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是真正的国宝,社会特别是民间应善待他们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宣昶玮
    
     (参与网2011年6月6日讯): (博讯 boxun.com)

    
    一.引言:从《富春山居图》被尊为“国宝”说起
    
    因为看香港凤凰台的电视,节目中报道了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马上要与台湾的另外一半合壁展览。又说此图明朝末年传到收藏家吴洪裕手中,吴洪裕极为喜爱此画,甚至在临死前下令将此画焚烧殉葬,好在吴洪裕的侄子从火中抢救出,但此时画已被烧成一大一小两段。前段称《剩山图》,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后段较长称《无用师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2011年5月18日,《剩山图》点交仪式在京举办,于6月1日在台北故宫与《无用师卷》合展。电视里又报道说中国总理温家宝是如何如何的重视此图的两幅合壁的问题云云,使向来不怎么关系艺术品的笔者,也有了几分兴趣。
    
    可是也就因为这幅破图被世人视为“国宝”,而立刻联想到了自己眼下的处境:因为一些政界核心的某些缘故,笔者在股票市场的金融理财本月仅仅从股市中盈利不足五百元,连生活费都不够;而在国外发表文章有稿费获得生活费用路子已经被当局所警告。而笔者别的几位民间思想家朋友,也是处境艰难;而他们却是真的成就非凡价值重大:因此由于看到《富春山居图》“国宝”的电视报道,联想到这几位民间卓越人士的遭遇,尽管成就巨大,可是在世人的眼里连一幅破图都不如呢:于是就引发了笔者这番感慨。
    
    二.中华民族当代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的成就与价值
    
    先从 “民间地震科学家”耿庆国说起。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四川汶川、北川,8级强震猝然袭来,大地颤抖,山河移位,满目疮痍,生离死别。地震发生后,国家地震局监测预报司副司长车时一口咬定说:这次地震前,国家地震局没收到过任何单位、个人或团体提交的预报意见;
    
    可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下称天灾预测委员会)顾问、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中国地震学报》(英文版)特邀编辑陈一文却斥责:“汶川大地震,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原来,事实上“2006年,天灾预测委员会副主任耿庆国提出四川阿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天灾预测委员会曾3次向中国国家地震局提出四川阿坝等地将发生7~7.5级强震的中期预测意见。”“与‘汶川5·12地震’的实际震中相比,耿庆国的预报在经度上只相差1.7~0.8°,可是中国国家地震局却不予理睬。”
    
    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国国家地震局不止一次抛出“地震不可预测论”。然而,《亚洲周刊》专访天灾预测委员会副主任耿庆国,却得到了另一种声音。耿在接受《亚洲周刊》专访中明确说,“我和一些专家不仅对汶川地震做出了预测,还在4月30日把预测报告以‘密件’发给了中国国家地震局。”其中明确指出:四川“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但是耿的预报同样没有任何回应。
    
    耿庆国,其头衔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这位坚持地震是可以实现短临预报,并且越是大地震越容易预测的“非主流地震学专家”,如今在某些人眼中,他是国宝级专家,而在另外一些人看来,他的那套地震预报理论纯属“伪科学”。
    
    一年前,耿庆国在震后39小时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十分悲恸,述说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曾在2008年4月底预测2008年5月至2009年4月,兰州以南至四川、甘肃、青海交界地区可能发生6~7级地震。他所在的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将这一意见用机密件送给国家地震局等部门,但无人重视,从而使得汶川地震没有预报。
    
    耿庆国依据的理论是自己发明的,属于“非主流地震学专家”,而这正是“民间科学家”的特征:因为和官方主流的在渊源上有重大的区别。可是这帮官僚却完全忘记了,他们推崇的“主流理论”,在刚刚发明的时候也是“非主流”的“民间科学理论”呢。这里有一个颠扑不破的事实是:实际上几乎所有主流的科学理论,都有一个民间的非主流理论的开始;而且那些顶破顽石冒出来的真正有价值的科学、思想和理论,常常都在还处于非主流地位的时候就取得了重大的成就。
    
    再让我们来看看民间“神医”胡万林。
    
    胡万林,从一个乞丐、囚徒成为一个万人敬仰的“神医”再到一个囚徒。2000年9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而非法行医,为人治病,在诊断中造成多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且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为由,一审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许多中国人为胡被判入狱叫好:似乎法律这次真的伸张一次正义了呢,而其实众人却实际完全上了某些人的当了。笔者是宗教人士,又是哲学家,又是理工科大学毕业生,工程师,还是一个有成就的理论家,知道事情的真相。
    
    首先笔者要说的是:胡万林在行医中治疗好了大量的病人,而且许多都是已经被医院无法医治甚至已经拒绝再进行医治的病人:胡万林是新疆监狱里的劳改犯的时候,被监狱方面安排作为医生为全国各地闻名而去的病人治疗疾病。大家想想:如果胡万林是个骗子而根本不会治病,那么新疆监狱岂不带头行骗了吗?因此真实的情况是胡万林确实有高超的医术。而1999年12月22日,吕炳奎(原卫生部中医局局长、卫生部党组成员)、李志超(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薛崇成(中国中医研究院副研究员)、李生绍(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吴善龄(北京炎黄中医高科技发展中心研究员)、徐瑞民(北京炎黄经络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钱书森(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成善(北京中医药协会理事长、主任医师)、安志(北京西翠中医门诊部副主任医师)给有关部门的一封信中,说:“根据我们的了解,胡万林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民间草医,胡万林救治的病人多达百万人次以上,而胡本人则两袖清风,这样的医生世界上绝无仅有,仅患者病愈赠送的锦旗就有十余万面,这本身就足以说明胡万林的医术特别在治疗某些疑难绝症方面有着不容忽视的疗效,需要我们进一步加以考察和研究。在没有进行权威性的考察和研究之前,就武断地否认胡万林疗法的医疗效果,是不客观的,也是不负责任的。我们认为,应当组织有关医学专家对胡万林医治疑难病症的实际疗效进行考察,由专家鉴定后再做评价。若确有独特疗效,应本着我们宪法第21条规定的‘国家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保护人民健康。’的原则,通过一定的途径,纳入我们合法的医疗体系中。中医起源于民间医术,民间医术一直是中医生命的源泉,要振兴和发展中医,就需要不断从民间医术中汲取营养。新中国刚刚成立时,我们曾做过不少这样的工作,现在,我们认为仍应该继续这样做。”
    
    有些人可能要问:胡万林确实是把人给治疗死了呀?而实际情况是:许多要求胡万林给治疗的人其实都是被西医医院拒绝治疗的绝症病人,例如癌症病人;而治疗这些病人全世界哪个医院敢承认能够百分之百的治疗痊愈?因此接受胡万林治疗,其实许多是病人无路可走的选择。而当胡万林也没有治疗痊愈的时候,就被一些人拿来大做文章了。而被胡万林治疗痊愈或见效的“多达百万人次以上”、“仅患者病愈赠送的锦旗就有十余万面”的成就,迫害胡万林的人们怎么不讲了呢?
    
    我们来看看笔者在网络上看到的网友对胡万林的评价:“有人提起胡万林,我谈谈我的看法。我觉得这人挺神的,也很悲哀。国家判他十五年,理由是非法行医,真是太搞笑了,古代所有的中医都是非法行医,华佗确实该死啊,怪不得被曹操杀害。媒体说他杀人无数,试想找他的人有多少是医治无门,千里迢迢来找他的啊!是感冒被他医死了,还是癌症被他医死了?难道中国的医院从来不死人?为什么就没人给个数据,有多少人找他看过病,什么病,医治后结果都怎么样了。抓住几个案例说事,有多少意义?我觉得更无端的指责是说他诊断只需几十秒,这也是错啊?怪不得西医说中医不拍片乱下药呢!你看看舌苔,号号脉就能诊断出病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再说说当年挑掉胡万林而一举成名的司马南,他现在在很多人眼里已经从一个伪科学斗士变成跳梁小丑了吧。”﹝引自网络文章:《重审神医胡万林》发表日期2008-08-07﹞
    
    鉴于胡万林的医学理论完全是他自己的医学思想发明创造,因此胡万林的所作所为是一位医学思想家的思想创造与发明行为,因此笔者把胡万林列入《中华民间思想家英雄谱》。
    
    医为仁术;胡万林的医学发明非常的独特,具有非常高的疗效:许多疑难杂症和被西医宣布为不治的绝症都被他的“非主流的医学方法”给治好了;“仅患者病愈赠送的锦旗就有十余万面”:从这一信号中我们应该可以看出:胡万林的医学发明具有非同一般的医学价值,是人类健康的福音。可是一些人却必要致这样的天才医学思想家于死地不可:这些人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一种心理呢?
    
    再介绍一位:蒋春暄。
    
    蒋春暄,航天工业总公司二院的蒋春暄高级工程师,因对数论极感兴趣,自1973年以来利用业余时间钻研数论,并一直注意与国内外数学家进行交流。30年的奋斗,他已在数论上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用自己创立的全新的数学方法,解决了世界公认的几大数学难题。然而,蒋春暄只是个业余数学爱好者,在数学界只是个无名的“小人物”,因而长期受到难以言说的冷落:他的论文在寄给数学界权威人士求教时,遭到拒绝;一些权威更称蒋春暄的研究成果只是一堆“垃圾纸”,蒋研究数论是一个“想蹬着自行车上月球的人”;国内一些著名数学刊物因受权威编委的压力,对蒋的投稿,一概退稿;1995年“全国余新河数学题学术讨论会”上,原打印的会议报告安排表上,蒋春暄及其论文题目本来是排在第一位的,但开会当天才通知,他的发言被取消了。无奈,蒋春暄只好到国外寻求知音。蒋春暄将论文寄到美国,却立刻引起美国强子理论创始人、数学家、《代数·群·几何》杂志主编桑蒂利教授的高度重视。该杂志不仅连续发表了他的论文,还破例为他出了数论专集。桑蒂利在给蒋春暄的信中称道:“您是新理论的领袖”,“我想借此机会对您工作的历史性的潜在价值表示极大的赞赏。”该杂志编辑部主任乔治·韦斯在接受中国《科技日报》采访时强调:“蒋的研究工作是极富创新和极有价值的。无疑,就我们接触过的各方面数学评论而言,这些评论家审查过蒋的全部工作,都认为他是最重要的数论科学家。”
    
    2009年5月,中国民间数学家蒋春暄荣获了特勒肖.伽利略科学院国际金奖。本年度科学成就杰出的金奖获得者计9人。对中国数学家蒋春暄以及意大利著名热力动力学科学家伯纳德.拉芬达教授的授奖仪式6月5日上午11点在英国伦敦希尔顿科罗伊顿饭店举行。
    
    《特勒肖—伽利略科学院》是一个国际性的科学院,有欧洲、北美洲、南美洲、亚洲、欧洲140多位成员,包括不同学科领域从事科学探索前沿研究的科学家。特勒肖是意大利卓越的哲学家和自然科学家,伽利略是意大利杰出的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和哲学家。《特勒肖—伽利略科学院》总部设立在匈牙利佩奇大学,该大学成立于1367年,是欧洲第七所最古老大学之一。特勒肖—伽利略科学奖旨在鼓励创新型、原始性研究,支持真正开放思路和更深层次探索。
    
    蒋春暄之所以获得特勒肖-伽利略科学院金奖,据特勒肖-伽利略科学院网站介绍,理由是,1,蒋开发了解决数论领域知名基础性问题的新型工具;2,蒋开发了与目前绝大部分熟悉的数论不同的新书论的基本动机,他认为目前被认为数论基础的黎曼假设及力图改进李曼假设的所有计算都是错误的;3,他研究了和桑蒂利提议的和强子数学相关的的许多想法,对ISO数论作出了贡献,4,他的最大成就是首先证明了费玛定理。蒋春暄的获奖宣告了对他证明费玛大定理和否定黎曼假设成果的承认。据报道,这四项成果的其中一项就已经成就非凡。
    
    在蒋春暄作出成就的同时,中国有一帮人不是支持思想创新,而是处处看不惯民间的思想创新,于是便开始了对于蒋春暄的围剿:这帮人必欲把蒋春暄致之死地而后快。
    
    再给大家介绍一个民间思想家:杨怀辉兄弟俩。
    
    杨怀辉是广西桂林人,一个仅仅高中毕业的市政道路维修工人。依据自己对社会进步的关心与期望,长期坚持观察与研究,兄弟之一发明了治疗狂犬病的药方;杨怀辉本人则有一个重大的发现:地球上的水资源从远古到现在,其实是一直在渐渐消失着的:因此当地球上的水资源消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么地球上的生物包括人类将无法再继续生存下去。而杨怀辉经过调查和研究发现,由于人类的工业化进程的加快,这种从远古以来就存在的地球水资源的消失步伐正在大大的加快:人类如果不认真的、正面的对待,那么将来会有什么后果啊?
    
    杨怀辉的兄弟发明的治疗狂犬病方法,也由于狂犬病在中医和西医那里都没有办法,死亡率历来是百分之百而严重威胁人们的生命。现在已经有了经过实验治疗非常见效的方法,难道不是一项重大医疗进步么?
    
    杨怀辉这样介绍他们发明的治疗狂犬病的方法:“用中草药治疗已发作的狂犬病人。已获得成功。已救活三人,他们都活到了老。本项目攻克了一个世界医学难题,具有世界一流水平。本成果推广后,将可每年挽救成千上万狂犬病人的生命。本成果由本人与堂弟共同研究成功。”
    
    杨怀辉另外还有多部思想理论著作稿子:鉴于杨怀辉兄弟俩有如此的思想成就和医学成就,杨怀辉被笔者列入《中华民间思想家英雄谱》。
    
    再一个就是马寅初。
    
    马寅初先生于1882年6月24日出生在浙江省嵊县浦口镇,是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教育学家和人口学家。他以1953年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和自己在浙江、上海等地亲自调查所获得的第一手资料为依据,提出了自己的“新人口论”思想,在中国人口思想史上写下了重重一笔。
    
    这一 “新人口论” 思想的提出可谓石破天惊,在当时中国掀起了很大波澜。随后马寅初遭到批判。“新人口论”的重要观点是主张控制人口数量,后来的事实证明马寅初的思想非常有价值。马寅初面对声势浩大的批判,在政治高压和舆论压力下他拒绝写检查,因为他认为“中国的人口问题是一个特殊的问题,要调查、分析和研究,要用大量的有关资料来立自己的,不能专凭教条来破别人的”, “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的把握,不能不坚持,学术的尊严不能不维护,只得拒绝检讨”。后来的历史则不得不承认它为中国人口再生产和中国人口理论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它是人口思想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至今仍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笔者之所以把马寅初列入“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乃因为马寅初的人口思想完全不属于正统的、官方的主流思想意识形态,而是自己另外发明的:而对于主流以外的非官方的东西,笔者认为把它们列入民间的范围非常的妥当。
    
    
    三.一个民族的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是真正的国宝,但却常常遭到冷遇甚至迫害
    
    这样评价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我认为非常的合适:当笔者看到世俗的人们把一幅破图——《富春山居图》尊为“国宝”的时候,更应该这样说。
    
    与《富春山居图》相比,耿庆国是中华民族的无价之宝;胡万林也是中华民族的无价之宝;蒋春暄、杨怀辉兄弟俩、马寅初,等等许多流落在民间的,甚至蓬头垢面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那些默默无闻自己在奋斗的民间人士才是真正的中华民族的无价之宝。
    
    可是,我们的这些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还有那些默默无闻自己在奋斗的民间人士,却被历来的主流社会、特别是被官方所排挤:耿庆国一直都感到很憋屈。他搞的研究被主流学界说成是“伪科学”,他所在的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在学界也是一个“弱势团体”; 胡万林则是“骗子”; 马寅初则遭到大批判;蒋春暄现在还在被一些人竭力的到处封杀,到处给予抹杀和涂黑呢。而杨怀辉兄弟俩的治疗狂犬病,笔者已经在网络上看到被人指责为“骗子中医”了。
    
    而这些人却对一幅破图《富春山居图》尊崇的了不得:两相对比,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在这个社会里简直和乞丐和骗子、小偷差不多了。
    
    当笔者联系到自己在股市上想挣一点生活费,而好能腾出时间来研究社会和进行有利于人类文明进步的思想创造,就这样却遭到了十多年来一些人的暗中疯狂的对付,所以对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的这般处境,更是深深感到有些心情不平静了。
    
    人们难道还不应该好好思索一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大的反差么?
    
    
    四.统治集团冷待和迫害民间思想家,民间人士不应该也是冷待民间思想家
    
    历史上统治集团迫害非主流的思想家和“异端”科学家的情况是一直发生着的。
    
    乔尔丹诺.布鲁诺(1548-1600),意大利思想家、自然科学家、哲学家和文学家。他捍卫和发展了哥白尼的日心说,并把它传遍欧洲,被世人誉为是反教会、反经院哲学的无畏战士,是捍卫真理的殉道者。1592年由于批判经院哲学和神学、反对地心说等“罪名”被捕入狱,最后被宗教裁判所判为“异端”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
    
    安德烈•维萨里是是一位比利时医生,著名的医生和解剖学家,近代人体解剖学的创始人,在《人体结构》一书出版后被迫来到西班牙。他为西班牙的一位贵族做验尸解剖,当剖开胸膛时,监视官说心脏还在跳动,便以此为借口,诬陷维萨里用活人做解剖。宗教裁判所便趁此机会提起公诉,最后判了维萨里死罪。由于国王菲里普出面干预,才免于死罪。
    
    卢梭是位伟大的思想家,可是却因为思想受到当时主流社会的迫害。在《爱弥儿》向社会披露后,顿时成为大家争论的中心。卢梭这本充满灵感和独具创见的教育学著作,被外界视为异端邪说,还被法国法庭列为禁书。外界的压力巨大,出版社也劝卢梭不要用真实姓名发表这本书。恶运也降临到了他的头上,舆论界把卢梭看成了罪犯。一天晚上,卢梭正在床上阅读圣经。有人送信来,说法院明天——就要派人逮捕他,最高法院判决将《爱弥儿》焚毁,并立即发出逮捕令,要将卢梭打入监牢。不得已卢梭只好告别朋友,离开法国去了瑞士。不久这个国家也命令他在一天之内离开瑞士领土,尔后卢梭又搬到普鲁士国管辖的地区。与此同时,欧洲读者不断来信,女士、年轻人和年轻的哲学家纷纷来函,请求卢梭给予指导,这使他在精神上受到很大鼓舞。以后,卢梭又应英国哲学家休谟的邀请,去了英国,终因与休谟之间的分歧愈来愈大而离开英国。他不得已改名回到法国,重新过隐居的生活。流亡生涯、不安宁的岁月一直伴随者卢梭。
    
    而在中国,近几年发生的迫害和打击民间思想家、和迫害民间科学家的事件一直未断。他们常常还给那些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戴上一个天大的帽子:“伪科学”。也有几个思想上一贯紧跟官方政治形式的时髦人物因此而出了名:何祚庥、方舟子、司马南。
    
    这几员大将个个“身怀绝技”,专门配合官方主流的旨意狠狠打击那些非主流的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而那个何祚庥更是了不得:他竟然能用量子力学证明“三个代表”是“是科技创新评价体系的根本性标准”。 何祚庥的文章是这样说的:“通过量子力学的建立与发展,奠定了原子能、计算机、光纤通讯、激光技术的理论基础,证明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述的科学性。通过量子力学的发展,论证了‘三个代表’的理论是科技创新评价体系的根本性标准。”
    
    我们可怜的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本来就要在强大的一心一意要混淆是非、唯恐天下有人争夺了自己的统治地位的官方主流理论观念的压迫下苦苦挣扎,现在又遇到了这样一批专门秉承主子旨意、一心要看主子眼色行事的江湖打手的恶狠狠的攻击下,只有被修理的份儿了:所以张颖清含冤而死;胡万林被整到监狱里去了;蒋春暄被中国主流大学、杂志、学术机构千方百计的封杀;杨怀辉兄弟俩发明的狂犬病治疗方法被人叫嚣:“对于这种骗子,就是要罚,狠狠的罚,罚滴他内分泌失调”;而宣昶玮则被“依法传唤”几回了:因为宣昶玮的那些《人体人格机能国家理论学说》、《让理性主导社会——人类第三次文明转型的价值和意义》、《论法律不适合应用于管辖思想家创造、学术讨论和社会人士之政治活动》、《一个民间哲学家关于政党政治弊端和危害的研究概述》、《物质主义荼毒天下之后,精神主义将崛起》等,将来也许会成为世界人文的重要思想成果:但在统治集团看来却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因此为了打击宣昶玮,使他的经济困难,于是就在宣昶玮涉入的股市上疯狂的动作起来了。
    
    而笔者也发现,实际上我们中国的民间,也常常对这些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非常的不感冒:认为他们尚未被社会承认,就自己自作主张的自己“猖狂”起来了:一些民间人士尤其看不惯民间科学家和民间思想家的动辄把自己的成就说得比天大,好象自己真是个人才似的。象那个杨怀辉自称自己为“奇才大师”; 胡万林被称为“神医”;宣昶玮自称“思想家”、“哲学家”,等等。民间一些人一看到这些人这么不谦虚便来气。可是民间这些人却没有想到:在官方的一些势力暗中的对于他们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围剿和压迫下,他们如果不这样,岂不更加的在社会上默默无闻和孤立?那样官方修理起他们来岂不更加的容易和放肆?那样他们的日子岂不更加的难熬了?
    
    然而我们民间人士却也在对于《富春山居图》的态度上与官方的非常的一致:认为这幅破图是真正的“国宝”,而争先恐后的啧啧称奇:这幅图真重要啊,真是国宝呀,云云。
    
    而对于那些真正的、更加重要的民族的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却显出不屑一顾的神色:他们就是一帮神经病者,一帮乞丐:放着好好的事情不做,偏去弄什么发明和发现,真的是想出名都想疯了!放着当官发财的事情不做(橄榄枝早就伸过来了),却去搞什么思想和哲学、什么新理论: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今天笔者写这篇文章,就是要提醒中国民间人士:你们不要再做那些落井下石、和为虎作伥的事情了!你们应该积极的、善意的对待那些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他们才是中国的真正“国宝”!比《富春山居图》这幅破图价值大得太多了!
    
    善待社会上的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就是善待自己的子孙后代:因为他们肩负着人类文明发展与进步的真正使命、而且许多都是坚守清贫拒绝高官厚禄的收买的艰苦状况下的继续自己的使命:道理就这么简单。
    
    经不住金钱诱惑而倒向官方怀抱的民间思想家也有的是:而这些被收买的民间思想家已经不需要民间人士的关怀了。
    
    明白了么?
    
    善待那些只为信念而坚守清贫的民间思想家和民间科学家吧;这些民间人士在精神的和经济的和环境的三重压迫下需要你们的理解与关怀:你能付出一点儿理解与关怀的话,善莫大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081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从当政者再次传唤宣昶玮看执政者的执政水平
·安徽作家宣昶玮受到逮捕威胁
·宣昶玮:吴邦国见识太糊涂,应该向温家宝学习
·大陆民间思想家宣昶玮被国保和公安传唤
·大陆民间思想家遭打压,宣昶玮被国保和公安传唤
·中国初步成熟的封建权贵集团/宣昶玮
·宣昶玮:中国的民主化为什么是世界上最艰难的民主化
·宣昶玮:给温家宝大泼冷水的自由派人士
·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和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宣昶玮
·宣昶玮:温家宝放言政改,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
·宣昶玮致特殊利益集团的公开信-不进行民主化中国必将发生动乱
·宣昶玮 朱合益:2008道德促进宣言
·宣昶玮致天涯网的公开信
·宣昶玮致天涯网的公开信
·宣昶玮:温总理亲自打伞与说《论语》的于丹
·伟大的中国人民是极幼稚与太不成熟的人民/ 宣昶玮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