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于建嵘斥官员:拆迁别冲在最前面 死了白死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1日 转载)
    
    来源:新快报  
    
     
于建嵘斥官员:拆迁别冲在最前面 死了白死

     我希望他们能把我的讲座听完,不离场。中途也没人打瞌睡。CFP供图
      “如何让沉没的声音有序地发出来”
       程方(化名),黄埔区一个政法干部。
      那天听于建嵘教授讲课,台下,他认真地听,将精辟之语记在笔记本上,还用手机录下了于建嵘的声音。
     课上,于建嵘播放一些热点视频,当视频放到老百姓在混乱中徒手与警方发生冲突时,台下一片死寂,程方忍不住转过头对记者说:“我眼眶湿了。”
      课后与同事们谈听课感受时,程方说:“看得心里酸酸的……”
      程方第一次听说并关注于建嵘,是源于去年网络上报道他与万载县县委书记饭桌上话不投机,拂袖离去一事。
      在程方的印象中,于建嵘这个人很“牛”,像一条硬汉。
      听完他讲课,程方觉得他虽有湖南人血性直爽的特质,但没想象中那么激愤,讲到激动时能转个弯儿,插科打诨,逗得学员们呵呵笑,缓和凝重的氛围。
      “他是一个有着忧国忧民本色的知识分子。”程方总结。
      听课评价
      “他的课不遮遮掩掩”
      这并不是程方第一次听维稳主题的课了。
      他参加的黄埔区党校主题班,无论是局级还是科级,每班必讲,另外程方还曾到清华、北大、人大、复旦等大学进修班上课,也讲维稳。
      但于建嵘跟其他人讲的都不一样。
      “他的课都是第一手热点事件材料,特别是视频,比较翔实,让人触目惊心,很多事例都是他亲身‘抗争’的实践,真实感强;对社会现象的剖析深度比较到位,分析深层次原因时不遮遮掩掩。”
      那天,程方身边听了于建嵘讲课的很多干警都很有感触,觉得于建嵘对基层的情况比较了解,对社会管理的困境和存在的问题有比较深入的了解,时不时还能解读出一些比较精妙的话语来。
      课后,程方还将自己的思考写成了日记。
      日记
      “昨天,区委政法委邀请于建嵘教授来黄埔区给政法干警授课,讲解社会热点事件。于教授的讲课运用多媒体把丰富的群体性事件呈现在我们面前,有些视频、话语是我们此前未曾见过、听过的,有的甚至让我看得不寒而栗。
      于教授围绕这些鲜活事例,简要分析了发生这些事件的必然性和偶然性,并夹带一些诙谐语句阐述他的观点。
      近年来,社会泄愤事件时有发生,有社会管理体制落后于经济飞速发展、社会深刻转型的原因,也有基层政府管理服务不尽人意的问题,基层干部队伍建设的“天花板效应”。
      天花板效应,是指一些干部和官员晋升空间不大,使一些公务员进取精神缺失,工作上不求有功只求无过,机械地遵从领导,成了指哪到哪、出工不出功的工具,更谈不上什么有创新工作方法的动力,更有甚者丧失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
      其实,在基层的一些工作中,只要我们能够在执行上级的决策或指示时,了解掌握社情民意,主动点、扎实点,面向群众时态度温和一点,倾听居民意见时诚恳点,化解矛盾时细致点、耐心点,特别是学习和领会中央的有关政策深刻点,法治意识强点,法律知识多点就肯定会有助于社会矛盾的缓解。
      于教授说的“选票拆除炸弹”我非常赞同,当前社会管理中如何让“沉没的声音”有序地发出来,我认为当下最为有效的途径是:鼓励和支持普通民众参选基层人大代表,让一些在现实无法公开表达,进而“不有序表达”的声音,到体制内来,有序地表达并予以合理吸收,而不是无序地在互联网泄愤或是在某些突发事件中泄愤。
      诚然,这样的做法,对基层党组织和政府有更高的素质要求,一时不适应,总比暴发泄愤事件的伤害要小。
      不过,于教授一味反对强拆的观点,我有不同的看法。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为真正的公众利益,经过法定程序和妥善的补偿,有些强拆是必要的。下课后,我还专门和于老师聊了一下。我说要旗帜鲜明地反对“蛮拆”而不是“强拆”。
      蛮拆,是不计社会后果之拆;而强拆应是充分考虑社会效果的必要之拆。
      对话于建嵘
      很多官员从个人角度同意我
      我讲的都是实在话、心里话
      新快报:你经常在给官员上课时“骂”官员,比如说:“拆迁别冲在前面,否则死了都白死。”那为什么各地官员们还要去找你讲课?
      于建嵘:因为他们需要学习,他们也希望通过我了解老百姓的想法,他们也怕强拆的时候被人打死嘛(笑)。而且很多官员从个人角度是很同意我的说法的。
      新快报:你明确反对强拆,在民间有着很高的声望,而同时你又能获得官方认可,频频被邀请讲座,你觉得原因何在?
      于建嵘:因为我讲的很多是实在话、心里话,而且没有什么意识形态的东西。所谓官方也是由个人组成的,许多官员个人很认可我的说法,我的很多观点他们也接受。官员也意识到,现在的各种社会矛盾需要解决。
      非要你去拆,你就消极应对
      新快报:希望你的讲座达到一个什么效果?
      于建嵘:(笑)我希望他们能把我的讲座听完,不离场。中途也没人打瞌睡。
      新快报:在实际操作中,强拆的命令往往是由上级传达到下级,你的讲座是否真能对强拆起到抵制作用?
      于建嵘:这个也正是困难所在。但我还是要和他们讲,让他们再和他们的上级领导讲。我还得说,所谓的体制也是由人组成的,我们往往将所有的困难都归结到体制上面。我就和他们讲,如果真的意识到强拆的危害,领导下达的命令可以消极抵抗,强拆不要冲在最前面嘛,领导硬让自己上,就摔一跤,然后跑不动。 (笑)不能明确的反对,但心里知道这么(强拆)做不对,消极地应对还是可以的。
      新快报:听课的官员中应该还是有官员反对你的说法的,比如万载县的县委书记。这样态度的官员多吗?
      于建嵘:我讲了几百次课,像他那样的还只有一个。不过,也有听了之后不高兴、嗤之以鼻的。我不管,还是照我的讲。
      当参选顾问是为了观察
      新快报:你宣布做李承鹏、仝宇鹏、夏商、程萍四人参选人大代表的顾问,目前是否开始一些专门的工作?
      于建嵘:我主要是提一些建议,让他们能够依法地参选,我昨天还和李承鹏聊了很多。
      新快报:你选择了四个人,作为他们的顾问,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标准?
      于建嵘:有好多人都请我去做顾问,有一些不太认真,什么准备没有,不靠谱。我筛选过的,这四个人身份差异都比较大,李承鹏是作家。仝宇鹏是大学教授,夏商是商人,程萍是维权人士。各种不同身份的参选者便于我做调查。
      新快报:你的工作之一就是做社会调查,你是不是将做参选顾问作为你社会调查的一部分?
      于建嵘:应该说这是观察。
      新快报:你之前在北京讲课时说:“本人无党天派,只议政,不参政,绝不从政,”如今有很多网民都希望您亲自参选人大代表,而您选择了只做参选顾问,为什么?
      于建嵘:我要是去参选了,反而失去了话语权,很多东西我都不方便发表评论了,我是一个学者。
      常心有余而力不足
      新快报:你除了做调查、讲座之外,还要大量接待上访群众的投诉,你在微博上也表达过无力之感,你现在找到了解决办法没?
      于建嵘:我的确感到很无奈,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但我已经坚持了十年了,还会坚持下去,至少让他们有个地方说话,也会把一些内容写上微博,看对他们有没有帮助。
      新快报:你觉得目前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
      于建嵘:维护公民的法定权利,建立公平公正的司法制度,支持人民群众参选人大代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8907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官方学者于建嵘《安源实录》遭禁 谈工人阶层历史与现状题材敏感 (图)
·于建嵘新书《安源实录》被中宣部列为禁书 (图)
·"微博打拐"学者于建嵘:好多人说我不务正业
·李静林致于建嵘教授的一封信
·宣传部官员谈钱云会和于建嵘关注拐卖儿童的关系/博讯独家
·乐清市政府至今未回复于建嵘公民观察团
·社科院学者于建嵘欲组团独立调查钱云会案
·县委书记放言强拆养活知识分子 于建嵘一怒离席而去
·于建嵘给官员讲政治:不要随意侵犯老百姓权利(图)
·于建嵘:寻找重构中国政治的力量(图)
·于建嵘:中国社会已形成一种排斥性体制(图)
·中南海智囊于建嵘:父亲是个流氓
·于建嵘《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批判》出现在上访村(图)
·吉林国资委贪污失职/于建嵘
·信访制度改革需要新思维/于建嵘
·于建嵘:民众把怨恨发泄到警察身上有三大原因
·走向和谐中国的破冰之旅:从于建嵘家庭教会演讲谈起
·万延海给于建嵘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钱云会事件:许志永于建嵘马失前蹄
·宜宾执政者暴打上访民众就不应给一个说法?/于建嵘
·底层知识青年将改变中国/于建嵘
·请教于建嵘:靠谁去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李悔之
·于建嵘:福州严晓玲案,惊现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于建嵘: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人大代表能否城乡同比例选举/于建嵘
·请尊重独立学者——读于建嵘《中国民众为何抱怨?》随感/毕研韬
·“省管县”难破县政困境/于建嵘
·吴爱英不知道什么是政治/于建嵘
·户口农转非 官僚牟利/于建嵘
·究竟是谁在扰乱社会管理秩序?/于建嵘
·谁来问责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于建嵘
·于建嵘:当前中国能避免社会大动荡吗?
·按下葫芦浮起瓢的“三农”/于建嵘
·于建嵘:总理亲自接访又如何?
·于建嵘:剥夺穷人生存权就会同归于尽
·杨平:于建嵘想与虎谋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