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南通农民持菜刀砍伤3名拆迁人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5日 转载)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
     (博讯 boxun.com)

    血迹已经变成黑色,蒙上了灰尘。
    
    从厨房到门口走廊,有的地方一大滩,有的地方则一滴一滴地画出了伤者离开的路线。5月22日的一场大雨下得恰如其分留下大片血迹的水泥坪和小路已被冲洗干净这让风波眼里的这户人家显得出奇平静。
    
    这户人家的邻居向《法制日报》记者讲述了发生在这里的不平静的一幕:
    
    “砰!”21日上午10时25分左右,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金沙镇通灵桥村19大队9组,朱志林家的厨房门被重重地摔上。在接下来的短短3分钟内,桌椅碰撞声、女人的哭喊声、男人的怒吼与哀嚎声相继传出。房门开时,现场让所有人为之震惊与恐惧“不得了啦!杀人了,快救人啊!”村妇女主任邢晓辉的大喊声惊动了左邻右舍。
    
    事后证实,这是一起因拆迁引发的流血冲突。当地官方的说法是,谈判过程中,朱家“临时提出额外增加补偿的要求”,在工作人员拒绝后,朱志林的女婿吴国泉突然用菜刀砍向3名工作人员,致3人轻伤,并误伤其母吴启梅。
    
    而目击者和村民的说法却是,拆迁工作人员态度蛮横,掀翻了桌子,打烂了餐具,并言语辱骂拳脚相加,以致吴国泉忍无可忍挥刀自卫。
    
    现实场景如何尚待警方调查。然而,在这个即将被集体拆迁的村庄,几乎所有受访者都向《法制日报》记者表达了“拆迁人员态度蛮横”和“不想‘被上楼’”这两个观点。吴国泉的行为,是否为对这两种观点的一种极端表达?《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亲历者称拆迁人员态度粗暴
    
    从通州市区往通灵桥村走,过了通灵桥700米左右,向左边一条小路拐进去,就是19大队9组。一溜儿排开的两层楼平房沿着小路往里延伸,一个个红色的“拆”字喷在各家墙上。
    
    潘军家在路口进去第四家,和朱志林家隔了几户,相距不到200百米。对于21日发生在朱家的事,潘军的第一反映是,“如果不发生在他家,或许就发生在我家”。
    
    5月21日上午8时许,潘军夫妇得知拆迁人员会来商谈赔偿一事,如临大敌,把大女婿单卫峰叫了回来。不到9时,3名拆迁工作人员来了,对于自家两层的楼房提出按评估价加补贴共30万元的赔偿。
    
    潘军觉得不够,提出要40万元。“一直谈不拢,10点左右,他们打电话叫来两个光头,骂我们,和我吵架。”潘军的妻子情绪激动地向《法制日报》记者描述当时的场景。
    
    “正在吵的时候,大概10时30分,突然听到外面吵闹起来,妇女主任邢晓辉在门口大喊:‘不得了啦!杀人了,快救人啊!’几个工作人员就匆匆离开了。”潘军一家赶忙跟了出去。没过一会儿,有工作人员前来借女婿单卫峰停在门口的奇瑞车救人,“吵架是吵架,救人是救人嘛,我们就借给他们了”。
    
    对于在发生在朱志林家的事,潘军仅能通过邻居间的传言得知一二,他唯一确定的是,被砍的人留了很多血,“路上、女婿的车子上都是血,洗都洗不掉”。
    
    当天上午,在邢晓辉大喊“杀人”的前几分钟,朱志林家究竟发生了什么?邻居们的传言纷杂不一。当事人吴国泉已被刑拘,《法制日报》记者在朱志林家里也寻不到其母吴启梅的踪影,唯有经历了现场但无法用普通话表达的朱志林的妻子马翠萍能够还原当时的场景。在当地村民的协助翻译下,记者得到了一个现场还原版本。
    
    年过6旬的马翠萍神情有些呆滞,带着记者看了留在各处的血迹,然后在厨房里讲述了经过:
    
    “当时我女婿正坐在靠门的位置削莴笋皮,准备做午饭,我和亲家母也在厨房里,他们4个人进来,把门关上后就站在这里,过一会儿他们就发火了,把整张桌子掀掉,桌上的东西撒了一地。”毛翠萍听不懂普通话,她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争吵内容是什么,但她手脚并用,努力想把场景还原得更加真实一些,“然后就吵起来了,他们开始抢那把刀,抢的过程中他们3个人被我女婿砍伤,亲家母也受伤了。他们就开门跑出去了。”吴国泉随即自首。
    
    当地居民与官方说法不一
    
    5月23日傍晚,当记者再次来到朱家时,吴国泉的妻子和父母已经回来,但对于此事均缄口不语。村民们劝他们说出真相的过程,吴国泉的妻子朱春红甚至一度发怒。村民们透露,他们已经不敢说了,而且就在23日下午14时,朱家已经签字同意赔偿方案这一点也得到了朱春红的证实。
    
    记者前往吴国泉自首的城南派出所了解案情,该所指导员张建说:“吵架的报案是有,但具体情况我们不知道,要到区公安局去问。”记者致电通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该室王主任表示只是当事人情绪激动引发的一场小意外,3人均为轻伤。
    
    截止记者发稿时,当地官方未对此事作出正式的公开通报。仅在南通一家名为“濠滨论坛”的网站上,记者发现了一篇署名“通灵桥村拆迁群工组”的帖子,给出了对现场的另一个叙述版本:“5月21日上午,通灵桥村拆迁群工组一名工作人员与两名拆迁员,应该村九组朱某户5月20日下午之约,至该户商谈拆迁补偿安置具体问题。10时许,在进一步商谈协议条款时,借住在该户的女婿吴某突然提出额外增加补偿的要求,工作人员对照政策,讲清该户已补偿到位。在进一步宣讲政策过程中,吴某突然用菜刀致3名工作人员轻伤,并致其母轻微伤。”
    
    这样的说法遭到朱志林多名邻居和亲戚的反驳。据潘军介绍,朱志林一家在当地是最老实的,其本人既聋又哑,从无主张,膝下只有两个女儿,均已出嫁。大女儿杨春红嫁给了同村7组的吴国泉,去年,吴国泉家被拆迁后,杨春红带着丈夫和公婆一起回到娘家借住。
    
    在潘军一家人的印象中,电焊工吴国泉外表斯文,脾气非常好。而且吴国泉属于借住,并非房屋主人。多名村民说,他之所以拿刀砍人,是因为拆迁人员态度蛮横,甚至可能是逼迫签字。据朱志林家一名顾姓亲戚透露,“由于朱家人老实,所以赔偿特别少,一层楼的平房只能拿到14万多元的赔偿,和拆迁部门的赔偿争议一直都在”,而并非临时提出额外要求。
    
    而关于3名人员的伤亡情况,当地也有着一个与官方不同的说法,即“一死二伤”。5月23日晚,《法制日报》记者赶到伤员所在的人民医院查看,从该院住院处得知其中一名叫“谢平”的伤者在6楼脑科住院部44床,但记者赶到时已人去床空,邻床的病友告知,昨晚有3个人把他带到观察室去了,说是“要和另外两个人住一起”。
    
    记者随后分别在耳鼻喉科住院部和急诊观察室发现了另两名伤者的身影,门口均有多人值守。据护士介绍,住在急诊观察室的病人就是情况还不稳定,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突发问题,“比如颅脑出血”。
    
    村民表示不愿“被上楼”
    
    《法制日报》记者在通灵桥村19大队9组采访期间,当地多个村庄的村民均闻讯赶过来。据他们反映,虽然在不同村庄,但他们与通灵桥村属同一批拆迁。
    
    通州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相关资料显示,2006年,“通州市委、市政府围绕做大做强主城区、加快发展开放型经济这一目标,拓展项目建设新平台,将金沙镇所辖通吕运河以南的7个村交由开发区代管并组织开发建设”。2007年上半年,该区域规划编制完成,并启动拆迁。
    
    
    与此同时,“通州开发区高标准规划建设两个拆迁安置小区欣灵花园和金乐佳苑,分别可容纳居民2800人和1500人”。
    
    这一拆一搬,村民的理解为“被上楼了”。“我们之前有房有地,过得好好的,现在要我们都搬进安置房里面,住在楼上,以后我们靠什么吃饭”?
    
    通灵桥村、元帅庙村的多民村民向记者反映,他们对赔偿标准并不满意。元帅庙村陆建国夫妇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有家不能回”好几个月了,自己家在1999年建的一栋3层楼房,盖房子加上装修就花了近50万元,现在要拆迁了却只能拿到30余万元赔偿款。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京殡仪馆新址拆迁工地坍塌致2死2伤 (图)
·数不尽的拆迁户以死相拼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灭绝人性 (图)
·京沪高铁南京段拆迁现场承重墙倒塌 死伤4人
·江苏南通又发生拆迁血案
·青海最大拆迁安置工程21栋楼现质量问题
·视频:天津南开法院审判拆迁户高相林 声援者高唱国际歌 (图)
·拆迁补偿款被截留无说法 武汉武昌区五拆迁户反遭拘留
·无锡安镇拆迁办主任被抓 证实人权活动家黄琦被诬陷
·青海最大拆迁移民安置工程21栋楼现质量问题
·江苏扬州居民解鹏因遭暴力拆迁在市政府门前自焚 (图)
·江苏扬州一男子遭暴力拆迁 市政府门前自焚 (图)
·贵阳夜总会涉黑介入拆迁案38人受审
·国务院办公厅要求确保再无暴力拆迁
·国办要求:立即检查征地拆迁制度落实情况
·山西大同"拆迁公司夜袭民宅"当事人被公安传讯
·山西大同官方回应“拆迁公司夜袭” (图)
·山西大同官方回应“居民遭拆迁公司夜袭”事件
·江苏灌云县:拆迁人员打死房主陆增罗毁尸灭迹——死因浅析 (图)
·媒体称新拆迁条例实施后违法强拆呈增加趋势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张秀琴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拆迁导致15年无家可归!/天津刘春荣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惊爆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京杭两地被拆迁户相聚,共话被打压经历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在拆迁中谁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造成十五年无家可归!/刘春荣
· 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公然违反国家政策法规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韶关拆迁户今日前往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上诉(图)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拆迁只不过是一场分赃盛宴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河北省玉田上演“权大于法”违法拆迁(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下)(2010年12月9日)(图)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邹晓云:土地使用权补偿不明,拆迁纠纷难减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马光远:拆迁意见二稿的进步与退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