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14日 来稿)
    
    不管从药家鑫本身的新闻,还是其师妹的言论,包括李刚门,你就可以看到官二代和社会既得利益集团、官僚集团对低层民众有一种阶级仇恨的问题。这是特权意识的体现,是一种极端自私的阶层,如此情形之下,老百姓的生存权得不到保证。特权者与被特权者之间的矛盾,正在发生从量变到质变。没法不让人不产生有阶级仇恨的判断,因为可以再看药家鑫的央视辩护人公安大学李玫瑾教授对待军二代药家鑫的春风般温暖,对待穷二代马加爵和杨佳的秋风扫落叶。
     (博讯 boxun.com)

    这样的阶级仇恨,由把民众当做蝼蚁的特权意识引发。这些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权力产生了不同等级的人,上等级的人,觉得自己不应该受到下等级的人威胁。在这些人的心目当中,他人并不是“人”,只是对他有利或有害的物体而已。官二代、富二代的眼里就根本瞧不起普通平民。它们的上一代就没什么内心敬畏,优越感加偏执心态,再加上教育的畸形和颓废,致使它们成了最大公害。他们每天耳染目濡的是没有用钱摆不平的事,所以认为杀人也可以用钱摆平,生命在它们眼里如同草芥。它们是对社会危害最大的群体之一。
    
     马克思说阶级矛盾不可调和,到了终局,社会和解和和谐的可能性破灭,确实阶级矛盾。而这一些并不是教育能解决的。政治纠纷,不能简化道德问题,教育问题,简单是人心道德可以调整的,而且可以说利益是比人心道德起的作用要大得多。这种权力带来傲慢与特权意思,不是道德教育能解决的,只有死亡,才能给他们带来人的平等意识。教育是不万能的。如果要说教育,那应该说成权力如何教给药家鑫,如何人身傲慢,如何凌驾于民众之上。权力给人的特权意识,任何一种人间教育都解决不了。只有死亡和流血,或者地震,才能让他看到原来也是一个人。阶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除了在死亡面前,这一些人不可能忏悔。
    
    同时对药家鑫李玫瑾的评论中,也可以看到被欺压的平民阶层也对上层社会充满了仇恨,原因是除了官僚子弟和昧心投机者,所有人的上升途径都被堵塞、都处于失望和愤怒之中。示威者失去理智也只是为了最起码的生活,能有口饭吃,有衣穿,这已经是社会生活的底线了。生存与体制不可分。当生存与体制息息相关的时候,对体制内的火气是很正当的。当老百性的生存与制度性疾病紧紧捆在一起的时候,那么从肉体上潜在消灭的人,老百姓也肯定是。关键是生存资料也在极权政府手上,阿伦特说的政治革命与社会革命被迫发生在一起。
    
    和解的社会经济条件,并不是弱势者一方面的义务,而是强势者先行一步。强势者越来越远,那么只有流血才能洗净他们的罪恶。这不是教育能解决的,而是超教育。
    
    这种权力带来傲慢与特权意思,不是道德教育能解决的,只有死亡,才能给他们带来人的平等意识。反对以暴制暴,主张废除死刑的人,在不合适的时间和地点进行启蒙,坚持其绝对性,就是好心办坏事。退回到其好心,为理想辩护,没有必要,同样无法其绝对性的狂妄。必须警惕到一种状态:沉湎于办坏事的好心而自得。没有人嘲笑其理想或好心,而是攻击其理想或好心背后的自得,自我为义。
    
    意识形态的道德专政,就是特殊群体当局有话语霸权的时候,将其特殊的道德,当做大多人的保证凌驾于弱势群体之上,对他们进行无形的心理迫害。这是将自己动物性欲望美化成道德,他们确实是臭味相投地活在自己的动物世界中。
    
    群体有其心理学,这背后隐藏阶级的动机,废除死刑的呼吁,以普世面目出现的,背后隐藏着这样一层意思:我们的人,动不得。平等人平等自由,不平等的人不平等不自由。可以在死刑废除呼吁的一系列案件中,显示其隐隐约约的阶级鸿沟以及对鸿沟暧昧捍卫。对死刑废除呼吁案件的选择,不管是自觉的,还是基于言论条件被迫的,可以总体的显示出其政治性。例如从经济犯罪开始,为什么不是从贫穷早的犯罪先开始呢。
    
    启蒙公共知识分子已是特权的代言人。他们理性非暴力和平秩序的诉求,通过转嫁给底层民众的方式,通过贬低民众的方式。这一些争论背后都藏着心理动机:我要比你强,比你更安全。在海中把别人推下海的方式,或者把别人挤下去的方式求得。可以说,启蒙公共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所需要的稳定与专制的所需要的稳定,具有同构性。
    
    药家鑫罪不可赦情无可逭。用死亡拯救他们的净化。只有死亡才能让自我神化的人,牛逼哄哄自我入巫的人,例如太子党,官二代富二代,认识到自己原来是赤裸裸来赤裸裸去,学术的话,叫做死亡面前的平等。他们的父母都不会如此牛逼,如果有,那也是用来掩盖内心的空虚的。有了高官父母在场,这二代才是“神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温家宝与吴邦国没区别‏
·陈永苗:不仇官,则倒霉的是百姓——驳李君如
·陈永苗:盗“国”奸雄,还是政论巨子?——评秦晓
·陈永苗: 太子党秦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陈永苗: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保护外派劳工
·陈永苗:要求政改行动,对温家宝是否苛刻?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陈永苗:维权捆绑维稳当下获官方政治地位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陈永苗:实施域名“白名单”是工信部争权捞钱
·陈永苗:我烦透了坊间谈资与新闻泡沫
·陈永苗: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
·陈永苗:关于追究邓贵大强奸罪的虚拟举报
·陈永苗:巴东那一堆土人太土了
·陈永苗:玉娇龙案是一个分水岭:维权或启蒙
·对陈永苗《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一文的答复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图)
·对陈永苗与博源之争的一点管窥之见/武坚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陈永苗:以屠龙刀定住倚天之剑——悼念蔡定剑先生
·陈永苗:没有政治自由,就有极端民族主义
·“先富移民”破坏了改革共识/陈永苗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陈永苗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陈永苗:“卵民论” 县长是为党说真话的粪青
·当党内民主派披上“毛右派”马甲/陈永苗
·75维汉冲突:更重要的是杀和平游行者的政府/陈永苗
·陈永苗:两个大熔炉:香港“七一”游行与四月青年论坛
·陈永苗:把“非法之法”悬搁起来就是当前最大胜利 —评"绿坝"软件规定推迟
·陈永苗:公民社会道德法庭判决邓玉娇无罪
·后改革《中国人不高兴》/陈永苗
·邓贵大的强奸会在那里发生/陈永苗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