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八)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1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维权者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八)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八)


    
    市秘书长谭仁杰批邹桂兰落实上访处置
    
    
    (参与2011年4月10日讯):邹桂兰 女 因上访被多次关押,更为严重的是,在某一年的某个晚上,区稳定部门为了完成“上级”把进京上访势头压下来的指标,晚上二十多个人到邹桂兰家里用工具把铁门砸开,强行把邹桂兰拖进了武汉市安康医院,这是一所由武汉市公安局办的精神病医院,因上访被精神病者多人,是从这里开始结识并了解到都是地方政府因遏制上访而把他们关到这个地方的。
    
    武汉市安康医院这类进来的“病人”的病历上都是“由地方政府因上访”的原因而被精神病的。
    
    武汉市维稳已形成产业,有多处关押上访人的地点,对多次进京上访的就截回来,送到安康医院,这也成了安康医院的一条创收渠道。
    
    有区公安局派出所社区江汉大学人员参加的晚上砸开铁门把人强行拉出来关押的事件,是一桩严重的人权事件,敬请各界关注。
    
    邹桂兰丈夫去世后,一个人长期上访,已经多年,武汉市信访多年不解决问题,却有所谓的维稳部门对其打压关押进武汉市公安局的安康医院,令人发指,邹桂兰一直对江汉大学侵害她利益的问题不断上访,结果当时武汉市政府秘书长谭仁杰处理过,当然是忽悠,结果与很多事情一样,往往有戏剧性,这个武汉市政府的秘书长现又调任江江大学的党委书记,邹桂兰以为这一下好了,谭秘书长情况全部了解,现任江大的书记,一定会很快解决问题的,可是,事情又过了一年多,这个谭来到江汉大学依然是一潭死水,邹桂兰今年两会继续进京反映问题,却被江大出资截回,关在了一个倒是山清水秀的郊区,一直到北京两年结束,这就是武汉市的信访现状。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的事件在武汉市还大有人在,据邹桂兰透露,她只是冰山一角。
    
    邹桂兰电话:15972226086 她欢迎任何媒体采访,深入揭露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的事件。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附件:武汉市江汉大学地方维稳部门驻京办的“造假报告”记录。
    
    附件:给武汉市江汉大学谭仁杰的公开信
    
    谭仁杰书记:
    听说你高就武汉市江汉大学一把手,甚为高兴,先祝贺你!
    你在武汉市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上对我的申诉问题应该是了如指掌。本人贫民百姓邹桂兰、62岁、为冤死的丈夫黄思治向责任单位江汉大学的责任人讨说法而被关押到市公安局精神病管制院,通过武汉市的相关人员得知是你亲自批示的(有附件)。
    市公安局精神病管制院现为安康医院。与一般精神病院不同,该院收治对象是实施过暴力犯罪的肇事者,其中不乏杀人、纵火、抢劫、强奸等恶性案件的肇事者。是警方立案调查,后经鉴定确实为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是特殊的“犯罪分子”—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
    原华工汉口分校校长华定一(现合并为江汉大学)“草菅人命”,剥夺我丈夫黄思治生命权(62级北航生、优秀党员、教师)。95年黄思治患病初期,当时正置晋升职称教授,黄是当之无愧首要人选。校方为把名额给心腹,蓄意说黄思治“装病”不给公费医疗费,贻误阻碍诊断治疗,导致迅速死亡。未经家人同意,竟擅自签字火化遗体,再度严重侵犯了其家属人权,江大私自撬开黄的抽屉锁抢走日记、财物。造成黄死亡13年多至今没有给丧葬费、抚恤费等,和医院医疗费。黄思治的命不值一分钱。因不同意对丈夫的不法侵害,向政府“告”了责任人华定一,房改时他就迫害我独一家不按政策{武汉市政府(1998)34号文}办。而华定一贪污、渎职、侵权(已“下课”)搞五套房子。霸占我孤儿寡母应得住房子,至今未落实房改政策。我们家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夺掉了饭碗,怎么生存?无人过问!?
    为讨说法,被江汉大学党委书记余茂才(原市委副秘书长)因与华定一的特殊关系而“事不解决”利用公权力、关系网包庇责任人逍遥法外,恶意串通上下公职人员、到处打招呼打击迫害受害人,勾结市信访局接待处长王冬堵塞信访渠道,亲自到区政府打招呼要信访局长杨永福告诉我:中央精神是“人要回去,事要解决”,另一手写假材料给市领导报告处置我。于是,制造事端,06年10月9日江大会议上说好10月18日给解决问题的文字答复。几天没出家门的我等到10月13日傍晚,校务委员邓院方(现已提升为副校长)授意谋划组织了几十人围了我住房,由二七街书记周某生做帮凶、穿制服警察二街派出所户政队长尹志浩做打手,拉闸停电,撬开铁制防盗门,踢开木门,破门而入,6个彪形大汉非法强行将我从家中4楼不准我行走、四肢扯抬被绑架塞进车,挟持押送到区党校私设的黑监狱,以江大为主和不敢报姓名单位的人约60余人24 小时监控,要我称呼监守人为教员、监审人为教官,暗地下药,使致造成我心跳加剧好象心要跳出来一样,身上肌肉不断的抽搐、肝痛、心痛、头象灌了铅似的、上牙床往下压落、想到的话却说不出来,记忆急剧减退,全身无力昏睡等等。整成这样时,就私设公堂大搞逼、供、讯、胁迫写不上访、不准说华定一腐败,由市信访接待处长(已调市集处办)王冬、区信访局长杨永福造假强制要我接受不是江汉大学上级机关的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倪坚作的复查,折磨32天无果,而把我伪造成“武疯子”。11月15日,秘密强行押送到市公安局精神病管制院。
    在市公安局精神病管制院里。强制上访人吃精神病的药,不能哭、不能笑、不能诉说、不能有情绪的表现等,要把信访人变成无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06年 11月20日上午,称为警医教授的余平华她不是我的主管警医,则召我训诫说:“有司法鉴定你有精神病”,这影响你的儿孙,(儿子已被害得无业未成家)得吃药。我说我很正常,不吃药。余说:不行非吃不可!就此开始强迫吃精神病的药、、、、、、
    对人体摧残伤害到07年4月20日155天,至今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书,非法“囚禁”长达187天。
    余茂才对中央、省、市政府部门、领导的批示妄加扣压。并说“我江汉大学有的是钱就是不给邹桂兰解决问题”。在武汉流传着对于上访人想把谁搞成精神病谁就是精神病,你们看我们就把邹桂兰搞成了“精神病”。如此欺辱残害使我既不能为亡夫申冤,也不能为孤儿谋生。我孤儿寡母还有活路吗?
    按照《信访条例》,我依法依规逐级信访,至今无果,由于坚持“事不解决”从市公安局精神病管制院放出后,至今,一直受到恐吓、威胁、布控、监控、叮哨、配备车辆跟踪、电话窃听,见不到人就敲门,搞得人心惶惶提心吊胆,我的现实比所写照的更加恐惧,造成我的家已毫无安全感。还要遭到什么样的暗算难以预测?余茂才求区公安局告诉本人:不准上访、上网,对我们家实行的是专政。
    伸冤无门。精神病是被法界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和限制民事行为的人。为此,我被伪鉴定为“精神病”是余茂才要强行剥夺我的合理合法的诉求。全国“两会”期间为了不让上访,继续折腾我,再一次由区信访局长领着一伙人带我看房子,重说落实市委涂书记的批示解决房子,“两会”已闭幕,市委涂书记的批示又执行不了。要无权处理的部门搞暗箱操作说:要我不提“187天”,否则问题很难解决!?我不同意,为此,他们就上下报告谎称说:“我要求过高”成了不解决问题的托词。至今,无任何单位和部门给一个文字的明确答复和对以上事件承担责任。
    再次重申我的诉求:
    一、江汉大学使我丈夫黄思治丧失生命并对家属不公而被剥夺了应享受的福利待遇权造成难以生存的问题。
    二、由于反映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遭到打击报复非法关押到精神病院等187天的问题。
     谭书记作为新来的江汉大学责任人,原来又是在武汉市政府秘书长位置上,了解本人的全部诉求情况,对解决本人的诉求问题无疑是一大优势,请本着实事求是的积极的态度,以中央2009年4月14日颁布的《领导干部定期接待来访意见》等三个文件办事,当好责任人,解决好问题,查清对非法关押精神病院的背后黑手,余茂才下台前曾是武汉市委副秘书长、原江汉大学党委书记,我充分理解你的工作难度,但是现在有中央4月14日文件精神指导,请谭仁杰书记能说真话,在《国家人权计划》出台的背景下,在中央一再强调重视民生的指示下,体谅老百姓的困难,正本清源,纠正错误,从根本上真正解决问题,本人将不胜感激。
     本人对以上反映的事实,负法律责任。
     控告人:黄思治遗孀邹桂兰
    身份证号:42010247006082
    电话:015972226086
    
    2009年8月3 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七) (图)
·天津市拆迁户申淑燕被精神病的经历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六) (图)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五) (图)
·郭元荣举报领导被精神病收治12年 艰难获新生 (图)
·关于彭咏康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给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的公开信
·武汉市被精神病迫害者秦鑫案给大家新年问候 (图)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四) (图)
·湖北金汉琴被精神病后治疗数月病危转院 (图)
·香港大年三十审被精神病的郑华树 (图)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三) (图)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二) (图)
·武汉市因上访被精神病迫害档案(一) (图)
·武汉市张家湾卫生院依靠收治因上访“被精神病者”创收
·十四省受害者及专家呼吁让“被精神病”者回家过年
·我国首例“被精神病”者获赔偿
·每个人都可能被精神病 请关注精神病医学被滥用问题
·河南农民“被精神病”6年半 向镇政府索赔无果(图)
·1亿精神病人有“被精神病”之嫌 为随便“抓人”埋下伏笔
·“被精神病”别成为捂口封口新招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