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孔庆东:朝鲜之行大结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11日 转载)
     9月13日,是入朝第七天——也是最后的一天,明天就要回国了。今天是林彪事件39周年,39年前,林彪元帅度过了在中国的、也是在人间的最后一天,一架三叉戟载着一代军神飞往北冥的苍穹。平林漠漠烟如织,雄鹰一落伤心碧。暝色入高楼,伟人楼上愁。丹墀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觅忠臣?天门连地门。
    
      虽然鞍马劳顿一周了,但一大早各位就兴奋起来,因为今天要去板门店,这是很多团友来朝的第一目的,不然感觉这趟自费旅游就亏了。汉奸们污蔑乌有之乡是拿着政府的经费,一些极左分子也这样认为,不知道乌有之乡遭受着来自左右的同时夹击,生存都很艰难,政府从来就没有给过乌有之乡好脸色,真正拿着共产党的钱又在颠覆共产党的,全是右派。双石嚷道:“要是看不到板门店,我还来朝鲜干什么?我要看看美国鬼子低头认输的地方!”
    
      然而“吊鬼”的是,朝鲜战争,明明是美国鬼子低头认输了,今天却有那么多不要脸的汉奸,硬说朝鲜战争是美国赢了中国输了,理由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阵亡人数多于美军。跟汉奸王八蛋没什么说的,对一些糊涂人士倒要补补课。志愿军的对手是十七国联军——现在又得知其实日本也派遣了扫雷部队,那样就是十八国联军——其中最主要的还是韩军,志愿军消灭的韩军人数远远超过自己的伤亡,双方的总伤亡对比,仍然是志愿军少于对方。更为重要的,是志愿军起兵要从鸭绿江开始算,志愿军与联合国军交战时,对方已经占领了几乎朝鲜全境,志愿军硬是虎口夺食,从鸭绿江一直打到三八线,拯救了整个朝鲜国土,等于白白解放了一个国家,完整地达成了战略目的,震慑了全世界的列强及其走狗,自己的伤亡又少于对方,军费开支更是对方零头的零头,并且借此一战,整个国家的工业科技都振兴起来,民心凝聚起来,真正成为世界强国,奠定了东亚此后半个多世纪的和平,古往今来,还有如此伟大而辉煌的胜利吗?
    
      又一次来到板门店。十年前,孔和尚在韩国参观板门店,那一次倒不是自费,是韩国的一个民族团体组织的,其中的一个头头还以为孔和尚是来自中国的鲜族人,当年发的红色旅行包我还珍藏着。那回是从南往北看,体会韩国人思念北方的心情;今天在朝鲜参观板门店,是从北往南看,体会朝鲜人思念南方的心情。只要一代入角色,心情就有点难受。当年写过一篇《魂断板门店》,最后一句话是:“中午的燥热包围上来,忽有一缕凉风拂面而过。我意识到,那是北边吹来的风。空气,是任何边界阻挡不住的,正象对自由的渴望和对亲人的思念。”很多韩国人的家乡在北方,他们想起是一个美国小参谋在地图上轻轻一划,就隔断了千万个家庭的亲情,恨不能把美国人都杀了才解恨。我在韩国客居两年,深深感受到韩国知识分子和老百姓对美国的矛盾心态,又依赖、又仇恨,又仰慕、又蔑视。美国拼命阻止南北统一大业,假如朝鲜半岛真有统一的那天,就凭这个民族的性格和脾气,在美国搞上百十来次“911”,绝对不是夸张思密达。
    
      
    
    
      经过安静的等待和简单的介绍,我们进入了著名的共同警备区。孔和尚想起十年前那部著名的韩国电影《共同警备区》,当年我还写了一篇影评《板门店的枪声》。大家先去参观了谈判大厅,坐在南日大将等人坐过的席位上留影。又去参观了分界线小屋,彼此照相。坐在韩国一侧,想起十年前我站在朝鲜一侧与韩国宪兵合影,感觉分外吊诡。历史恍如儿戏,但又分明决不是儿戏。不论朝鲜人和韩国人对中国美国说过什么话,发过什么脾气,我都深深地同情和悲悯这个倔强的民族,他们实在是太不幸了。
    
      离开板门店,去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陪伴满山烈士的,只有高天厚土和茂盛的荒草。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望着那些荒草,几位团友流下了热泪。又去参观了高丽博物馆,我对沿途的黄牛很感兴趣。中国对高丽文化的研究还很不够,高丽文化也是汉文化的一个支流,中国学者有义务有责任成为这个领域的权威。
    
    
    
      中午在开城吃了11个铜碗的贵宾餐。据说古代朝鲜人吃饭,贫下中农3个碗,中农富农5个碗,地主老财7个碗,士大夫县令9个碗,公侯重臣11个碗,宰相王子13个碗,国王是15个碗。今天我们就享受了公侯重臣的待遇,11个铜碗都很漂亮,铜光灿烂的,东西也挺好吃,不过里面食物的分量跟韩国一样。邻桌的一位大哥说:“这要是在中国,一个大碗就全部装下了。”孔和尚心说,你那是贫下中农的吃法,暴饮暴食,不懂得人家分成11个碗,这叫贵族气派呀。
    
      
    
    
      下午回到平壤,去参观卫国战争纪念馆,又瞻仰了卫国战争纪念塔,里面对志愿军的丰功伟绩确实展示得不够多,但也没有汉奸们所污蔑的对金日成神奇武功的吹捧。我们可以想想,中国纪念抗日战争时,对苏联和美国的大力援助,不也是很有分寸,避免“喧宾夺主”吗?我们作为一个大国,应该理解相对弱小的邻邦的心情,总希望人家时时刻刻把感激挂在嘴边上,那就没有风度了。其实朝鲜人民的心里,都知道是谁挽救了这个国家,看看魏巍的《依依惜别的深情》,就明白了。
    
      在朝鲜最后的晚餐,是平壤烤鸭,导游大金谦虚地说:“不能比北京烤鸭,请批评吧。”贪吃大师孔和尚吃了两口,应该说确实比不上北京烤鸭,连北大烤鸭也比不上,但确实另有一股鲜嫩的风味,特别是那鸭子的质量和卫生,是可以绝对放心的。
    
      晚上继续翻阅双石的《毛泽东的神来之笔》,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1月版,是专写中央红军长征中四渡赤水强渡金沙江之战的。这几天抽空看了几段,此夜又看了一阵。双石的军史研究,不仅有良心、有理论,更难能可贵的是扎实严谨。他的书不仅是用手写的,也是用脚写的。他所写到的地点,都是他亲自走遍的。他是军史作家中最重视第一手材料的,不仅查阅了大量的原始电文,连每一幅行军作战路线图,都是他亲手画出来的。那些污蔑毛泽东的汉奸文人里,哪有这样的人才?汉奸们一张口就错误百出,水平连小赵都看不起。扎实的态度、勤奋的精神、乐观的性情,这构成了毛泽东崇拜者的主流风貌。与此相反的,则是汉奸阵营卑琐的人格和投机取巧的态度。看着看着,孔和尚自叹空有一身学识,但因为缺乏实际考察能力,所以一辈子也写不出这样的杰作矣。
    
      朦朦胧胧进入了梦乡,梦见坐在一个阶梯教室里听张宏良教授作报告,只见张宏良一边说话,一边打呼噜。我心想这影响多不好呀,脱下皮鞋就朝他脑袋上砸去,张宏良一个狮子摇头躲开,皮鞋穿透了黑板,墙壁哗啦啦就崩坍了,只见墙外是奔腾的大海,波浪滔天,原来阶梯教室位于一艘航空母舰上,而这航母竟然是他娘的豆腐渣工程也。
    
      9月14日醒来,长嚎一声:“今年最后一个好觉呀!”回到伟大的拆哪以后,哪里还有安稳觉可睡呀?
    
      一大早赶到机场,取回各自寄存的手机,跟导游依依惜别,跟朝鲜依依惜别。乘上高丽航空JS151航班,飞回北京。机上对淳朴美丽的朝鲜空姐,深情地望了很多眼,但是人家大大方方回望了一眼,就令孔和尚低头了。跟朝鲜人民相比,俺们经常过的是犯罪的日子呀。
    
     
孔庆东:朝鲜之行大结局

    
    
      不一会,飞机就降落到乌烟瘴气的北京机场。污浊的空气,混乱的交通,恶心的广告,愚昧的同胞……孔和尚感觉是刚从一个美丽的梦里醒来。到家第一句话先问领导:“黄米饭熟了吗?”
    
      领导不懂孔和尚卖弄的典故,仰脸说:“你开么子黄腔啊!辣个朝鲜不是出白米饭么?你白米饭吃成方脑壳了,回来要吃黄米饭?一个礼拜也没个音信,辣边有得肉吃撒?有得车坐撒?”孔和尚见确实没有黄米饭,遂一边解下行李,一边吟诗一首曰:“朝鲜之行大结局,也有肉来也有鱼。他年再到三八线,你坐轿来我骑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9211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孔庆东称美国人活得水深火热 被骂是北大耻辱
·孔庆东:钱云会案血债要用血来还!(图)
·新京报: 孔庆东的反常识和非理性(图)
·北大教授孔庆东语出惊人 力挺郭德纲为民族英雄
·乌有之乡研讨会:北京大学孔庆东教授建议玩朝鲜
·北大教授孔庆东回应“朝鲜间谍”传闻:来去匆匆,谣言凶猛
·孔庆东乌龙:北大总值班人称“近没有人被抓”(图)
·北大孔庆东教授被抓子虚乌有/ 夏一凡
·我被北大教授孔庆东“雷住”了!
·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我眼中的韩国》
·从孔庆东的《听我唱段十三亲》看北大的堕落/李悔之
·给孔庆东上一课/西风独自凉
·“雷锋月”变成“两会月”?/孔庆东
·孔庆东:韩国人意识中被歪曲的中国抗美援朝之战
·新疆人民热爱毛主席 /孔庆东(图)
·中共已经是玩黄的了?/孔庆东
·孔庆东:不主张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的都属于人民
·孔庆东:儒家文化与侠义精神
·评介孔庆东《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党委书记信访被殴》/陶世龙
·孔庆东:当今最卑劣的谣言
·北大教授孔庆东歌颂文革的国庆奇文
·孔庆东:载歌载舞迎奥运
·我同孔庆东的正面交锋/王童
·我同孔庆东的正面交锋/王童
·亦忱:孔庆东自称掌握了“主体思想”,已经不象狗那样活着了?!
·国人不论左右,皆有出版自由/孔庆东
·无耻文人孔庆东 便是今日阮大钺/吴带生风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