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村民为拆迁加建房屋 加建房坍塌致7人身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7日 转载)
    来源: 西部网
    
    未央区草滩街道东三村民房加盖坍塌事故中,被掩埋的7人经抢救无效不幸死亡。
    村民为拆迁加建房屋 加建房坍塌致7人身亡


    
    有些民房超出基线横在道路中,使得整条街道看起来参差不齐。
    村民为拆迁加建房屋 加建房坍塌致7人身亡


    
    事故民房已经接近东三村的尽头,周围一片荒地,视野开阔,能够看到西安北客站的顶部。
    村民为拆迁加建房屋 加建房坍塌致7人身亡


    
    所谓的“二楼”不过是一层薄薄的水泥夹层。
    村民为拆迁加建房屋 加建房坍塌致7人身亡


    
    房屋内的一切都是“凑合”起来的。
    村民为拆迁加建房屋 加建房坍塌致7人身亡


    
    西部网讯(记者 冀楠 王莹)26日早晨7时,在西安市未央区草滩街道东三村民房加盖事故中被掩埋的7名民工经抢救无效不幸死亡。当日中午,东三村已经开始断水断电。
    
    “水电一停,都安宁了,现在想盖的也盖不成了”,一位村民在跟记者闲聊时说。
    
    当记者来到东三村时,村口小卖部旁的几个村民正在议论前一天的塌房事件。事实上,现在村里人聊天的核心议题都是这件事。
    
    新建的房屋一栋挨着一栋
    
    无人居住貌似“弃城”
    
    根据村民提供的信息,记者顺着村子的主干道一直向里走,但路却越走越窄,本就不宽的道路两旁全是六七层左右的民房,一栋挨着一栋,有些已经贴了瓷片,有些还裸露着红砖,一连几十米都没有间隔,不时还有超出基线的建筑横在道路中,使得整个街道看起来参差不齐。
    
    令人疑惑的是,路边的这些民房几乎没有人居住,除了在村口遇到的几个村民,在巷子里很难见到一个人影,加之光线幽暗,村子俨然一副“弃城”模样。
    
    随后记者还发现了另一个奇怪的现象。从民房外墙体上留下的疑似门框的空缺处向里看,里面并非房屋的内部空间,而是一扇铝合金窗户,其所在的墙面距离外墙面仅有几十公分。也就是说,窗户所在的墙面才是民房真正的外墙体,而外面这一圈极有可能是后来包上去的。
    
    仅凭肉眼观察,这些民房的施工也十分粗糙,记者在一栋民房的一楼边缘留缝处向上看,发现所谓的“二楼”不过是一层薄薄的水泥夹层,而墙体上附着的瓷片也是五颜六色、七拼八凑。
    
    在村子中间,一根横拉在路上的绳子拦住了去路,一个村民坐在路边,每当有人经过就告诉路人“这边危险,不能走,要从那边绕”。记者只好从旁边一条较窄的巷子绕行。在村子的另一头,记者看到了25日倒塌的民房,倒塌部分两边残留的墙体和钢筋水泥大部分已经被清理,现在看起来仿佛是拆迁的现场,钢筋水泥和砖块混乱的堆砌在一起。
    
    两年前开始“疯狂盖房”
    
    村民:盖好的房子空着就等拆迁
    
    “哎,你在哪干啥呢!走远一点!”
    
    每当有人走进废墟里,坐在倒塌民房对面的人就会冲着对面喊。他们是东三村的村民,事故发生后参加了救援工作,27日早上救援结束后没能回家睡觉,又被派到事故现场看守现场,“干部说让在这留守,防止有人趁乱拿走东西。”
    
    “昨天听说这房塌了,我还担心我的房子呢,我的和这个挨着。”这名看守现场的村民说话时语气很平淡,说完又和旁边几个村民随意地聊起来,说起自家盖房子的经验:“建起来就倒不了了。”话虽如此,但是该村民说自己早就不在村子里住了,盖好的房子空着就等拆迁。
    
    至于什么时候拆迁,他们并不是很清楚,据村民讲,拆迁的通知还没有下来。但实际情况是,东三村的村民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近乎疯狂的盖房行动。知情者透露,两年前村子里的民房大多还是两层楼,近两年整个村子都在盖房,有的是加盖,有的是重盖,而当村子里的房子盖好之后,村里的人却都搬走了。
    
    闲聊中看守现场的村民说,自己盖房子花了100万,也希望获得更多的赔偿。“不盖怎么办?农民么,一次性拆迁就把你交代了,你不考虑自己也要给下一代考虑。”
    
    60万盖的房子能赔300万
    
    村民盖不起便找投资人“入股”
    
    “像这样的房子拆迁能赔多少?”记者指着出事的民房问。
    
    “四层(含四层)以上一平方280元,四层以下是700元,还有瓷片、地板、吊顶砖等附着物,每层按1200平米算,拆迁赔偿算下来至少在300万。”
    
    “成本是多少?”
    
    “一层大概12万,五层一共60万左右。”
    
    “60万不是个小数目啊。”
    
    “都是贷的款。”
    
    “从哪贷的款?”
    
    “民间,二分利。还有投资入股的,想挣点钱。这个房子还有两个投资人,底下三层是房主出的钱,上面是投资人的。”
    
    记者了解到,这位村民所说的这种现象在东三村并不鲜见,一栋房子盖下来至少需要五六十万,许多村民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有些人就会从“民间”贷款,有些人也会选择和投资人合作,由投资人提前垫资,等到赔偿款下来在按照约定分成。
    
    “匠人哄主家,主家哄国家”
    
    加建房屋质量堪忧
    
    谈话间一辆面包车从面前经过,驶离村庄。村民告诉记者,“这车是跟着掌柜的一块来的,现在让别人开回去了。他早上把人拉来,自己也在这干活挣点钱,晚上再把人拉回去,两边都能挣点钱,可没想到这次干活把命给搭进去了。”
    
    在抢救被埋人员的时候,房屋质量之差让消防人员大为震惊。“钢筋最粗的还没有小拇指头粗,它能承受的力度可想而知,把砖头拿起来以后轻轻敲一下你会发现两个砖头瞬间自然脱落,真正水泥的话真正合格工程的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西安消防11中队排长侯飞说。
    
    消防队员还发现,坍塌点周围竟然全是新建不久的高层,但竟然全是类似的危房,而且这些房子不仅是连成一排,相邻两户人家甚至共用一堵墙。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
    
    “两家房屋中间只竖一堵墙,就是共用的是一堵墙。如果说在救援位置发生倒塌的话它的效果就会像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十几户人家的房间的墙一户接一户慢慢进行垮塌,我们在搜救的消防人员可能造成不必要的重大伤亡事故。”
    
    在随时可能出现意外的情况下,消防队员冒险进入坍塌去进行搜救,消防队员先是用生命探测仪进行定位,但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随后搜救犬进入事故现场,凌晨2点零4分,第一名被困工人被救出,但是不行已经停止了呼吸。
    
    对于在事故中死亡的7名工人,村民虽表示同情,但仍坦言,“现在的房子质量跟以前没得比,这帮人为了赚钱心都坏了,现在盖得这拆迁房,纯粹是匠人哄主家,主家哄国家。”
    
    倒塌的民房位于东三村的尽头,周围目前还是一片荒地,抬眼就能够看到西安北客站。而北客站的所在地,就是曾经与东三村相邻的东一村。“听说村子这片地以后要建成北客站的地下停车场,上面是长途汽车站。”眼看就要拆迁,东三村的“盖房潮”基本上已经进入了尾声。
    
    根据《西安市人民政府关于西安铁路北客站及动车所工程拆迁工作的通告》,西安铁路北客站及动车所工程项目征地拆迁范围涉及西铜路以西,第四奶牛场以东,北三环以北,东兴路、草滩农场(部分农场土地在内)以南等区域,东三村和东一村都在其中。
    
    “你们专门盖的这房子,以后就全铲平了。”
    
    “没办法,农民的眼光是很短见,但也很现实,现在盖房就是为了得到国家的赔偿款。”
    
    房屋倒塌,7名工人被埋,村子停电后其它房屋加盖停止,村民等待拆迁补偿。这就是记者在东三村看到的一切。而经西安市相关部门认定,草滩街道东三村村民自建房坍塌是一起违规抢建、非法施工酿成的事故。目前,房主张双全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施工负责人何全虎已经逃离,公安机关正在缉拿,善后处理工作正在进行。
    
    突击加建不补偿还要加收清运费
    
    6月26日上午,事故发生的第二天,未央区成立了由公安、司法等区级部门和相关街道办事处、村两委会为成员的7个善后工作小组,分别负责做好7名遇难者家属心理疏导及善后工作。
    
    同时,未央区迅速下发了《关于加强村民自建房屋安全日常监管、全面检查的紧急通知》,从26日起,由区级领导带队,区级相关部门和各街道参与,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安全隐患排查整治行动,对已建成的违规建设房屋一律登记备案,由公安机关与各街道配合,查清房屋的所有人、施工单位负责人等情况,提出处理意见;对在建的违规建设房屋一律停建,并按照有关规定严肃处理;对在未央辖区进行违规非法建设的施工队伍一律清除;对存在安全隐患的违规建设中的居住人员一律劝离;对村民正常建房行为一律由村“两委会”登记备案,加强监管,并切实完善安全措施;结合市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宅基地自建住宅建设及拆迁补偿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试行)》,将农民自建房有关法律法规和安全常识宣传到户,切实增强村民安全防范意识。
    
    近年来,西安发生了多起突击加建房屋坍塌的事故。去年,西安市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宅基地自建住宅建设及拆迁安置补偿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试行)》明确规定:“必须让不违规建房的村民得到更多的补偿,该补偿的一定要补偿到位,但为取得拆迁补偿而突击加建、装修的人,将不会再占到便宜。”
    
    西安市各县区对辖区内宅基地自建现状的摸底分类,保留影像资料并登记造册。浐灞管委会还用上了微型飞机,进行低空拍摄,所获取的房屋信息尺寸误差仅有2~3厘米。新的评估办法严格了评估标准,突击加建行为,不但不予补偿,还要加收其建筑垃圾清运费。 (博讯 boxun.com)
1983120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西朔州通报“拆迁户捅死住建局职工”事件 (图)
·陕西安康通报拆迁户自焚事件 称已经支付安置款
·山西拆迁冲突一官员被杀 嫌犯妻子进警局后暴死
·山西朔州钉子户与拆迁队发生冲突,拆迁队一死二伤
·陈家祠广场被拆迁户讨说法 回迁迟迟没动静
·深圳通报明思克航母世界违法建筑拆迁遭阻挠案
·拆迁户自焚控诉官员欺凌
·北京群众演员扮保安,阻止村民到拆迁工地
·陕西安康一村民因不满拆迁安置自焚
·河南许昌6名干部因在拆迁工作中滥用职权被处理
·安徽蚌埠一教师不拆迁被开除 有关部门语焉不详
·研究机构称拆迁矛盾成为首要社会矛盾
·南京致2死2伤殡仪馆拆迁事故 涉案官员被双规
·北京朝阳区副区长刘希泉涉贿被批捕 主管拆迁工作 (图)
·北京:不满拆迁,车内自焚,7人烧伤
·视频:东莞老城居民反对拆迁 (图)
·大兴养老院被拆迁方断电 老人摸黑生活 (图)
·山东要求拆迁补偿标准参照同地段新房市价
·抚州爆炸案后与钱明奇同上访人员数天内拿到拆迁补偿
·看上海普陀区政府囤地、对市民实施强迁、伤害被拆迁户的事实 (图)
·第一奸商万科勾结武汉站北新村干部,请黑社会拆迁!
·临沂市政府暴力拆迁,受害人上访遭遇渣滓洞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张秀琴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拆迁导致15年无家可归!/天津刘春荣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惊爆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京杭两地被拆迁户相聚,共话被打压经历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在拆迁中谁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造成十五年无家可归!/刘春荣
· 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公然违反国家政策法规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韶关拆迁户今日前往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上诉(图)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邹晓云:土地使用权补偿不明,拆迁纠纷难减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