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淑凤:是阳光拆迁,还是侵略掠夺?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0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张淑凤
    
     尊敬的各位领导以及社会各界朋友:您们好! (博讯 boxun.com)

    
    我叫张淑凤,我丈夫叫张德利,家住北京市顺义区仁和镇前进新村2街6排4号。
    
    下面我就把我的遭遇和我家面临强拆的主要事实和您汇报一下:
    
    在2001年12月20日,我女儿在仁和完小学校被老师王秋菊欧打伤右脸,我丈夫去学校理论,后被学校老师闫丕雄手持铁棍勾结三个流氓都手拿木棍在学校门口将我丈夫殴打致残,丧失劳动能力,因凶手老师的哥哥是顺义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闫志刚,官官相护。不惜一切手段迫害我。
    
    我因多次去讨公道,被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原所长刘晓东、孙士祥与我村大队书记邱庆全,村长张中杰勾结在一起,弄虚作假,伪造证据,滥用职权,多次非法拘禁、拘留无理违法“劳教两次”由于我不签字,副所长阮学明等人将我的腰打伤(有医院证明)。
    
    北京一有会议不管大会小会,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24小时监控我家,连家门都不让出,对我夫妻俩漫骂、侮辱、踢打,我用照相机拍了下来,警察高岩一把抢走我的照相机,(抢走的照相机至今不还)。
    
    特别是在举国上下都在欢庆60大庆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更是24小时监控我家,就连我未成年的女儿都不放过,我女儿放学走在半路上,民警汪涛带着四个人开着一辆红色的车,车号京GTK957在半路上截住孩子威逼、胁迫孩子上车,孩子哭着说“不上车,去奶奶家”有一个人抓住孩子的头发,使劲往车里塞,孩子拼命抓住车门就是不进去,孩子的头疼了好长时间,看到这些警察就害怕,警察应该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为什么绑架一个未成年的女学生???他们要干什么?他们到底是警察还是警匪呀?简直是没有人性。
    
    我们的冤情没有解决,总是迫害我们,现在又面临强拆,这对我们来说是“雪上加霜”。自2009年5月拆迁,是大队和仁和镇政府违法拆迁,什么手续都没有,最初拆迁大喇叭广播和给各户一封信说是旧村改造以纳入地铁M15号线,是公益拆迁,M15号线和前进村拆迁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他们打着M15号线的晃子违法拆迁,后来我们村村民知道被骗后,都去上访,现在他们又改说是“储备用地”我们家不管你怎么违法拆迁,我要求政府合理合法给我们家安置,大喇叭广播阳光拆迁,每人45平米平价,9平米半议价,我家共3口人,又是独生子女,我丈夫是残疾,生活极度困难,我们家享受国家最低生活保证金(低保)。我家共6间房及院落,我们家连1平米都没多要,就因为我们是上访的政府借助拆迁打击报复,不给我们安置。
    
    自2009年5月拆迁开始,于2009年6月4日就将我们家断电至今,使我女儿无法正常学习,没办法只能点蜡照亮,由于长期点蜡,我女儿的视力下降,我们家无法正常生活。
    
    新的拆迁法第二十七条明文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
    
    新的拆迁法明文规定,为什么这些人还故意给我们家断电呢?我多次去反映恢复用电,但都无结果。
    
    
    
    顺义区法院违法立案
    
    为了诉讼达到逼拆我们家的目的,没有道德的仁和镇镇政府和前进村书记邱庆全、村长张忠杰勾结刘玉兰(张德利的后妈)其亲儿子张德东,并在他们的房屋安装了蓝色的大门,让其回来搅局。
    
    在2011年4月6日下午2点30分北京土地储备中心顺义分中心诉前进新村刘玉兰房屋拆迁纠纷,并追加张德利为第三人一案准时在顺义法院开审,被告刘玉兰没有到庭,只有我们第三人和原告北京土地储备中心顺义分中心的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在这里特别说明的是被告刘玉兰与第三人张德利、张德东早已在2009年3月20日签署分家协议,张德东分得前进新村2街6排5号房屋,张德利分得2街6排4号房屋,刘玉兰分得2街6排3号房屋。
    
    刘玉兰和亲儿子张德东早已在2009年5月30日就与仁和镇政府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并早已搬离了原分家后属于自己的二街6排3号、5号房屋,换句话说其根本不存在与任何人存在房屋拆迁纠纷。原告到法院起诉刘玉兰是想通过隔山打牛之计谋,以达到逼拆我们夫妻已坚守了快2年的2街6排4号房屋的目的。
    
    当我要求原告土地储备中心当庭出具北京市发改委的国有土地储备《建设项目批准书》等一系列拆迁合法手续时,原告土地储备中心拿不出这些手续,我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因为土地储备中心不具备原告的资格。
    
    本来作为审判机关的顺义区法院在受理案件的时候就应该审查原告、被告以及第三人的合法资格。当法庭休庭后,来了一位涂庭长,涂庭长说:“给你们调解,先给你续工龄,然后给你爱人办提前病退,让你们搬上楼后生活有保障,并找政府协调给你们两套现房,以后你们就别告了,在家好好照顾孩子,照顾你爱人,把孩子培养成大学生,好给你们争气。”当时我听后激动得热泪夺眶而出,眼泪止不住地流,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位正直的法官庭长,我说:“这些掌权当官的要能向你涂庭长这样,哪还有这么多访民呀!”可惜现在涂庭长的这些话至今没有结果。
    
    副区长赵桂恒说:“这次我亲自督办。”
    
    2011年4月30日是我们顺义区区长接待日,今天我终于见到了一位副区长叫赵桂恒,我要求赵区长帮我家恢复用电,赵区长说:“你知道吗就因为你一家给顺义区人民造成多大损失。”我当时被气得眼泪夺眶而出,我说:“是谁给我们家造成的损失,这是我自己的宅基地,非法给我们家断电快两年了,我女儿学习靠点蜡照亮,视力都下降了,我们无法正常生活,我的脚被扎,十七届五中全会,警察人力物力监控我家,把我家的狗毒死,夜里往我家扔砖头,造成我们家人惊吓恐惧,这一切的损失是你顺义区人民政府给我造成的,是你政府在掠夺我的财产,反而这位赵副区长反咬一口,倒打一耙,怎么能说是我给顺义区人民造成的损失呢?”我想不通。我坚信党中央胡主席、温总理很关心老百姓,胡主席说了:职政为民,构建和谐社会。温总理也说了在拆迁方面不让一个老百姓吃亏,给老百姓最好的补偿。但是为什么顺义区这位赵副区长要这么做呢?他这是在破坏党的执政能力,让老百姓怨恨政府,为什么顺义区这么多上访的,这些各部门领导不为老百姓解决问题,我终于明白了。最后这位赵桂恒副区长说:“我亲自督办。”我不知道这位赵副区长到底怎么个督办法?
    
    我们家现在被逼得走投无路,我丈夫被人殴打致残,我们没有土地,又没有其它生活来源,只靠每人每月400元的低保金生存,生活极度困难,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这6间房子了,这房子我们再守不住,被他们强拆,那我们就没法活了,所以我呼吁请社会各界有良知的朋友关注我一家三口的生存,房在我在,我们与房共存亡。
    
    此致
    
    敬礼
    
    张淑凤
    
    张德利
    
    于2011年4月30日
    
    联系电话:13718139034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张淑凤遭断电逼迁近两年 顺义区法院成强拆帮凶
·抚顺朱桂琴、北京张淑凤请各界关注其悲惨现状 (图)
·北京张淑凤向温总理请求春节能见到光明 (图)
·村长作伪证法院不受理 张淑凤家被布下铁钉陷阱(图)
·北京张淑凤捡菜叶度日 监视人员却拿高额报酬
·北京访民张淑凤家遭监控人员下毒(图)
·谁能救救水深火热中的北京访民张淑凤?(图)
·五中全会召开前夕 北京张淑凤家准时“被上岗”
·北京张淑凤遭逼迁 断电一年半人身受威胁
·北京孤岛:顺义仁和镇张淑凤的家(图)
·顺义访民张淑凤家被断电一年,一家人中暑
·张淑凤家被警察骚扰,投诉没人理
·顺义访民张淑凤一家再次被骚扰
·顺义访民张淑凤一家深夜遭恐吓
·妇女节北京张淑凤被监视不快乐
·北京顺义区仁和镇政府日复一日地迫害访民张淑凤(图)
·北京访民张淑凤说今年过年与往年不一样
·“民告官”还难不难?请关注北京张淑凤被非法劳教案(图)
·加拿大总理哈珀与北京访民张淑凤有什么关系(图)
·张淑凤:控告状(组图)(图)
·北京访民张淑凤对第二次非法劳教提起行政复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