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4日 转载)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还在占地洗钱(多图)


    
    
    来源:参与 作者:周德才
    
    (参与2011年7月4日訊):——只有老百姓一齐行动起来收回“土地期货”,实行“地权归农”,才能有效地遏制贪污腐败,才能有效地保护好土地资源。
    
    郭永昌、符孔道、丁晓康、张仕喜一群贪官倒台后固始县滥占土地、贪污洗钱并没有得到有效地遏制;相反的,方波、曲尚英一伙大有变本加厉之势:肆无忌惮的滥占土地、公然的倒卖土地,从中牟取暴利。郭永昌任固始县县委书记滥占土地时打着“城市建设”的幌子;如今的方波、曲尚英一伙不再提“城市建设”了。郭永昌时期有所顾忌的“当婊子”,现在方波、曲尚英一伙无所顾忌的“当婊子”。
    
    ——这正是中共高层包庇纵容的结果!
    
    郭永昌时期固始县很多土地虽然规划为开发商的“土地期货”,但还没有公开的、大张旗鼓的倒卖和施工,中纪委查处郭永昌、符孔道、丁晓康、张仕喜一伙人之后,很多老百姓期望上级政府能从开发商们的手中夺回土地归还给农民。没有料到方波当上县委书记之后不仅没有还农民的土地,还继续扩大征地面积。
    
    固始县城郊乡隔夜村的所有土地早在几年前就规划为怡和房地产公司的“土地期货”,但隔夜村的农民并不知道。进入2010年之后,怡和公司才开始大张旗鼓的施工,很多农民不把土地让出来,在县委县政府方波、曲尚英一伙的授意下,隔夜村村支书祝义明雇佣黑恶势力用施工车破坏蓄水的了水库,毁掉灌溉水库的水渠,导致隔夜村大面积的基本农田无法耕种而撂荒(请看录像)。
    
    不仅如此,县委县政府方波 曲尚英一伙公开的参与怡和房地产公司倒卖土地,当初以1.25万元/亩强占的土地,现在以每亩一百多万元的价格转手倒卖,据了解,怡和公司倒卖土地后上交政府财政每亩也就是几万元,差价的大部分流入了私人腰包。
    
    怡和公司一边倒卖土地,一边自己搞房产开发。
    
    现在楼盘没出来,怡和公司却开始以近3000元/平方的价格卖房,请朋友们算一算怡和公司的利润有多大(请看照片,蔡先生把有关城南新区的所有照片插入这段文字下面)。
    
    固始县县委县政府方波 曲尚英一伙与怡和公司、信合公司,还有其他开发商一起非法强占农民土地,然后进行倒卖和开发,从中牟取暴利,这是一种公然的、赤裸裸的洗钱犯罪!
    
    难道中共的高层们眼都瞎了吗!
    
    中共高层可以对固始县方波 曲尚英一伙洗钱犯罪视而不见,但固始县的老百姓绝不会再容忍他们了!
    
    固始县城关镇东大店子一组居民开始行动起来,他们要从开发商手里的“土地期货”中“以法收回”属于自己的土地。
    
    2011年5月11日下午东大店子一组居民举行了游行宣传活动,随后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收回土地 复垦耕种”呼吁声明。
    
    为了打退开发商的非法施工,东大店子一组居民在6月29日下午召开了动员会,会上,维权代表王海洲向与会的居民们宣读了准备递交给县委县政府方波 曲尚英一伙的声明。
    
    6月30日上午,东大店子一组居民维权代表王海洲、吴春友等十人分别找到固始县信访局局长祁云涛和方波的秘书(黄秘书),向县委县政府方波 曲尚英一伙递交了收回土地的声明;并要求方波 曲尚英一伙在一个月之内给予书面答复。
    
    请看固始县城关镇东大店子一组居民递交给方波 曲尚英一伙的声明:
    方书记 曲县长:
    
    我们城关镇东大店社区人多地少,人均不足三分地,“寸土寸金”,我们就是依靠这么一点的土地长期种植蔬菜为生,也可以说这么一点的土地就是我们的“命根子”,没有这点土地我们就无法生存。
    
    2008年以前,县镇村三级政府以城市建设为名强征了我们一部分土地搞开发,我们已经强忍了!
    
    没想到后来镇里、村里竟然采取非法手段在我们不知晓的情况下,把我们的土地又私卖给了别人建房。当别人突然来到我们的土地上施工建房时我们才知道自己的土地被镇村干部私卖了,我们一方面制止别人“非法施工”;另一方面追问镇村干部们为什么私卖我们的土地,他们都说是县委县政府让他们干的
    
    所以,我们现在特地向县委县政府发出“夺回土地 复垦耕种”的五点声明 :
     一、对于强征过去的而且已经被修路和建上房屋的土地,我们要求县委县政府按照2006年河南省委办公厅颁布的《中共河南省委办公厅(通知)厅文【2006】14号》第三款里的第一条规定:“-总体规划在县级城市建设用地的征地补偿标准不得低于3万元/亩-”,这个补偿标准指的是城市建设中征用种植粮食的一般农田;而我们这里是经济收入较高的蔬菜基地,按照有关规定补偿标准应该是普通农田的2倍以上,更何况强占我们的土地不都是直接用在城市建设中的修路方面,大部分则是高价卖给了别人建房,当时上面种植的还有蔬菜,也应该给予赔偿。所以我们要求付给我们6万元/亩的补偿。
    
     二、对于未经过我们居民知道和许可的、由县镇村干部们暗箱操作非法圈占和私卖的、至今没有建上房屋的土地(也就是开发商手中的土地期货)我们一定要“以法”的夺过来,然后由我们社区居民组居民复垦耕种。
    
     三、没有被圈占的土地今后一律不允许任何单位、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圈占和征用,由我们世世代代的儿孙们以耕种蔬菜的生活方式传下去 。
    
     四、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得在属于我们承包范围的“空地”上建房,如果有人敢在我们承包范围的“空地”上建房施工,我们一组全体居民一齐行动起来采取三个有力措施:
    
    1、向施工者发出警告
    2、拨通110电话报警
    3、如果110不出警制止非法者施工,我们就采取一齐行动强行制止非法者施工,我们要用生命来保护我们的土地、捍卫我们的利益,由此而造成的任何后果都应该由非法施工者和政府负责。
    按照《土地法》规定,农民(居民)对“土地的承包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个人不得侵占;任何单位和个人侵占土地、倒卖土地都是严重的非法行为!
    五、要求县委县政府在我们递交声明的一个月之内给予书面答复。
    
    中国的改革主要依靠人民而不是政府;人民中间长期从事推动公民运动和反对腐败的民间精英应该联合起来,荟萃成一股新生的政治力量,以主导中国的“政治改革”。
    
    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是中共自己提出来的。
    
    邓小平当政的时候“政治体制改革”一直挂在嘴上,但中共作为执政党、政府,在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上光说不做,说一套做一套。不仅如此,在惩治腐败、依法治国等问题上也是光说不做,说一套做一套。即便是做了一点也是表面文章、出于消极应付。
    
    到了今天“群体事件频繁、社会矛盾尖锐、中国随时随地就会大乱”的关键时刻,政府还是光说不做!
    
    中共的高层们难道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是有意要把中国搞乱、拖到万劫不复的深渊?高层的人物们要不要对国家民族负责任?高层的人物们有几人能像朱镕基、温家宝一样的负责任?
    
    2011年7月1日胡锦涛主席在纪念中共建党90周年的讲话看起来好像是那么一回事。
    
    胡锦涛在“7.1”讲话中承认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了,致使一些掌握权力的党员干部腐化堕落,欺压百姓,成为人民头上的太上皇,引起了人民的不满,为社会动荡埋下了种子。胡锦涛表示今后一定要从严治党等。
    
    胡锦涛在讲话中还提到了“要积极稳妥的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何谓“积极稳妥”?老生常谈,老百姓已经听腻了,中国人民现在要看到改革的实际效果而不是大话空话!
    
    政府如果有诚意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首先应该做出这样几点:
    一、释放关押的异议人士和良心犯
    二、开放言论自由,停止一切网络限制和封杀
    三、允许公民集会、游行表达抗议,中国的宪法虽然明确的规定公民有集会游行表达抗议的权力,但在实际操作的层面上政府从来不批准公民集会游行。政府(尤其是高层的领导人)应该从广州市新塘镇的骚乱中认真的反思:中国大陆为什么会因为一点点小事爆发成难以控制的骚乱;而20多万的香港居民“7.1”集会大游行为什么能够有条不紊、好聚好散。中国政府不允许大陆公民以集会游行的方式表达诉求和抗议,事实上就是等于把“民愤”积累起来达到“临界体积”导致爆炸而制造灾难。“民愤”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如果不予以分批的释放的话,积累到一定程度就无法控制、会爆炸。就像利用核能一样,分批利用可以发电造福人类;集中起来达到“临界体积”则就是“原子弹”。——中共高层的首脑们如果不搞政治体制改革就等于是在赶制“原子弹”!
    四、 实行“地权归农”,切实的保护土地资源。现行的所谓“集体所有制”的土地制度恰恰给“官商勾结”窃取农民土地开通了方便之门,固始县方波一伙之所以能够无限制的强占土地、倒卖土地而牟取暴利就是以土地是“集体所有”作为法律依据的,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势在必行;而中国的土地制度改革逼在眉睫、刻不容缓!
    五、 依法追究向固始县方波、曲尚英一伙肆意践踏法律的腐败官僚,中共高层们口口声声的“惩治腐败 从严治党”;但眼看着大批的腐败分子公然的贪污、洗钱却视而不见。依法治国体现在哪里呢?
    事实上中共高层的内部,反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势力压倒了主张政治体制改革的势力;邪恶的势力压倒了正义的势力!
    
    朱镕基任总理期间,因为要搞政治体制改革而树敌太多,所以才做了一任总理。
    
    温家宝总理因为要搞政治体制改革,马上又陷入了孤立。
    
    中共是一个巨大的“利益群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绝大多数成员已经腐败堕落,他们为了私利(私欲)而反对政治体制改革。在党内,这些人就是合起伙来要孤立架空朱镕基、温家宝等改革派力量;对于党外的广大人民,这些人一旦发现有人反腐败或者发现有人提出切实可行的改革建议马上就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进行打压,今年2月份以来,中国的很多民间反腐人士,维权律师遭到逮捕、判刑甚至是失踪。
    政府光说不做,说一套做一套,严重腐败而完全失信于人民,今天的中共“公信力”已经荡然无存了!
    
    所以,民间反腐维权精英联合起来荟萃成一股新生的民主力量才是中国改革的希望!
    
    中国的改革人民是主角,政府则只能是配角,中共自身的属性决定了政府只能是改革的配角。
    
    新生民主力量首先发动人民一齐行动起来保护土地,实施“地权归农”的同时,争取中共高层中少数的向温家宝总理一样的改革派势力配合支持,以瓦解孤立反对中国改革的顽固势力而实行宪政,这就是中国改革的途径。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233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克强问固始县委书记方波:你究竟贪污了多少钱 (图)
·河南省固始县官员是这样诈骗国家的财政奖补资金(多图) (图)
·冲破黑暗笼罩的纪念——河南固始县农民继续以实际行动纪念“6.4”
·河南固始县农民万人联名 发出“保护土地 复垦耕种”声明(附多图) (图)
·河南固始县村会计私收超生费 乡长弟弟承包建劣质路
·河南固始县显现中国是从上而下的腐败 (图)
·固始县“上访村长”范长贵写给胡锦涛 温家宝的上访信 (图)
·视频:81岁老人哭诉河南固始县官商非法霸占农民的田地和家园 (图)
·举报河南固始县官员利用假出租车骗取国家石油补贴千万元
·河南固始县农民卢先道大白天死在乡政府办公室 (图)
·前河南固始县委书记情人和乡村干部非法卖地获利数千万 (图)
·河南固始县电视台公开污蔑当地农民“非正常上访” (图)
·河南固始县黑恶势力总头目就是县委书记方波 (图)
·河南固始县“黑社会执法队”帮助政府打击上访农民 (图)
·河南固始县陈集乡党委书记、臧集村支书等长期贪污坑民害民没人管 (图)
·全国信访先进县河南固始县村民被黑社会抄家严冬住塑料棚(图)
·河南固始县农民周德才致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一封信
·看河南固始县田湖村领导如何敛财
·凶杀案认定为交通案 人命在固始县就能不关天(图)
·河南固始县收“下雨费”历史悠久延续至今
·请教河南固始县县委书记方波有关退耕还林的几个问题
·河南固始县农民为何因土地轻则受伤重则丧命
·紧急关注:河南固始县杨集乡田湖村的危房教学楼就要通过质检
·河南固始县黑帮当着警察的面殴打村民(图)
·举报河南固始县城郊乡政府违法征用基本农田三万余亩(图)
·河南固始县农民发起网上签名大联合护地维权运动
·河南固始县:敢说话就打 敢反抗就抓(图)
·见证4月4日河南固始县汪棚乡政府雇凶伤农事件真相
·河南固始县失地农民要土地、要活命
·河南固始县农民孟宪明地被占房被拆一家七口怎么活?(图)
·河南固始县村民联名要求收回政府违法征地(图)
·河南固始县1315名返乡维权农民代表告父老乡亲书
·河南固始县价值四百万元的新豪华别墅为何拆掉?(图)
·河南固始县失地农民的道歉信
·比黑帮更凶残的是“红黑帮”——河南固始县人民上书胡锦涛
·“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河南固始县制造车祸迫害农民维权代表家属(图)
·中央七个月的除恶打黑在河南固始县有效果吗?
·刻骨铭心的纪念——河南固始县农民正以实际行动纪念“6.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