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于建嵘野夫谈底层社会反抗 人民是否抗暴观点不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2日 转载)
    野夫更多文章请看野夫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1-07-21报导 
    
    中国社科院学者于建嵘与自由作家野夫就“中国底层社会的反抗”进行座谈,野夫认为人民有抗暴的权力,于建嵘表示社会存在合作的可能性,应动员所有的民众把权力套入笼子。
    
    图片: 自由作家野夫(左)。 (微博图片/记者心语)
    于建嵘野夫谈底层社会反抗 人民是否抗暴观点不一


    
    中国社科院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在香港书展的演讲中提到刚性稳定,认为中国当前社会充满许多矛盾。他当天晚上接受Cochina「我在中国」论坛邀请,与中国自由作家野夫一起畅谈“中国底层社会的反抗”。野夫表示于建嵘是体制内,他是体制外,两人都在研究底层社会的问题。
    
    野夫表示他调查的一个地方,五百个村民联名起诉省政府,必须到省高院起诉,省高院竟然立案,这在中国是非常少的,省政府作为被告,如果开庭一定输,于是省政府要求县委阻止起诉,他们先从公务员入手,让家人从签名中退出来,再透过各种手段,三四百人撤诉,但最后仍有十几个人,无论用怎样的方法,都不肯撤诉。于是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是悬在这个省的一把剑,如果开庭会输,要巨大的赔偿,不开庭,虽然有政法委的制约,但是不愿意闹到高院,于是似乎不得不开庭。
    
    野夫对此表示:“现在中国社会有着无数的矛盾,它们一直积累到这样一个情况,也完全有可能一个县里面十几位农民的坚持就会导致全省相同案例地方的共鸣,集体起诉是民间反抗,是我看到的一种非常温和的一种方式,这个我一点都没有夸张。这是一种合法的方式。”
    
    于建嵘表示中国的底层社会分成农民、工人,特别是下岗工人,农民工,城市普通居民,一些退转军人。底层人民的诉求,都遭到公权侵害的问题。
    
    于建嵘认为:“从今天中国民众的抗议,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越来越多的知识精英认为这种抗议难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这种解决的出路现在寻找起来越来越困难了。”
    
    于建嵘也谈到了网络盛行对社会产生的影响,他説今天的网络信息的问题解构了底层和高层共享的问题,威权国家统治国家,就是依靠信息封闭,权力强制。以往底层民众在信息层的底端,但是现在因为网络,被解构了,全部都是扁平化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信息,这是武器。
    
    现场有网友问道,面对政府的暴力,百姓是否有权利用暴力?野夫认为,人民当然有抗暴的权利,但是要由此改变社会却不太可能。
    
    于建嵘回应表示,中国现在已经到了革命后的第三代,需要和解,中国到了可以选择道路的时候。民众有反抗暴力的权利,但是这个自由和权力,不意味着是走向民粹主义的理由,民众可以靠微博,靠围观,这就是博弈,最终为了依靠法律。
    
    对于于建嵘的讲法,现场的网友黄先生向本台表示:“他的意识我觉得有很大的问题,中国暴力革命这条路行不通,只能要求当政者来遵守规范,遵守规则。但我觉得这里面牵扯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逻辑上的问题,既然暴力革命行不通,当局也知道这一点,那么为什么要和你坐下来谈呢?你有什么本钱来要求它和你用游戏规则来玩呢?我觉得这是一个他没有回答清楚的问题,而且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本质的问题。
    
    现场有数十名人士参加座谈,于建嵘認為大家都需要改变一个观念,其实这个社会是存在一个合作的可能性的,不管是政府还是百姓。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动员所有的民众,相信我们有办法把权力套入笼子。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1982024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社会转型首先应解决社会不公 /于建嵘
·于建嵘斥官员:拆迁别冲在最前面 死了白死 (图)
·官方学者于建嵘《安源实录》遭禁 谈工人阶层历史与现状题材敏感 (图)
·于建嵘新书《安源实录》被中宣部列为禁书 (图)
·"微博打拐"学者于建嵘:好多人说我不务正业
·李静林致于建嵘教授的一封信
·宣传部官员谈钱云会和于建嵘关注拐卖儿童的关系/博讯独家
·乐清市政府至今未回复于建嵘公民观察团
·社科院学者于建嵘欲组团独立调查钱云会案
·县委书记放言强拆养活知识分子 于建嵘一怒离席而去
·于建嵘给官员讲政治:不要随意侵犯老百姓权利(图)
·于建嵘:寻找重构中国政治的力量(图)
·于建嵘:中国社会已形成一种排斥性体制(图)
·中南海智囊于建嵘:父亲是个流氓
·于建嵘《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批判》出现在上访村(图)
·吉林国资委贪污失职/于建嵘
·信访制度改革需要新思维/于建嵘
·于建嵘:民众把怨恨发泄到警察身上有三大原因
·走向和谐中国的破冰之旅:从于建嵘家庭教会演讲谈起
·于建嵘的良好愿望能化作现实吗?
·万延海给于建嵘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钱云会事件:许志永于建嵘马失前蹄
·宜宾执政者暴打上访民众就不应给一个说法?/于建嵘
·底层知识青年将改变中国/于建嵘
·请教于建嵘:靠谁去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李悔之
·于建嵘:福州严晓玲案,惊现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于建嵘: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人大代表能否城乡同比例选举/于建嵘
·请尊重独立学者——读于建嵘《中国民众为何抱怨?》随感/毕研韬
·“省管县”难破县政困境/于建嵘
·吴爱英不知道什么是政治/于建嵘
·户口农转非 官僚牟利/于建嵘
·究竟是谁在扰乱社会管理秩序?/于建嵘
·谁来问责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于建嵘
·于建嵘:当前中国能避免社会大动荡吗?
·按下葫芦浮起瓢的“三农”/于建嵘
·于建嵘:总理亲自接访又如何?
·于建嵘:剥夺穷人生存权就会同归于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