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全国人民行动起来,制止红灾降临神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1年7月3日訊):45年前的 1966年6月24日,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语系德语专业的四年级学生王容芬给毛泽东写了一封简短的信,一针见血地指出:“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并郑重声明自己从即日起退出共青团组织。
    
     她曾参加天安门的 “8.18”毛泽东接见红卫兵,就是在这次红色海洋的集会上,林彪的讲话让这位学德语的学生想到的却是希特勒的讲话录音,她说两者简直没什么区别,从天安门广场回来,她强烈地感到“这个国家完了!这世界太肮脏,不能再活下去”。她最终决定豁出去也要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她给中共中央、给共青团中央、给团校、给“伟大领袖”写信,贴上邮票寄出,然后买了四瓶敌敌畏喝下,她当时确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可是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公安医院,接着被送往监狱。在关押了近10年后,她在1978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3年后被无罪释放。王容芬透视红卫兵犹如纳粹运动,应该说,她可以被视为中国大陆最早洞悉“唱红”真相的人之一。为了那封信,她在狱中耗费了13年的青春,进去时她是一个19岁的花季少女,等到出来时她已经33岁,牢狱在她身上留下了永难磨灭的痕迹,她明显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她后来成了研究马克斯·韦伯的专家,进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她是幸运的,比起那些因为揭穿皇帝的新衣而遭枪杀的遇罗克们,她毕竟活下来了,见证了“文革”的潮起潮落,看到了造神运动的陨灭。
    
     44年后的2010年11月,我去重庆访友,目睹了重庆市在薄熙来书记主政下 “唱红打黑”运动的实质,心里突生预感:又一个“文化大革命”运动,将在中国兴起。回到北京后的2011年1月5日,愤笔写了警世之文:《“尊毛去邓”中国大陆将有第二次“红色血腥”》。国内外许多网站纷纷刊载。我在文中列举了八点事实,现重新回放一下:
    
     亊实之一:在30年“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建设的洪流中,早被中共唾弃了多年的“毛泽东思想”又重新归位复出,频频出现于国内各公开媒体,特别是建国六十年大庆以“毛泽东思想”为主题的四个方阵独领风骚。
    
     事实之二: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唱红打黑”大树、特树毛泽东思想竟无人制止,中央一些领导人还表态支持大加赞赏,恨不得全国山河“一片红”。
    
     事实之三:毛派“乌有之乡”网站,公开叫嚷为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平反”,再搞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倒现代走资派”。中宣部从不表态反对,公检法司也不前去取缔制止,而反对制止的矛头却是爱护国家民族的民主人士,和五十年前被批、被斗、被凌、被关,敢说真话的“右派分子”。
    
     事实之四:近年来毛派势力公然在全国各地成立“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和“毛泽东思想工人党”,竟未遭到取缔,其参予党徒也无一人受到法办。故该党经常在网站上发表“告全国人民书”,奇怪的是网警、网管不闻不问处之泰然。
    
     事实之五:毛泽东嫡孙毛新宇无功无德,也无学识与修养,竟然晋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国家级的《人民画报》用整版封面刊登他的巨幅彩照,这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
    
     事实之六: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以“文革”梁效式的写作班子化名“郑青原”,連续五次发表极左“划线”文章,重申“姓社姓资”和“社会主义兩条道路的斗争”。
    
     事实之七:2010年12月31日晚,看中央台一频道新年音乐会,以《东方红》开场,又大唱“中国出了个大救星毛泽东”。令人不解的是,直到今天还唱与《国际歌》相对立的《东方红》,使毛泽东统治27年亿万冤死的灵魂无法安宁,使国家民族再次回到动荡年代。这到底是为什么和想要做什么?当年革命后代、作家任彦芳先生发出感叹:地冻天寒江河封,神州人心盼春风!亿万冤魂地下问:何人还颂大救星?
    
     事实之八:近日国内外网站盛传中共中央宣传部近日发布新的新闻管制令,对2011年社会民生和经济问题的报导实施限制,任何媒体一旦违规将严肃查处。还规定今后传媒上不得出现“公民社会” 和“普世价值”等字句。
    
     没有想到不足半年,从中央到地方,从地方到中央,大肆倡导唱红歌、讲红色故事。杭州难友叶光庭 戴传熹今晚来信说:杭州电信局未征得用户同意,擅自将古典电铃声改为“唱支山歌给党听”。我在想,有的地方可能已改成了“东方红”,今年五月我在江西骛源就听到。
    
     第二次“红色血腥”真真实实地在中国出现了。现在只要你一打开电视屏幕,一遍红色的旗帜、红色的装饰、红色的衣服,只差没有红彤彤的血腥“语录”;扭开收音机,全是滚天动地的红歌之声,“爹亲娘亲,没有毛主席亲”的狼嚎;展开报纸,全是红色回忆的渲染文章,造谣说谎的红色语言。
    
     红,成了国家的主旋律;红,成了社会的声音基调;红,包治百病,不但能化解信仰危机,还能给老百姓带来幸福。于是,各种违反科学,秽渎神灵,暴力作为的愚蠢行径,公然升堂入室出现在各种媒体上,成为提倡宣传的东西:厦门女子唱红歌,唱醒昏迷210日的植物人丈夫,两名重庆大学毕业生自筹30万元创建红歌网;易如国为进京唱红歌不奔母丧,以及唱红歌的重庆奥体中心举行中华红歌会开幕式,来自全国各地108个合唱团登台演出,有老年团、少女团、和尚团、修女团、道士团、神父团、犯人团,以及各种行业团,只差没有洗足女团、三陪小姐团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如果这些愚蠢行为,是出自群众一时激情冲动,到无可厚非,但作为新华社在内的官方传媒却刻意去报道宣传,那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这与45年文化大革命的发生发展何其相似乃尔!再这样发展下去,不出三月,神州大地将会看见司马南、孔向东之流举着“红宝书”,带着“乌有之乡”一帮极左狂热分子,在天安门前跳起“忠字舞” ,又一个新的独裁者—毛泽东似的人物,再次“庄严神圣”地宣布:是资本主义当权派代表人物……

    
     不是不可能,是太可能了!当前各地竟相在比赛:谁的红歌唱得声势大?谁的红歌唱得花样多?谁唱的红歌更忠于“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他们到不是真想回到那个父辈受苦的灾难时代,而是要借用这个“灾难手段”攀升夺权,挤进18大领导班子。薄熙来是这样,其它的人何常不是这样?因为有了权就有了一切。要有权,就得昧良心说假话,丑表演唱红歌。政冶的争夺战又回到了那个“你左,我更左”,“你忠,我更忠”的砍杀怪圈,受苦受累的却是广大的中国人民。
    
     纵观中共建党90年,都是一个“反右不反左”的党建历史。“左是方法问题,右是立场问题”,所以中共历来都是“宁左勿右”。左,就是颠倒事实,指鹿为马,造就集权专制,整人、害人、杀人;右,就是讲人道重良知,不说谎不造谣,认认真真为国家办事。因此,凡是为人民谋福利的好官,都是中共打倒的对像,远一点的陈独秀、张闻天,近一点的胡耀邦、赵紫阳,“十年文革”死于非命的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陶铸……
    
     要想在中共党内长盛不衰,就是要“左到底”和“左得出奇”,要不就靠边站,重庆的“唱红打黑”就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出现的。所以薄熙来登高一呼,全国各地不得不响应跟随。薄熙来绑架了中央,中央绑架了中共,要不你就不拥护共产主义革命,就不是毛泽东的孝子贤孙,当然就不是红色接班人!为此谁敢不跟?惟恐落后挤不进领导斑子。唉,悲剧啊悲剧!中国20世纪最大的悲剧。
    
     我们老百姓无力制止这场红色血腥的到来,但我们可以下参予不理睬,不唱红歌,不看红色电视,不听红色歌曲,可以像王容芬一样向中央写信,直至退党退团,纵是坐监杀头无所惧!为了支持改革开放,捍卫邓小平的思想理论。我坚决反对毛泽东主义和毛泽东的孝子贤孙执掌中国政权,决不容许红色血腥再次残害中国人民!!!
    
    
    自由万岁!
    
    民主万岁!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002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两个未成年的“反革命”
·铁流:没有奴才性格,难以当官--送别好友关志豪先生 (图)
·铁流:读“结合乌有之乡起诉茅和重庆模式谈中国向何处去?”研讨会之我见
·支持铁流起诉毛泽东--批毛促改革 诉毛救中国
·铁流:我为什要倡议起诉毛泽东 (图)
·铁流 :乌有之乡左先生,你们“公诉”错了人
·铁流倡议起诉毛泽东 全国右派老人怒吼了!
·铁流:毛像悬挂国门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
·铁流倡议:全囯受害的五七人起诉毛泽东
·铁流:扛起历史地狱闸门的右二代谭松---刊印《长寿湖》寄语后来人
·铁流:“拔根断苗”大陆中国自无大师级人物《往事微痕“阳谋”下的北师大之难》读感
·铁流:我所结识的几个中共高干“招安”老右
·铁流:北京“秦城”与四川“秦城”亲历记
·铁流:威武不屈的中国知识精英《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中国啊,何时才能是个正常的国家?《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血雨山河《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再说大陆中国可能出现“红色血腥”
·铁流新春寄言全国五七难友:勿忘毛泽东时代苦难,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图)
·铁流:“尊毛去邓”中国大陆将有第二次“红色血腥”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