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徐武疑再次被关精神病院 父亲探视险些遭打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30日 转载)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徐武疑再次被关精神病院 父亲探视险些遭打


    深夜,徐父徐母在精神科楼下守候着,苦苦仰望,希望能看见儿子的身影。
    
    徐武疑再次被关精神病院 父亲探视险些遭打


    徐父徐母被精神病科的层层铁门隔绝了看到儿子的希望。
    
    徐武疑再次被关精神病院 父亲探视险些遭打


    徐妈妈指着当时徐武逃出来的窗户,中间的大洞,是被徐武绞掉的钢筋。
    
      飞越“疯人院”●追踪
      武钢第二职工医院的精神科专人把门,徐父徐母认定儿子徐武被关里面
    
      新快报特派武汉记者 余亚莲 文/图
    
      “飞越疯人院”的徐武被带回了武汉,他70多岁的父母,仅仅凭借上次儿子被抓回的“经验”,就断定他还是被关押在武钢第二职工医院的精神科。昨日上午、中午、晚上,两位老人蹒跚着三赴“疯人院”而不得入。
    
      第一次去时,能进入第一道大门,但在第二道门被拦住;第二次去连大门都进不去了,还差点儿被院方的人殴打;第三次去则根本没有人理,他们在楼下一直仰着头,默默地看着昏黄的灯光。望着铁窗,徐妈妈伤心哭喊:“武儿,妈妈来看你了,你探头看妈妈一眼……”
    
      “今天医院已经紧急加装铁窗并层层把守,如临大敌,精神科门口也有警察看管,楼上好像还有两三个。”徐父说。
    
      据湖北省公安厅相关人士表示,武汉警方将在近期对此事有所回应。
    
      警察看门把守“疯人院”
    
      27日,在经历了广州与儿子短暂的相聚又戏剧性地分离之后,徐父搭火车于前日早上回到武汉家中。一下火车,他就开始寻找儿子的下落。他认为,徐武一定又是被关回了那个“受了四年罪”的地方武钢第二职工医院精神科。
    
      徐父是买站票回到武汉的,70多岁的老人都要虚脱了。但昨日一早,他就奔赴了精神科,去找儿子徐武。
    
      昨日上午8时左右,他和老伴儿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转了一趟车才抵达医院。但是,在精神科三楼病房那里,两个警察把守着铁门,不让人进去,里面还有一道铁门。
    
      把守铁门的人没有穿制服,记者曾询问徐父如何肯定对方是警察?徐父回答:“徐武之前曾经逃跑过一次,当时被抓回来之后,到处都是警察看守。这次也一样,也有警察看守。”他还说,他认得其中一个看门的人,“绝对认得,就是钢城分局的人”。
    
      徐父认为,医院这样如临大敌层层把守,就说明徐武就被关在里面。2007年3月,徐武曾经逃跑过一次,沦落到大街上捡垃圾吃。后来,他被抓回来就是被关回了精神病院,也是像这次一样,有警察把门,“所以这次,他肯定还是被关在里面”。
    
      两位老人并不闹事,只是想来看看儿子。“把门儿”的人告诉他:“不让看,谁来都不让看。”
    
      问徐武是不是关在里面,对方也说“不知道”。徐父徐母只好大声喊着徐武的名字,喊了十多声没人应答,一直喊到泪流满面。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后,嗓子都哑了,两位老人才被迫离开。
    
      “精神病人只能周三探视”
    
      昨日下午,两位老人在一名记者的陪同下,再度来到“疯人院”,这次他们甚至连楼都上不去了。徐父看着三楼连连叹气:“我儿子每次被抓回来,都是关在这个医院,24小时不开铁门,像关动物一样。半个月之后,才白天开门,晚上不开门,我儿子则被单独关在一间。”
    
      随后,他们开始敲门,下来一个人告诉他们:“某某部门有规定,精神病人只能星期三才能看,平常不能看。”徐父很纳闷,以前都没有这种说法,都是没人看管的,可以随便去看,这回怎么就不能看了?这个“不能进”,让他更加笃定徐武就是被关在“疯人院”里。
    
      同行的记者大叫“你们这是违法的”,吵着要进去。医院里突然跑出来六七个人,两名穿制服的保安、一名自称医院保卫部负责人的男子和一名“医院领导”将徐父徐母围住。
    
      院方与记者发生肢体冲突
    
      当时,徐父激动地说:“你们不讲人性!”院方围着他,不让他上去。
    
      双方吵了起来,随后演变成肢体冲突,推推搡搡。徐父事后说:“当时有个人想冲上去打那名记者,被我和老伴儿拉住了,如果我们没拉住,可能就真的打到了。后来,那个记者说,他在推搡中受伤了,腿被刮伤。”
    
      半个小时之后,警车从院子外面呼啸而来,下来两名警察,但最终也未能解决问题。徐父还是没看到儿子。
    
      昨晚,徐父和徐母三赴“疯人院”,仰望着精神病科三楼两层铁窗后昏黄的灯光,一脸落寞和伤心。
    
      记者探营
    
      三楼全部两层铁窗 徐武再无逃走可能
    
      昨晚,记者在武钢第二职工医院精神科一楼,看到了徐武曾经逃跑出来的房间,房间的窗户只有一层铁栏杆,最下面的一段钢筋已经被徐武用床单绞断,至今没有装好,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大洞。而该楼的第三层则全部加装了一层铁窗,每个窗户上都有厚厚的两层钢筋。
    
      徐父告诉记者:“三楼的铁窗是今天刚刚加上去的,今天上午他来的时候,医院还在紧急施工。现在装了两层铁窗,又被关在三楼,徐武再也不可能逃出来了。”
    
      徐父还告诉记者,昨日中午,武钢大型厂退休办的书记曾到家里了解情况,“但他们也没告诉我儿子在哪里”。
    
      昨日中午12时左右,武钢炼铁厂也来了一个人,将27日在南方台内被掳走的包裹还给了徐父。但是,包裹里面的材料全部不知所终,有关徐武的所有东西都没了,包里只有一块面包、两个充电器和一个钱包,甚至连徐父的衣服都没有还给他。徐父还一直念叨着:“我里面还有6件衣裳啊,里面还有裤头、汗衫呢……”
    
      现场特写
    
      夜灯下父母含愁望窗
    
      昨夜7时30分,武钢第二职工医院门前只有一圈灰蒙蒙的灯光。72岁的徐父和老伴儿相互搀扶着到医院门前,他们走过一条黑漆漆的小路,一路上都没有灯。
    
      几百米的路程,身体不好的徐妈妈走不动了,停下来擦虚汗,气喘吁吁。
    
      这是一天之内他们第三次走进这里。他们入夜之后蹒跚而来,只有一个目的,想趁着夜晚人少,看能不能见儿子徐武一面,想看看被武汉警方从广州带回来的徐武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打、被虐待,现在到底是死是活”。
    
      徐妈妈说:“看不到我儿子,我放心不下,我天天做梦梦见他被人打。”眼泪就那样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
    
      到了精神科楼下,徐父和徐母被一道铁门拦在门外,他们仰望着楼上昏黄的灯光,满脸悲戚。
    
      徐妈妈在门口试图求人放她进去,一直没有人过来,她扒着铁门眼巴巴地往里面望,除了蜿蜒而上的楼梯之外,没有人,没有灯,没有人理睬她。
    
      几分钟后,有一名3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拿着钥匙走过来,瞥了两位老人一眼,一言不发,也不询问二老是来干什么的。她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铁门,徐父徐母像突然看到了救星一样,小心地尾随在该女子身后。
    
      该中年妇女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徐父徐母一眼,突然将身体敏捷地挤进铁门,“哐当”一声大力猛拽,试图将铁门锁死。记者冲上前去,奋力拉着铁门都未能拉住。此后,该妇女上楼扬长而去,任徐父徐母怎样哀求拍门均不理睬。
    
      徐父徐母只好站在楼下,一直仰着头,看着三楼新加装了一层铁窗的窗户,默默凝望。徐父说:“以前这里的窗户只有一层铁栏杆,今天这里突然开始施工,在三楼所有窗户上都加装了一层铁栏杆,铁窗都是新装上的,我儿子肯定就在里面。”
    
      后来,徐妈妈忍不住对着窗户呼喊:“徐武,你在不在啊?徐武,妈妈来看你了。武儿,你在不在啊,武儿,你就看妈妈一眼啊……”一声声催人泪下。
    
      徐父也忍不住跟着喊了几声,之后又赶紧跑过来拉住徐母说:“要是徐武听到了,想答应怎么办?他一答应就会被人打的,我们还是不要喊了……”
    
      半个多小时,徐母就那样抱着楼下的栏杆,一直仰着头,眼巴巴地望着三楼。后来,在记者和徐父的搀扶之下,才肯离去。她不死心地说:“我们明天再来吧,说不定有人一好心,就让我们看了。”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飞越精神病院”的徐武案最新消息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 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共产党里的好人
  • 港督就是共产党
  • 港督就是共产党
  • 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支持中央及港府确保香港一国两制下由乱到治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警察快被整治
  • 谢选骏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 中国“九九归一”论庙小妖风大,人毒是非多
  • 谢选骏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 张杰博闻二十万网络水军集体阵亡香港民众智破中共凶猛组合拳
  • 谢选骏屯兵香港意在威吓大陆废垃
  • 刘蔚支持香港民众,全军不动令
  • 台湾小小妮天兵、、.川普(哈哈😄)
  • 松壑亭红朝一甲子
  • 台湾小小妮中華民國一定是美國最佳夥伴、、.拍、、.
  • 明暗經緯錄心理學研究台灣獨立:妒忌中華民國政府及人民,因為我們推
  • 台湾小小妮清黨?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習近平為什麼818之後卻立即在甘肅現身
  • 曾节明“8.19”事件的再反思
  • 谢选骏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学生领袖吁9月罢课两周 保持对港府施压
  • 元朗事件已整月示威者重返“黑警合作”现场抗议
  • 港大校长张翔上任迄今4副校请辞传闻筹组“听话团队”
  • 赵小兰夫美参院多数党领袖称:全球早晚与港示威者对抗北京
  • 北京律师赴港采访试图呈现反送中真相遭官方紧急召回
  • 巴基斯坦要求解除普里扬卡和平亲善大使头衔
  • 张伦:“脏话豪车爱国党”只给中国人蒙羞
  • 特朗普支持俄罗斯返回恢复G8
  • 中国涉港大外宣秀软实力:豪车 国旗···飙脏话
  • 驻港领事馆员深圳被拘 港民集会吁英国救人
  • 中国将制裁美国售台F-16战机企业
  • 新天皇“8.15”致辞为什么耐人寻味?
  • 港币卷入社会动荡漩涡
  • 阿里巴巴因香港动荡而推迟股市挂牌日期
  • 美国务院批准售台66架F-16战机等军备
  • 传郭阵营已制联署APP 郭办仍否认将脱党参选
  • 日中韩外长会谈同意为12月召开首脑峰会合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