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农行员工被曝仿客户签名私开数千张信用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1日 转载)
    
    来源: 羊城晚报
     (博讯 boxun.com)

    知情人报料:2009年年底为完成发卡任务,农行淘金支行大量盗用客户资料,仿冒客户签名,开立数千张可透支信用卡,记者调查发现确有其事
    
    开了一张信用卡,“持卡人”却可能毫不知情,没有进行过申请,更没有亲笔签名,却赫然出现在广东农行淘金支行的贷记卡批量办理申请表上,而自始至终,不少人连这张卡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近日,有知情人士向羊城晚报记者报料称,农行淘金支行内部员工在2009年底为完成信用卡发卡任务,大量盗用客户资料,仿冒客户签名,在客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开立了数千张可透支的信用卡,为防止客户发现,待年尾冲完任务之后,又在2010年年初将该批卡全部冻结!
    
    如果情况属实,银行在明知信用卡必须经本人申请的情况下,却上演一出瞒天过海、越俎代庖甚至可能危害到持卡人资金安全和信用安全的“偷天大戏”,这将是非常严重的违规乃至违法行为。羊城晚报记者接报后,迅速对此展开了全面调查。
    
    不少市民一人持多卡,银行卡泛滥使用的混乱状况值得反思
    
    报料:银行私开信用卡!
    
    近日,一位署名“gz的A×××”的报料人(为保护报料人,以下均简称小A)向羊城晚报爆料称,2009年底农行淘金支行内部员工(包括很多中层)为完成信用卡任务,大量盗用客户资料,仿冒客户签名,在客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开立了几千张可透支的信用卡。
    
    “当时分行推出了一种新卡种,面对低端客户,只需要开立本行借记卡,就可凭身份证和借记卡申请额度为200-2000元的贷记卡。而且为了方便一些代发工资客户,这些贷记卡可做批量办理,也就是不需要每个客户都单独填一份申请表,而是一张批量表上填10个客户的信息,但必须由客户自己亲笔签名确认。”小A说,该支行利用很多对公单位办理代发工资业务时留下的大量客户身份证和借记卡资料,在客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开立了几千张透支额度为200元的贷记卡。
    
    “这种情况该支行及分行领导都知情但默认,待年尾任务冲完后,次年(2010年)初便由分行统一将该批卡作冻结处理。虽然如此,但仍有一部分客户手机莫名其妙收到总行卡中心的一些短信,于是打客服热线咨询,但支行具体如何处理这些客户咨询我就不太清楚了。”小A还说,当时该行将信用卡和基金任务明确摊派到员工个人头上,没有完成的一律罚款,“多的被扣几万块的都有,真的很惨”。
    
    按照小A的说法,记者在农行网站查到相关信用卡的资料———金穗如“易”卡,是农行发行的金穗品牌系列贷记卡,只需提供身份证件及借记卡,填写如“易”卡专用申请表,提交网点即可受理,最高可获2000元的初始额度。
    
    由于额度相对较低,起点授信额度仅200元,因此发卡对象主要是“面向该行借记卡客户发行,主要针对那些不具备申请标准贷记卡收入及职业条件的、且有意向办理一张低额度贷记卡的借记卡持卡人”。
    
    调查:八成人联系不上
    
    小A提供了10份批量办理申请表和3份台账资料,记者看到每份申请表上有10位申请人,表格的上方为申请人所在单位、联系人等信息,表格中则是申请人姓名、住址、电话等信息。
    
    记者挨个拨打了10份资料中的100位申请人电话,结果有近八成电话无法接通,或显示为空号,或已换号,又或者接通了并非本人。在能联系上的人当中,绝大部分表示自己并未申请办理过该信用卡,也从未见过更谈不上使用,但基本上都承认自己有农行储蓄卡。仅有个别人表示,的确申请了这张信用卡。
    
    对此,知情人小A称,资料中有的电话未必是真实的,但他提供的这些资料都是真实的,且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据他所知当时该行冒名申请的卡量有五六千张。
    
    在这些批量申请表上,记者看到都盖着农行相关支行的公章,涉及的支行有淘金支行、淘金东路支行、新河浦支行、登峰支行、远洋宾馆支行和恒福路支行。据了解,淘金支行是农行一级支行,而其他几个支行都属二级支行,归属淘金支行管辖。
    
    储户申请资料疑点重重
    
    在记者调查后对掌握情况进行梳理时,发现这些申请资料的确疑点重重。
    
    疑点一 为何人与单位不符?
    
    在一家名为“广州市明×按揭顾问有限公司”的批量申请表上,记者拨打了几位申请人的电话,然而,离奇的是,在能联系上的几个人中,没有一个人称自己曾在这家公司工作过。
    
    “我从未在按揭顾问有限公司工作过,怎么会变成这家公司的员工去申请?”一位叫陈×清的女士称,自己确实有该行的储蓄卡,但从没申请过如“易”卡,更没有使用过,对于记者报出的同一张表上的其他联系人,陈女士称基本不认识。同一公司的员工却互不相识,这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相同的情况还发生在一家名为“香港吉×思有限公司广州代表处”的申请表上,被归为这家公司员工的刘先生称,自己从没有在这家公司工作过,对记者报出的同一张表上的其他申请人,他也表示只认识两三位,确实是同事,但都不是这家公司的员工。
    
    疑点二 申请人本人是否签名?
    
    这些申请表上,问题最大的莫过于申请人签名是否属实。在记者能联系到的人中,绝大多数表示自己没有申请过这张信用卡,更没有签过什么批量申请表。记者找到一位林先生当面跟他核实,他非常肯定地说,自己没有申请,而表上的签名也绝非其本人签署。
    
    按银行正常的信用卡发卡程序,不管是单独申请还是批量申请,必须由申请人本人填写申请表相关资料并签署姓名,任何其他人都不能代办。如果是在申请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填写申请表并批出信用卡,将可能引发很大的资金安全问题和信用风险问题。
    
    疑点三 信用额度为何如此低?
    
    另一个令记者感到疑惑的是,几乎所有的卡片拟透支额度均只有200元,尽管这是如“易”卡的起点透支额,该卡目前最高透支额可到5000元。
    
    同样是林先生,他目前在一家知名家电企业工作,招商银行信用卡给其的授信额度是15000元,而林先生的收入在广州已属中等收入人群,200元的如“易”卡应不会在他的选择范围内。
    
    那么,200元的起点授信是一个统一规范还是为了规避风险进行的设置?记者数次拨打农行信用卡客服热线都未能接通,个中原因仍不得而知。
    
    疑点四 这些卡片是否存在?
    
    在记者联系到的数位申请人中,除了仅有两人表示的确有申请且在使用外,其他人都没有见过这张信用卡的“真容”,更别提使用了。那么银行到底发出了这批信用卡没有?如果发出了,卡片又去了哪里?
    
    为验证这一情况,记者联系到林先生,他对这一情况也感到相当惊讶和紧张。“会不会造成我账户的不安全?会不会给我的信用记录带来不良影响呢?”带着这样的疑问,羊城晚报记者陪同林先生一起到了人行广州分行征信管理科查询个人信用报告。在拿到手的信用报告上,记者看到在林先生名下仅有招商银行信用卡的发卡记录,目前处于正常使用状态,涉及农行信用卡的仅有这样一条查询记录:“2009年12月19日,中国农业银行广州市淘金支行,信用审批。”这一条说明该行为审批信用卡确有核查林先生信用报告,但林先生表示,自己没有申请过如“易”卡,更没有拿到卡片。
    
    如果是因客户资信问题申请被拒,卡片没发出,未发放到申请人手中也属正常,但即便如此,作为发卡行的银行盗用自己客户的资料、仿冒签名去申请信用卡,本身就属严重违规违法行为。而且,银行查询个人信用报告必须获得本人授权,如果未获授权就查询,同样属于违规和侵犯个人隐私。
    
    如若有透支功能的信用卡确实发出,即便每张的透支额在200元,以1000张计,透支总额也可达到20万!这批卡若制出却未曾到申请人手上,就有潜在的巨大资金安全风险。 (博讯 boxun.com)
1689173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农行一处支行被曝盗用客户资料私发大量信用卡
·花旗称36万名信用卡客户受黑客攻击 人数翻倍
·重庆一男子刷卡欠债10万被判3年内不准办信用卡
·财院一毕业生莫名被办两张信用卡 学校否认办理
·男子用他人遗失信用卡取款涉嫌诈骗被公诉
·信用卡恶意透支日益猖獗 多家银行求助讨债公司
·媒体曝光大银行向未成年人发信用卡遭处罚
·信用卡停用1年多照收年费
·男子因透支信用卡不还钱获刑2年罚金2万元
·银行工作人员用信用卡诈骗30万元被批捕
·男子冒用信用卡套现85万无力偿还 获刑11年
·广东一公务员冒用信用卡套现85万 获刑11年
·信用卡未开通年费照收 市场仍不够规范
·辽宁一银行职员用信用卡恶意透支91万元
·银监会公布管理办法 银行禁向未成年人发信用卡
·办17张信用卡透支 失业女大学生获刑
·全国第一人 男子用假身份证办信用卡遭到批捕
·公安部公布9起信用卡诈骗等银行卡犯罪典型案例
·北京首判“恶意透支”信用卡案 一男子被判3年
·停发信用卡别拿大学生不诚信说事
·从“西电卡门”事件透视信用卡“潜规则”/董峥
·乡书记拿信用卡付帐,里面有100万
·陳貞璟:看看誰是“孺子牛信用卡”的“孺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