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一国企董事长以已故岳母名义获取改制利益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21日 转载)
    新华网武汉4月21日电 题:网曝中国版“死魂灵”基本属实 湖北一国企董事长以已故岳母名义获取改制利益。
    
     近日,一篇“湖北干部利用已故岳母参股,一跃成为亿万富翁”的实名举报网帖引发网民关注,被称为中国版“死魂灵”。网帖反映湖北一国资企业董事长戚名振以已故岳母的名义出资540万元参与企业改制,并从中获利。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调查发现,此事基本属实,戚名振其人乃至其家族到底从国企改制中窃取了多少利益亟待纪委等部门调查清楚。 (博讯 boxun.com)

    
    【网事回顾】“国企负责人已故岳母参股改制”引发网民热议
    
    “湖北干部利用已故岳母参股,一跃成为亿万富翁”的实名举报网帖近日出现在天涯、中华网、汉网等网站论坛中,引发网民关注。网帖中,署名“冒死举报”的谭红霞称,国资背景的中福物业以房产开发业务为主,适逢房地产行业的复苏和经济形势的发展,改制前进行的三个房产开发项目获得巨大成功,还低价购买了两宗地作为企业储备用地。正当企业发展势头大好之时,中福物业却于2004年将当年国资注册的500万元资本金原价转让给了武汉一家房产开发企业。随后企业进行增资扩股,前董事长、法人代表戚名振出资60万元成为改制后的中福物业股东之一,戚名振已经去世多年的岳母周明金“死而复生”,出资540万元成为了中福物业的自然人股东。
    
    网帖中还贴出了中福(湖北)物业发展有限公司改制后的《自然人股东表》《验资事项说明》《第二届股东会第一次会议关于授权处理第一届董事会有关问题的决议》三份材料,证实该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戚名振在改制中存在的异常行为。
    
    这份实名举报帖迅速在网络中流传开来,引发网民关注。一些网友对这个中国版“死魂灵”故事表示惊愕,称“大开眼界,什么事儿都能发生。”中华论坛网友“lucha”说:“死人都能成股东,国有资产流失的监管也漏洞太大了!”不少网友留言,希望相关部门彻查此案,公布真相。
    
    【记者调查】发帖人实名举报六年,曾遭诬陷入狱
    
    记者联系上举报人谭红霞,她曾在向中福物业注资的国有企业中社福实业总公司中工作,早在2005年,谭红霞已经开始向工商部门、检察院举报中福物业改制中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随后,她与父亲、哥哥三人被黄石市黄石港区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批捕,审理期间父亲去世。2010年6月,黄石港区检察院撤销此案,并对他们进行刑事赔偿。
    
    “前几天我们兄妹刚到黄石签收了刑事补偿款。”谭红霞说,“官司一了结,我随即上网继续对戚名振进行实名举报。”谭红霞向记者讲述了中福物业改制过程中出现的一些蹊跷。
    
    中福物业成立于1997年,由中社福、武汉市迅利达工贸开发公司和武汉市大江房地产开发公司共同出资组建,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中社福出资500万元。戚名振既是中社福的董事长、法人代表,也兼任中福物业的董事长、法人代表。谭红霞说,中福物业是中社福众多子公司中最赚钱的公司,2004年中福物业改制,她一看改制后的股东登记表,更是大吃一惊,早就去世的戚名振的岳母竟然也是自然人股东之一。其他的23名自然人股东只有1人是原公司职工,也就是董事长戚名振,他以自己的名义出资60万元入股。谭红霞赶紧到工商局查询,让她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已经去世的周明金不仅“参加”了股东大会,在股东大会审议的有关事项中“签名”,还通过了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她说:“很明显,岳母死而复生是戚名振在搞鬼。”
    
    记者翻看中福物业改制前后的一系列文件梳理出中福物业改制时的脉:2003年11月中福物业向中社福递交“要求转让股本的报告”,2004年3月中社福将投入中福物业的500万元注册资本和相应的股本比例原价转让给武汉市星王城市综合开发有限公司。随后,在中福物业增资扩股过程中,时任中社福董事长、中福物业董事长的戚名振以自己和已故岳母的名义共出资600万元入股。戚名振继续并一直担任中福物业董事长、法人代表。
    
    谭红霞说,戚名振最清楚中福物业的运营情况,他敢巨资投入说明看好企业的前景。改制后,中福物业果然实现了更大发展。2004年年底中福物业开发改制前储备的“公安小区”地块开发“中福时代”小区,2006年开发企业改制前的另一储备地块“津发小区”。
    
    【相关回应】湖北省纪委已介入调查
    
    “中国网事”记者了解到,在谭红霞的网络实名举报发出后,湖北省纪委已介入调查。为了解戚名振为何要以去世岳母名义入股,“中国网事”记者电话联系中社福了解情况。对于从2004年起至今一直担任中福物业董事长、法人代表的戚名振的情况,中社福公司纪委书记王元平却蹊跷地表示,戚名振“已74岁,目前身体不好,不能接受采访”。她说,当初中福物业改制是由于“企业长期亏损,负债累累,有项目却没有资金开发”,于是国资选择了
    退出。至于戚名振用去世岳母的名义持股,“是为了避免以后股权出现争议”。
    
    对于戚名振以自己和去世岳母名义出资的600万元,王元平说:“不是他出的钱。”在“中国网事”记者的一再追问下,王元平表示,600万元是别的单位借着戚名振名义出的,至于是哪家单位不能透露。
    
    湖北省国资委表示,网络举报信中反映的问题主要是2004年前后的问题,当时中社福公司及下属的中福物业公司属于中华慈善总会管理。该企业在2007年划归湖北省国资委监管时,下属物业公司已经改制。目前也只能通过中社福了解当初的改制情况,国资委对此不太知情。
    
    目前记者唯一获悉的对戚名振的处罚措施是:在谭红霞的举报下,湖北省工商局于2006年对于中福物业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该公司罚款10万元,理由是戚名振虚拟了股东身份,隐瞒了周明金早已去世的重要事实,“周明金”的签名均不是周明金签署,而是由戚名振代签。
    
    【事件反思】国企改制应有事后追责机制
    
    虽然有关方面一直遮遮掩掩,但“中国网事”记者还是发现了几个蹊跷的事实和问题。
    
    据“中国网事”记者核实,目前中福物业在工商部门登记的注册资金为2000万元,虽然这个公司几经改制、转股等变迁,但戚名振在这个公司的地位却稳如泰山,一直牢牢控制着这家公司。一些业内人士指出,通过这种资本运作和房地产实际收益,初步估算戚名振以及其家族势力在这期间所获得的巨大利益即便没有举报所说的“亿元”,数额也绝对可观。
    
    更令人蹊跷的是,从2004年起戚名振已经担任了已经改制为民企的中福无业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后,当时已经67岁高龄的此人却还依旧担任国资性质的中社福公司的负责人,几年来几乎没有变化更没有任何监管部门过问。
    
    有关专家和网友认为,相关部门更应该深入调查用死人的名义入股异常表象背后掩盖的事实。
    
    武汉大学法学院民商法教授、博导李新天说,中福物业改制中出现的疑点,之所以引发如此大的关注,其实是由于疑点背后隐现着国企改制中曾经出现过备受诟病的两大问题。
    
    第一,对资产高值低估。目前我国资产处置报批手续尚不完备,即使是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委托或聘任的注册会计师等评估人员,也很容易同原企业管理者因共同利益而相互勾结损耗国家利益。有的不按规定进行评估,或者评估缩水,导致交易价格明显低于市价。
    
    第二,改制操作不公开、不透明,审批不严格。一些企业在处理国有资产产权时,企业的产权交易往往不进行公开招标和拍卖,而是搞“暗箱操作”,缺乏透明度,企业卖多少价由少数人说了算。另外有些企业内部少数领导人入股、坐庄、内外勾结、套购,坐收渔利或转手倒卖。
    
    李新天教授说,针对这两大问题,对于国企改制来说,不仅得有细致、全面的资产摸底和事前监管,还必须建立并完善具有连续性的事后追责机制。因为,改制中的问题往往在改制后才会一一浮出水面,而且有些拖的时间很长,这时监管部门面对更为复杂的产权结构、债务纠纷,以及主管部门变更等历史瓜葛,必须有办法、有机制来进行核查与追究,不能让改制后的国有企业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游离于监管之外。
    
    对于戚名振此人到底从国企改制中获利多少以及采取了哪些非法或灰色的手段转移国有资产,有关国资监管部门是否存在失职和渎职行为,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将一直保持关注。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北厅级干部戚名振 以死亡多年的岳母参股国企改制,一跃成亿万富豪/谭红霞 (图)
·安徽两名国企高管骗取套取破产清算资金420万
·北京一国企领导疏于监管被骗千万元遭起诉
·洛阳亿元国企一元贱卖 职工坚持上访八年抗战
·北京规定国企高管薪酬方案须报批
·关于国企的议题 都会被认作“不存在”
·工行行长杨凯生:媒体及民众妖魔化国企红利
·惊人真相:国企“庞大利润”实际是亏损
·中国对外国投资者购中国企业进行审查
·“超六成国企入职仍查乙肝”引发中国民众热议
·逾6成国企入职仍查乙肝 3成企业歧视乙肝患者 (图)
·原国企老总受贿挪用5.8亿公款一审获无期 (图)
·“国企”高薪招聘疑是传销陷阱 专盯应届毕业生
·微博如负面通讯社 中国企业应对能力差
·国企经理被控贪污39万行贿78万
·我国企业面临跨国经营机遇 国内无序竞争成障碍
·国企高管获刑仍在任 遭质疑后被改判免刑
·部分机关国企在蔬菜基地雇农民种地
·特供扩大:机关国企忧食品安全 建蔬菜自供基地
·国企高官将爆破工人逼上绝路/武汉丰亚军
·一位国企退休职工细说被国家算计的一生
·5000千万国企退休职工己不再沉默  
·五粮春与国企领导及亲属违规经商责令辞职
·泪书:10月9日,获悉我们的国企被卖掉……
·看国营企业是怎么样被改造垮的:关于国企内部情况的调查报告
·简仁山:国企改革仍在错误的轨道上慢跑
·法国国企:左手挣钱,右手服务
·从国企改制看今天的大陆/子乙
·连中石油都亏损 实在想不出哪家国企还能盈利
·理清国企定位事关改革成败
·理清国企定位事关改革成败
·中国企业管理的危机/陈枫
·国企三问/北方可可
·定价权下放垄断国企等于放任垄断/杨于泽
·国企工人自杀 生前工资存折仅剩4角(图)(图)
·美国企业结束“中国蜜月”?
·王旭东:垄断国企需要世界排名,更需要财富品质
·让人不解:美国已起诉高盛,国企还要付出代价/李志起
·国企利润应交给全国人民/盛洪
·党与工会特大军工国企的作用---追踪调查/许北方(图)
·一起维权案看党与工会在国企的作用/许北方(图)
·人大代表孙晓梅: 国企退休高官去向需要监管
·共和国“长子”是垄断国企的遮羞布
·国企高管与职工收入差距 已扩大至17.95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