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官场秘闻:一个震惊世人的莆田市规划、建设、土地特大腐败窝案(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福建官场秘闻:一个震惊世人的莆田市规划、建设、土地特大腐败窝案(上)
    编者按:中国房地产一路高歌猛涨,自然催生房地产领域,彻底沦落为官场腐败的重灾区。在中国许多城市的规划和建设项目之中,不断曝出惊天动地的贪腐大案、要案、窝案来。腐败不断催生高房价,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经济发展和城市化发展的现实!
     福建莆田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好像莆田的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的众多项目中,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贪腐大要案。事实恰恰相反,貌似平静的莆田兴化湾,隐藏着众多贪腐的潜流,作为三线城市,却有大批高容积率楼盘推出,小区住宅和街道楼房不断违规加层,提高容积率,留下巨大黑洞与安全隐患。提高一个百分点的容积率,开发商利润就可以增加10个百分点。莆田城市规划、建设、土地的腐败,冠冕皇堂地摆在大街上,任凭民众指指点点、举报上访,我们监督部门就是不作为,就是不敢不愿查。 (博讯 boxun.com)

    掩饰腐败、掩盖腐败、瞒天过海、寻找靠山等方面,莆田构造腐败共同体确有过人之处,手法高超,不但到位,而且出色。凭得就是闻名世界“猪哥三书记”的真传,所以,拔出“猪哥”,莆田却不带泥,让“猪哥”的徒子徒孙,得以长期逍遥法外。这样官场腐败市场不断扩大,不断摆平上头关系,达到相互掩盖、相互包屁目的。自然就牵连不到上下众多的腐败官员,查处莆田腐败窝案竟然成了世界难题!
    一、腐败官场 吞噬莆田千年沉积的兴化平原
    莆田土地资源非常紧缺,全市312万人,农村常住人口253.42万人,耕地面积仅113.5万亩,人均3分多地,比联合国粮农组织规定人均0.8亩还低,莆田人不得不外出谋生,常年在外劳务经商人数超过100万人。按理说,莆田政府应比其他地区更懂得如何保护耕地。
    (1)自1983年4月莆田撤地设市历经6任市委书记和8任市长
    第一任: 莆田市委书记苏昌培 (1983年11月---1987年5月提为副省长);
    第二任: 莆田市委书记郑义正 (1987年5月----1992年4月提为省检察长);
    第三任: 莆田市委书记许开瑞 (1992年4月----1997年6月免去市委书记职务);
    第四任: 莆田市委书记叶家松 (1997年6月----2003年7月升省政协副主席);
    第五任: 莆田市委书记袁锦贵 (2003年7月----2008年4月提升省人大副主任);
    第六任:莆田市委书记杨根生 (2008年4月--------------------现任);
    第一任:莆田市长王文泰(1983年12月-1984年12月平调省建委副主任石化总经理);
    第二任:莆田市长陈桂宗(1984年12月----1990年12月平调省政府办公厅主任);
    第三任:莆田市长许开瑞 (1990年12月----1992年 4月提升莆田市委书记);
    第四任:莆田市长吴建华 (1992年 4月----1998年 8月平调省农业厅长);
    第五任:莆田市长陈少勇 (1998年8月--2002年5月升宁德书记省委常委判刑);
    第六任:莆田市长詹 毅 (2 0 02年 5月----2006年 8月平调省工商局长);
    第七任:莆田市长张国胜 (2006年 8月--2010年 4月跳楼自杀);
    第八任: 莆田市长梁建勇 (2010年 4月-------------------------现任)
    从许开瑞任莆田市委书记始,到叶家松、袁锦贵这几任书记以来,莆田大肆疯狂地圈地蚕食耕地,几千年历史的莆田南北洋平原遭殃。
    (2)近20年土地无度掠夺,莆田南北洋良田耕地行将消失
    1983年莆田建市前,主城区面积不足3 KM2,到2003年扩展至16 KM2,2007年再扩展至42 KM2,如今主城区超过60 KM2。单一个涵江区的城市规划用地面积,达到98KM2,主城区面积约35 KM2,工业园区面积约20 KM2,临港面积约43 KM2。
    莆田大肆扩张城市面积的背后,就是迅速蚕食南北洋平原肥沃耕地。莆田南北洋平原,俗称兴化平原,是福建省四大平原之一,莆田人民世代赖以生存的粮仓,是福建省最早确定的基本农田保护区。美丽的木兰溪、萩芦溪、延寿溪静静流过,日夜浇灌着这一望无垠的沃野良田,全市基本农田保护区6862片,涉及面积104万亩,珍珠般撒落兴化平原。
    据第二次农业普查资料显示:莆田农村拥有耕地住户37.88万户,占农村常住户71.8%;人均占有耕地面积3分多,低于国家和省的人均数。2004年国务院下发《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2006年再发《关于加强土地宏观调控有关问题的通知》,但莆田城市扩张用地剧增,土地违规违法上升,特别是政府暗地里来势汹汹的大搞违规违法用地。
    (3)莆田几任书记从台帐上至少毁掉兴化平原10万亩耕地
      据权威部门保守统计,迄今为止南北洋至少有10万亩基本农田,未经任何法定程序,严格审批而被消耗掉,虽说牵扯诸多因素,但是莆田政府“经营城市、卖地生财“的理念,是毁掉莆田南北洋耕地的主因。
      许开瑞任市长市委书记7年至少毁掉莆田南北洋耕地2万多亩
    当年,许开瑞打出借招商引资,吸引开发商投资的旗号,出让大片的耕地,让这些真假外商圈地,好制造虚假的项目政绩。结果低价出让上万亩良田耕地,任凭囤地,放任多年搁荒长草,把高新科技园,演变成房地产、娱乐城。更搞笑是低价圈地,然后高价转卖给莆田政府或国有企业单位。如,城厢区沟头村三四千亩,先是以高新科技园圈地,接着变成房地产、娱乐城等,城厢区南门村近万亩良田,全填上黄土,变成街道和房屋……
    莆田主城区的迅速扩张,原本就是采取吞噬南北洋平原手段。如,将城厢区霞林村周边6000多亩良田、园地、林地征收,卖给开“手扶”出身的开发商林鸿鸣、林鸿飞兄弟,多少年了,一直撂荒闲置;还有新塘村、柳桥村等山地、农田3000-4000亩,由政府强征后卖给江口人港商黄志贤,至今闲置;荔城区拱辰村基本农田4000多亩(含100多亩保障田),政府征收卖给港商郑庆模开发,多少年过去了,草长半人高仍撂荒。
    叶家松任莆田市委书记6年至少毁掉莆田南北洋耕地3万多亩
    当年,叶家松最大手笔是,搞个象天安门同样气派的莆田市行政中心,旧市委市府土地拍卖,搬迁到市郊天马山下的龙桥村;借此进行大规模的莆田城市扩张,建盖起一大批豪华的办公大楼、大广场、宽马路、酒店以及大量的别墅群,这些“亮点工程”占用大量耕地;继而以莆田市行政中心为轴心,成立龙桥、拱辰、镇海、霞林等四个办事处,呈扇形散开,这样圈进何止是2万亩良田;再搞以建设“大莆田”为目标,大力推进“旧城改造”和整治“城中村”、“村改居”。
    叶家松再个大手笔是,2002年成功进行莆田市行政区域调整,撒销莆田县,成立荔城区、秀屿区。
    荔城区新设行政辖区,调整城厢区行政区域范围设立,以新街口为中心,以胜利路为界,东为荔城区,西为城厢区。将建莆田市前的城厢镇的文献、凤山、长寿、英龙、梅峰5个居委会归荔城区;接收城厢区2乡18村;保留原莆田县的西天尾、新度、黄石、北高4镇。共辖2个街道,4个镇,12个居委会,118个村委会,人口47.73万人,面积268平方千米。
    城厢区扩大辖区面积,接收莆田县的常太、华亭、灵川、东海4镇,共辖3个街道,4个镇,16个居委会,102个村委会,人口31.9830万人,面积484平方公里。
    涵江区扩大辖区面积,接收莆田县的江口、梧塘、萩芦、白沙、新县、庄边、大洋乡6镇1乡。共辖2个街道,9个镇1个乡,20个居委会,179个村委会,面积752平方公里,人口41.05万人。
      秀屿区新设行政辖区,接收莆田县的笏石、东庄、忠门、东埔、湄洲、东峤、埭头、平海、南日、山亭、月塘9镇2乡,共辖9个镇2个乡,10个居委会,186个村委会,人口78.23万人,面积506平方公里。
    全市行政区大变更,自然造成档案资料处理与丢失,最大得益者销毁与洗白官员贪腐证据,让新区域更好以地生财,吞噬南北洋平原。
    袁锦贵任莆田市委书记5年至少毁掉莆田南北洋耕地4万多亩
    当年,袁锦贵最大手笔是搞“六大片区”改造,2007年7月,莆田市一次性批复土地1800多亩(实际是3000亩),成为消灭莆田南北洋平原良田急先锋,大搞越权审批,大搞“逼农上楼”。
    袁锦贵书记、张国胜市长搞改造六大片区,位处南北洋平原,城市化建设的“软肋”就是消灭兴化平原。袁锦贵雄心勃勃但备受争议的改造计划,迅速在前任叶家松搞的新“行政中心”周边扩张,短期内建造206幢11-33层高级公寓和写字楼。在护城河五期规划重点,是2010年福建省14届省运会举办所在地体育中心,是莆田的面子工程、亮点工程。
      莆田遍地“说拆就拆,想不到,旧城改造变疯狂”,这是莆田百姓的评说。几个月前原是繁荣的农贸市场和农副产品集散地,瞬间,一簇簇村落、荔林、果园、菜地不见了踪影。
    袁锦贵随之提出“港城崛起”,新修建四条通往秀屿港大道,即城港大道、荔港大道、涵港大道、仙港大道。每条大道各长30公里以上,路面宽100米,消掉农田1.8万亩;修建荔园路10公里,规划报批路面宽55米,实际建成路面宽120米,多占农田1000亩。这四条大道,加上荔园路,多数莆田人认为重复建设,大量侵占农田,盲目投资,传言至今未完成项目审批、核准或备案手续,成为莆田人谈论的重点。
    看来最高兴做这件事的,当然是莆田政府——因为政府才是最大的开发商,年土地财政数百亿,官员个个赚得腰包鼓涨,才是硬道理。
    杨根生2008年任莆田市委书记更是加速毁掉莆田南北洋耕地
    杨根生搞“海西应先行,港城当崛起”,说是莆田港城要以湄洲湾、兴化湾、平海湾“三湾”崛起,来打造成滨海宜居城市。但是,杨的思维定势,仍停滞在前几任圈地蚕食南北洋平原耕地上,莆田“三湾”土地,沙质黄土旱地,不象莆田主城区扩展是吞噬南北洋沉积几千年的肥沃土地,在良田上填黄土、沙石,修路、开发房地产,土地生财思维,占良田搞开发区,搞房地产,莆田成了典型粮食进口市,不承担国家粮食安全的责任!
    杨根生没有做莆田长远发展的打算,让莆田的主城区真的移到湄洲湾、兴化湾边上,建设莆田滨海城市。
    杨根生借口优化莆田中心城区景观,提升主城综合服务功能,建设宜居城市,要拆迁才建20年新区的龙德井、霞林片区,实施旧城改造;放手城厢区迅速推进城市开发和工业园区建设。城厢新城区的东部,是城市中央商务区;新城区的南部,是华林工业园区和商住区,单一个湄洲湾秀屿港的太湖工业园规划总面积39.3平方公里;新城区的北部,是豪华型住宅区;新城区的西部,是度假休闲和生态观光旅游区,城厢区这样大胆扩张,一下子吞噬掉多少南北洋土地来构筑杨书记政绩。
    杨根生强调打造主城区景观,要求荔城区快上南湖公园、南湖酒店、泰安名城、王府御景大酒店、三迪豪生大酒店、龙都大酒店等数十个豪华设施重点建设,迎接第十四届省运会在莆召开;要荔城区政府尽快上马荔城区政中心新址,强调改变黄石镇区面貌,提升城市功能,推进黄石镇旧街片区改造,开辟以区政中心新址40平方公里范围主城区。
    杨根生推动涵江区致力西部新城项目建设,总投资200亿元,打造主城区35 平方公里。今年就要将涵江新区政中心、涵江西部新城和白塘湖宜居片区建成独具莆田特色的3大城市综合体。
    2008年10月23-24日,国土督察上海局在莆田召开座谈会,张国胜市长说,莆田坚守基本农田“红线”,连续8年实现耕地“占补平衡”。之前,2008年全国“土地日”,《中国国土资源报》刊发记者专访市委书记,杨根生说,莆田市土地资源十分紧缺,全市有312万人,现有耕地总面积113.5万亩,人均耕地仅有0.36亩,大谈要“惜地如命”强调保护耕地的重要性,树立“惜地如金”市委书记的形象。
     然而,2007年9月莆田市国土部门公布人均耕地0.39亩,到了2008年6月锐减为0.36亩,人均减少0.03亩,若乘以全市总人口,总数减少9640亩,年间减少近万亩,杨书记如何占补平衡?名谚道:“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南北洋即将消失,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莆田人望“洋”兴叹,如今高楼林立的浩瀚洋面,多了星罗棋布由荔城、城厢、涵江、秀屿四在新区,竞相重复争办的工业园区,多了四条纵横交错未经立项审批的通港大道,洋面被切割得支离破碎,剩下星星点点。南北洋彻底消失是迟早的事。失去洋面的农民成了种地无田、经商无本、就业无岗的“三无”农民,这就是宜居城市莆田人民的幸福感吗?
    杨根生说搞“宜居莆田建设规划”,说穿了就是再搞一个赚得政府和开发商盆满钵满的计划。本质仍然停留上吞噬兴化平原上,土地不可再生资源,多征一亩耕地,农民就少一亩生存田,就少一份生活保障!四任主政莆田的书记,随意间就毁掉莆田百姓的生存南北平原,必将成为莆田千古罪人!
    二、崛起港城 旧城改造征地实质为暴力掠夺
     莆田从许开瑞任市委书记始,到叶家松、袁锦贵、杨根生,这四任书记以来,说搞莆田港城崛起,财政没有钱,就搞逼农上楼的圈地法,借旧城改造和招商引资,大肆圈地炒地皮,莆田众多指挥部,政出多门,帐目一塌糊涂,白条赞助皆是,轿车、手提电话入帐,成千万资金外借不还……
    结果,政府增土地财政数百亿,官员和开发商腰包全部鼓涨。官员借暴力强征生财,开发商借旧城改造生财,对外吹虚重塑莆田形象,对内欺骗竭诚服务百姓,捞政绩、捞钱财,何乐不为。说穿了,暴力强地、暴力拆迁,实质政府沦为暴徒与强盗,掠夺民脂民膏,成为莆田千古罪人?
    (1)莆田以言治罪大搞禁言,官员才能放心掠夺民脂民膏
    1993年,莆田市委组织部研究室主任林国奋交流莆田县梧塘镇任党委书记,1996年因举报腐败莆田市委书记许开瑞、副书记陈少勇、县委书记郑海雄竟被罗织种种罪名判刑六年入狱。(2001年《半月谈》14期)
    1996年林国奋整理成《福建莆田圈地炒卖土地严重》《莆田工程与买官交易内幕数例》《莆田农民负担问题调查透视》等材料,附上莆田广为流传的“莆田人民没福气,仨只猪哥当书记”等民歌谣顺口溜,寄给了中央有关部门及新闻单位。但是等待的结果,莆田当局将举报列入特重大政治案件来查办,调用市国安局、公安局、市县检察院、市法院、市县纪委等数百名精兵强将,组建重案专案组,张开大网盯住所有值得怀疑的举报者,查流传的民谣顺口溜团伙,查写举报信的嫌疑人、查笔迹、查向北京通话的电话记录;组织排查、盯梢、跟踪、监视、布控嫌疑人及电话等。
    1996年11月6日,将林国奋抓捕归案,1996年12月27日,以“对现实不满、诽谤县、市主要领导人”,强加贪污、受贿、扰乱社会秩序、诽谤等罪名判刑六年。随后,在全市和省内假借反腐之名,掩盖莆田书记腐败之实,大张旗鼓地宣传打击“诽谤”,严厉警告所有敢于举腐人士,莆田开创了改革开放来全国首例以诽谤治罪举报人滥用公器的罪恶先河。
    (2)吞噬良田滥用公器暴力强征,莆田沦为与民争利的腐败政府
    涵江区暴力强征土地成风,村民分不到征地款上告无门
    1995年,经国务院核定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西刘村4.9公顷良田为基本农田保护区;1998年获得莆田县政府颁发的30年土地不变承包经营权证。在高速路穿越后,官商千方百计想侵吞增值百倍的公路沿线基本农田保护区。2003年初,涵江区政府违规扩建“莆田高新技术开发区”,修建迎宾路,强征西刘村基本农田保护区20多亩土地;7月23日,涵江区镇政府弄虚作假强征西刘村4.9公顷国务院基本农田保护区;10月17日,涵江区政府组织数百人开大卡车推土机等强行填土平整施工西刘村4.9公顷土地; 2004年10月21日,涵江区组织大批人马准备26日不顾村民反对强行侵吞4.9公顷良田;为保卫土地10月25日,西刘村组成数百人上访车队集体到福建省政府请愿;2005年3月25日,涵江区政府再组织500多名武警公安打手组成的突击队强行掩埋西刘村4.9公顷良田,复盖良田里所有的作物;7月13日,涵江区政府再次集结数百名,由武警、公安、打手组成的武力队伍,非法拘捕村民刘金荣,围攻欧打村民刘清水、刘天水、刘亚哥等反对强行征地维权的农民,致使多人重伤住院……西刘村村民反复上告上访无门,感叹莆田官场实在腐败透顶!
    莆田涵江区江口镇新前村多年被强征土地达七百多亩,如今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004亩。失地村民知道土地没有了,却分不到一点土地赔偿金。村党支部书记王金水独吞土地赔偿金总额超出三千多万元,成百名村民联名上告中央省市各级部门,竟然是多年无果。
     城厢区暴力强征土地成潮,村民依法维权竟遭判刑
    2003年5月始,福建莆田城厢区数次以城市建设的名义征用农民的土地,在城厢区延寿、溪白等十个村至少两千多亩农田被违法征收。为谋取私利,官员在土地征用程序和手续、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和地上附着物补偿费上不断侵犯损害村民权益,以亩价2800元人民币补偿,占用莆田郊区延寿村及周边十多个村子土地,转手以每亩9万2千8百元的高价卖给开发商,兴建豪华住宅区,锓占损害10村万余村民的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村民自发要求政府提高土地补偿,保护自己的权益。政府就明目张胆地将维权的村民代表黄维忠,抓起来判处3年徒刑。
    荔城区违法暴力强征良田,为暴力违法者搀腰逍遥法外
    2003年3月27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征用荔城区黄石镇水南村263.868亩土地。实际中强征良田高达364亩。莆政土(2002)157号、闽政文(2003)78号、莆政土(2003)43号文上看到,征地19.4818公顷(292.227亩),结果暴力强行多征100多亩。 2004年5月25日,不告知村民,不提供任何手续,荔城区组织国土、城建、公安部门350多人,借口清理抢栽抢建违章为由,出动5部推土机、3部装载车挖掘机对不在征地范围内的土地、果树农作物、民房强制推平。
    2004年8月9日,荔城区出动公检法、预备役等军警力近千人,配有警车警犬,连营近1公里,包围104国道旁后卓村挑峰片区(莆田市基本农田保护区)强行铲除70多亩农田秧苗,打伤护苗村民18人,不办理征地和补偿强将农田收国有用地,给耐克台商鞋厂扩建,引发村民抗争轩然大波。
      2006年11月11日,荔城区滥用公器为新度镇变电所强征东郊村土地,将原本380亩良田属省“粮食自给工程示范片”并投资180万元建设项目强夺,出动军警和雇佣数百名黑社会打手,当场大打出手,打伤40多人,17人送医院抢救,有13人重伤,4人垂危。场面惨不忍睹。3天后香港《东方日报》报道此事件,配发彩图4帧。政府搀腰让违法者,仍然逍遥法外!
    2007年9月10日,荔城区派出全副武装的工作队员和雇佣黑社会人员400多人,将新度镇下坂村下何自然村包围后,推土机、装载车、铲车等强行运土填掉直圳、洋里两块140多亩没有审批的水田。原来光谷通讯落地,城港大道经过,强占了下坂村500多亩基本农田,强填140多亩水田,为镇里安置户建房。村民们四处求告,建议另择山地或荒地建安置房,但我们的人民政府就是喜欢吞噬肥沃兴化平原良田。
    秀屿区违法乱纪强征土地,明目张胆违法行为为何不查处
    2003年,秀屿区政府用“招商引资”为名,未征得农民同意,强行把赖以生存的埭头镇高林村34亩良田征给大欣鞋厂,按国家有关部门土地赔偿标准,每亩应支付给失地农民18975元,然而发放补偿款每亩只有8千元,可就200多户村民34亩良田征地这一点点赔偿金,让失地村民多次上访举报五年,至今仍杳无音信。
    2006年7月10日央视《焦点访谈》曝光:《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办法》第十八条规定:围海一百公顷以上的项目用海,应当上报国务院批准。福建莆田在秀屿区山亭乡乌寨村,近万亩项目没上报国务院审批,就以修路名义暗中围起来9千30亩的海滩,准备建工业园。乌寨村有上万人口,地少人多,滩涂就是农民承包田,是赖以生存的条件,9千30亩相当于600多公顷的滩涂被围,靠滩涂养殖为生的农民立即陷入困境。 相反,以投资四公里路堤借口,围起路堤内滩涂600多公顷土地为工业园,销售土地可获数几十亿暴利。这种官商勾结,坑害农民利益的贪腐行为。《焦点访谈》曝光后,至今仍不受到查处?!!
     2009年9月,秀屿区搬迁工作组以2008年就已动工的中海油LNG两个罐体的安全距离为由,强制搬迁整个秀屿村!伪造征地批文必备材料、骗取省政府征地批文!对不同意搬迁的村民,采取停电停水、诛连式拆迁等野蛮行径进行威胁、逼迫,先后非法拘禁不同意拆迁的村民达数十人次,强行拦截并关押参加听证会的村民代表。
    (3)公权力滥用城改变暴力强迁,政府沦为开发商利益共同体
    城厢区为开发商保驾护航 暴力高调强拆政府丧失民心
    城厢区马巷小区强拆,不顾嘉禾事件后中央三令五申,城厢区委、区政府以红头文件形式出台《关于党员干部职工在项目建设中违反有关规定的处理意见》,明确规定:党员干部、直系亲属在拆迁中不带头、不配合,影响建设进度的,在行政机关、财政拨款单位人员一律调至自收自支单位或企业单位;在自收自支单位的一律分流待岗;现为领导干部给予调离、降级或免职处理,纪律处分。
     2004年4月22日,拆迁指挥部上门骚扰,导致马巷拆迁户陈潜心脏病发作,5日后病故,赔偿五万元了事;2004年9月28日,马巷拆迁户詹祖森经受不住指挥部惊吓去世;2004年11月18日,马巷拆迁户林启辉母亲张玉凤因拆迁昼夜野蛮施工受到刺激,跌倒头受伤流血,卧床17天去世;2004年11月30日,市政府强制拆迁吴国钧等三户后,吴国钧舅舅陈士元被迫签约,一病不起月后去世。2005年的4月5日21时,指挥部挖掘机推土机,打手20多人大打出手,68岁姚振麟及女儿女婿受伤,迅速将房夷为平地。 大唐公司在马巷土地转让手续不全、补偿价格偏低、区域百年二级古树名木没有保护、纠纷诉讼不断情况,单凭政府撑腰对马巷153户拆迁户40多户产权不明发出强制拆迁令,实施骚扰威胁、堵塞通道、断水断电等强制拆迁。
    新华网曝光莆田马巷贪腐拆迁总结:(1)政府高调支持--红头文件保驾护航;(2)组织措施威慑--调岗下岗降免撤职;(3)强行推房扒房--民房物品夷为平地;(4)雇用打手扰民--伤民死民怨气冲天。马巷官商勾结暴力拆迁出了六条人命案;开发商空手套白狼成贪腐重案。《新华网》、《半月谈》等国家级媒体曝光,却仍得不到莆田查处,最终不了了之!
    荔城区为开发商保驾护航 暴力高调强拆政府丧失公信力
    荔城区阔口片旧城改造拆迁户数230户,总面积约48000平方米,称为造福项目,结果叫多少家庭片瓦不留、无家可归,让拆迁户胆寒心滴血。
     荔城区阔口片区改造工程项目是违法违规操作,没有任何审批手续,没有居民参与制定改造方案,一期二期拆迁安置问题未解决,政府承诺公益项目未落实,居民代表95﹪不同意,发恐吓通告,以恐吓威胁、停水停电,威逼签约,拒签居民,暴力推平。 指挥部没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没请有拆除工程资质单位,雇用打手数百人,穿迷彩服,戴红袖章,上房顶强行敲屋,强行搬扔东西。不屈服的谢大妈被三人强拖往电线杆上,用绳子捆绑住;一户身患残疾夫妇,妻子刚生孩子坐月子,强行赶人出家,强行推掉房子。陈国强没人通知,没人丈量,就强行推掉房顶……
    荔城区后塘百年史上,2007年6月4日发生最血腥恐怖一天!上百户被拆迁户在家遭遇飞来横祸,清晨八点开始,由市区干部带头的三四百迷彩武装,四台挖土机包围,近似屠城暴行,从早到晚, 暴虐扫荡16户未签约未丈量的合法房屋,彻底铲平,大部家具财产掩埋、哄抢,多名居民(老人妇女)被殴,血流满面,迷彩武装用钢盔猛砸人头部,凶残得令人发指。众多强迁户无家可归,十几栋房子被夷为平地,群众流离失所。
      2008年10月15日,后塘再发生强迁暴力伤人事件。这天8点多,数百名各地调集来的头戴钢盔、手持铁棒警棍的打手,杀气腾腾地对后塘巷37号李栋棋等8户进行强迁。团团围住李栋棋的家,街道书记林荣斌不顾屋里有人,组织几十人用砖头猛掷,用推土机挖开大门和二楼阳台;手持盾牌、铁棒警棍暴徒见人就打,当场造成李栋棋全家6人3男1女4人头部、胸腹部多处重伤,李栋棋之妻郭进福要求出家门,被打断颈部静脉流血不止昏倒,李栋棋拖出毒打,惨不忍睹。群众报警120,急送4人到部队九五医院抢救。郭进福送进重症监护室。事发后“110”、派出所不敢接案,伤情无人敢鉴定。控制不让媒体采访。
    在莆田到处可见官商勾结,坑害民众的强征土地、强拆民房暴力事件,民众土地房子,评估价便宜,开发商房子,价格昂贵。“这哪里是拆迁啊!简直就在抢啊!” 民众说,“旧城改造和村改,百姓支持,但是政府不能与开发商勾结搞掠夺!田地强征去,房子强拆除!百姓真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叫人怎么活?!”
    莆田征地坑农、逼农上楼、拆迁伤民,几乎成了普遍社会现象。征地与拆迁过程,补偿过低或补偿不到位,成了征拆中的焦点话题。政府以极低的价格征收土地后高价出让,从中挣取巨大差价,而农民多则万元少则几千元补偿,这些土地出让金吃完,便断了生活来源,等同于饮鸠止渴。
    莆田遭强拆民众和南北洋失地农民,不断集体进京反映:没田、没厝(房屋),没吃、没住,怎么办?老百姓一辈子血汗换来的房子,兴化平原几千年的良田,全在无情的推土机倒掉,其实真正倒掉的是政府形象!
    (4)莆田强征强迁制造冤案多,越腐越贪的官员越好提拔
    莆田强迁强造征制造大批上访者:有因“两千多亩农田被违法超低价强征” 以黄维忠为首的延寿、溪白等十个村上万联名失地农民们;有因愤于“村官侵吞上千万土地赔偿金而举报上访”以王文兴、王玉煇为首的新前村上百联名失地农民们;有因受“暴力强行征地”之害的东郊村、西刘村数千的村民们;有因受“暴力强行拆迁”之害的后塘、马巷、阔口等地数千失房的居民们;有因“控告村官违法,反以违反计生为由打击,遭拘留、关押、毒殴”难得伸张的林金典们;有因“控告法官徇情枉法和渎职”气愤难消的吴元斌们;有因“举报村、镇干部变卖村财,计生受贿”气愤难消的陈雄京们;有因“儿子在光天化日之下的闹市被黑帮打死,夫讨公道又遭害”难得伸张的陈淑兰们;有因“丈夫在大街上被黑社会绑架致死得不到公正处理”的黄妹英们……
     莆田冤案多,成群结队赴省进京请求解决,许多冤案千辛万苦得到重视,中央批复下文,但到了莆田如同废纸一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相反奇怪是,主政莆田大员,除了第三任市委书记许开瑞,遭到中纪委查处免职,有人暗保没交给司法处置;第五任市长陈少勇,官升宁德书记、省委常委秘书长终遭判无期徒刑外;第四任市委书记叶家松,官升省政协副主席;第六任市长詹毅,平调省工商局任局长;第五任市委书记袁锦贵,官升省人大副主任;第七任市长张国胜,2010年 4月8日事发跳楼自杀。
    吞噬南北洋平原和大搞暴力折迁的主政官员,却一个个不断地高升:
    涵江区书记林庆生,提升市委常委副市长,最近还要提升正厅级;区长阮开森,提升涵江区委书记,最近要提升副市长;
    荔城区书记吴元珍,提升为市人大副主任;区长陈国林接班为书记,现在提升为市人大副主任,区长胡国防,接班为区委书记;
    城厢区书记阮军,提升为副市长,郑春洪接任区委书记,现要提升副市长;区长沈金水,接任区委书记;
    秀屿区书记陈志强,现要提升为三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9233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福建严查教育乱收费 莆田一小学校长被免
·福建莆田加气站运营一个半月被指"非法"遭叫停
·中南海纠错失灵:福建莆田官场黑,十大以言治罪案首竟不平
·福建莆田:一个官场不让人知晓的秘闻
·福建莆田“猪哥”虽死 “阴魂”不散
·建立法治政府,我们敦促福建莆田尽快自我纠错
·揭秘:旧年24曝死的福建巨贪莆田四光书记猪哥雄
·福建来稿:一个莆田官场被严密封锁的消息 (图)
·福建莆田荔城区政府野蛮拆迁非法关押并围殴村民(图)
·福建莆田一高速施工现场爆炸 4工人死亡(图)
·重庆文强莆田陈少勇与俩情妇处置,看渝闽反腐治理的差异(图)
·莆田市政府广场面积堪比天安门(图)
·博讯深度报道:莆田猪哥书记陈少勇与美女二奶医生(图)
·揭秘莆田市长张国胜跳楼自杀背后的种种迷团(2)
·揭秘莆田市长张国胜跳楼自杀背后的种种迷团(1)
·“自杀”的莆田市长张国胜遗体告别仪式见闻/刘刚(图)
·莆田“跳楼”市长追悼会寒心:党政机关全部消失(图)
·福建莆田坠楼市长追悼会今日举行
·清明祭母告苍天 举腐冤案何日平:举报莆田猪哥书记/林国奋(图)
·关于福建莆田砺山村党支部书记吴建武涉嫌犯罪的举报材料
·莆田市城厢区交警大队制造多起错案、久拖不决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莆田市6.24暴力执法致户主死亡纪实 (图)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福建莆田村民面对大硕鼠无能为力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八)一个村民的纪实诗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莆田“诽谤门”与南川“投资门” 看“腐败门”有多深!
·莆田政府既与开发商勾结 就别说谎话蒙骗视听
·莆田居士与寺院高僧的对话录
·莆田学院与文通公司联办软件基地 欺骗学生成为学校和公司挣钱机器
·一位学生家长诉说被骗记:莆田学院录取 却就读民营培训企业 毕业不知院系所属
·《我想当个官》/莆田广大被侵权农民
·从福建莆田迫害举报人说---想起了老农骂领袖
·福建莆田:一桩举报案的思考/国孚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