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省公安厅长违法办案败露,副厅长欲盖弥彰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关公
    
    省公安厅长违法办案败露,副厅长欲盖弥彰


    贪官照片
    
     (参与网2011年6月28日讯):昨天家住电建小区的朋友打来电话,告诉了我他们小区那个长年遭陕西省公安厅迫害的残疾老人王英强一家的部分近况,现整理公布如下:
    
    自从上次省公安厅派事发地蒲城县公安局所谓专案组人员给王英强家送来了二次违法办案证据《不予立案通知书》被王老汉依法识破后,就再也没人见过有蒲城警方的人员来找过王老汉一家。相反,我们小区内那些长年24小时监控、跟踪、迫害王英强全家的那帮人到是有了新情况,他们显得比平时更加卖力和忙碌,办公室里很少能看到他们正常工作的身影,可只要王英强出现的地方(买菜也不例外),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炎炎,24小时监控人员都会恰到好处,不远不近的跟着最少两个人,并不时向外打电话汇报情况,一副走狗特务的模样。有人开玩笑说:“老王多年告状未果,现如今出门却比美国总统还威风,带的保镖不但数量可观而且还是免费的!”有知情者讲:最近这段时间半夜起夜时常常能发现有吴国荣、郑兰宝、赵武生等监控帮人员在王英强家后院窗下蹲点换班偷听偷看。我们的合法公民们见不到光明,相信了温家宝讲的:“假如你在地方见不到光明,请你到北京来,中南海的大门永远向你打开”,而现实中,我们的访民们却在被监控、被关押、被拘留、被劳教、被精神病。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真实的国之悲哀。
    
    附:电建小区主要监控人员名单
    
     1.李国亭(退休职工,西北电建四公司某在职贪官的父亲,家住王英强家正对面邻居)
    
    2.吴国荣(在职干部,打手小头领)
    
    3.葛强(在职干部)
    
    4.赵武生(在职员工,葛强的小舅子)
    
    5.郑兰宝(在职员工,吴国荣的狗腿子)
    
    6.曹天喜(在职员工)
    
    7.刘国斌(在职员工)
    
    曾有人和郑兰宝开玩笑:“你把本职工作干好,工资混到手就行了,老王家的事你凑哪门子热闹,又不多拿一毛钱。”郑兰宝答:“领导说了,只要把王英强看好,不让他出门告省公安厅长王锐违法办案包庇西北电建三公司的事,表现好的省公安厅和四公司领导都会发给现成奖金,发现重大线索立功者不但可以重奖还能升官,看不好失职的就重罚下岗,这年头谁不想升官发财,哪个愿意下岗啊。吴国荣因为老王家的事操了不少心,出了不少力,现在已经升官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听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悲凉的感觉,我们都是安分守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一旦落难成为访民就会象王英强老人一样遭到当今执政党(共匪政府),几年甚至十几年来毫无休止的残酷精神折磨,过上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人间地狱生活。违法者们却逍遥法外过着锦衣玉食权力至上的生活。记得中共中央政协常委、国家政治法律管理局局长、反贪局长车任峻曾经说过:“不准控访、接访、硬访、阻访、拦访;不准非法关押、拘留;更不准送精神病院,劳教,出现上述情况一把手一律开除”。而现实中,违法者在晋级,无形中培养了毫无人性的庞大强盗政府大集团,公然对弱势人民进行盯梢、稳控、绑架、挑衅等迫害。我们的百姓只是为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力和公道,去上访维权有什么过错,却惨遭各级政府的暴力迫害和折磨,这和土匪强盗有什么区别?
    
    前几日我也曾听在咸阳市渭城公安分局工作的爱人的哥哥讲过,自从省公安厅厅长王锐暗中吃西北电建三公司的黑钱,做钱权交易,公然充当地方企业黑包护伞的事败露后,王锐很是不放心,生怕拖的时间太久会对他的政治前途有影响,便指使副厅长雷鸣放出面帮他掩盖、压制、做虚假黑材料,企图将此案违法性质合法化,将案件真相化为乌有,枉想彻底堵死王英强上访的路。2011年3月25日蒲城警方第一次去找王英强查案办案和2011年6月2日蒲城警方送给王英强的《不予立案通知书》,都是副厅长雷鸣放请示过厅长王锐后导演执行的代表作。
    
    人常讲:皇帝犯法与民同罪,然而在共匪统治的天下,讲理就会挨打、论法会被拘留、上访会被劳教、被精神病院、财产会被抢夺,还不允许我们有半点不敬,有半点反驳。堂堂一个大型电力国企(西北电建三公司)主要领导人(赵晓飞)犯法了,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便通过渠道用公款找来省公安厅长王锐做黑保护伞进行包庇,公安厅长王锐利用手中大权公然做了黑保护伞,公然违法办案置百姓生死不顾,不但违法而且违纪,竟无人对他进行监督和纠正,相反副厅长还为其掩盖,这和黑社会有什么区别?共匪自已定的法律条文在弱势百姓面前成了摆设,在贪官污吏手中成了交易的摇钱树,如此坚持下去,试问共匪的江山还能撑多久?
    
    
    附件:
    
    周末在家闲来无事休息,一个家住电建小区的朋友突然来访,寒暄过后坐下闲聊一阵,无意中听他讲了一件事,很是令人震惊和气愤,现将大致内容整理公布如下:
    
     我是陕西省咸阳市西北电建四公司小区的一名普通住户,和我同住一个小区的有一位名叫王英强的70多岁的残疾老汉。老汉有个叫王小刚的儿子,是西北电建三公司的正式职工。大约是2007年年初吧,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王小刚突然被父亲从所在工作岗位带回到家中休息,看起来精神状态严重异常,常常听到他整天整夜在家大喊大叫哭喊叫骂,还有他家人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样子,常常看到他父母出出进进往各级政府及企业之间忙碌奔波的身影,凭直觉他家应当是出了什么大事,恰巧我儿子的一个同学和王小刚在同一个项目部工程上上班(西北电建三公司蒲城项目部),出于好奇心我特意让我儿子找他同学打听了一下情况,才知道因工作原因王小刚被无怨无仇没有任何背景的同事程文才故意放单位狼狗咬伤并惊吓出精神病,奇怪的是事发后单位好几辆车都闲着,所有在事发现场的干部竟无一人带头救人开车送王小刚去医院打疫苗做检查及处理相关问题,还命令让王小刚赶紧回宿舍去不准乱跑,否则就下岗,狗咬伤不及时打狂犬疫苗和破伤风是要死人的,一些其他在场的职工见状不知领导干部唱的是哪一出,竟干出这样不合常理的事,因为害怕打击报复被下岗也都只好违心的散去不敢去救人。事发后不久王英强突然来到了蒲城项目部,可能是听说儿子出事了特地来了解情况的吧,当他得知事情真相后,很生气,多次找项目部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领导们不是态度恶劣以下岗相威胁就是赖死狗不愿给人家处理问题,针对这些反常现象多数工人都不能够理解,王小刚是一个老实本分性格内向工作勤奋也没有什么违法乱纪记录的好同志,曾和他共过事的同事们对他印象也都很不错,却为什么会招来如此大祸?私下里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针对如果是个意外,为什么事发现场无人救人,事后领导们又不愿处理这个问题大家都想不通。也许是有人向领导打小报告了吧,后来很多在事发现场和参预过私下议论的职工都不同程度受到了领导们的私下警告:“不准再关心参与王小刚狗咬一事,否则和他下场一样!”事隔不久更残酷的事情发生了,几名干部居然暗中指使几个当地农民在一天中午开饭时间在职工食堂将王小刚父子打倒在地,然后扬长而去,又是没人拉没人管。当时也没见他们父子和什么人发生矛盾啊,也许是嫌他们要求处理狗咬问题太烦或者其它黑暗内幕进行打击报复吧。迫于压力没人敢去帮他们。无奈之下王小刚被父亲带回了家中。
    
     我们小区的很多居民都很同情王小刚一家的遭遇,但是也很担心他们家能否抗住一个国有大型电力企业领导的黑暗腐败,众所周知,电力行业被人统称为“电老虎”,又有地方政府保驾护航,可以说是牛气冲天了。我们电建四公司前几任总经理分别公开贪污工人血汗钱十几个亿,然后拿着钱到政府去买官,包二奶等,现任总经理也是腰包鼓鼓,手底下还养了一群黑打手,谁敢和他作对,轻则挨打教训重则暗中杀害伪造事故,更可恨的是,这些企业腐败官员们暗中还和一些包工头联系,大量低价雇佣民工干豆腐渣工程从中渔利然后把大批工人下岗在家,很多工人现在连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只得辛苦的外出打零工谋生。很多国有资产也被他们暗箱操作贱卖了,然后假账一做自认为天衣无缝,可工人阶级不是傻子呀,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就连小区居民物业费也是巧立名目乱收费,听说西北电建三公司也存在很多相同的黑幕,那里的很多工人也是苦不堪言。
    
    起初每次王英强从西北电建三公司讨说法回来或是从某个政府部门上访回来,都会有很多好心人或是好事者围上前去打听事情的进展情况,大家都认为企业再黑暗但至少还不是公开的黑社会,总该象征性的给老王家处理些问题,维护一点党的面子。没想到时隔不久,老王家的事情不但没有任何进展反而开始恶化起来,西北电建三公司领导见老王家不为邪恶所屈服,顽强的讨要公道和正义怕事情黑幕暴露,便暗中收买了我们西北电建四公司几位领导,公然派一批在职小干部和职工对王英强一家进行24小时监控、听墙根、洗脑、威胁、强行跟踪、非法带手铐截访、私设公堂进行污辱打骂等恶劣手段妄图让他放弃上访。一些小干部甚至常常上门骚扰和威胁他的家人,变向打听上访动态,尤其是一个叫吴国荣的单位保卫科副科长最为恶劣和嚣张,此人是单位某领导手下出了名的黑打手之一,外号“吴二球”,心狠手辣做事胆大,很多工人都受过他的迫害。吴国荣还暗中交待小区大门口值班室工作人员,只要看到王英强出大门就立即做好时间记录和给领导打电话汇报。上访无门加之又屡遭多重迫害,王英强的老伴王老太精神彻底崩溃了,于2007年下半年突发脑溢血卧床不起,导致本来就清贫的王家一下子更是雪上加霜。
    
     后来听说王英强几经艰辛上访至国家公安部,国家公安部看完材料后认定案情性质太恶劣,多次特批到陕西省公安厅要求查清事实真相依法严惩凶手,大家都替王家感到高兴,认为他们家终于可以重见阳光了。没想到案件转到省公安厅后如石沉大海,不但没有任何进展,老王家受到的迫害却反而在不断升级加重。常常看到王英强艰难的出门去上访不是被截访回来就是被公安局的警车和吴国荣押回来,常常看到西北电建四公司单位领导高建设、董小成、肖建华等人在光天化日下指使吴国荣等黑打手将王老汉打倒在地威胁不准他再出门上访告西北电建三公司的状,同时一些小区关心他的居民也暗中受到吴国荣等人的恐吓:“再敢参与打听议论王英强家的案情,让你立即从地球上消失!”为了自保,没有人再敢和他家任何人接触交流。大约是2010年元旦那天,王老太因为家中长期受迫害不能自由去医院治病含恨而死,没过几个小时西北电建三公司不知从哪得到消息,立即派来几名干部24小时强行住在老王家对他家人的一言一行进行控制还企图抢走尸体,性质十分恶劣。
    
     大约从2011年3月10号左右开始,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常常看到辖区派出所警官们三五成群的出入王英强家,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也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2011年3月25日中午大约快两点的时候,吴国荣和我辖区片警殷建库一起来到王英强家,说是省公安厅派人来了解情况,让他全家去谈话做记录,地点在我们小区物业办公室。有人看到专案组大约来了有六七个人,穿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吴国荣和这些专案组人员有说有笑一副套近乎的奴才相。大约下午六点左右才分批离去。希望老王家能从此真相大白得到公正处理吧。
    
     事后有人和吴国荣一起打麻将,向他打听专案组来查案的具体情况,吴国荣很得意的说:“别看王英强告了这么多年状,连老伴都白搭上了,现在都是官官相护没人会给他做主,他除了会缠访胡闹搅得政府和企业不得清静以外他也没什么大的本事,其实他们全家就是一窝蠢猪!今天省公安厅专案组打着调查当年案情真实情况的旗号来找他全家谈话做笔录,他们家还以为有出头之日了,乐得屁颠屁颠的,其实人家专案组就不是冲着给他家主持正义而来的,太阳怎么可能从西边出来呢,西北电建三公司靠的就是省公安厅长王锐这棵大树当保护伞,陕西省内他老王能找到公道吗?他手里虽然有很多证据材料能说明案件性质真相,可没人理他呀。听说前几天他在外边摆地摊要饭不知怎么搞的居然还把案件材料上到了一个叫观察网的外国网上,直接把王锐厅长包庇西北电建三公司违法办案的事实给挑出来了,为此王厅长好象受到了中央哪个部门的严厉批评,闹得全陕西省沸沸扬扬的很没面子,他非常生气,省公安厅信访夏主任为这事还差点丢了帽子。今天专案组来我一直在跟前看着呢,人家明着说是调查案子,实际是误导他的思想整理他疯儿子及他全家口供好找借口做材料收拾他的。他疯儿子可真傻,案子的重点地方人家压根就没问他也不知道说,所写的口供也和他口述的内容有出入,让他签字按手印他居然就签了。他女儿也是个十足的法盲,人家让她干啥她就干啥,她的口供也有出入,有的地方她虽然看出来并提出了疑问,可人家专案组说不要紧没关系不用更正,居然也哄着她把字给签了。老王当年虽然在事发现场能说清一些真相,但人家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他几句,压根就没整理他的笔录,西北电建三公司那边早就按省厅的意思把相关的假材料假证明等东西都整理好送到省公安厅了,老王手里那些真材料真证据没人认就算彻底报废了,到时时机一成熟判他个证据不足无理取闹,他想哭都哭不出来,以后再敢去省公安厅缠访讨公道他就等着劳改吧。”
    
     一个小小的强权政治包庇案怎么会闹的全陕西省沸沸扬扬呢?我不禁有些好奇,正巧我爱人的哥哥在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公安分局供职,我决定去找哥哥打听一下。来到哥哥家小坐,喝点小酒,提及此事,哥哥立马很紧张的样子问我:“这事你也敢插手?你还想不想在陕西省混了?”我诧异:“才多大个事啊,有这么可怕吗?不就是随便问问吗?”哥哥叹口气:“那个王英强老汉为他儿子的事整天去省公安厅上访,我们分局有时也出车去接访,我几个哥们在省公安厅工作,我也听他们说过此案,大家都知道这事不用调查就是个明显的刑案,暗中大家也都知道有厅长王锐当保护伞硬撑着,信访相关人员也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欺负人家,说是小小的治安纠纷,时效已过,无法追究,我们分局和咸阳市公安局对于这事也是人尽皆知,也有人看过那王老汉的相关材料,人家手里的东西就能说明一切问题,可没人给他主持公道有啥用啊,现如今哪个当大官的手里没有几条人命,哪个当大官的不是家财万贯金山几座的,苦的就是我们这些基层人员和老百姓。凭良心说,那王老汉家也确实很可怜,政府真想要形象就应当给人家秉公处理,一了百了,再这么玩花招包庇下去肯定落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党的江山迟早要亡到这些腐败分子手里!”
    
     听完朋友和哥哥的叙述,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李刚翻版吗?真是特权主义导致制度性腐败,腐败导致了政府政策向强势利益集团倾斜,而对民众大肆侵权;并且导致冤狱遍地。政治经济的制度性腐败又“传染”成社会性腐败,如:政策不公,城市暴力拆迁,强圈农民土地,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野蛮城管,强收摊派、恶官悍吏和贪官污吏遍地,司法腐败,黑白同流,犯罪猖獗,镇压维权,暴力截访等等。同时,社会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社保则滞后和缺位,医疗腐败、医保薄弱。住房、医疗、教育费用奇高,被民众称为“新三座大山”。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民怨沸腾。中国“颜色革命”即将到来,关键的问题在于民主力量的崛起。因为涣散的民间力量,遇到暴君,必然是悲剧。在这种“两强相遇勇者胜”式的正面较量中,民主力量只有自己成熟强大起来了,才不至于象千千万万个王小刚式的受害者那样再雪上加霜苦不堪言,工人阶级们勇敢的站起来吧,和那些伤害你们的强权政治勇敢的做斗争,争取自由和民主,重新夺回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力,重新找回平等幸福的生活吧。呼吁外媒朋友们能象多国部队支援利比亚平民那样,多多帮助这个不幸的王小刚之家呐喊和斗争,将黑暗腐败公布于众,我相信,经过多方支援和努力,我们的工人阶级一定会迅速觉醒的。也祝愿王小刚家能早日争取到公平和正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012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英强:上访三年我家四口一死二残
·王英强:省公安厅说要和我交朋友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互联网特色:扫黄打非佯攻,封杀妄议主打
  •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二)
  •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 《天堂夢醒》十五、夢無了時
  •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 袁紅冰教授北社演講完整版及現場O
  •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 袁紅冰教授谈台湾选举中的一些现象
  •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 长痛歌()第十七章龙蟠虎踞今胜昔 
  • 博客最新文章:
  • 金光鸿关于中美贸易战及其他
  • 谢选骏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 遇罗锦三赞翊浩
  • 李芳敏144000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 谢选骏安史之乱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春秋战国的开始
  • 张杰博闻摊牌倒计时!三大精英集团逼宫习近平何去何从?
  • 金光鸿号召大陆同胞集体涌入台湾
  • 邱国权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 陈泱潮對待聖經預言應驗持何態度,是檢驗真假基督徒的試金石
  • 谢选骏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 曾节明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 谢选骏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 藏人主张【干擾袁紅冰演講場地的「外力」早已呼之欲出】
  • 谢选骏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 徐永海科学帮助我们知道耶稣是唯一真理
  • 谢选骏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 魏紫丹长痛歌(订正稿)第二十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论坛最新文章:
  • 张井和青年写作群
  • 扫荡自媒体扩大 查禁微信微博20万帐号
  • 陆被指搅和岛国内政颠覆现总统流产 台关注
  • 燃油税:在环境保护与社会正义间寻找平衡
  • 政审全国形势要一片红 传习指示培养干净人
  • 姆努钦与刘鹤电话 特习会前贸易战寻降温
  • 中美人口百年大战北京压力大
  • 朝13处导弹设施被揭秘 首尔意淡化平息影响
  •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遭官方悄声注销
  • 留学生章闻韶
  • 反腐幽默剧情: 芮成钢因反腐内部奸细而轻判
  • 亚太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谈判延后
  • 马来西亚怒斥高盛腐败骗钱加剧大马腐败
  • 谁敢修剪了习近平的指示?
  • 百度终被列不良名单
  • 昂山素季光环骤褪 大赦国际剥夺人权奖
  • 欧美日联手推世贸改革疑向中国施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