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4日 转载)
    
    美国之音讯
    
    六四事件22周年之际,形势出现微妙的变化。北京“有人”找到死难者家属,希望用钱解决问题;茉莉花散步的脚步声方才减弱减弱,内蒙草原上又响起了抗议的呼声。六四是否已被人们忘却?威权是否已经成为国民的选择?
    
    *北京“有人”找难属,希望用钱解决问题*
    
    让世界瞩目的北京六四事件马上要22周年了。死难者家属二十年如一日的呼吁上书,今年终于有了“结果”,“有人”两次找到某难属,希望用钱来“摆平”事件,抚平伤口。据难属艰难统计,起码有几百人在那次杀戮中丧生。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美国之音张楠
    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难属丁子霖、张先玲、徐珏说,难属的诉求,二十多年来都是石沉大海,这次“有人”希望用钱来解决历史难题。这对难属来说是“新鲜事物”。难属徐珏说,难属有三个原则:一是真相,二是赔偿,三是问责。
    
    *如何处理六四后遗症,北京深感棘手*
    
    难属徐珏透露,有人二月以来,几次找“个别”难属,希望讨论赔偿问题,但吩咐不能同整个难属团体谈赔偿问题,更没提到真相和问责问题。有报导说,“来人”对难属说:“真相、问责不好办,至于赔偿,多少钱能解决问题?”。
    
    不管北京当局对难属的问题以及态度如何反应,研究透彻二十年前的“断然行动”给今天乃至今后造成何种影响和后果,对各方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和棘手的难题。
    
    BBC报道说,八九年六四到现在,中国大陆发生巨大变化,尤其在经济方面和国际交往方面,所以中国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现在在重提六四,意义已经不大。
    
    *丁学良:六四仍有深刻重要影响*
    
    不过,报道援引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者丁学良的话说,有两个因素,使得八九民运和六四精神在今天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现实中,“仍然有着深刻和重要的影响。”
    
    这两个方面是:现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使得后来出生的年轻人,可以从新媒体上了解六四真情。其二,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贫富差距加速拉大,许多没有或很少获利的老百姓,积累了不少怨气。
    
    *“六四”仍然是被禁词汇*
    
    在中国搜索引擎百度,输入六四22周年这样的关键词,结果一条相关链接和网页都没有显示出来,可见六四在中国互联网防火墙中,还是一个被禁词汇。
    
    *多维:六四22年,民运已死?*
    
    据称转手后把编辑部搬到北京的原美国新闻网[多维],星期三(6月1日)发表署名陆一的长篇文章,题目是:六四二十二年祭,海外民运已死?
    
    文章简单综述了最近发生在中国和香港和六四相关的事情:北京天安门事件难属得到“赔偿”许诺;近来当局对北京异议人士的打压;香港纪念六四的游行。
    
    *多维:六四22年,国人已渐忘*
    
    文章说,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2年了,虽然还有人指责六四事件(记者注:作者想说的可能是八九民运)是一场祸国殃民的运动,也有人还在质疑和痛批共产党当年所为,但许多亲历此幕的人已经渐渐淡忘,年轻一代更对此知之甚少。
    
    文章说,中国政府对“六四”事件的态度在22年之后也发生了微妙变化,从旗帜鲜明地反对到淡化处理,甚至传出了平凡(记者注,想是“平反”之笔误)六四的只言片语。
    
    *海外民运已消亡?*
    
    文章说,中国官方对始终深涉政治的刘晓波态度强硬,对远离政治的“李录们”则有所缓和。“海外民运一斤没有了合力,日渐成为一盘散沙,难掩落魄与失败。文章说,香港是22年来唯一一个持续对六四有所表示的地方,但也已经称为香港的一个政治符号。“如今又到六四,反思与追忆已成主调,人们不得不问,中国的海外民主运动是否已经消亡。”
    
    文章接下来话锋一转,用大段篇幅,强烈批判和抨击了“海外民运”。接下来文章的小标题是:海外民运声名狼籍;标榜的民主为何物?
    
    文章整个行文语气、逻辑和例证,得出结论应证了该文的标题:八九六四已故,海外民运已死。
    
    不过,设在美国华盛顿的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斯瓦茨(Dale Swartz)发表文章,分析了不久前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和八九民运的分野。他认为,中共严厉镇压异议思潮、人士以及活动,最近一段时期尤其严重,主要迹象包括抓捕艾未未。
    
    *斯瓦茨:八九民运和中东北非革命异同*
    
    斯瓦茨说,短期内,中国不可能发生中东北非那样的事情,但是,这种阿拉伯式革命的针对性,两者却的确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斯瓦茨说,尽管中国每年发生许多社会动乱(中国自己的话是:群体事件),但茉莉花散步这样相对小的事情已经足以让中共感到震惊与不安,因为,这种事情,源自非常有能量的、以中产阶级为核心的一批人,这批人由于缺乏政治自由和其他机会而感到非常不满。
    
    *斯瓦茨:中共维稳机制几十年一贯制*
    
    斯瓦茨分析了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影响。 他说,面对群体事件北京当局显得紧张万分,这里面有诸多深层原因:中共如何处理内部稳定?它们的维稳机制、方法,几十年一贯制。一有风吹草动,就想起了二十二年前的八九民运和六四。最近几年海外得到的证据表明,八九年民运最高潮时,共产党政权几乎垮台。
    
    斯瓦茨说,六四之后,中共保守派就认定,对所有的异议运动、活动,所有的异议思潮,都必须采用坚决果断的手段加以镇压或压制下去。
    
    *魏京生:八九民运和茉莉花运动各有千秋*
    
    在华盛顿,流亡美国多年的中国老资格异议人士魏京生认为,茉莉花运动和八九民运一样,自有其可取之处。他说,每一场革命都有其时机和环境。魏京生说,当年八九民运,“运动搞得是轰轰烈烈。包括苏联和东欧,最后成功了。”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对美国之音说,参加茉莉花散步的人虽然不多,但冲击很大,当局恐怖万分,如临大敌,加紧镇压。
    
    *胡平:八九民运为后来运动积累宝贵经验*
    
    旅居纽约的另外一名资深民主理论研究者胡平也对美国之音说,虽然茉莉花革命,在当局强大威摄下没有发展成22年前那样的民主运动,但是,它为未来的抗议活动热身,积累了宝贵经验。
    
    三十多年前在北大当学生就竞选人大代表的胡平说,今年茉莉花革命和89民运一样,也是民众自发民主运动。如果茉莉花革命能够形成22年前的规模,必定会给最高层带来极大的震撼,赢得推动政治改革领导人的支持。“当年赵紫阳就是例证。”
    
    本文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欧洲各大城市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内蒙民众维权成中心议题 (图)
·抗命军长徐勤先发配石家庄 军人讲述六四两次杀入广场
·六四22周年前夕当局“清场” 鲍彤夫妇及浙黔异议人士被旅游 (图)
·冯正虎在六四前一日被消失
·原北京市民回忆“六四”
·六四临近,红袖标上岗天安门全面提升戒备 (图)
·2011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
·法广采访作家马健:不要把六四历史忘记
·法广采访胡平;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图)
·人权组织要求联合国对六四进行调查 (图)
·“六四”难属徐珏的呐喊 ——八九“六四”22周年前夕
·六四硬汉坐牢21年 耳聋目盲生命垂危 (图)
·六四前夕拼命维稳 北京紧张得不得了
·丁子霖祭奠儿子被阻 访民京沪呼应纪念“六四”
·一位党内人士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六四前夕,河北命案访民赶赴北京上访/视频 (图)
·中共邀记者参观档案馆 六四可能延期解密
·六四戒严部队38军调往内蒙古 呼和浩特仍爆示威 (图)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程翔﹕「六四」以來中國政局三大敗象 ──「六四」22周年感言 明報
·89后一代的六四纪念/何立新 (图)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自由的玫瑰和民主的茉莉——记念六四/王衡庚
·要求中央就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赔偿/高洪明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徐永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