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给中央巡视组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1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柳江河
    
     (参与2011年5月10日讯): (博讯 boxun.com)

    
    中央巡视组:
    
    我们是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七个半村的村民,七年来地方政府违法侵权,掠夺了农民的生存权——13000亩基本农田,侵占了农民的合法财产数十亿元。我们依法维权数百次,上访到镇、区、市,直至中央信访办,老百姓上告无门,维权无路,提出合理诉求政府不但不作为,反而打压群众,苦不堪言。这次党中央派来了清官巡视组,老百姓像拨开乌云见到了太阳。我们抱着很大的希望,党中央除腐打黑动真格,老百姓有救了!因此我们积极配合中央巡视组,如实反映真实情况,特提出如下诉求,提交中央巡视组明察。
    
    一、非法征地,补偿不足:
    
    1 .非法掠夺农民30年不变的承包田。马桥镇将13000亩基本农田非法征收,未报中央国务院批准,未出征地预告和公告,农民要种田,政府要收回30年不变的承包合同,农民不愿交出承包合同,他们用各种高压手段,不给农民水利排灌,不给拖拉机耕田,不给收割机收割,强迫农民交出三十年不变的承包合同,他们的目的要炒卖土地牟取暴利。征地后将大批农田种上树苗,大部分土地闲置、荒废,杂草丛生,浪费土地资源,老百姓很痛心,可是有理讲不过有权,这是公权的霸道!
    
     2. 移花接木:他们以建设新农村、农村城市化为名,搞炒卖土地和开发房地产为实,建造高级别墅数百幢,以3000多万元一幢出售,目前又在动工建造上百幢高级别墅和商品房高价出售,没有国务院的批准文件,在基本农田上造高级别墅是胆大包天,为了牟取高额的暴利,什么党纪国法都敢违反,真是伤天害理。
    
    3 .侵占、挪用土地补偿费17亿多元,我们是2004年以后征地的,政府按1997年的标准补偿,这是违法的,应按征地前三年平均产值计算是合理合法的, .如全年大小熟平均亩产1800斤,每斤粮价平均1.20元计算,每亩地应补偿2160元,以十倍补偿即每亩地21600元。马桥镇政府只给农民每亩12000元的补偿,这是扣克补偿费与民争利。每亩地被扣克少补偿9.600元,13000亩土地被侵占12.48亿,在补偿不足的基础上还要扣除30%,即每亩被侵占3.600,13000亩土地又被侵占4.68亿元。二项扣克加起来共侵占土地补偿费17.16亿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九条规定:侵占、挪用被征收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根据上述政策,马桥镇政府、闵行区政府侵占、挪用土地补偿费17.16亿元,数额巨大应该追究刑责。我们要求追回土地补偿费的诉求。
    
    二、非法动拆迁、补偿不足:
    
    1. 非法动迁:未经批准,无拆迁许可证,马桥镇政府、闵行区政府,搞所谓提前动迁、带拆迁等鬼把戏,这说明是没有拆迁许可证的是非法的。
    
    2.、违法强拆:因动迁补偿不足,农民不愿拆迁,他们采用高压手段强迫农民拆迁。(1)不愿拆迁、不愿签字的不准上班,让你无经济生活来源。(2)采用断电、断水,让你无法生活。(3)采用堵路,让你无法居住。(4)采用强拆等恶劣手段,动用警察、警车,将不愿动迁的农民关押在警车内拉走,随后将房子铲为平地。因农民不服上访,他们采用打压手段,将10名访民关进拘留所或黑监狱,一名无辜的大学生一只眼睛被打瞎,又一名访民脾脏被打破,医治无效而死亡。又将3名访民被打成脑震荡和肋骨骨折,无数访民遭黑帮和警察打伤。又如联工村支部书记陆顺芳因搞强迁又不给农民造房,引起矛盾激化,被张耀龙、顾凤芳夫妻俩浇汽油,火烧村支书,将村支书的一只乳房、一只耳朵、头发被烧掉,张耀龙被判无期徒刑,顾凤芳被判刑10年,村支书违法搞强迁,不追究刑责,法院判决只讲后果,不讲因果,这是司法的不公,老百姓有理讲不过有权,这是公权的霸道!政府再群众中失去了公信力,我们要求追究政府有关人员刑责的诉求。
    
    3. 动迁补偿不足:我们是在2004年后动迁的,政府按照1997年按成本价补偿,每平方米补偿420元,还要按照2%扣去折旧费,如果是20年前造的房子就要扣去折旧费40%,每平方米补偿252元,我们是2004年动迁按1997年的标准补偿是不合理的,,是违法的,计算标准与征地时隔八年之久,房价翻了一倍多,政府扣克了百姓利益,与民争利,我们要求按动迁当年市场价补偿的诉求。
    
    4. 政府扣克克扣易地建房农民的动迁补偿费八亿元多,根据《上海市人民政府》13号文件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具备易地建房条件的区域,被拆迁人可以在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中心村或居民点范围内申请宅基地新建房,并获得相应的货币补偿,货币补偿金额计算公式为:被拆除房屋建安重置单价结合成新+价格补贴ⅹ被拆除房屋的建筑面积。被拆迁人使用新宅基地所需的费用由建设单位支付给被征地的村或村民小组。根据上述政策规定,我们易地建房的农民应享有与安置商品房同等的安置补偿费即每平方1425元,可是马桥镇政府不给易地建房的农民安置补偿费,不管你原有老房子的平方多少一律烂光。根据平方多少每户被侵占动迁补偿费30——40万元,造成老百姓生活水平直线下降,负债累累,苦不堪言,因此要求给予合法的动迁安置补偿费的诉求。
    
    三、“小产证”等于没有证:马桥镇政府、闵行区政府给洋房区发的小产权证,封面是蓝色的与商品房可上市的产证相似,但在房产证上被注明不准上市和转让,此证不可去银行抵押贷款,此证不男不女等于没有证。小产证早在三年前北京郊区首创,央视为此曝光,查处了一批干部,马桥镇政府、闵行区政府胆子够大的,敢发违法的“小产证”。由于政府不交土地出让金,所以不可进入市场交易或流转。不可上市流转的“小产证”我们坚决不要,(1)我们要求发与原来一样红色的产证(集体土地永久性宅基地)(2)如果发蓝证必须可以上市、流转的产权证的诉求。
    
    四、无偿征收自留地违法,法律明确规定应当补偿,农民自留地是1962年中央60条规定60年不变,2004年被政府无偿征收距60年不变还有18年之久,政府应当补偿,要求按有关法律政策补偿的诉求。
    
    五、退休养老金补偿不足:我们是2004年以后征地动迁的,户口簿上已写明农转非,这说明我们是城镇居民了,但上海市政府搞了不少花样,(1)小城镇养老保险,(2)征地养老保险,每个月只给退休金700——800元,弄的老百姓吃不饱、饿不死,猴年马月能奔小康呢?我们要求享受城镇居民同等退休待遇的诉求。
    
    六、村办企业改制集体资产严重流失:改制暗箱操作从不经村民讨论,账目从不公开、公布,存在着严重的贪污问题,如有的厂2001年转制,按1997年的成本评估,如评估到价值2000万元,但到2004年动迁时按市场价评估8000万元,动迁后的厂长一夜成了六千万的富翁。又如星星肠衣厂,村支书翁锦华在肠衣厂入干股10股(不出股金的干股)因该厂效益好,年终每股分红40万元,10股就分到400万元,原镇党委书记、公安局个别领导也入干股拿钱这些大小官员都腐败,老百姓维权上访,他们官官相护不作为,群众维权上访,公安局大小警察拳打脚踢访民,无辜关押百姓,公安局与黑帮联手为贪污腐败分子保驾护航,“猫给老鼠拎包打工”,真是颠倒黑白,我们要求对参与打伤访民的黑帮和警察追究刑责,企业转制账目公布和生产队账目公布等诉求。
    
    总之马桥镇政府、闵行区政府非法扣克老百姓的补偿金20多个亿到哪里去了?
    
    1. 建造世界一流的网球中心,花去了数亿元人民币,为干部创业绩、形象工程,树碑立传。
    
    2. 原马桥镇党委副书记兼旗忠村支部书记高凤池2007年的年薪拿了7500万元,三年拿了1.8个亿,他是国家的公务员拿了这么多钱中央有否规定?他比美国总统的年薪要高出几十倍这是正常吗?。
    
    5. 高凤池巧立名目将征地款私分,一次一张分配名单遗失被村民捡到,其中:吴邦生、陈良军(陈良宇的胞弟)陈惠庭(原市府干部)、顾德勤、高岳明(旗忠村干部)陆顺芳(联工村村支书)等几十人有的分到400多万,有的分到200万元,有的分到100多万元。类似私分大有存在。因老百姓无权查账,账一查问题就出来了。
    
    4. 高凤池给旗忠村村民先后每户发了33万元,这些钱都是七个半村征地、动迁补偿不足的钱。
    
    我们要求党中央派来的清官巡视组到闵行区马桥镇进行调查核实,清处腐败,打到贪官,清除混在共产党内部的害群之马,为广大人民谋利益!。
    
     此祝
    
    工作顺利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联工村等8村村民
    
     2011-4-14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深圳禁止农民工上访 人民日报痛批
·洪深:中共定新规农民聚餐等于游行须报告审批
·上海失地农民程玉兰的谈集体上访被抓/视频 (图)
·深圳住建局称严禁农民工上访讨薪是措辞错误
·河北香河农民被上楼调查:政府强推耕地盖厂房
·钦州非法占地6万亩 渔民、农民代表进京上访 (图)
·浙江绍兴在建17层农民公寓因质量问题被叫停
·手机成农民主流上网终端 使用率达67.3%
·山东一村书记当众说希望农民喝西北风被免职
·湖南株洲为阻强拆自焚的农民已死亡
·广州农民工幸福感调查:夫妻团聚比钱重要 (图)
·北京大兴起火楼系农民非法自建房 服装作坊租用
·湖南株洲回应农民自焚事件 已中止强拆
·桂林强征土地作“储备” 农民护田遭殴打 (图)
·安徽临泉县一农民因强奸妇女被判死刑
·辽宁两农民状告省政府对违法征地行为查处不力
·金月花和30多名马桥农民第六次去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视频:81岁老人哭诉河南固始县官商非法霸占农民的田地和家园 (图)
·江苏灌云:逼迁农民猪圈窝棚度严冬 (图)
·农民工上访讨薪,触犯那条法律?
·北京公交:农民工,请下车! (图)
·那英凭啥嘲笑农民低俗不懂音乐?
·河北安平县政府以“株连九族”的方式逼农民卖地
·重大打击报复案件 紧急上报中央/湖北恩施来凤县农民
·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农民面临遭遇血劫
·农民工兄弟,活出咱们的尊严来!
·看看农民们吧!!大连市英歌石奶牛场暴力拆迁
·电焊工,农民工,临时工,挣的是买白菜的钱,顶的是卖白粉的罪
·紧急消息:广西合浦县政府正在强征农民的耕地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平洲三山失地农民的严正声明
·河南固始农民:上访人的一生都是悲惨的一生
·河南商城农民对“迫害信访人专案组”的控诉
·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农民:我家的退耕还林钱被谁贪污了?
·河南固始农民疾呼:我们的地被卖了,卖地款也被贪污了
·哈尔滨利民开发区让三万农民无房无地无低保无活路(图)
·江西乐平市强行征地 两万多失地农民求救/周国祥
·贵阳云岩区外来农民工房屋被野蛮强拆的
·河南农民杨喜成“卖血记”
·禁止农民工上访讨薪是政策歧视
·从朱镕基批评《中国农民调查》谈起之一/胡平
·当价格机制发挥作用后才能保证农民利益
·拒载农民工,公心还是私念?
·有最后否决权,农民才会被尊重
·强迫农民上楼,助长乡村衰败
·1000万保障性住房与4000万失地农民/谭松年
·旭日阳刚不是农民工的代名词/刘洪波
·山寨新年贺词/中华全国农民协会
·茅于轼:让农民有自由选择权
·农民工讨薪为何屡发“以死抗争”?
·企业与政府扯皮岂能拿农民工垫背
·马骝山:“摩运”并非纾解农民工回家贵的正途
·欠薪不出警,农民工一讨薪就出警了
·“憨老板”卖掉自家房子兑现农民工工资
·亚太人权:农民领袖钱云会,悲壮一命十四亿 (图)
·别把“农民上楼”演成悲剧/叶匡政
·8个月350万过路费:河南农民被创最快货车时速达614公里/糊昏末代
·乡村哀歌──为钱云会,为灾难深重的中国农民而歌/吴春夫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