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艾未未母亲反驳中国外交部指控:借经济入政治罪太可笑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9日 转载)
     苹果日报/德国之声/英国《每日电讯》
    
    一亿颗陶瓷葵花籽,铺满了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 Tate Modern)展厅地面,看上去都一模一样,但其实都独一无二。每一颗都经过近30道工序,由1,600名景德镇工人花两年多时间制成。
    
    内地著名艺术家、维权人士艾未未被拘至今踏入第六天,中国外交部昨证实艾涉「经济犯罪」正接受调查。艾未未的母亲高瑛昨接受本报访问时指,这样的指控「太可笑」,认为当局是「想治艾未未政治罪,但从经济上找毛病」。有内地网民则发起全球行动,将在美国白宫前、中国驻各国使馆前、法国埃菲尔铁塔前,张贴艾未未的「寻人启事」,令声援艾未未的行动全球开花。
    
    「两年前当局就偷偷地查过艾未未在中国银行的账号,包括他太太(路青)的,银行的人告诉我们,当时对方的解释是艾未未涉嫌经济诈骗,但最后没查出什么问题来。」高瑛昨晚在电话中对本报说,艾未未不是生意人,只是一个艺术家,当局是欲加之罪,特意在经济方面找毛病,「我们家的任何事,透明度都是很高的,不怕他们调查」。
    
    艾未未母亲反驳中国外交部指控:借经济入政治罪太可笑
    《摔一只汉代的瓦罐》
    1995年─艾未未回国初期的重要创作,展示一件古代瓦罐被摔碎的过程。这作品开始了艺术家对古代物件的再运用,也显示了他对文化价值和社会历史的质疑态度。
    
    艾未未母亲反驳中国外交部指控:借经济入政治罪太可笑


    《模板》
    2007年─用1,001件来自毁坏的中国建筑的木门木窗,造成一个大型雕塑;作品完成不久就被一场暴风雨摧毁,变得扭曲,但艾未未选择保留这「天意」完成的样子。
    
    网民发动全球寻人
    
    艾未未母亲反驳中国外交部指控:借经济入政治罪太可笑


    《记住》
    2009年─纪念2008年四川地震之作,用数千个孩子的书包,在慕尼黑艺术之家展览馆外墙上,砌出汉字「她在这个世界上开心地生活过七年」,这是一位在地震中失去女儿的母亲所说的话。
    
    至于经济犯罪一说,高瑛认为:「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这和用大炮打苍蝇有分别吗?打苍蝇用个苍蝇拍就好了,你这样劳师动罪的,闹得全世界都在风风火火的,太可笑了吧。」她说,当日如果不是警察到艾未未的家去「抄家」,他们会以为艾未未被「黑社会」绑架。由于昨仍未有儿子的消息,她仍然十分担心,睡不着、吃不下。
    现年53岁的艾未未4月3日打算经本港前往台湾洽商展览事宜,但在北京机场被边检人员带走,之后音讯全无。官方新华社昨凌晨发出英文简讯,指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被警方调查」。
    此外,继艾母高瑛在网上贴出寻人启事后,有网民昨在推特( twitter)上表示,将发起全球网民,在各国中国领事馆、美国白宫前、联合国前及台湾101大楼、埃菲尔铁塔等各地地标前,张贴寻人启事,让艾未未的头像遍布全球。
    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王友金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根据中国《刑法》,经济犯罪的定义很广泛,涉及几十种行为,严重的贪污或金额数十亿元人民币的大案,最高可被判死刑。以艺术家为例,最有可能涉及作品买卖、展览、税务等方面的问题,「例如你卖假画、没按期限交作品、展览会不按合同日期举行等,都有可能被起诉」。此前艾做汶川大地震遇难学生调查时,若有接受境外捐款,也有可能被借故入罪。
    妻子要求公安交代
    
    王友金认为,当局拘捕艾未未的时间及过程都十分奇怪,若质疑他是经济犯罪,应该早就掌握犯罪证据,可在他未离家前就拘捕,但当局在其离境时才拘捕,王怀疑「当局目的是要阻止艾未未出境,但用经济罪名砌他」。
    「中共在国内出现茉莉花革命后,已惊慌得手忙脚乱,办案不按法律程序办事。」王友金说:「以行政暴力对付民间怨气,这样的历史最终是会失败的。」
    艾未未的妻子路青昨日中午向北京市公安局发函,要求公安交代艾未未被带走的原因、被关押的地点等,及要求公安向家属出具法律手续。
    艾未未事件簿
    
    4月 3日
    上午8时许,艾未未与助手欲前往香港再转飞台湾时,在北京机场被边检人员带走,之后音讯全无
    
    4月 5日
    艾未未母亲高瑛在网上发出寻人启事
    
    4月 7日
    凌晨零时14分官方新华社发出英文简讯,指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被警方调查。之后新华网删除有关讯息;但外交部发言人其后证实艾未未涉「经济犯罪」遭扣查
    
    资料来源:《苹果》资料室
    
    拆局
    新华网删文 揭中共分歧
    
    北京当局对处理艾未未事件出现分歧?官方新华社在昨晨零时1​​4分发布英文稿,指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遭当局扣查。但英国BBC中文网发现,新华网随后在其网页删除了有关消息。事件引起西方媒体猜测中共在处理艾未未事件可能出现分歧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昨日下午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据他所知,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的依法调查。」并警告国际社会无权就艾未未事件干涉中国。
    
    胡温分道扬镳
    
    北京分析人士指,新华社(包括新华网)对艾未未的消息朝报夕改,欲言又止,显示当局对艾的问题如何处理意见未能一致。博讯网披露,中共高层近来对内地形势判断存在分歧,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已分道扬镳,温反对采取高压方式解决,但胡主张强力处理,故在艾未未事件上,出现混乱局面。
    继刘晓波事件和「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后,北京分析人士称,中共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对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的打压,特别是对活跃分子的监控越趋严密。由于艾经常在国际媒体上批评执政者,因此成为当局的眼中钉。而当局以涉经济犯罪扣查异见和维权人士,并非新鲜事。敢言的广东《南方都市报》曾因披露沙士事件,其编辑程益中2004年被当局指涉嫌经济犯罪遭立案侦查,但随后以证据不足为由释放。
    
    国际媒体广泛报道
    
    外国媒体对艾未未遭当局以涉经济犯罪扣查的事件相当关注,即时广泛报道,并相继采访艾未未母亲高瑛,驳斥当局的指控。德国之音( Deutsche Welle)更指出,由于艾与世界各地的关系密切,他被捕引发各国的愤慨。
    新华社、外交部相继证实艾未未是被公安拘捕后,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纽约时报》( New York Times)、德国之声、英国《每日电讯》( Daily Telegraph)等媒体,都采访艾的家人,报道他们对控罪的不满,以至背后的政治动机,同时报道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 Jon Huntsman)会继续力挺中国异见人士的发言。其中,德国之声把记者与高瑛的对话放上网站,高称艾被捕不是他个人的事,不是少数政客的事,而是全人类的事,每个人都要负起责任。
    好友遍布多国
    
    现年53岁的艾未未之所以引起国际媒体关注,在于他的国际知名度和敢言。艾1981至1993年在美国生活,亦开始他的艺术家生涯,更巡回世界各地举行展览,与各地的艺术项目负责人、收藏家有密切交流,且成为好朋友。被捕当日,他原计划由北京到香港,与德国艺术收藏家乌利希克( Uli Sigg)会面,商讨邀请他到德国卡塞尔( Kassel)举行展览,但艾未未无法应约,对方已经回到德国。
    
    获释后 赵连海言论软化
    
    在网上发布挺艾未未言论、影片,前日被当局带走问话的维权人士赵连海,昨午再在twitter上留言,言词比前日软化,昨日他指「愤怒的声音已经有很多了,我们还需要有其他的声音」,呼吁网民要理性思索及讨论事情。
    官对他说「不再抓你」
    
    现年38岁的赵连海前晚深夜获当局释放回家后,除在twitter上留言报平安、讲述与官员会面情况,更透露官员对他说:「你随便说什么都不会再抓你了! 」他自称会体验、享受天朝恩赐的言论自由的权利。直至昨晨 2时许他才停止留言。
    昨日下午2时许,赵连海再次在twitter上留言,表示一夜未眠,与妻子谈了很多。他说虽然当局称不会再因为言论拘捕他,但他不应口没遮拦地,以只有愤怒的方式发言维权,应继续思想当前严峻形势,以前所未有的理性讨论事情。这番言论随即引起不少网民不满,赵昨日傍晚则留言:「现在是个紧要当口,我们是否都先克制一下?」他一再强调当局仍未对艾未未一事定性,应给当局几日作「思想调整」。
    
    
    母亲高瑛 跟党一世
    每天三颗安眠药才能睡
    
    艾未未母亲反驳中国外交部指控:借经济入政治罪太可笑


    艾青与妻子高瑛。
    
    《特写》
    「现在我每天都要吃三颗安眠药才能入睡,两颗都睡不着,但不吃不行,我有高血压,不睡觉血压很容易飙高,会有危险。」艾未未的母亲高瑛昨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为了儿子她会保重身子,作儿子背后的支持。对于中共的做法,她不愿作评价,只表示自己笃信佛教,「这世上的痛苦太多了,以后不想在六道里轮回了」。
    高瑛说,艾未未是几个孩子里最令她担心的一个,虽然她知道儿子所做的都是对的事,但作为一个母亲,总是放不下心。 「担心的事情太多了,公开和公安、干警斗这件事最令我担心,因为鸡蛋是不能碰石头的。」她说,去年艾未未到成都为调查大地震豆腐渣工程的作家谭作人作证,被公安打到脑溢血:「从那以后,我对他的安全特别担心,整天提心吊胆的。因为他所做的,都是政府所不欢迎的。」
    现年78岁的高瑛是一名作家, 1956年与年长23年的中国著名诗人艾青结婚,次年生下艾未未。艾未未年幼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当时两夫妇被发放新疆改造,艾跟随父母在新疆度过一段十分艰苦的岁月。
    高瑛说,艾未未从小乐于助人:「以前艾未未在美国留学时,他是一个穷学生,但凡是大陆有人去纽约,需要帮忙的,他都给他们吃、住,还给零花钱,虽然都是些小钱,但这是我们的家庭教育,他从小就同情弱者。」
    
    「不想在六道里轮回了」
    
    高瑛说,她夫妻俩「跟党走了一辈子」,但她不愿评价共产党:「我不想作评价,希望你谅解。我现在只能说,我是信佛的,是要走佛道的。我对人类抱很不乐观的看法,世上的痛苦太多了,我已经不想在六道里轮回了,以后我希望找阿弥陀佛去,因为那里是净土,没有烦恼!」
    
    高瑛小档案
    
    年龄: 78岁
    籍贯:山东龙口市
    职业:诗人、作家
    经历:
    1948年 考入哈尔滨行知师范艺师班
    1949年考入松江省鲁迅文艺工作团当舞蹈演员
    1955年 调入中国作家协会
    1956年 与诗人艾青结婚
    1958年随丈夫先后被流放到北大荒及新疆,长达21年之久
    1979年调回中国作家协会,任艾青秘书
    作品:《我和艾青的故事》、诗集《山和云》等
    资料来源:《苹果》资料室
    
    父亲艾青 著名诗人
    抗战时投共
    
    艾未未的父亲艾青,是中国「红色诗人」的代表人物,但一生坎坷,既坐过国民党的牢,又被共产党打为右派,下放到农场劳改。 「艾青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去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时,官方誉艾青为「诗坛巨匠」。
    
    被打成右派
    
    艾青,原名蒋正涵, 1910年出生于浙江金华,曾留学法国, 1930年代回到上海,因反对国民党统治被捕,出狱后四处流亡,后经重庆再到延安,加入共产党,成为红色诗人。 1958年,艾青被打成右派,直至1979年才获平反, 1996年病逝,终年86岁。
    艾青曾说过:「最伟大的诗人,永远是他所生活的时代的最真实的代言人;最高的艺术品,永远是产生它的时代的情感、风尚、趣味等等最为真实的记录。」其诗作被译成3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也多次被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中外记者会上引用,包括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表达爱国之心,以「去问开化的大地,去问解冻的河流」表达对民生问题的关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外交部反对西方干涉重申艾未未事件涉及经济犯罪
·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大哥要是倒下去,我们一定继承他的遗志」,赵连海声援艾未未 (图)
·艾未未工作室再次被查抄 (图)
·中国外交部网站避免提及艾未未
·艾未未姐姐:警方再次搜查工作室
·艾未未在政治背景下的"经济犯罪"
·实拍:艾未未工作室——屋里屋外没有人 (图)
·艾未未母亲称去年就被查账 德媒:早策划好
·洪博培临别演说美国不会忘记薛峰刘晓波陈光诚艾未未 (图)
·茉莉花运动发动者首次公开亮相声称艾未未等人与运动无关
·艾未未母亲反驳外交部 借经济入政治罪可笑 (图)
·与刘晓波有何不同 艾未未性质要严重得多 (图)
·艺术家孟煌声援 释放艾未未
·陈维明在洛声援艾未未 评艺术冲撞禁区是本份
·蔡英文主席信箱回复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要求立即釋放艾未未
·洪博培挺艾未未痛批中国人权
·赵连海批评拘留艾未未受警方讯问
·艾母:对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感到质疑
·赵连海促释放艾未未后遭官员约谈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甘肃陇南事件现场照片流出/艾未未
·虬髯客艾未未被拘有感/陈国权
·艾未未被捕与改革死路/林保华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 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陈维健
·胡锦涛,请不要绑架艾未未!
·艾未未及其“河蟹盛宴”/淳于雁
·艾未未河蟹盛宴的意义与方法——关于艾未未河蟹盛宴亚峰与保胜的对话
·给艾未未老师发短信/陆志鹏
·艾未未:我还是不合作
·由艾未未想到艾青/姜维平
·500人罷網聚會向綠壩說不/艾未未
·不"反华"那还是人吗?/艾未未
·艾未未:不“反华”那还是人吗?
·对艾未未的敬意刻骨铭心 /张目分(图)
·我再睡会嘛,妈妈,我很困 / 艾未未
·艾未未:我们是怎么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艾未未:我们是怎么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向偏执公民艾未未学习/霍军
·含泪吁请灾区各级政府向艾未未投降书/许晖
·四川地震学生死亡问题:越接近真相就越绝望 /艾未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