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海紧张 越赶华强大前捞利益
请看博讯热点:南沙、西沙归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9日 转载)
    
    文匯網訊 2011年6月18日央視《今日關注》播出《越南增兵 美菲軍演 南海局勢升級》,以下是節目實錄:
     (博讯 boxun.com)

    越南敏感時刻突發徵兵令,並稱繼續在南海勘探石油。菲律賓擬將南海更名為「西菲律賓海」,並出動海軍拆除中國在南海部分島礁上的標識。各國南海頻頻軍演,美國究竟在南海局勢中扮演什麼角色?南海局勢緊張升級,中國又應該如何應對?稍後請看《今日關注》。
    
    主持人(剛強):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今天《今日關注》。
    
    最近這幾天以來,可以說南海的緊張局勢一直在持續地發酵。一方面越南在軍演之後,又傳出了自1979年以來首次由總理頒發徵兵條令這樣一個消 息。而另一方面就是菲律賓軍方將會和美國在6月28日舉行一個海上的聯合軍事演習。不僅如此,菲律賓更是計劃將南海更名為「西菲律賓海」,甚至還出動了海 軍,拆除了中國在南海部分島礁上的標識。那麼越南也好,菲律賓也罷,它們越來越強勢的這樣一種態度究竟意味著什麼?部分的東南亞國家聯合美國頻頻地在南海 搞軍演,美國究竟在南海的局勢當中扮演著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南海爭端又能夠如何得到化解呢?今天我們繼續來關注南海的爭端。
    
    演播室裡請來兩位權威嘉賓,先給大家作一個介紹:一位是本台特約評論、海軍少將尹卓教授,歡迎您。另外一位是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教授,歡迎您。
    
    主持人:
    
    這是我們在最近一段時間看到南海爭端升級之後,越南總理阮晉勇的第二次高調。第一次高調我們看到在幾天之前,他說要「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來保衛所謂這些島嶼。那麼這次又是由總理來親自發佈所謂的徵兵條令,在這樣一個敏感的時刻意味著什麼?
    
    尹卓(本台特約評論員、海軍少將):
    
    這是一種虛張聲勢,又一次的虛張聲勢。越南是因為實行義務兵役制,每年都有徵兵令,但是一般的徵兵令都是由總參謀部,比如軍務部來發佈。按什麼 條件、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生的、到什麼時候為止的青年是屬於徵兵範圍,今年征多少,另外退役老兵如何處理,這有一個正常更替。因為它實行義務兵役制,所以每 年都有一次到兩次徵兵令。這次徵兵奇特就是由越南的總理阮晉勇親自來宣佈,當然這種命令由於阮晉勇來親自宣佈,這是一種高調的政治上的一個表態,那麼就是 說我在加強國防力量。但這種加強國防力量,我們要注意到,它跟動員是不一樣的。動員是一種戰爭行動,就是我在徵兵之後,那麼如果要是我估計戰爭規模比較 大,我現在軍隊的規模不夠,我要實行局部動員或者全面動員,這是一種戰爭準備行為。而這種徵兵令是正常的一種兵役制的體現。但是它又高調地讓總理來發佈, 當然我們判斷它就是個虛張聲勢。
    
    主持人:
    
    但是我們看到就是包括越南有一些媒體甚至狂妄地在叫囂所謂的「不惜和中國一戰」。閻教授您的判斷,就是越南目前這種各樣的舉動是不是在為所謂的潛在戰爭做準備?
    
    閻學通(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
    
    我想越南這次在南海爭端中間有這麼大的決心進行演習,由總理出面宣佈徵兵,然後媒體上非常堅決地準備要進行戰爭。其實關鍵的原因就是它做出一個 判斷這場戰爭發生不了,就是它有非常的把握,是不可能在南海地區發生戰爭的。這樣的政治決策對它總的來講在國內不會造成,就是說宣佈了,最後被自己弄的自 己很下不來台,他知道戰爭是發生不了,所以他沒這個風險。
    
    第二個,在它判斷這個戰爭發生不了的基礎上,所以它覺得採取這種強國政策可以得到很大的好處,實際主要是一個核心目的,它是希望能夠向東南亞的這些所謂的南海主權的伸縮國團結一致,共同對付中國,這是越南的戰略目的。
    
    那麼它這次強硬,你如果強硬回應我,你看,告訴東南亞國家,你看咱們得團結吧,不團結一個單個不行。如果你要是不強硬回應,你是懷柔政策,它得 說你看你強硬是沒風險的。所以就是說它認為它走了一步,什麼樣的一個結果,中國怎麼樣回應,它都是兩贏的一個策略,這就是為什麼它鬧的這麼凶。
    
    主持人:
    
    您的分析判斷就是越南對於這場所謂的潛在的戰爭,就媒體上說的潛在戰爭是有清醒認識的,認為這場戰爭是打不起來的,所以它才敢如此地高調,甚至 包括越南的媒體敢如此地叫囂。但是我們看到就是越南其實在動作上可以說是有點得寸進尺,包括最近我們看到越南的媒體又報道說,準備以越南國家利益為先,又 準備在今年下半年的時候把所謂石油產量要提高8%。它越來越得寸進尺的做法不會觸碰中國的底線嗎?
    
    尹卓:
    
    它當然會大大損害中國的利益。因為越南現在的石油開採,絕大部分還是在它的專屬經濟區範圍內,就是在它陸架上開採的。深水區開採的技術還不行, 進入南沙島架的話,在深水區開採它必須依賴來外國石油公司來開採,那麼外國石油公司現在很忌憚中國的反應,現在它依靠的主要是俄羅斯,但是它正在萬安灘北 以外的這些區塊現在正在向國外招標,這些招標已經深深進入到我們的傳統警戒線範圍內,大概最深的地方肯定到400公里左右。這樣當然對我們的利益是一個重 大的侵害。但是越南的判斷,不一定發生戰爭。因為我們中國一直主張和平解決,但是我們絕沒有說我們在海上的執法,維護我們合法權益的行為,我們不能用執法 的行為來保護我們的權益,我們的海監船可以去,我們的漁政船可以去,我們的漁船可以去,我們的石油勘探平台照樣可以去,這些行為都是用實際行動捍衛我們主 權的行為,所以越南不要低估中國人的決心。
    
    主持人:
    
    您剛才說到,其實媒體也報道了,越南現在實際上已經和國外,包括美國、俄羅斯等國家在南海的一些海域去開採石油。等於說越南引進了很多其它外國公司的利益,那麼這樣一種國外石油公司的利益頻繁地進入這裡,會不會給局勢帶來更加複雜的這樣一種趨勢?
    
    閻學通:
    
    南海的問題實際是兩件事:一是國家之間的主權分歧。另外,南海地區的經濟權益。所以小平同志當時提出了一個「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擱置的是主 權爭議,擱置的不是經濟分歧,所以主權這個爭議我們擱置了,經濟就能夠共同開發,也就是討論這塊經濟利益怎麼分配。所以你剛才說的這個問題,實際是說經濟 利益怎麼分配的問題。
    
    主持人:
    
    那經濟利益會影響到所謂對於主權的這個爭執嗎?
    
    閻學通:
    
    它的邏輯關係是這樣的。主權爭議擱置了才能做到共同開發,有爭議怎麼共同開發呢?但是這事不能調過來,不是說共同開發了,主權爭議就沒了,不是說共同開發了,主權分歧就解決了,這調不過來。
    
    主持人:
    
    所以這一點對於這些東南亞來說也應該明白。
    
    閻學通:
    
    它不是明白,就是經濟利益是一回事,主權紛爭是另一件事。那這樣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我們想解決經濟上的分歧,只要擱置爭議這是 做得到的。問題是東南亞國家現在不準備繼續執行「擱置爭議、共開發」這個原則。「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原則必須雙方執行,任何單方的擱置爭議另一方不擱 置,這個問題解決不了。所以就是說外部勢力的介入,如果是經濟上的介入,它僅僅是加劇了政治的複雜性,並不是因為它加入了,所以這個主權問題解決不了,它 不加入能解決,它沒有這個作用。
    
    主持人:
    
    我們從報道上看到,菲律賓對於拆掉中國所設立標識的這個舉動是怎麼解釋呢?它說這些標識上沒有看到中國製造的字樣,僅僅有一些號碼,而且剛才我們聽到,這些木牌不是菲律賓所設置的,所以準備拆掉。您的判斷就是,菲律賓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故意不知道?
    
    尹卓:
    
    當然是裝著不知道了,因為它非常清楚,標牌上實際上非常清楚標誌的是中國放的主權標誌,因為中國主權標誌上有中文字,下邊還有時間,而且還有經 緯度,應該是很清楚的。它所謂說不知道,這是完全一種掩耳盜鈴的方法。但是這種動作實際上是非常小兒科的一種動作,就叫做國與國之間關係處理上的就是非常 低級的一種兒童遊戲一樣的。因為這種標牌的拆和放,你放置也不一定這個領土就標誌是你的,菲律賓你放菲律賓標牌那意思這個島礁就是你的。最後還是要根據 《國際法》,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另外根據歷史的權力,跟我們歷史上的判斷,大家看在法理上誰佔優勢,那並不是說誰拆掉這個。
    
    另外所謂改菲律賓海,這是更可笑的一個做法。因為我們知道它叫西菲律賓海,因為在菲律賓以東有蘇祿海、菲律賓海、蘇拉威西海等等,這些都是世界 上已經叫起來的傳統地理名稱。你把南海,南中國海實際叫南中國海,我們叫南海,你把它改成西菲律賓海,在世界海圖上大家一定不會採用,因為一旦採用了誰都 不知道這是什麼位置,必須要跟國際上有個通用的稱呼方法。這樣子的話你用,世界上不會採用,無非是表示它自己的一個主權就是了。但是你改了名稱並不表示主 權,就跟比如朝鮮半島,那他們習慣的比如有一個西海,一個東海。另外像越南把南海叫「東海」,首先菲律賓改成西菲律賓海,越南它就不同意,馬來西亞、文 萊、印尼也都不會同意,你先在東盟內部取得一致再說吧。
    
    主持人:
    
    閆教授,您的分析判斷,就是菲律賓現在的動作,一個是拆牌子,一個是改名稱,這是一個什麼樣性質的動作?
    
    閻學通:
    
    從主權爭議的角度來講,他們是想強化對這個地區主權的所謂「管轄權」。從實際上來講,就說菲律賓的這個做法,我自己覺得他們心裡明白的很,就說 如果就靠自己跟中國是沒有這樣的實力在主權進行爭奪的,越南也做不到。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我覺得他們越來越看到中國跟美國之間的實力差距在縮小,拖的時間 越長,他們冀望美國為他們戳腰,冀望美國來提供軍事保護的可能性只會越來越小,不會越來越大,就是美國的決心不會越來越增長,而是越來越下降,所以他們實 際想在中國和美國實力差距縮小還在過程中想占一些實惠。菲律賓的這個做法,我想他們自己心裡明白,他們不可能實現,就它最終能實現這個目的,憑它的能力根 本做不到。它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它實際就是增加今後跟你討價還價的砝碼,它也知道邊界問題最後要談判解決。除非兩個辦法,一個是軍事佔領,一個是談判解 決,軍事佔領現在雙方都沒有這樣的做法,那實際就談判解決,它不過是為增加砝碼。
    
    主持人:
    
    您說到這點,讓我突然想起了我在兩三個月之前看到相關的一些媒體所報道的一則評論,這個評論援引的是東南亞一個國家的前領導人,並且在他退職之 後長期指導這個國家發展的一位領導人。他給東南亞這些國家提出了一些建議,這個建議就是像我普通的讀者來看,大概的意思我的解讀就是趁中國包括中國海軍還 沒有完全強大之前,能多撈一些利益,能多佔一些利益就多佔一些,您覺得現在這些國家是這樣一個心態嗎?
    
    閻學通:
    
    我覺得這就像下圍棋似的,它看到在棋盤上中國的勢越做越好,越做越大,他說我跟你爭不了這個勢,那我乾脆搶點實地,就是這個意思,將來儘管大勢 是你的,那我撈一點是一點,它這個心態。我覺得這些國家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說他們現在採取的策略,很大程度跟中國在古代時候面臨的一些周邊國家,通過騷 擾方式來跟中國進行討價還價的策略沒有分歧,只不過是現在使用的手段跟過去不一樣,策略基本上一樣。它想通過騷擾你,然後獲得一些好處,就說我們過去的撫 慰政策,就是懷柔政策。從這裡邊來講,我想這些周邊國家他們看不到,在全球化條件已經跟古代的歷史不一樣了,環境發生變化了,這樣的策略性實現目的是非常 困難。
    
    主持人: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些所謂的國家在您所說的騷擾舉動的實施過程當中,他們更多的是單獨作戰,還是現在有一個抱團的趨勢?
    
    尹卓:
    
    它完全抱團現在抱不了,因為什麼?在整個南海的法理依據上,大家都不一致,目標都不一致,比如越南聲稱西沙、南沙全部都是它的,整個南東海範圍 都是它的。它跟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印尼如何能夠達成一致的?因為它聲稱西沙、南沙都是它的。而現在像南沙的一些島礁,像卡萊埃群島,菲律賓認為是它 的,馬來西亞現在還有五個島,還想再繼續擴占,因為在納士納群島這個地方,像文萊和印尼絕對不會退讓的。像雙方目標都不一樣,而且過去在歷史上,他們在海 上軍艦已經開始開過火,見過面了。所以讓他們在通過一致來達成一致的目標。在《國際法》上,在法律基礎上他們達不成一致,目標上也達不成一致,抱團是非常 困難的。但是他們每個都提出來對中國進行挑釁,這個目標是有可能達成一致的。
    
    比如菲律賓在1949年,那時中國海軍還是很弱小的。1949年中國海軍那時候才有多大的海軍,剛剛抗日戰爭結束不久,它當時就企圖通過它的海 軍,一個海軍少將曾經主張就把菲律賓沿海的所謂南海一些島子,它認為離它比較近的全部佔了,說這些無主地。當時中國政府就進行了抗議,當時的中國政 府,1949年的時候中國還在內戰期間,進行抗議,駐菲大使提出嚴重交涉以後,然後有艦艇到那兒巡邏,曉以利害,最後菲律賓就放棄了,最後一個函件實際等 於一個道歉函。你想那個時候它都拿不到,從1949年開始,到1956年又有一次,它掀了一個波瀾,當時就準備依靠美國的力量把這幾個所謂卡萊埃群島拿過 去。美國對它沒有直接支持,因為當時美國還支持蔣介石,它沒法在中間擺平衡,它才不介入計劃,所以我們說,它想通過強硬的手段來奪取,那就是癡心妄想。
    
    主持人:
    
    但現在的感覺就是東南亞國家還是想依靠美國,抱美國的大腿。現在我們看到美國好像表面上說,不贊成像越南、菲律賓這樣一個所謂的舉動,但是背後它又在引導這些國家往這樣的方向去走。
    
    閻教授,您的判斷,我不知道這樣說是否可以,就是從目前全世界的世界政治發展的格局來看,這些比較小的國家是不是越來越有這樣一種趨向,就是利用存在著戰略競爭大國之間一些的矛盾或者戰略競爭點,來遊走兩個大國之間,謀取更多的自身的利益?
    
    閻學通:
    
    第一點,這些東南亞伸縮國能否團結一致的話,主要取決於是不是有共同威脅。比如在50年代的時候,美國在這個地方搞新月形包圍圈,它就能夠組織 起來一批國家,儘管這些東南亞國家的利益不一致,當時他們認為,中國是他們的共同威脅,所以他們就抱團。現在也是一樣,越南和菲律賓現在做法是想強化這樣 一個概念,如果中國強硬的反應,他說你看中國是我們的共同威脅,在中國威脅面前咱們要團結一致,所以實際所有的戰略合作一定是以共同威脅為基礎的,所以他 們現在努力創造中國是他們共同威脅。
    
    關於美國,我覺得你問的問題特別好,到底是美國來挑動他們,還是他們利用美國?我覺得你那個判斷我比較同意。這次不是美國帶頭像五十年代一樣起 來鼓動、挑動這些小國,咱們共同遏制中國。而這些小國利用中美之間的戰略矛盾來這樣做,為什麼這樣說?你就看美國的猶豫,美國在這裡如果挑動它會給予堅決 支持,就是它帶頭做堅決支持,顯然它不是帶頭做,它想利用這些小國,但是它又不想背著小國把它拽進去,它要把握這個尺度。美國為什麼要利用小國?原因就是 不是美國的整個實力不足以在東亞和中國來進行抗衡。是它在中東地區三場戰爭把它牽制住了,它是有心無力,它想把部隊調到東南亞來,它做不到。所以這時候它 只好利用這些小國,現在跟中國製造麻煩的這種心理,所以他們之間是相互利用,但是在相互利用中應該是小國更多的在利用大國。
    
    主持人:
    
    利用大國,對,這就是我們看到目前南海問題有點複雜化的一個趨向。
    
    閻學通:
    
    我們最近剛做了一個定量的衡量,發現了從冷戰結束到現在,美國與東南亞國家跟中國海洋問題上發生衝突是不同步的。就是如果它利益完全一致的,他們應該行為是同步的,顯然他們行為是不同步的。
    
    主持人:
    
    最近這兩天,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在南海進行了兩次實兵演習。同時我們也看到有報道說,台灣軍方也將會在相關的海域進舉行演習。而國台辦發言人楊毅在回應相關提問的時候也說到,這是兩岸維護南沙群島及附屬海域的主權,這是兩岸同胞的共同責任。尹將軍,您的判斷。
    
    尹卓:
    
    我們海軍進行演習是一種例行性的、戰術性的演習,而且是年度計劃裡頭、演繹計劃早就安排好的,跟南海目前為止,跟越南的糾紛沒有關係。但是我們 從這裡看出,中國捍衛南沙主權的決心,因為我們在水面艦艇的演習是我們水面艦艇編隊跟海監船和漁政船等等這些海上執法船合同進行的訓練。我們向周邊國家看 得很清楚,我們在前面是我們的海監船和漁政船在執法,但是這些國家不要以為我們海軍是無所事事的,就是如果你用軍事的力量,一定要用軍事的力量,像有些菲 律賓或者越南裡的報刊這麼叫嚷的用軍事來解決這個問題,那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我們是做好準備的,我們完全有義務、我們有能力保護我們南沙的合法權益。但是 我們講我們不主張用武力,我們首先是海監船、漁政船解決問題。
    
    另外我們還有一個演習是兩棲的,我們陸戰旅的演習,陸戰旅演習當然也有針對性,南沙島礁的今後的守衛,因為我們現在南沙島礁的守衛全是陸戰旅,在那兒定期的輪換,當然我們陸戰旅是有義務維護南沙島礁的權益,毫無疑問……
    
    本文来源:文汇报 (博讯 boxun.com)
1982225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海问题中的3个层次矛盾 (图)
·南海紧张 大陆出现强硬警讯 (图)
·香港亲北京媒体称中国必须在南海做好军事准备
·解放军海南实兵演练 菲律宾派舰前往南海
·中国军队本月两次在南海举行军演 (图)
·南海争端火爆 中国网民七成支持用兵
·中国评论:中国在南海打不起来
·南海争端 中国网民 七在支持用兵
·中国海事最大巡视船赶赴南海 (图)
·华专家:越违南海国际协议
·南海紧张或升级 武装冲突可能都不大 (图)
·美国、菲律宾月底将在南海举行联合军演
·法轮功信徒集体到中南海新华门附近示威 (图)
·陆:开发南海 要北京点头
·中国南海出击:从菲律宾手抢回蓬勃暗沙 (图)
·洪深:中南海以猛攻台湾问题食品解救大陆社会动荡危机
·北京府右街派出所开出训诫令推算 每天中南海抓访民1300多
·中海油官员:南海每年2000万吨油气被周边国家获取
·中国军事外交现高潮 梁光烈访菲磋商南海争端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平洲三山失地农民的严正声明
·旷世奇冤海南海口医院医疗事故谁来管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中国正丢失南海--南海之痛何时了?
·南海诸岛“丢失”谁之过
·中国准备在南海开战 转移朝鲜钓鱼岛危机
·牟传珩: “唱红”背景下“公诉团”飞蛾扑火 ——中南海立场纹裂烽烟再起
·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牟传珩
·本·拉登伏诛,中南海不安 /陈破空
·墓地贵,死不起可将骨灰撒进中南海?
·亡党恐惧笼罩中南海/林和立
·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易期/牟传珩
·2011年中国南海必将风起云涌[
·长春:围堵警服男 气压中南海(图)
·一个重症“肌无力”的政府,拿什么来“直通中南海”?/笑天
·刘逸明:“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远交近攻: 中共的南海战略计划/杨维城
·柏海冰: “直通中南海”的理性与盲信(图)
·这个让中南海心寒胆战(图)
· 《中南海厚黑学》——为中共准确把脉/李墨
·廖祖笙:中南海的鸟叫得又响又好听
·中国社会危机引爆 中南海越维越不稳
·公权力黑化 中南海出租/赵光瑞
·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牟传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