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丁子霖解除软禁 大骂“共产党太卑鄙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6日 转载)
    
    来源:苹果日报   
    
    
丁子霖解除软禁 大骂“共产党太卑鄙了”

    天安门母亲领军人物丁子霖, 6月 3日开始被公安软禁隔离,家中电话被切断,与外界完全失去联繫,直到六四过后的昨日上午才解除软禁。 74岁的丁子霖指,当局隔离她的理由,竟是她的言论在海外影响大,「不利中国社会稳定」;而 6月 3日晚不让她去木樨地祭拜儿子,也是担心她「悲恸过度昏倒,被媒体拍到」。
    「他们真是太卑鄙了!」昨日中午,解除软禁、恢复通讯后的丁子霖接受本报记者电话採访,讲述她被与世隔绝 48小时经过时,语气悲愤指,当局从 6月 3日开始对她实行隔离,大批公安和车辆在楼下扎营,「我的手机和座机(住宅电话)也被切断了,特别是座机,拿起来有声音,但根本打不进来,也打不出去。」
    丁子霖指,公安的解释居然是太多媒体找她,她的发言被海外利用,对中国社会稳定造成不利;对 6月 3日晚禁她去木樨地祭拜 22年前在那里遇难的儿子,公安解释更荒唐,称担心她又像去年那样昏倒,「那样被媒体拍到影响太大了,我们担当不起」。
    丁子霖怒指:「他们也知道,我们两口子都是七、八十岁的人,我有晕厥症,老头子(丈夫)又有脑梗塞后遗症,随时可能出事,把我的电话掐了,急救都叫不了,出事谁负责?」她向监控的公安交涉抗议,对方辩称「电话不关我们的事」,称会向上反映,但根本不解决。
    除了切断电话,当局还禁止她出门,「我下楼倒垃圾,五、六个便衣就围过来,担心我会跑了。我生气地对他们说:『你们也太过份了,我还能跑得过你们几个小伙子?』」她要去买菜,几分钟路程,公安也要用车载她去,且两个便衣一前一后跟着,还要派人在家蹲守,生怕境外媒体溜进去採访。
    听到六四晚香港维园有 15万人参加烛光集会,丁子霖无限感慨说:「让我们一起努力吧,相信我们一定能度过这些白色岁月,实现我们的目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89070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空前严厉 丁子霖大骂共产党疯了 (图)
·丁子霖祭奠儿子被阻 访民京沪呼应纪念“六四”
·丁子霖介绍北京公安与六四难属接触的过程
·丁子霖:那白雪覆盖着的埃德加·斯诺墓地——“天安门母亲”扫墓纪实(多图) (图)
·丁子霖:思念冰娴——难友苏冰娴逝世十周年祭 (图)
·丁子霖 蒋培坤: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下)
·丁子霖 蒋培坤: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上)
·失去联系两个多月 丁子霖教授已返回北京
·丁子霖老师依旧被软禁 连女儿也不准见面
·像人间蒸发 丁子霖夫妇失踪逾两月(图)
·“天安门母亲”抗议丁子霖通讯被截
·在京天安門母親嚴正聲明:必須立即恢復丁子霖夫婦的人身自由
·丁子霖夫妇与外界通讯中断多时
·天安門母親運動2010年10月17日聲明__停止對「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軟禁要求中國平反六四、釋放所有良心犯
·丁子霖无锡住所被切断对外通信联络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丁子霖:2010年6月3日夜晚木樨地路祭纪实(图)
·视频:丁子霖到兒子慘死的現場拜祭及福建長樂市的悼念六四事件的标语
·丁子霖木樨地公开拜祭哭晕 警察封锁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丁子霖: 为李思怡之死呼吁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请大家再为丁子霖摆一张空椅子/张鹤慈
·寻找丁子霖夫妇--请多多少少的也在雪中送点炭/张鹤慈
·关于日本关西地区89-64捐款转送问题,给丁子霖老师的公开信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丁子霖 蒋培坤
·痛悼谢韬先生/丁子霖 蒋培坤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蒋培坤 丁子霖:我们给奥运腾地儿
·丁子霖:“汶川母亲”在行动
·真相是一种力量 ——介绍甄铧先生文章“何须‘怕谈以往’?”/丁子霖
· 《六四播客采访录》序/丁子霖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丁子霖:“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组图)(图)
·丁子霖 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丁子霖:从获选“亚洲英雄”说起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丁子霖 蒋培坤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丁子霖、蒋培坤
·读仲维光先生两篇文章有感/丁子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