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为什么说“唱红歌”是“文革”沉渣的泛起?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1年7月4日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重庆市召开的“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大会”上理直气壮地说:“现在有个怪现象,有些人唱靡靡之音,搞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无人过问。我们唱几首红歌,就有人说三道四:是不是搞‘左’的一套啦,是不是回到‘文革’啦?”
    
     乍一听,此话没有什么不对,可细细一想,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中国有句俗话,“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鬼不惊”。薄书记,你何必心惊肉跳呢?
    
     要说错,“红歌”立论就是大错特错的。请问,有了红歌,是不是就有白歌?那么红、白界线在哪里,是非对错又怎么区分?再问,“红歌”是不是就是“香花”?白歌是不是就是“毒草”?两者怎么界定?标准是什么?你能说清楚道明白?莫生气,这是用歌划线,用歌在搞“阶级斗争”,,用歌在区分敌我“两大阵营”,不然何以分红分白?
    
     我认为,歌就是歌,歌就是陶冶情操的音乐。音乐就是艺术,艺术共有特奌是给人以快乐、享受、美感,哪有红白之分,敌我之界?是的,由于人的年龄、处境、情绪、地位、学识的不同,对歌的喜爱选择是不一样的,但决非是政党或某个权势人物所能左右和所能决定的。把歌(音乐)分成颜色,就是毛泽东“香花”与“毒草”论的翻版,也就是“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再现。所以它是“封建余毒”,“文革残渣”,是反人性,反历史的。
    
     如果我们深入剖析,顺藤摸瓜,推而广之,便是“不唱红歌不爱国”,“不唱红歌不爱党”,“不唱红歌不忠于领袖”。请问,谁敢不唱?何况唱红歌还可以晋升、提级、拿奖金,在押犯人可以立功减刑提前释放,这样的好事谁不乐意?自然争者多多,奋者众众。所以“红歌”一旦和权势与利益结合,必然翻江倒海一路走俏,攻城掠地所向无敌!壮哉也!
    
     再说“红歌”的由来,始于1966年“文革”;“文革”的发祥地,是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天安门广场。那时人人手拿“红宝书”,个个挥动小红旗,张张嘴巴唱红歌,口口声声呼“万岁”!红色海洋,红色大地,红色太空,在红歌的摧枯拉朽下,我国大好河山转瞬一片焦土、一片血腥……。请问薄熙来书记,你的“伟大”倡举,重大“发明”,能与“十年浩劫”脱离干系么?
    
     事实胜于雄辩。薄书记,你不是想把中国人民再次推向灾难的火海,何况那个火海烧伤了你的父亲,烧死了你的母亲,还把你烧成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你仅仅想通过这奇制胜的手段,为争夺权力一搏?但,太过。过了就引人反感、恐怖、警惕。为此,我建议书记立即刹车,回归执政的正道理念:发展经济,提高民生,平反冤案,解民倒悬。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003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为什么说“唱红歌”是“文革”沉渣的泛起?
·铁流:全国人民行动起来,制止红灾降临神州
·铁流:两个未成年的“反革命”
·铁流:没有奴才性格,难以当官--送别好友关志豪先生 (图)
·铁流:读“结合乌有之乡起诉茅和重庆模式谈中国向何处去?”研讨会之我见
·支持铁流起诉毛泽东--批毛促改革 诉毛救中国
·铁流:我为什要倡议起诉毛泽东 (图)
·铁流 :乌有之乡左先生,你们“公诉”错了人
·铁流倡议起诉毛泽东 全国右派老人怒吼了!
·铁流:毛像悬挂国门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
·铁流倡议:全囯受害的五七人起诉毛泽东
·铁流:扛起历史地狱闸门的右二代谭松---刊印《长寿湖》寄语后来人
·铁流:“拔根断苗”大陆中国自无大师级人物《往事微痕“阳谋”下的北师大之难》读感
·铁流:我所结识的几个中共高干“招安”老右
·铁流:北京“秦城”与四川“秦城”亲历记
·铁流:威武不屈的中国知识精英《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中国啊,何时才能是个正常的国家?《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血雨山河《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再说大陆中国可能出现“红色血腥”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