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原北京市民回忆“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4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1-06-03报导
     (博讯 boxun.com)

    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时就在北京一国家机关工作的刘女士,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回忆了当年发生的事。已经身居海外的刘女士说,最近看到关于“六•四”的新闻,心里很难过。她当时住在离复兴门不远的地方。
    
    刘女士:“我亲眼看到的,六四那天早晨,我们在前院,然后就看到有几个学生从外面进来。有一个男孩子穿的白衬衫,夏天么,白衬衫后背整个一大片全都是血,鲜血,红红的。他们说天安门开枪打死人了。”
    
    当时北京的环线地铁还没有环起来。复兴门立交桥东南方有一个地铁站口,“六四”之后,她去上班发现地铁口已经锁上了。很多乘客等在外面。
    
    刘女士:“我们在那儿等的时候,有几个乘客在那儿转了一圈儿,也就是在复兴门立交桥的附近吧,待了一会儿又回来了。他说看见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的尸体,侧着倒在地上,手里还拿着半块砖头。身体不知道哪儿中弹了,反正身边有血。”
    
    她单位的一个研究生,6月3号晚上送女朋友回家,在木樨地附近碰上部队开枪。单位一时没有他的消息,同事们都眼睛红红的不说话。后来刘女士见到了这位中弹之后痊愈的人。
    
    刘女士:“是我们单位的一个人,他左小臂上没有肌肉。骨头就露在那儿。但是颜色是棕黄咖啡那种颜色。很深的颜色。但是一看就是上面的肌肉没有了。当时看了吓我一跳。就吓着了,屏住呼吸,怎么回事?我特别害怕。”
    
    他们单位打字员的丈夫,6月3号晚上进城去会见客户,在礼士路赶上开枪。
    
    刘女士:“他的右腿的小腿中了一枪。但是这个枪不是一个子弹。打进去之后,它就爆炸。他的右腿的整个小腿肚子就被炸掉了,那块肌肉整个都被炸掉了。他当时从地上捡起来这块肌肉,就往附近的医院跑,附近有一个复兴医院。”
    
    医生给他做了缝合和消毒。一个星期后,突然通知中枪的人赶快离开,否则会被抓走。在另一家医院,医生告诉他需要截肢。
    
    刘女士说,“六四”之后,单位通知暂时先不上班。等恢复上班之后,同事之间汇集的消息就更多了。她讲了同事亲眼所见的情景。
    
    刘女士:“往城里开部队呢,很多人都在路边上看。一个男的,他想穿过马路过去,看见部队的车、坦克什么的已经往这边开了。他又想过去又想回来。犹犹豫豫的在那儿。一下坦克就闯过来了。根本就没有停的,坦克直接就闯过来了。刚开始看着活生生的一个人在那儿,坦克开过去之后,地上就是一滩,不高的,她给我比了一下,就这么高,死尸。”
    
    她说,想起来就是一种恐怖和恶心的感觉。
    
    刘女士:“开始部队开枪的时候,这老百姓没见过穿着军装的解放军打老百姓。他们都认为是橡皮子弹。没有害怕,也不跑。后来看见真打死人了,趴在地上真流血了,才知道真的开枪了,这才开始跑。大家开始往外跑的时候,这边士兵端着枪就追。”
    
    还有一位家住木樨地的同事告诉她,下车之后看到很多人在哭,就随著人流去看究竟。
    
    刘女士:“很多人都往那边儿去,而且很多人从那个门儿出来都在流眼泪。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跟着很多人进去了。进到里面就闻到一股特别刺鼻子的味儿。结果看到一个大地下室里面全都是死尸。这些人都涌进去干什么?从这些死尸当中认他们的亲人。”
    
    刘女士说,谁都没有想到共产党会开枪杀有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长安街柏油路上被坦克压过的印儿,成了北京市民心中永远的伤痕。
    
    刘女士:“那么多的学生啊,那都是大学的学生啊,在天安门广场,不过就是为了有一个公正的政府,一个不腐败的政府。只是为了表达这么一种愿望,就被共产党,被中共镇压的这么残忍。”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临近,红袖标上岗天安门全面提升戒备 (图)
·2011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
·法广采访作家马健:不要把六四历史忘记
·法广采访胡平;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图)
·人权组织要求联合国对六四进行调查 (图)
·“六四”难属徐珏的呐喊 ——八九“六四”22周年前夕
·六四硬汉坐牢21年 耳聋目盲生命垂危 (图)
·六四前夕拼命维稳 北京紧张得不得了
·丁子霖祭奠儿子被阻 访民京沪呼应纪念“六四”
·一位党内人士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六四前夕,河北命案访民赶赴北京上访/视频 (图)
·中共邀记者参观档案馆 六四可能延期解密
·六四戒严部队38军调往内蒙古 呼和浩特仍爆示威 (图)
·丁子霖介绍北京公安与六四难属接触的过程
·天安门母亲组织发表祭文 斥当局图私下用钱解决六四问题 (图)
·视觉艺术家协会纽约分会举办了第22届纪念六四的活动 (图)
·天安门母亲透露公安试图私了赔偿部分六四难属
·孙文广:济南聚会悼六四二十二周年 (图)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程翔﹕「六四」以來中國政局三大敗象 ──「六四」22周年感言 明報
·89后一代的六四纪念/何立新 (图)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自由的玫瑰和民主的茉莉——记念六四/王衡庚
·要求中央就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赔偿/高洪明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徐永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