剿查没。最后不得已花数万元购置复印设备,才保证了《往》刊的按期出版。
    
    值得汇报的一点是,2010年3月27日,《往事微痕》准备在北京朝阳区双井轩餐厅举办一次30多人的茶叙。这本是文人交往的正常活动,不知是当局误判态势,还是情咨来源发生错误,最高层某部门竟然下令全国防范,闹出“右派要造反”的乌龙。不只我受到监控,凡受邀茶叙的人都受到监控。据说当天北京出动了几百警力,真叫架着大炮轰蚊子,得不偿失啊!
    
    三年来当局有关部门数次找我谈话规劝,希望不要再编辑印制《往事微痕》。我的回答很简单:“铁流遵守国家宪法和政府法规,如果你们认为《往事微痕》是非法刊物,请给正式文件。今天给,今天停;明天给,明天终。但口说无凭,必须有文件。”不知为什么,当局终未给正式文件。《往事微痕》就这样挺了下来。
    
    三年,我们一共出刊了80期,还加印了三期特刊。另由远在西班牙马德里的黄河清先生,代编了14期《往事微痕》电子版丛书。零零总总加在一起,留下两千余万言民间记述的“反右斗争”历史。坚信它字字真实,填补了官史的空白。
    
    三、《往事微痕》停办后我们将为历史做另一件事
    
    如今,“宪法35条”成了纸上的花朵,公民的“言论自由”是骗外国人的把戏。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多年,任何人都没有享受到“言论自由”,连前国家总理李鹏,长期主管中共意识形态、有“左王”之称的邓力群先生,写的文章和著的书,也不能在国内出版,不得不拿到香港印刷。这是多么可笑的咄咄怪亊?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怪事无穷,为世界一大景观。
    
    究其原因是毛泽东阴魂未散,他的余毒至今还牢牢控制着党和国家的大脑,像块硕大无比的泰山石压在中国人民头上,任何人不敢逾越。邓小平也不敢逾越,江泽民与你胡主席也难逾越。物理学称之为“惯性”,学术界称之为“定向思维”或“习惯思维”。
    
    要想落实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必须彻底批判揭露毛泽东的血腥罪恶,必须把它“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只要天安门城楼上有他的头像,广场(埸)上有他发臭的腐尸,中南海墙壁上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12个红色大字,人民币上他还在独领风骚,那么,整个国家,整个民族,上至国家主席、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市井马夫,就不会有言论出版自由,“宪法35条”就永远不会兑现。因此,中共要想长期执政,必须和毛切割。
    
    《往事微痕》虽然不是政府下文停办,其实是毛泽东的不散阴魂使我们再难以坚持下去。印难印,寄难寄,耗废了巨大的力气,也只能在亿万分之一的老人中传阅。而我们行将就木,抱负难弥,生年有限,不能补天。更可悲的是二代、三代,为生存不敢涉足此事。生命近尾声的我们,再到下一个十年(2020),右派将只能作为一个名词留在报刊或教科书上。
    
    我们感到十分遗憾的是,应由中共第四代解决的历史问题,不但未得到解决,反频添许多枝节,留下了许多新怨与不满。胡主席,你可知道,从2007年“反右斗争”50周年起,公安、国安包括维稳办,对全国右派老人进行了严密的监控、监视。不但不准他们聚会、不准他们说话、不准他们写回忆文章,还窃听他们的电话,限制他们出境。请问:难道自抚伤痕的放声一哭,惊心往事的一恸,都是犯罪么?
    
    中共整我们在前,我们抗争在后,而且这个抗争是在我们都已离退休之后。纵是一条猪,在宰杀前也要嚎叫;纵是一只狗,在屠它前也有哀鸣!何况我们是大写的人,是有思想有情感的人!是人就要说话,是人就要发声,为什么监控我们?限制我们,理由何在?
    
    天地良心,千秋不废;是非善恶,万古长存!
    
    我们坚信,“反右斗争”会为历史彻底否定,受寃受屈的55万右派会全部平反昭雪!你不平,总有人会平;你不雪,总有人会雪。前国家主席江泽民,能在新建的世纪坛青铜的流光道上,刻下1957年(大纪事:)“反右斗争”的铭文,难道你胡主席,就不能在你的任期内启动重新评毛?谁批毛,谁是历史的伟人;谁否定毛,谁千古留名!
    
    历史不会永远这样平庸,中华民族不会永远这样无能。大河奔流无人可阻,花开花落是天地规律。历史在审视你,十四亿人民在看着你,即将成为55万个寃魂的右派在翘望着你,你、胡主席只能面对历史。
    
    国之兴,平寃;国之强,富民。
    
    平寃、富民,是一个国君应该做的事情,也是不可回避的事情。胡主席,希望你挑起历史重担,做一个人民共和国有为的元首!让我们尊敬,让我们景仰,不愧是邓小平总书记隔代指定的接班人。
    
    老人是国家的财富,民族的活历史。
    
    为了让子孙后代铭记共和国有过的大灾大难,为了让十四亿中国人民了解“反右斗争”的真实史实,在我们自动停办《往事微痕》以后,会将生命的余晖用来筹建“中国反右斗争纪念馆”。这个纪念馆不花国家一分钱,不占用国家一寸地,用我们自有的住房起步。只希望有关部门不要再来骚扰、干预。应该支持我们,表彰我们,因为我们为国家做了一件大事:保留了中华民族一份真实的历史,杜绝了毛派兴凤作浪卷土重来的可能。
    
    我们希望共和国千秋万代和睦相处,亿万个贫寒家庭致富藏金;希望人世间不再有人为的血雨腥风阶级斗争,相互尊重与相互亲善;希望和平宁静的国土不再搞这样那样的政治运动,一心一意地建设家园。
    
    让争斗变成宽容,仇恨化作友爱,砍杀转为和睦。以人为鉴知得失,以镜为鉴正衣冠,以史为鉴知兴亡。希望你倡导的“以人为本”、“和谐社会”成为真正的现实,而不是政冶家的阴险权谋。所以,“中国反右斗争纪念馆”必须筹建!78岁的铁流,愿散尽家资挑头做这件事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然我们何以是右派分子呢?!
    
    希望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支持我们!不愿吃毛皇二茬苦、受毛皇二茬罪的中国人民支持我们!携起手来:为光明而战!为自由而战!为宪政而战!是任何反动力量阻挡不了的。
    
    敬祈大安!祝全家幸福!
    
    一个被毛泽东整得死去活来的老右派 铁流
    
     2011年7月23日于北京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011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心潮在痛苦中翻腾”
·铁流郑重声明
·铁流说事:江泽民目前病情稳定
·铁流:“重庆模式”,中国的灾难
·铁流:为什么说“唱红歌”是“文革”沉渣的泛起?
·铁流:为什么说“唱红歌”是“文革”沉渣的泛起?
·铁流:全国人民行动起来,制止红灾降临神州
·铁流:两个未成年的“反革命”
·铁流:没有奴才性格,难以当官--送别好友关志豪先生 (图)
·铁流:读“结合乌有之乡起诉茅和重庆模式谈中国向何处去?”研讨会之我见
·支持铁流起诉毛泽东--批毛促改革 诉毛救中国
·铁流:我为什要倡议起诉毛泽东 (图)
·铁流 :乌有之乡左先生,你们“公诉”错了人
·铁流倡议起诉毛泽东 全国右派老人怒吼了!
·铁流:毛像悬挂国门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
·铁流倡议:全囯受害的五七人起诉毛泽东
·铁流:扛起历史地狱闸门的右二代谭松---刊印《长寿湖》寄语后来人
·铁流:“拔根断苗”大陆中国自无大师级人物《往事微痕“阳谋”下的北师大之难》读感
·铁流:我所结识的几个中共高干“招安”老右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