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打黑市长”王立军 山城打黑这三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2日 转载)
     来源:《钱江晚报》
    
       黑社会老大问他: “几十万你不要,那命还要不要?” (博讯 boxun.com)

    
      重庆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薄熙来为何特意从辽宁调来王立军?因为薄熙来了解王立军。2000年—2004年薄熙来在辽宁省任职期间,王立军曾先后任铁岭市和锦州市的公安局长。那时,王立军的打黑事迹在东北广为传颂。王立军善打硬战、打黑除恶勇猛,为人刚正,在群众中有良好的口碑,薄熙来很赏识他。
    
      王立军在辽宁工作了20多年,抓获犯罪分子1万多人,若用如今那种加长的火车专列来运送,也够拉上10多列。当地的老百姓称他为“东北虎铁掌”、“王青天”。
    
      公安系统的人都知道,他是仅有的几个还健在的一级英模。
    
      智勇双全的“巴特尔”
    
      1959年12月,王立军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的阿尔山。他是蒙古族,蒙文名字是“乌恩—巴特尔”。“乌恩”意为“太阳升起”,“巴特尔”意为“英雄”。
    
      如同他的名字一样,王立军从小就有英雄情结。他曾透露:“小时候,有一次看到别人抓鱼的时候掉到河里,被漩涡冲走了。很多人在岸上驻足围观,光是喊。突然有一个人从远处跑来,穿着衣服就跳到水里,把人救上来,衣服拧干,搭在肩膀上就走了。那个人的英雄形象在我心中的定格是永远的。”
    
      王立军的父亲是一名铁路工人,母亲是一名纺织工人。儿时的王立军可谓“文武双全”。他参加过家乡的“民族摔跤队”,练得非常刻苦,没过多久,就凭借娴熟的摔跤技巧令同龄人刮目相看。后来,他还入选过内蒙古少年拳击队,拳击和散打样样精通。多年后在一次抓捕行动中,他与一个曾是全省散打冠军的犯罪嫌疑人搏斗20多分钟后,将其制服。
    
      比“习武”更让王立军痴迷的是绘画和书法。他在中学时就有“画家梦”。内蒙古的草原、骏马、苍鹰在他的笔下栩栩如生。他临摹的《清明上河图》甚至可以乱真。他的书法作品曾在比赛中获得辽宁省第五名。他曾报考过鲁迅美术学院,但最终因两分之差而未能如愿。
    
      1977年,18岁的王立军入伍。从部队复员后,王立军考进了公安局。1984年,王立军在辽宁省铁法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工作。
    
      1987年,28岁的王立军出任铁法市晓南镇派出所所长。那时的晓南镇治安很差,歹徒非常猖狂,甚至设局杀害了派出所的年轻民警王涛。
    
      一天,刚到任的王立军在值夜班,突然电话铃响起,一个阴森的声音问:“你是新来的王立军?你认识王涛吗?”王立军回答:“认识。”那人说:“认识就好,他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你有种来火车站一趟吗?”王立军二话不说,拿起手枪直奔火车站,在凛冽寒风中寻找歹徒的踪影。结果,直到天亮歹徒们也没敢露脸,王立军“天大胆”的名声却流传开来。
    
      接下来的几天,王立军主动出击,把那些滋事的歹徒挨个收拾了一遍,彻底灭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在晓南镇派出所的3年里,王立军一共抓捕了1600多名不法分子,将那里从治安最差的镇变成了全省的文明镇。
    
      “铁岭的镇市之宝”
    
      来到铁岭后的第二年,王立军亲自出马,指挥了震惊辽宁的“9•19”打黑行动。当时,铁岭市有四大流氓恶势力团伙,豢养了一批打手,划区割据,鱼肉百姓,甚至渗透到了政府机关内部。有保护伞罩着,当地官员都让他们三分。
    
      但王立军毫不手软,在1994年9月19日开始了针对这四个团伙的打黑行动。这时,很多人也盯上了王立军。他每天都要接到很多为嫌犯说情的电话。
    
      一天,一个黑恶势力团伙派人给他“送书”。王立军打开纸包一看,全是百元面额的现金,足有几十捆。王立军把他喝住:“你赶快把钱拿走,不然我把你也抓起来!”黑老大见王立军软的不吃,就来硬的,打电话威胁他说:“几十万你不要,那命还要不要?”王立军干脆地说:“我王立军从当警察那天起,就没把自个儿百八十斤当回事!你要让我抓住,我肯定干掉你!”黑老大没有办法,就花20万元巨款雇来杀手,计划伏击并炸毁王立军的汽车。幸亏王立军枪法精准,击退了埋伏的歹徒。
    
      种种危险没有让王立军退缩。在实施抓捕的当晚,为防止走漏风声,他决定只带一名警员上阵,并瞒着家人写下了遗嘱。与黑老大的搏斗中,他的右腮内侧被牙齿硌烂,眼角开裂,其间还被掐住了脖子,几乎窒息,“第一次感觉离死神如此之近”。但顽强的毅力支持他“笑到最后”,生擒了黑老大,那时他已是鲜血满面。
    
      在王立军的强力推进下,“9•19”打黑行动取得了胜利,抓获了主要案犯及团伙成员110人,其中7人被判处死刑,缴获赃款200余万元,涉案的19名政府机关内部的蠹虫也被一网打尽。
    
      这一仗让王立军威震全国警界,他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民警”。时任铁岭市长的李士文称他是“铁岭的镇市之宝”:“铁岭可以没有我李士文,但是绝对不能没有王立军”。
    
      赫赫战功也让王立军成为黑恶势力的眼中钉。黑社会曾出价500万元买他的人头。王立军身上刀伤、骨折等伤有20多处,最严重的一次是头部受伤,10多天昏迷不醒,单位把花圈悼词都准备好了。结果命大的他又挺了过来。
    
     “是你的孩子救了你”
    
      王立军经常跟别人开玩笑说,主管刑侦的公安局长都活不长,“因为生活没有规律,你不知道案件什么时候发生,电话就放在枕头旁边,铃一响就得走。”多年的刑侦工作也让王立军无法过上安宁的生活。
    
      打黑最紧张的时候,他平时开会也拎着一个比报纸还大的黑兜子,里面装着折叠式冲锋枪。
    
      王立军坦率地说:“有时候安静下来或者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一想,哎哟,我前一段为某一件事情差一点牺牲了,这个太危险了。私心杂念都会有的。但是当你走出这个家门;当你进入到一个大环境工作;当你面临着血淋淋的现场和那孤立无援的受害人,可能是老人,可能是妇女儿童;当你看到犯罪分子,那种残暴忤逆的状态;作为一个警察,你能袖手旁观吗?危险向你袭来的时候,你能选择什么?你只有选择走上去,战胜它。只有这样,没有别的选择。”
    
      一天夜里,王立军去抓捕一个罪行累累的逃犯。他刚摸进屋子里,穷凶极恶的歹徒便挥刀砍了过来。他眼疾手快地将枪口对准逃犯的脑袋,却没有扣动扳机,而是冒着生命危险扑上去与逃犯搏斗。原来,他看到炕上有一个小孩,怕枪声吓坏了孩子。他把逃犯制服后说:“你知道吗,是你的孩子救了你!”逃犯的妻子听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给王立军连连磕头。
    
      回家不爱用钥匙开门
    
      对于普通老百姓,王立军非常有爱心。他曾经在执勤时捡了一个小男孩。孩子说他叫李涛,但说不清自己是从哪里来的。王立军完全可以把孩子交给当地的民政部门。可他放心不下,将孩子带在身边,并自掏腰包送孩子上学。李涛跟王立军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管王立军叫“二爸”,直到3个月后家人来认领也不愿离开。
    
      还有一个叫孙芳的女孩,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初中,可家里没钱供她上学,心里特别悲伤,产生了自杀的念头。这时,她看到《中国青年报》上刊登了王立军的事迹,觉得王立军是大好人,便给他写了一封信。从那以后,王立军便以“党群”的名义,每月给孙芳寄去50元钱,直到3年后孙芳中学毕业。
    
      关于王立军的家庭,网上有各种传言。有的说,王立军的妻子、女儿被黑社会杀害了,但实际并非如此。
    
      王立军的女儿现在已经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在铁岭上小学时,她的确因为安全的考虑而被迫转学。妻子肖素丽和王立军原是一个部队的战友,现在某市交警支队工作,性格内向,端庄沉稳,但性格跟丈夫一样雷厉风行。王立军在铁岭时生病住了一次院,她嫌病房的地没擦干净,马上蹲下打扫起来。多年来,王立军养成了一个习惯:回家不爱用钥匙开门。他一直觉得:用钥匙开门,那是住旅馆。按门铃,屋子里有人开门,这才是家。那种感觉,那种情调,是绝对不一样的。
    
      5月27日,重庆市渝北区红棉大道上的人民大厦内,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开了整整两个小时,几十位与会代表正热烈讨论着一些中心议案。中午11点30分,会议结束,与会代表们簇拥着走出会议大厅,面对门外众多的媒体记者,有人透露:“王立军已当选副市长了!”
    
      王立军,这位“打黑英雄”、“铁腕局长”,在经历了重庆市人民的考评、检验之后,又走上了更高的领导岗位。2011年5月27日,王立军在市人大常委会以全票通过,当选为重庆市副市长。但这一普通的人事任命,却引起了全国轰动。公安局长“进班子”,也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
    
      从公安局长到副市长,王立军的角色在变,但是本色不变。
    
      今年52岁的公安局长王立军,被当地称为“现代版的包青天”。自2008年从辽宁调任重庆后,一直带领该市公安干警大力打黑,共立案侦办了涉黑团伙377个,破获涉黑刑事案件4990起,抓获涉案人员5983人,实现了对黑恶势力“政治上铲除、组织上消灭、经济上摧毁”。
    
      在当天的表决会议上,与会54名常委会组成人员全票通过他担任副市长职务。一位与会者感慨地说:“一位官员能够以如此高的支持率全票当选,在国内并不多见。”
    
      2011年初,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曾表示,要将重庆建设成为中国最平安的城市。王立军当选副市长,有利于尽快实现这一目标。
    
      据了解,现在王立军仍兼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其他职务还有中国有组织犯罪对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所研究员、美国李昌珏法庭科学研究所教授等。
    
      通常情况下,新当选的官员总要说点感言,或是回应媒体的提问。然而,对于自己的“高升”,王立军却选择了低调。据说,当选后他没有发表感言,并回避了媒体的提问。
    
      不过,王立军最近几次的公开表态,似乎已经说明了其对此的态度。
    
      在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他曾说过:“那是人民群众和社会对我的信任,我首先想到的是国家利益、人民至上,要多探讨民生、民本问题。”
    
      另外,此前有人问及他对于职务繁多和工作压力的看法时,他表示:“除了人民群众对我的期待,我没有任何压力。我会尽一切可能,处理好工作和研究的关系。”可以预见,对于此次的升职,他可能还是“当仁不让、信心满满”。
    
      对于王立军的此次当选,有关专家总结了三大原因。一是工作能力确实突出。除了在扫黑方面屡屡重拳出击之外,他在警务改革、食品和药品安全建设等方面也是政绩突出;二是他从东北到西南,一路坚持铁面无私的作风以及辛辣的除恶手法,已经在政府内部获得了高度肯定;三是他关注民生,致力于维护社会稳定,得到了重庆市民的一致赞誉。
    
      对于王立军的当选,一些重庆的市民表示:“他当副市长是一件大好事。”还有很多外地人呼吁:“王立军什么时候能来我们这里?”
    
      王立军当选重庆市副市长,进入市政府领导班子,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其实这并不是个例。据统计,目前全国已有26个省、市、自治区的公安厅(局)长进入各地党政领导班子。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公共政策与管理专家薛澜教授表示,他个人的看法,从一个理性设计的政府体制来说,不同层级的政府部门之间不应该跨级兼职,以免混淆不同层级之间存在的领导责任和行政责任。然而,在中国转型时期的大背景下,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越来越成为影响一个地方全局工作的大事情,必须在各级地方工作中得到高度重视。同时,转型时期的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工作涉及政府工作的方方面面,需要加强公安部门与各个部门的综合协调。在这种情况下,公安厅(局)长“进班子”有利于在地方政府的综合领导中,比较全面及时地了解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工作的特殊需要并及时采取相应的决策。(环球人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9212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分工公布 将分管公安、维稳等
·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分管公安、国安、司法、人武、信访、政府维稳工作
·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全票当选副市长
·王立军撰文谈打黑 呼吁引入有组织犯罪概念 (图)
·王立军证实文强死刑前一天曾与其谈话50分钟
·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自曝常扮出租司机察民情
·王立军证实文强临刑前日曾与其谈话50分钟 (图)
·王立军提食品安全议案:严刑峻法杀无赦惩犯罪
·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因打黑高票获选全国人大代表 (图)
·重庆女交巡警换红装 局长王立军亲自设计(图)
·神探李昌钰聘"打黑英雄"王立军为研究所教授(图)
·王立军因不作为被重庆6万农民告上发庭
·南方农村报:王立军的“双起”论让舆论齿寒
·重要细节:文强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总经理雇凶杀害举报人 王立军督办破十年悬案
·媒体曝王立军震慑重庆警界内幕:当场点名抓人
·打黑英雄王立军为何“希望听到枪声”
·王立军解散“比黑社会都黑”刑警支队(图)
·重庆市民登整版广告向打黑致敬:感谢薄熙来王立军(图)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姜维平
·刘逸明: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危机里薄熙来王立军走在钢丝上/胡锦杨
·“重庆警界全体卧倒”与“王立军大权独揽”/张俊杰
·王立军:文强长处很多不能抹杀他的历史贡献(图)
·官靠山导致黑社会/王立军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丰功伟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