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灌云县陆增罗死亡:大陆相对客观的报道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7日 转载)
    中国农业经济网江苏频道5月14日南京电(记者 葛恒水 刘云 实习生 王宜白 陈军)5月13号上午8点30分左右,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发生一起强拆命案。据受害者的妻子陶晓八上午说:“我们家小罗(死者)是被乡干部等人殴打致死,且是点燃汽油焚尸灭迹的……(有录音录像资料证明)”此事惊动了当地的公安和武警前去现场维稳。政府相关部门出动人力巡视事态发展和加强应急处置,十几家新闻媒体记者纷沓而至进行采访。至记者发稿时,地方政府仍在积极协调处理此事。目前,尸检报告还未出来。
    

群众举报“数字”有误:一家三口被打死焚烧?
     
     13号上午,中国农业经济网江苏频道新闻热线陆续接到多个举报电话: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发生一起强拆事件,导致一村民一家三口死亡,政府工作人员怕事情暴露,点燃汽油和煤气焚尸灭迹,还导致气瓶爆炸。
    
     记者调查事情真相:丈夫被烧死 妻儿皆平安 事情是真是假?鉴于此事重大,中国农业经济网江苏频道立即派出一行五人前去了解真相,从南京出发,经过4个小时后到达灌云县,来不及打听就跟随着路上川流不息的群众(因事发处附近的路上被公安警察进行了交通管制,记者只有下车前往。)到达事发地点。
    
    记者分开三路展开调查:连云港市灌云县侍庄乡陆庄村村民陆增罗因不同意政府的相关拆迁安置协议,遭打后被点燃汽油烧死。老婆被送往医院抢救,于今天早间回到事发现场;长子在下车学校就读,次子被其姨带走而幸免一难……
    

百余警力到陆庄事发现场进行“警戒”
     
    记者见有百十亩的土地上有两座小楼,被拆迁户的小楼就离公路不远,地面上到处是被拆的建筑垃圾。现场四周被拉上警戒线,紧靠着警戒线是一排密集的公安干警、防暴特警和武警,记者大约估算一下,约有三百人左右(不包括便衣);外围四周是大批聚集的围观群众,离警戒线不远处就是案发处的楼房。房前停了一辆挖掘机,据当地村民说,死者的尸体就停放在房内,房前也围满了死者的亲属和政府人员。因有警戒,,记者没有办法直接进入,只好混进死者家属人群,通过封锁线径直来到死者房前,从外围了解情况,通过两位知情者的讲述,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实在人”的命运:房子停水、断电、砸开窟洞“杀人灭迹”?
     
     “最近几天,政府天天来强拆,特别是晚上,他们轮流来砸村民家东西,折磨村民,不让村民睡觉。昨天政府人员还带人堵了他家的路(早已停水断电),还用挖掘机砸毁了他家二楼上的太阳能。死者叫陆增罗,43岁,妻子陶氏41岁,共有两个儿子,大的17岁,在该县下车中学读书,小的刚3岁。”
     
     “今天早晨天刚放亮,乡领导付副书记与拆迁办主任孙小军就带领几十个身份不明人员到他家,一见他家还没起床,就从他家南墙上用铁锤砸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带十几个人冲进屋里对陆增罗和陶晓八进行施暴,他们俩人哪有心思和他们打斗,陆增罗三下两下就被打倒在地,陶氏就喊‘救命’,也被打昏。前来拆迁人员用车将晓八运送到仁济医院救治。然后就发生了陆增罗被殴打致死事件,可能是政府官员怕事情露馅,点燃汽油想毁尸灭迹。”村民如是说。
    
    一位陆姓村民还告诉记者,陆、陶二人是地道的老实人,兄弟几个也如此,“政府对他家房屋要进行拆迁,他也没有什么过份要求,就要求政府给他两个儿子各划一块宅基地。所以一直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这位知情者的话在以下的记者调查中得到证实。
     
    许多村民向记者讲述陆、陶二人为人是怎么怎么地“实在”。
     
    强拆给陆庄村民带来的“非稳定”因素:上吊?喝药?打伤?住院?焚尸?上访?
     
    还有不少百姓给记者讲述一个又一个被强拆、征地“事例”。
    
    事例一,“有一位老太叫张某芳,老伴已去世,在楼上,听到楼下有异常的声音,从窗口向下一望,拆迁人员投上的砖头打中老太头部,缝了十几针,至今住在医院还没有出院。”
     
    事例二,去年,有一位60多岁的村民陆其良,为力阻强拆被打成偏瘫,至今无人过问,现在还住在医院里。
     
    事例三,前几天、死者48岁的四哥陆增龙,其夫妻俩也被强拆人员毒打住院,陆增龙现在还不能走动;死者的三哥陆增礼为土地补偿一事,也被抓;连死者本人已经是兄弟三个都遭毒手。
     
     事例四:就在记者暗访时,听到一位约70岁的陆姓老汉在事发现场围观的人群中细声细语地讲述着,吸引了不少群众。
    
    原来他是前期“拆迁”时被村民推选的三位村民谈判代表,均是德高望重的长者,因地方政府没按规定补偿安置,代表和政府人员一直没有谈妥。突然有一天早上天刚放亮,他家被12辆警车堵住,下来百十名警察把三名代表戴上手铐带走,送入看守所;村民义愤找政府理论,又被抓走18人,分别关押于相邻的乡镇派出所;是很多村民到市委下跪请命,地方政府迫于上级政府管理的无奈,县里才释放被抓人员,三名代表被抓关押十几天。
     
    事例五:今年五一节前后,还发生四位村民因拆迁、征地进京上访,因没有讨到说法,有小名叫“小三洋、马小尿、小三林”三人在京服毒自杀未遂事件,被“押回”灌云县救治,目前,仍在医院救治中。现在受害人仍然没有什么具体的说法……
     
    焚尸现场拉起条幅:“放火毁尸家破人亡 强制拆迁打死人命”
     
     记者在现场明查暗访到傍晚,感触最深的就是那些惊人的强拆数据。只要记者一住脚,就能听到百姓讲自家如何被强拆“侵犯”的事情。还有“被侵犯者”向记者提供许多强暴者强拆侵犯的图片。
     
    晚上7点多钟,这里的群众越聚越多,人山人海,工作人员和警察均分批轮换吃饭,又不知从何处调来大量特警;死者家门前也架起了花圈,拉上了横幅,北边竖联写着“放火毁尸家破人亡”,南边竖联写着 “强制拆迁打死人命”,中间横联打出“严惩凶手付某某、孙某某(编辑注:在此用‘某某’分别代替名字)。此时天色已晚,百姓还没有离去,警力还在不断地增加。
    
    一位陆姓村民忧郁地说:“不知今晚还会发生什么事?灌云政府的强拆,进京上访者被用黑布袋套头抓回来有被打伤的、有被拘留的、有喝农药死亡的、有被汽油烧死的。今天的灌云怎么了?”
     

众媒体欲进事发现场采访受“上级” 警察干预
     
    14日上午十时许,部分媒体人员在采访此事,另有八家媒体记者依次驱车再次赶往事发现场,发现今天路上的交叉路口又增加了警力,记者要求进一步调查,被警察拦住。
     
     来了一位警官近前说话,记者问他贵姓,这位警察指着他左前胸的警号078333讲:“是‘上级’交待的,一切车辆禁止通行。”
     
     记者问:“是哪个‘上级’呀?”
    
     078333警官说:“就是‘上级’。”
    
      五分钟后,八家媒体记者被驶来一辆灌云县的“公车”截住说:“会议厅正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你们可以到那里了解真相。”
    
      10点30分,灌云县清泉宾馆二楼长方形的会议厅里,会议桌两侧坐满了来自十多家媒体记者,宣传部“发言人”邱洪彤(灌云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坐在南首,简单介绍了的事情发生经过。他讲死者死亡是属于非正常事件,而且一直重申强拆的房产是违建的。
    

  新闻“发布会”的内容空洞“忽悠”众媒体
      记者就灌云县委宣传部“发言人” 邱洪彤的发言,进行记录整理如下:
      
      “ 今天(新闻媒体)队伍壮大了,昨天新闻通报会已经说过了,今天再讲一下;5月13号上午九点半,侍庄乡陆庄村发生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
      
      “发生过程 :上午八点半,侍庄乡工作人员去本乡陆庄村陆增罗家做拆屋思想工作时,清点室内物品,房屋是陆增罗的父亲的,性质是违章建筑。清点的时候,陆增罗点燃汽油,引起大火,致使陆增罗当场死亡。”
      
      “目前,(灌云)县相关部门正在做好善后事宜,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要求:查明事实,依法处理。”
      
      “死者叫陆增罗,男,1969年4月10日出生。其妻陶晓八(谐音),1971年3月16日出生。长子陆士闵(谐音),在下车中学读初二。次子陆希达(谐音)4岁,事发前一天晚上,被七姨带到南岗乡;烧死的只有一个,(死者)妻子因为受轻微伤,就是划伤,被送到仁济医院救治,目前身体状况正常,突发情绪,目前在医院观察。”
    
      “下面给大家讲一下:陆增罗为什么借住在他父亲的房子里?”
    
      “陆增罗家2008年在陆庄安置区拆迁,已签订协议,被拆除,并且得到合理的安置。具体情况:2010年下半年,拆迁(安置)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兑现)安置房,另一种是(兑现)货币。陆庄村统一盖房,2010年底交付使用,但陆增罗一直没有去住。”
    
      “现在陆增罗家为什么要住到这边来呢?住他父亲陆继生和他弟弟陆增航的房子;他现在后盖的房子是违章建筑,居住房农村一般情况和城市不一样,没有房产证的,视为居住房,已被拆除,但违章建筑没有拆。”
    
      “补充说一句,陆继生房子早在2010年5月7日已经和侍庄乡签订拆迁协议,且拿走了支票。包括在公示期内,房屋产权是他父亲和他弟弟的。陆增罗居住从去年5月7日,到现在一年时间了。”
    
      “刚刚大家关心的传言:关于陆增罗被工作人员打死,又点火、浇汽油烧掉的事。他们家属现在不准公安靠近尸体,只有通过尸检,才可以作出定论,没有尸检,不能给出更准确的答案。”
    
       《预防腐败论坛》记者嘲讽地说:“真是比赵本山还能‘忽悠’的新闻发布会”
    
      所谓的“新闻发布会”即将结束,邱副部长说:“下面一点时间,有记者需提问的可以问。”
    
      下面是与会媒体记者和邱部长的一段对话(邱部长简称“邱”,记者简称“记”)。
      《健康导报》穆记:20天前,为“征地”一事,死者的弟弟被打得不能说话,又被抓起来了,何时能放出(来)?
      
      “新闻发言人”邱:我不知道,我核实一下,现在没有办法答复你。
    
      《健康导报》穆记:你们政府能否及时公布一下事情发展经过,死者的妻子早上已经放回,但你们刚才说她现在还在医院,有些不妥吧?这么关键的一个人物,我们何时才能见到她,了解情况?
      
      新闻“发言人”邱:那不是“放回”,可能是身体好了自己回来的。
      
      《新农村商报》孙记:我们见到现场那么多警察和工作人员,自焚时为什么不施救?
      
      新闻“发言人”邱:当场是汽油燃起的,在场的乡副书记,还拿了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还有村书记也这样做的,也拿了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但火势太大,没办法施救。
    
      《新农村商报》孙记:据我们了解,村民讲是先打死后焚尸的,政府怎么看?
      
      新闻“发言人”邱:死者家人一直不让尸检,我们政府人员也正在和他家沟通,需要他家配合,目前要给尸体保存,天太热,尸体要经过尸检才能定论,目前我不好说。
    
      中国企业新闻网樊记:现场横幅上写两个凶手的名字,是什么人物?
      
      新闻“发言人”邱:这我不太清楚,我了解一下,马上通知你。
      
      《预防腐败论坛》顾记:这次发布会有通稿吗?可以给我们一份吗?
      
      新闻“发言人”邱:你是什么记者?连本子都不带,还能做记者吗?我刚才说得很慢,你怎么不记?
      
      中国企业新闻网樊记:我们看到现场有那么多工作人员和警察,他们是有什么企图?
      
      新闻“发言人”邱:是这些领导的调遣吧,具体问题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我也不清楚。
      
      《健康导报》穆记:昨天一位公安局的副局长,讲因此次事件,已经抓了四个人。具体有何人?我们的国家已有拆迁法,绝不能违法办事;
      
      新闻“发言人”邱:这个事我不清楚,谁跟你讲的,去采访谁个。
      
      中国企业新闻网樊记:现场出现那么庞大的警力,是从哪个地方调过来的?
      
      新闻“发言人”邱:这我不知道,我了解一下,会通知你们。时间紧急,现在没有问题的话,你们可以各自活动。
      
      中国农业经济网葛记:邱(副)部长,你好!我可以提最后一个问题吗?
      
      新闻“发言人”邱:可以。
      
      中国农业经济网葛记:昨天上午拆迁工作人员是怎么进入拆迁户家里做“工作”的?如何进入死者的室内的?为何只烧死被拆迁人,而工作人员却安然无恙?
      
      新闻“发言人”邱:这个事情我也刚听你们说,我还得去了解,进一步情况我联系你。
      
      这个所谓的“新闻”发布会,没有得到与会十多家新闻媒体的认可。
      
      “新闻”发布会匆匆结束后,“发言人”匆匆离开会议室。但与会新闻媒体19人,没有一个离开会议室,不是等待开会,而是觉得被“发言人”给糊弄了,《预防腐败论坛》记者嘲讽地说,“真是比赵本山还会‘忽悠’的新闻发言人呀”。
    
      《中国农业经济网》、《中国城市经济》、《新农村商报》、《健康导报》、《预防腐败论坛》、《社区生活报》等媒体匆匆离开刚刚结束“新闻发布会”的会议室,婉拒了政府的“工作餐”,各自离开了灌云县。但也有部分媒体还在那里“深挖”,等待着“什么”……
      
      建筑工说:“陆增罗家现在住的遭强拆房子是我们亲手给他家盖得”
      
      中国农业经济网江苏频道一行五人在离开灌云县城之前,又再次约见部分村民和死者的妻子陶晓八。
      
      据一位亲自给陆增罗、陶晓八夫妻盖房的陆姓村民告诉我们:“现在有人监视我们的行踪,你们千万不要写我们的名字,我们给你讲实情。”
      
      “小罗家有兄弟七个,有三个在老宅,小的在前头,二的在中间,前面和中间的老房子,大约有12间,像四合院那样;前面老房子是小的,前面盖得是违建,也是小的;中间的老房子是兄弟三个的,后面堂屋一边是陆增罗的,已拆;后面现在三间两层是陆增罗自己花钱找人盖得,应该在08年或09年的时盖的,帮盖房子的人多着呢,我就是其中一个;再说了,拆过的老屋安置的新房子不是政府盖的,是小罗自家找人盖的。一定要替我保密呀。”说完,就给记者留下姓名和手机号码。
      
      记者说:“刚开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说死者家现在住的房子不是他的,是他父亲和弟弟的,你们有什么看法?”
      
      盖房子的兄弟脱口而出:“那是胡扯蛋!简直是胡说八道!歪曲事实真相!我帮他们家盖的房子,还能不知道?!”
      
      就盖房子的兄弟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们还将继续调查核实,不时将予报道。
       死者妻子吐露“真情”:“我们家小罗是被十多人打死后,放火烧的。”
      
      死者妻子吐露“真情”:“我们家小罗是被十多人打死后,放火烧的。”
      
      当记者问及死者妻子陶晓八关于5月13日发生的那一幕时,陶某显得很激动、很惶恐、很焦脆,她断断续续地说:“在房子外面有不少人,用撬杠把我们家屋(南头)撬个窟洞,十几个人爬进去,打小罗着,打、打、打死了小罗着,我们家有煤气,又跟小罗用煤气烧死,我喊人,“救命呀,救命呀”,他们把我抬到医院,在医院有七、八个人强行按住我,说我服药,给我灌水。其实,我说我没有喝药。”
      
      县政府通稿:《江苏灌云一男子为抵抗强拆自焚身亡 妻子受伤》遭“质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灌云陆增罗死亡案真相成谜:家人遭灭门威胁?
·数不尽的拆迁户以死相拼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灭绝人性 (图)
·灌云“被焚”死者妻成植物人 当局强行家属接受赔偿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人员打死房主陆增罗毁尸灭迹——死因浅析 (图)
·强拆打死人、点煤气灭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政府想掩盖什么? (图)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导致房主死亡真相追踪报道 (图)
·江苏灌云一名男子因强拆点汽油自焚身亡
·江苏灌云百警强拆煤气罐爆炸 一死两伤公安抢尸受阻 (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拆迁人员点燃煤气罐炸死房主 (图)
·最新消息:江苏灌云暴力强拆发生爆炸 死亡三人
·子夜时分,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政府继续作恶
·子夜时分,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政府在干啥?
·江苏省灌云县:不答应拆迁,就判刑 (图)
·江苏灌云:逼迁农民猪圈窝棚度严冬 (图)
·江苏国土资源厅证实:灌云县进行非法拆迁
·江苏灌云:商业开发政府强拆,手段开创人类文明先河 (图)
·江苏灌云县下车乡党委书记李祥、乡长张军制作文件骗人 (图)
·江苏:灌云人民泣问温家宝:十八亿亩怎么保? (图)
·江苏灌云:走路走进了拘留所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江苏省灌云县:共产党员向李洪志求救 (图)
·江苏灌云:一个老百姓的漫漫上访路 (图)
·关于江苏灌云县下车乡原党委书记李祥克扣贪污的举报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江苏灌云县强迫签订空白的“搬迁协议”(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致农妇喝农药,导致精神病(图)
·江苏灌云县:强逼拆迁致农妇喝农药
·江苏灌云:少女被诬“卖淫” 遭防暴大队警员毒打3小时
·江苏灌云县:癌症病人陆金洋无端被劳教 (图)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陆金洋:关于请求查处灌云黑社会的申请(图)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