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马云捅破互联网潜规则:支付宝事件只是序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7日 转载)
    
    国际先驱导报
    
    CFP
    马云捅破互联网潜规则:支付宝事件只是序幕


    
    央行或掀整顿“伪内资”风暴
    
    中国互联网产业就是这么奇怪地建立在VIE这么一个灰色和模糊的制度基础之上,但马云选择了对这样的“协议控制”大声说“不”
    
    “若是换个人,同样姓马,在这件事情(支付宝股权纠纷)的处理方法上,肯定不会如此高调……不过他(马云)就是这样一个很狂很自信的人。”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专栏作家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的确,这个被《数字商业时代》的主笔丁鹏飞称为“火星人”的小个子从来都不会“按常理出牌”,他的张扬让互联网行业与外资联姻的“潜规则”大白于天下,尴尬地接受各方审视。或许,随着讨论的持续深入,支付宝事件的后续处理将很可能成为规范互联网市场对外融资渠道的一次契机。
    
    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切的争议,源自美国时间2011年5月10日。
    
    这一天雅虎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季度报表(10-Q)里首次承认“阿里巴巴最有价值的资产——支付宝”已经从阿里巴巴集团手中转让给了一个私人控制的公司,而这个公司的最大股东,就是阿里巴巴董事局的主席马云。
    
    更耸人听闻的是,报表还指出,此次马云重组旗下资产支付宝的所有权的行为,并没有通知其两个大股东,雅虎和软银,也没有征得集团董事会董事或股东的批准。
    
    消息一出,雅虎的股价一路下跌。而据路透社6月7日的报道,因为“在此次转移中,雅虎涉嫌虚假声明和信息遗漏”,美国证券公司Kendall Law Group代表雅虎股东,一纸诉状将雅虎告上了法庭。
    
    雅虎股东的集体发难,让支付宝股权转移一事越闹越大,并最终随着财新传媒总发行人胡舒立的一篇《马云为什么错了》,阿里巴巴和马云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时间,“马云VS胡舒立,你更支持谁?”成了微博上讨论的热点;“支付宝究竟归谁”也成了各大媒体调查的热门话题。
    
    “这种做法是不仗义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企业高管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你最难的时候别人伸出援手,你不能反过来把‘农夫’咬了。”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陈志武也在微博中发文,认为“面对外资,不能‘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知名财经作家苏小和则把马云“在支付宝上的所作所为”评论为“是一种契约制度上的反市场”。
    
    一切都为了“第三方支付牌照”
    
    面对汹涌的质疑之声,常常自诩为金庸笔下“风清扬”的马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以攻为守。
    
    6月12日凌晨,他与胡舒立连发两个小时的越洋短信,称胡“在基本事实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开始评论了。”并在随后不到48小时的时间内高调召开媒体沟通会,要和媒体“做一个彻底的沟通和交流”。
    
    从会后媒体披露的各种事实细节和相关工商登记资料,不难拼凑出支付宝股权转移的过程:
    
    2009年6月和2008年8月6日,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Alipay 向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分两次转让了支付宝70%和30%的股权,支付宝由外商独资变为100%内资企业。
    
    2011年3月,马云决定暂时终止原先与两大股东雅虎和软银的“协议控制”(Variable Interest Entity,简称VIE)约定,并做出书面声明:“浙江阿里巴巴为支付宝的惟一实际控制人,无境外投资人通过持股、协议或其他安排拥有本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马云个人占了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80%的股份,但支付宝股权转让过程与央行对提供支付服务的非金融机构制定的管理政策变动息息相关,两次转让的意图非常明显,按照马云的说法,“(整个过程)一直都是基于对央行政策的理解和沟通”,最终目的是“为了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
    
    按照央行的最新规定,有外资背景的机构要想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需要报国务院审批。在马云看来,那样对支付宝来说风险太大。
    
    马云的担忧绝非空穴来风:有银联背景的银联商务同样是在申请牌照之前,将软银赛富3500万的股份转让给雅戈尔等中资公司。
    
    “在中国国情下,不确定因素太多,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风险。”一位业内人士说。
    
    “这点毋庸置疑,在竞争激烈的电子商务领域,如果拿不到第三方支付牌照,支付宝就形同虚设,淘宝网很有可能一夕之间丧失老大位置。”互联网资深观察家付亮表示。
    
    而上述互联网企业高管也认为,“以我对马云的了解,他并不是个贪财的人,说他为了一己私利转移支付宝,未免有失偏颇。况且(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公司成立于2000年,马云再会绸缪,也不会在9年前就布好了局。”
    
    捅破了“潜规则”的窗户纸
    
    尽管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对淘宝,乃至阿里巴巴而言都至关重要,但是作为阿里巴巴集团的两大股东,雅虎和软银却无法“一切以支付宝拿到合法牌照”为前提,特别是在马云单方面宣布“协议控制”失效之后。
    
    协议控制,是离岸公司通过外商独资企业,与内资公司签订一系列协议来成为内资公司业务的实际收益人和资产控制人,以规避《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对于限制类和禁止类行业限制外资进入的规定。
    
    “对国内经营公司而言,外商独资企业实际上就是一个隐名股东(虽然他的有效性受质疑)……外商独资企业实际上就是背后真正的控制人。”上海远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蔡峰华这么解释。
    
    马云宣布“协议控制”失效,等于单方面让雅虎和软银出局。它们既无法控制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经营和股东权,也无法合理分得利润。
    
    可是,诚如福布斯中文版主编周健工所言“没有VIE,就没有今天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崛起……你可以称之为一个变通之举、无奈创举、或者创新之举……但它(中国互联网产业)就是这么奇怪地建立在(这么)一个灰色和模糊的制度基础之上。”
    
    否定协议控制,“以后中国新创(互联网)公司就没有了融资渠道”,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互联网企业CEO这么说。
    
    从这个角度来看,马云捅破了行业“潜规则”的窗户纸,并大声说“不”,也由此成为全行业口诛笔伐的对象。
    
    “就我所知,国内所有拿到融资的互联网企业,包括上市和未上市的,全部是VIE结构!包括京东商城!”京东商城创始人刘强东在微博上的这番话难掩怒气,“少数人的不诚信行为,需要全行业埋单!”
    
    而易凯资本有限公司CEO王冉在其最为纠结的一篇博文中直言:“这不是我们心目中一个行业领袖应有的风范与担当。作为行业的领军人物,(马云)把所有采用VIE结构的中国公司悬在了半空。”
    
    事关国家金融信息安全
    
    尽管如此,马云一直坚信转出支付宝的股权是“当时唯一正确的决定,虽然它不完美。”
    
    在他看来,“支付数据的安全是任何国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是安全问题而不是民族问题。牌照问题不能怀有侥幸心理,也许你说‘协议控制’很靠谱,但假如你有6亿用户这么大的规模,还会不会被通过?如果支付宝没有拿到牌照怎么办?”
    
    而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樊的分析也佐证了马云的担忧:“支付宝作为国内最重要的第三方支付工具,用户数和金融数据庞大,变更支付宝所有权的做法首先迎合了法律要求,同时维护了国家金融信息安全,保证支付宝数据能彻底掌握在内资企业手里,是一举两得的做法。”
    
    所以,当认为“如果一个男人不执著愚直,他就不会成长”的孙正义“执着而又愚直”地一遍遍询问马云:“为什么我在中国的其他朋友可以(协议控制),你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干?”同样偏执的马云回复道:“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就这么简单。”
    
    孙正义口中的“朋友”到底指的是谁,目前不得而知。
    
    但胡舒立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马云)你的做法有示范效应。”
    
    既然马云要与VIE撇清关系,那么与支付宝同时拿到第一批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业,自然个个“噤若寒蝉”。
    
    6月15日晚,方兴东在微博上发布:“据可靠消息,腾讯财付通的牌照已经收回给央行深圳分行,央行责令腾讯整改,六个月内解除协议控制。如果属实,那大家就不能多责备马云。请大家考证。可能这场风暴要席卷得更大了!”
    
    虽然央行深圳分行和财付通公司公关人员都否认存在这种情况,但时隔两天,微博上又有匿名消息:“一家支付企业知情人士透露,央行已给多家已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业发函,因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要求各家企业对于是否存在外资直接或间接控股作出明确说明。财付通负责人被央行点名须进京说明。收到央行函件的一批第三方企业负责人已经赴京与央行开会讨论。”
    
    支付宝事件只是序幕
    
    “央行不太可能对这些企业实行一刀切的做法,毕竟VIE的做法默许了十年,突然宣布不合法不利于互联网产业的健康稳定发展。”上述互联网专栏作家分析说。
    
    但“(对VIE问题)采取苟且的鸵鸟战术,并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道”,周健工认为,协议控制已经过时,互联网产业未来的创新与发展如果“建立在VIE这样一个互联网1.0时期的灰色安排之上,将面临极大的制度瓶颈……应该由业界和公众一起推动中国互联网产业生态的进化。”
    
    这种进化,必然带来整个行业蜕变升级的阵痛。而对VIE地位的判定,则是目前监管部门所需要做的。
    
    而针对雅虎和软银的赔偿,截至记者发稿时的最新消息是,已经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他们(杨致远、孙正义、马云)说到底都是商人,都得谋求自己企业利益的最大化。不管事先到底知不知情,既然支付宝股权转移已经是事实,杨致远和孙正义都不太可能较真,最后弄得两败俱伤”,付亮分析说,“三方还是会积极谈判,争取尽可能多的补偿。”
    
    可是,对于中国互联网经济来说,支付宝事件可能只是未来资本大戏开演前的序幕。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接受采访时认为支付宝事件“很可能标志着中国互联网自由时代的结束。”
    
    在他看来,金融结算系统让国有资本看到了“进入互联网产业的方式”,“两年之内,(支付宝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利益一定会再一次重新调整,到那个时候,这个行业中的民间资本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将是一个很大的悬疑。见习记者任伟娇
    
    支付宝VS财付通:央行沉默下的对赌
    马云捅破互联网潜规则:支付宝事件只是序幕


    
    在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首批企业当中,至今仍属外资协议控股的不在少数,这个事实,让雅虎和软银很难面对自己的股东
    
    高调回应后,当事人突然决定“噤声”。
    
    6月22日,支付宝股权纠纷的三方——阿里巴巴集团、软银及雅虎突然发布联合声明,称三方沟通已经取得实质性进展,在适当的时间之前,三方将不再发表任何评论。
    
    三方沟通既然已经取得实质性进展,为何不是公布补偿方案,而是选择突然沉默?
    
    央行的沉默
    
    三方的突然沉默,不能不让人想到事件的关键一方:央行。
    
    按说,央行和这三家的股权之争是没什么关系的,但是恰恰是由于央行的一纸规定,才导致了马云做出决定,转换支付宝股权。
    
    6月19日下午,当时还未发布噤声声明的马云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承外界的批评的确让他很郁闷。“在政策面前,我们选择了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他介绍,央行今年1月发函要求第三方支付的申请单位专程书面声明其是否为境外资本通过“持股、协议或其它安排”成为实际控制人,“我们是这样解读的:如今监管部门已经不可能对触及金融与信息安全领域的‘伪内资’企业视而不见,第三方支付业一头连着银行,一头连着消费者,不仅存在金融安全,还有信息安全问题,因此在对外资开放时,应该比银行业更为慎重”。
    
    “如果支付宝是外资间接控股,的确不容易取得牌照。”央行研究生部主任郭田勇告诉记者,支付宝涉及的股东是雅虎和软银,是实实在在的外资,与那些单纯在海外注册,实际上都是由本土股东控制的公司还是有所不同,的确存在拿不到牌照的风险。
    
    就此事,马云在和雅虎的杨致远和软银的孙正义一直在进行沟通。到最后,杨孙二人都没有同意转让股权,他们一直坚持协议控制这种方式,他们认为用这种方式一定可以避开现行的政策。
    
    “最后我做了个决定,先拿到牌照再说,再来谈补偿。这就好比失火的时候,我先救了孩子,没有把沙发家具抢救出来。”马云说。
    
    在央行的政策面前,马云的坚持不能说不对,而杨致远和孙正义的想法也不能说错。相当多的互联网业界人士透露,在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首批企业当中,至今仍属外资协议控股的不在少数。
    
    这个事实,让雅虎和软银很难面对自己的股东,也很难让这些股东接受,为何马云一定要通过转移支付宝股权的方式拿到牌照,而不选择和这些企业一样,以现有的方式拿到牌照。
    
    在事件的热度持续不减,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讨论阵营中来的时候,事件的关键方央行却一直沉默。尽管有媒体能从“接近央行的人士”和“央行有关人士”那里获得一鳞半爪的信息,但是没有权威的声音出来对此进行解读。
    
    两种赌注
    
    在众多的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业当中,和支付宝同样受关注的就是腾讯的财付通。它因为被指出也有外资背景后,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到这场论战中来。
    
    腾讯本身是外资上市公司,截至今年5月,财付通的收益仍然出现在腾讯的财务报表中,而此后腾讯也没有宣布过任何股权转移的事项。因此,腾讯坚称财付通为全内资企业的说法,多少让人感觉有点看不懂。
    
    博客中国创始人方兴东认为,互联网阵营在牌照申领问题上的分化,分别代表了业内对央行现行政策的两种截然相反的解读甚至是赌注。这种分歧不仅将“协议控制”这一行业潜规则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中国的监管部门推上了风口浪尖,也将海外风险投资甚至海外股民利益深卷其中。
    
    此时,闹得纷纷攘攘的支付宝股权之争突然噤声,也许给央行处理此事减小了舆论压力。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都是明摆着的。”郭田勇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比如财付通真的有外资背景的话,就让它走国务院审批这条路。如果它的股东仅仅是海外注册的,而非真正的外资,给它牌照又何妨。
    
    “现在的情况下,还是让企业适应现有的政策,毕竟这是现有监管下的产物。”郭田勇说。记者章苒、张皓雯
    
    阿里巴巴上市棋 马云最终"以上市换取控制权"?
    
    无论是拆分上市,还是将VIE拖入泥潭,为了破解僵持下的支付宝股权重组谈判,眼下的阿里巴巴集团无所不用其极
    
    财经国家周刊报道  支付宝风波未平,阿里巴巴集团又再成焦点。
    
    6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旗下淘宝网自次日起将分拆为三家独立的公司:沿袭原C2C业务的淘宝网、平台型B2C电子商务服务商淘宝商城、一站式购物搜索引擎一淘网。
    
    “三家公司将和阿里巴巴B2B一起完成对不同客户的服务。”阿里巴巴集团如是解释,“未来不排除集团整体上市的可能。”
    
    在给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马云如是描述上市可能性的动因:淘宝分拆将使客户、员工和股东收益最大化,“希望未来能让所有一直相信和支持我们的股东们分享集团的整体利益。”
    
    这被业界视为马云“安抚”雅虎和软银的“甜枣”。
    
    在马云将支付宝股权转移至内资,招致阿里巴巴集团其他两大股东不满后,三方展开谈判,商议补偿一事。(详见《财经国家周刊》6月13日《支付宝游戏规则》一文)
    
    “到底是阿里巴巴整体上市,还是淘宝上市,这要视乎阿里巴巴就支付宝股权重组一事与雅虎、软银谈判的结果如何。”一位接近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的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这位人士透露,马云在此时拆分淘宝,释放上市信息,是内外多重压力所致:一是为了安抚大股东,缓解谈判时受到的来自雅虎和软银的压力;另一方面则为了安抚员工——大量持有淘宝期权的员工在坚持了8年之后,套现心情急迫。
    
    他透露说,这些压力都迫使马云选择上市,“可能是港股”。
    
    多重压力
    
    一直以来,淘宝对上市的渴求从未休止。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阿里巴巴集团了解到,笃信风水的马云将淘宝安排在位于华星路99号的创业大厦里,在座位已经容纳不下现时的淘宝员工规模时,马云宁愿淘宝网分置几处,而不是另行安排统一办公地点——原因是阿里巴巴B2B公司当年就是从这里起家,直至走向香港资本市场。
    
    这一些细节或将是阿里巴巴上市的前奏。但究竟是阿里巴巴集团整体上市抑或是某一个具体的业务板块上市,还不得而知。而一分为三之下,或许马云仍留有后手。
    
    博客中国方兴东分析认为,常有假货风波的C2C淘宝网上市艰难,“C2C总是有很多问题,很容易遇到瓶颈。与此不同,专注B2C的淘宝商城有很好的可控性,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淘宝商城的成长性非常不错,随着市场竞争加剧,需要更多资金来发力。”
    
    易观国际认为,淘宝商城的独立是最为水到渠成的业务分拆。从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网上零售市场的趋势已经由C2C驱动向B2C驱动转变。未来阿里要举全局之力,将淘宝商城打造成能服务全网的开放平台,前提必须是淘宝商城的独立化运作,让优质的商城资源从阿里系中突围而出。
    
    “除了业务上的需要,淘宝商城上市还有利于兑现对阿里巴巴员工的期许。”上述接近阿里巴巴高层的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一些手中握有淘宝期权的管理层需要上市来套现。
    
    但这些并非上市目的的全部——阿里巴巴打造“物流平台”的计划,正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2010年,淘宝网对外首推“平台化物流计划”,这是阿里巴巴集团基于“大淘宝”战略上的布局——淘宝网联合国内外的仓储、快递、软件等物流企业组成服务联盟,提供一站式的电子商务物流配送外包服务,解决商家货物配备(集货、加工、分货、拣送、配货以及包装)和递送难题的物流信息平台。
    
    2011年1月,阿里巴巴集团发布物流战略,进一步强化以物流宝为核心的物流信息管理系统。阿里巴巴同时宣布,将从集团层面主导,投入100亿元资金进行全国性仓储网络平台的建设。
    
    在2011年5月11日的“淘宝媒体日”上,尚在淘宝网CEO职位上的陆兆禧表示,淘宝平台化的物流绝对是个创新,“这个世界还没有人去做平台化的物流。只有淘宝现在在干这个事情,我们还在摸索,但是干得并不是很好,因为非常复杂。我觉得今年会有一些大的促进。”
    
    而上述人士认为,尽管阿里巴巴对外宣扬“不差钱”,但实施一个没有人做过平台性物流平台的计划,对阿里巴巴而言,意味着更多的资金需求。
    
    上市驱动谈判
    
    阿里巴巴放出拆分或将整体上市的消息,在时间节点上耐人寻味。
    
    在6月14日的媒体见面会上,马云称,“支付宝申请牌照的那段时间对于我而言,是大限;而现在,是雅虎和软银的大限,他们有股东的压力”。
    
    雅虎迫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及股东的压力,此时表现出缄默;而软银孙正义的态度更是坚决,这些都有可能抬高二者的叫价。
    
    马云在回应《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提问时称,要想向雅虎回购阿里巴巴集团股权,“人家卖,我们买不买得起还是个事情”。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阿里巴巴集团获悉,此前,阿里巴巴集团与雅虎就股权回购一事进行了两次谈判,但临门一脚时都被雅虎自己否掉了。而雅虎倾向于“以阿里巴巴集团上市之后按照市场价格退出”——更符合雅虎利益的方式进行。
    
    这或许更加符合马云在支付宝股权还未解决之际,放言“未来不排除集团整体上市”的真实动因。
    
    更有业内人士判断,启动上市的说法,很有可能是马云与雅虎一揽子谈判协议的组成部分,即马云最终“以上市换取控制权”。
    
    “如果在与雅虎、软银的谈判中,三方无法达成协议,集团整体上市的可能性就不存在。”有业内人士说。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管理层人士处了解到,“未来不排除集团整体上市”,这句话里还隐藏着一层含义,也有可能是拆分后的淘宝商城单独上市。“要视乎马云与雅虎、软银谈判结果而定。”
    
    VIE僵局
    
    然而,在中国概念股集体受挫的大环境下,阿里巴巴要很快上市,时机并不合适。
    
    与马云拥有共同投资人软银的陈一舟,则对媒体公开发表言论表示,目前中国概念股集体被唱衰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支付宝风波。“这导致海外投资人对于通过协议控制公司的合同稳定性产生质疑。”
    
    在马云指责VIE(协议控制)模式不合乎中国法律制度之后,美股市场的中国概念股集体下挫2个百分点。
    
    有消息称,央行在支付宝事件之后,已经致电多家支付企业,问询当时申报材料中的申明函是否属实——公司是否存在外资直接控制或协议控制。
    
    支付宝事件爆发后,投资界开始流行一句调侃:“VIE就象底裤,人应当有,但不能逢人就亮出来说明你有。更不能因为有人裸奔,就说威胁到全体穿底裤的权利。”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则在自己的微博中指出,“众多投资人更担心的是未来投资中国互联网的风险。”
    
    “本来是一个公司内部的股东纠纷问题,被上升到了国家利益层面,把全国的VC都拉下了水。有些人利益受损,自然不会废掉VIE,马云谈判筹码却增加了。”清科投资人雷中辉表示。
    
    易观资本有限公司王冉也撰文指出,马云“为了说明自己的正确”,把中国数以百计的采用VIE结构的企业推到风口浪尖,让本来已经被报表造假等问题和对冲基金搞得风雨飘摇的中国概念,在国际资本市场上雪上加霜。记者 徐英
    
    本文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博讯 boxun.com)
1982215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互联网专家又遭美国拒签
·中纪委副书记谈中国版“我行贿了”网站被关:“有关部门加强对互联网的管理”
·重庆设“互联网特区”遭网民恶评
·重庆设“互联网特区” 没有防火墙
·新版华人与狗不得入内?重庆设互联网特区 (图)
·我国首个互联网服务标准发布
·互联网领军人物眼中的“红色奋斗”
·13部门开展问题地图检查 将加强互联网地图监管
·中国十万互联网用户无法用虚拟专用网络
·周永康没下令镇压、温家宝访日安全、中国欲反击美国互联网新战略
·外交部:中国依法管理互联网属于主权行为
·网评会:将5.12设立为互联网行业"社会责任日"
·中国设立新机构监管互联网内容
·中国修订保密法加强互联网控制
·当局成立跨部门机构加强监管互联网
·王晨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
·国办通知设立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网办”挂牌 中共扼住互联网咽喉
·互联网站登载新闻业务十年回顾与法治管理路径
·孕事通网站侵犯互联网用户合法权益,(图)
·中宣部胆敢关闭互联网,胡锦涛就死定了!/春秋戈
·互联网新一代并不是”非主流“
·告诉你一个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建筑师田溯宁
·中共能通过互联网打赢信息战吗?/阿妞不牛
·张朝阳:本土互联网企业创新能力不输国外
·大清的闭关自守与今天的互联网政策/严永欣
·互联网博弈 政府会妥协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不要推行“互联网自由”的双重标准(图)
·郭庆海:像希拉里一样捍卫互联网自由
·美国互联网外交是虚伪的实用主义
·周宁:谷歌退出给中国互联网带来10个变化
·透过google退出中国 看国内互联网的沦落
·互联网成为中国新闻舆论独立源头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充分利用互联网等宣传手段,成功确立零八宪章的历史地位
·互联网官民大博弈:筑防火墙与翻防火墙
·对中国互联网的忧虑/胡泳
·人民的呼声响彻大陆互联网/陶达士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