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史记》专访辛子陵:党史须与毛泽东切割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5日 转载)
     《新史記》特約記者高伐林/黨史二卷的先天不足,是沒有突破1981年“歷史決議”的框框,沒有執行鄧小平重新評毛的指示,繼續為毛澤東文過飾非,避重就輕,為尊者諱,把黨和毛澤東綁在一起。這個指導思想注定了這在歷史上是站不住的,只是紀念建黨90週年的一件壽袍,過後就被束之高閣了
    
    “取消毛澤東思想由習近平提出,特別值得重視。習近平在未登大位之前舉重若輕,一舉掙脫了束縛自己、也束縛黨和全國人民的繩索,這反映了他的執政風格和政治走向。沒有嚴厲的、高調的政治語言,沒有大叫大嚷,平和得像個裝集裝箱的單子,只註明某一種貨物不准進入集裝箱。就這樣,把幾代領導人想辦沒敢辦的事情辦成了。他不貪不色,一身正氣,關鍵時刻會有勇氣、有辦法解決中國的貪污腐敗和兩極分化問題,他可能領導中共走向中興,領導國家走向民主共和。習近平和中共十八大寄託著全黨和全國人民的巨大期望。”
    
    在中國大陸學者辛子陵先生最初通過電子郵件書面回答《新史記》記者提問時,他將這段話標以“精彩摘要”放在最前面,表明他對這一觀點的高度重視。
    
    或許是因爲他談到的問題引起很多學者的關切,在《新史記》雜誌尚未刊出這篇專訪、更未上網之前,互聯網上已經流傳“辛子陵接受《新史記》特約記者高伐林專訪”的初稿。但據辛子陵先生3月30日告訴《新史記》記者:與初稿相比,“最後的稿子增添很多內容”。在《新史記》發稿前夕,他又來信,對稿件提出了最後的修改意見。
    
    中國學者、傳記文學家辛子陵。
    辛子陵:党史须与毛泽东切割


    
    辛子陵係中國學者、傳記文學家,中國人民解放軍大校。原名宋科,1935年生,河北安新人。1950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59年參加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等軍事學院助教、軍政大學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國防大學《當代中國》編輯室主任等職。著有《毛澤東全傳》一~四卷(香港利文出版社,1993年),《林彪正傳》(香港利文出版社,2002年),《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香港書作坊,2007年)等,産生相當大的影響。
    
    我們的話題,從中國官方最近推出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說起。
    
    黨史二卷未執行鄧小平重新評毛指示
    
    新史記: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90週年,國內正準備隆重紀念。其重頭節目是推出《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初版印行五萬部。但黨史界、史學界、理論界對這部著作爭議很大。您對此事怎麼看?
    
    辛:捧場的似乎不多,表示失望的不少,因為沒有做到實事求是,沒有還原歷史的本來面目,沒有執行鄧小平重新評毛的指示,徹底揭蓋子,重新評毛。當然比起“文化大革命”時期,有很大的進步,最重要的一點是徹底否定“文革”,承認大躍進中餓死了1000萬人。但這不是突破,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的決議就達到了這個認識水平。
    
    新史記:您提到的鄧小平關於重新評毛的指示是怎麼說的?
    辛:1993年1月15日,在上海西郊賓館召開過一次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參加會議的,除中共第十四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江澤民、李鵬、喬石、李瑞環、朱鎔基、劉華清、胡錦濤外,還有鄧小平、陳雲、彭真、萬里、薄一波、楊尚昆和王瑞林。鄧小平在會上作了關於若干年後對毛澤東歷史地位和一生功過,要作出科學、全面評價的講話。鄧小平說:
    
    【十一屆六中全會上對毛澤東在中國革命中的歷史地位及功過的評價,是受到當時黨內、社會上形勢的局限的,部分歷史是不實的。不少同志是違心地接受的。歷史是我們走過來的,不能顛倒,不能改變。對毛澤東一生功過評價,一直是有爭論的。我對彭(真)老、(譚)震林、(陸)定一說了:你們的意見是對的,但要放一放,多考慮一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紀初,讓下一代作出全面評價嘛!毛澤東的功過是擺著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擔心對毛澤東全面評價,會導致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功績被否定,會損害共產黨的領導地位。我看,不必擔心。我建議,對毛澤東一生的評價,可以在我們這一代走後,作全面評價。到那時,政治環境會更有利,執著的意見會少些。共產黨人是唯物主義者,對過去的錯誤、過失和違心、不完整的決議作出糾正,是共產黨自信、有力量的表現,要相信絕大多數黨員,相信人民會理解、會支持的。】
    
    會議主持者、第十四屆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建議,對小平同志這一談話紀要及其他同志的發言紀要,作為一次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通過的議題存案。在會上曾舉手表決,一致通過。
    2004年七一前夕,萬里寫信給胡錦濤,敦促中央執行鄧小平指示,執行十四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決議。胡錦濤在中央辦公廳主任王剛陪同下到萬里寓所拜訪,明確表示說:
    
    當年中央政治局和小平同志的意見、決議是存在的,我個人是理解的,遲和早要解決好的。這是建國後很主要的政治問題、黨的組織問題。我們這一代人或許能在沒有束縛的情況下處理好。當前工作千頭萬緒,待解決的問題、矛盾較多,如能在較平和的政治氣氛、環境下解決對毛澤東的一生的評價,就能有較大的共識。
    
    新史記:那麽這次出版的黨史第二卷,是否體現了鄧小平上述關於重新評毛的意圖?
    辛:黨史第二卷出版前後,中央黨史研究室沒有交代與鄧小平講話的關係,沒有交代與十四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決議的關係,講話和決議還算數不算數?執行不執行? 沒交代。
    
    黨史二卷的先天不足,是沒有突破1981年《歷史決議》的框框,繼續為毛澤東文過飾非,避重就輕,為尊者諱。把黨和毛澤東綁在一起,以為把毛的錯誤說輕一點,說少一點,黨的執政的合法性就多了一點,今天紀念建黨90週年面子上就光鮮一點。這個指導思想注定了這個本子在歷史上是站不住的,只是紀念建黨90週年的一件壽袍,是應付門面的東西,過後就被束之高閣了。
    
    中共和毛澤東必須分開說
    
    新史記:您說“把黨和毛澤東綁在一起”,聽起來很新鮮,難道中共和毛澤東能夠分開說嗎?
    辛:當然能夠分開,也必須分開。京戲裏面職位最高的人就是皇帝。但皇帝在大多數情況下並不是主角,不是一號,不是拿錢最多的演員。“三國戲”若以漢獻帝為中心,就沒什麼可演的。蜀國這一支要以劉備為中心,就沒有《群英會》、《草船借箭》、《借東風》、《空城計》以及《六出祁山》、《七擒孟獲》等膾炙人口的劇目。
    我們寫黨史有個慣性,必須以毛澤東為主線,必須靠毛澤東的英明偉大出彩、出高潮。一旦毛澤東錯了,這個黨史就沒法寫了。怎麼辦呢?有幾招:
    
    一是強詞奪理。有錯不認錯。明明是毛“左”了,不能說,得說別人右了。廬山會議,不能批毛澤東的“左”,卻要批彭德懷的右;
    二是李代桃僵。文化大革命的種種罪惡,是林彪、“四人幫”造成的,毛充滿了崇高的動機,但被壞人利用了;
    三是瞞天過海。把群眾拉出來說事。大躍進非說是人民群眾“急於擺脫貧困的強烈願望”,而毛澤東只是群眾願望的執行者。
    四是共同負責。全黨人人有份。不錯,大躍進、“文化大革命”,都有黨中央的決議,但讓劉少奇、彭德懷與毛澤東共同分擔“文化大革命”的責任,公平嗎?
    
    今年是建黨90週年。黨史二卷編寫者想給黨多唱讚歌,增加喜慶氣氛,但他們搞錯了一件事情,這是給黨過生日,不是給毛澤東做壽。黨和毛澤東是兩個主體。毛澤東錯了,不等於黨錯了。黨是在戰勝了毛澤東的錯誤走向改革開放、走向正確的,戰勝了空想社會主義和封建社會主義,走向民主社會主義的。如果講主流、主旋律,應該寫這個。從這裏找出黨的自信和光榮來。例如反對“家天下”的鬥爭,寫出來是何等的驚心動魄,這是毛澤東的恥辱,但卻是共產黨的光榮。你不敢寫,你要掩蓋和迴避,那就只能瞞和騙了。(《新史記》第二期) (博讯 boxun.com)
19143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辛子陵救党受夹击 胡锦涛的部下不听胡锦涛的话
·放眼当今世 如公有几人——为辛子陵先生辩
·毛岸英遗孀刘思齐要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
·中宣部长刘云山不提毛泽东思想有含意/辛子陵
·中共钳制言论,辛子陵遭审禁声
·辛子陵:关于《形势和前途》的检讨和说明
·党史学者辛子陵致中共北京市纪委的信 (图)
·从剥夺“救党派”辛子陵的言论自由想到霸王别姬
·姚监复:禁言辛子陵,是胡锦涛新一轮剥夺言论自由的开幕式
·一个老共产党员呼吁当局:要对辛子陵解禁
·是谁下令圈禁辛子陵?
·辛子陵为何禁声
·只有和毛切割 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体制内的声音:当代中国真相与危机/辛子陵
·阳光卫视:辛子陵对话崔卫平谈中国政治体制改革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辛子陵:一次被取消的演讲
·强烈要求开放报禁 保护言论出版自由--辛子陵在欢迎谢朝平被释回京座谈会上的讲话
·辛子陵:“老虎到处跑” 人们就怀念毛(毛泽东)
·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事件中山东的郑化东其人其事
·辛子陵的遭遇及其迷途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辛子陵为何禁声/范吉
·辛子陵: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辛子陵:征地卖地拆楼盖楼的GDP
·辛子陵:位卑未敢忘忧国――第一个因反对毛泽东暴政而退党的人
·辛子陵: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尹振环著《列宁主义批判》序言
·太子党要学习习仲勋/辛子陵
·辛子陵:最低限度,希望习近平以先父为榜样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