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媒体:走出六四历史伤痛 国家才可真正和谐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4日 转载)
    
    来源:明报  
     (博讯 boxun.com)

    今日是六四事件22周年,连日来,内地当局对一些人士加强监控的消息,不绝如缕,说明「六四」在内地虽然被视为禁忌,鲜有人公开提及,但是在万马齐喑之下,当权者仍然保持高度警戒。其实,22年前被暴烈手段镇压下去的那一场爱国民主运动,只要一日未获平反,则不但人民无法释怀,当权者也难以安寝。我们认为中共要拿出勇气,推动和解,抚平伤痛,平反六四,带领人民一起走出六四阴影,使国家彻底抛开这个包袱,建设真正和谐的国度。
    这些年来,在内地仍然敢公开谈论「六四」事件的少数人士,「天安门母亲」运动主要发起人丁子霖女士是其中之一,正因为如此,每到六四之前,也是她最受「关顾」的日子,未能与外界接触,日前,她率先通知传媒,今年六四当夜将不会到木樨地拜祭儿子的亡魂了。当然并非丁子霖不想去,而是当局不淮她去。与前年相比,连现场拜祭也禁止,反映当局的处理又收紧了。
    不过,当局在高度警戒的同时,也看到似有若无的「鬆动」,有公安人员三度接触一名「天安门母亲」成员,探询「多少钱能解决问题?」这个举措,乃22年来首见。这些年来,官方就「六四事件」的标准说法是「党与政府早有结论」,探询能否以金钱化解「天安门母亲」的心结,属于新举动,而事态性质,由于并无进展,无足够资料研判。
    不过,从公安人员操作情看来,事态不能理解为中共当局手平反六四事件,因为被接触的「天安门母亲」,提出公布真相、依法赔偿、追究责任3项要求,办事公安人员明确表示公布真相、追究责任不好办,只追问「多少钱能解决问题?」其实,六四事件性质之严重,牵连之广,若以为不问缘由、用钱就可以摆平,那是对死难者的亵渎,「天安门母亲」当然不会接受。且,办事公安人员强调个人身分,嘱咐被接触的「母亲」不要告诉丁子霖,这样的操作,动机和目的都值得质疑,因为不无有逐个击破,企图瓦解「天安门母亲」运动之嫌。
    虽然公安人员的动机目的不明,不过,无可否认,此乃22年来,当局在照本宣科以外,首次探询解决此事的可能性,所以,即使官方立场与死难者家属南辕北辙,箇中所透露讯息,仍然值得注意。当局此举,不啻宣示即使「党与政府早有结论」,但是六四事件未解决,从这个角度而言,则天安门母亲经过商议后,就事态订出17字原则,「密切关注、冷静分析、沉应对、不忙下结论」,是理性和务实的取态,值得尊重和肯定。
    这些年来,不乏海内外有识之士呼吁中共当局本诸人道主义精神,就六四事件寻求与人民和解,公安人员接触天安门母亲,是否「和解」的起步,无法确定,若中共当局真有此意,民间就不应该关起大门。
    要治疗六四事件的伤痛,以目前内地情,若要一步到位,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矛盾和纷争,按部就班是较佳选择。若要推动和解并以最终平反六四为目标,现阶段从人道主义手,例如协助有需要的死难者家属解决生活困难、淮许去国异见人士返国等,都是当局可以先做的事。当然前提是官方和民间要有共识,实行人道主义救助之后,不能迫使死难者放弃追查真相和追究责任。只有这样,六四事件才算真正走上和解之路,而只有中共当局才可以创造这样的局面。
    六四事件22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取得巨大成就,但是整个国家的处境和所面对的问题,不但未见有改善,反见有恶质化之势。例如,当年「太子党」藉父母辈的权力,大搞官倒敛财,今日权贵集团分食民脂民膏,恶劣程度犹有过之,都突显了体制上的不公平、不公义。当日人民借悼念胡耀邦,表达对官场腐败的不满,今日官场的贪污腐败,民对贪官污吏的痛恨,较诸22年前更为突显。近期,江西抚州有民被迫得无路可走,以3个炸弹连环炸毁政府3座大楼,有关民虽然死了,此事所反映「民不畏死」对抗,是官民矛盾尖锐的写照。
    近年中共当局一直强调维稳,而维稳费已经多过军费,反映当局对民情的忧虑。但是,当局愈维稳,社会愈不稳,说明高压措施所打造是「假稳定」,只有开展真正体制改革,才可能缔造真正稳定、长治久安的局面。我们认为,所谓研究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如果仍然以「高压」来对付人民,此乃歪路,包容「异质思维」,接受「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的道理和实践,才是正途。
    六四事件之后,政治改革停滞,中共掌握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腐化,是内地深层次矛盾的根源。中国目前宛如坐在翻滚沸腾的压力煲之上,若有什麽事故发生,已非中共存亡的问题,而是涉及国家民族生机的大事,作为中国的执政党——中共有责任带领人民安然渡过险境。我们认为,由和解到平反六四,是使中国体制从僵化到活化,以适应时代转变和需求的第一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和利比亚 让北京精神分裂
·六四抗命将军再失踪 天安门母亲被默许拜祭 (图)
·西安民间悼念在六四遇难者
·六四22周年 北京如临大敌多人遭软禁
·美国促中国公布六四事件死亡名单 (图)
·传六四戒严部队38集团军进驻内蒙
·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图)
·欧洲各大城市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内蒙民众维权成中心议题 (图)
·抗命军长徐勤先发配石家庄 军人讲述六四两次杀入广场
·六四22周年前夕当局“清场” 鲍彤夫妇及浙黔异议人士被旅游 (图)
·冯正虎在六四前一日被消失
·原北京市民回忆“六四”
·六四临近,红袖标上岗天安门全面提升戒备 (图)
·2011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
·法广采访作家马健:不要把六四历史忘记
·法广采访胡平;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图)
·人权组织要求联合国对六四进行调查 (图)
·“六四”难属徐珏的呐喊 ——八九“六四”22周年前夕
·六四硬汉坐牢21年 耳聋目盲生命垂危 (图)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程翔﹕「六四」以來中國政局三大敗象 ──「六四」22周年感言 明報
·89后一代的六四纪念/何立新 (图)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自由的玫瑰和民主的茉莉——记念六四/王衡庚
·要求中央就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赔偿/高洪明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徐永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