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视频是盛巧真清明节在北京上访时的叙述,她的文字和图片材料附后:
    
    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尸体在家 人命能值几毛钱?

    
    上访四年无解决,越访越冤。投毒放火、药死三头奶牛狗四条,制造车祸无人管。声言:“致死你家牛,十万元买你一条命,让你家断子绝孙,永不肃静”。
    08年3月12日派出所长屋里警霸联合打我;09年1月29日公安局内骂我4小时,局长不管。数次报警遭报复,手机列入黑名单。在京上访未到家,没见到奶奶最后一面,她老人家从此不明原因离开人间(2010年4月10日)反映问题市县公安局长不作为,运尸回家借检钱。县委书记李长胜见死不救,县公安局长刘书寅说:“死活与我无关”。派出所长王乃宽见状撒腿就跑,继续反映等来13日市县公安来灵堂捣乱,并郑重声明:“正常死亡”啥时候市县公安都成法医?并对我予以训诫:“再反映问题拘留加罚款”无奈北京上访(15日)国办接谈下边不管,继续返京(19日)被当地政府关入北京黑宾馆(逸朋远家)又抢证件又抢钱,毒打谩骂终生残。镇政府商在场死一般,他说:“作证你挨打,我会掉饭碗,良心不会管我饭,现在市县两级皆头疼,借机要他30万,四年上访你访出的啥?别想翻案”。
    22日县信访局长等人劝火化,发动亲戚全来劝,火化就给1万元。死因不明怎火化?人命能用钱计算?如果法律规定杀人不偿命,放火投毒都用钱计算。我倒看一条人命能值几毛钱?
    29日重返京,公安尾随在后边,一直跟到中南海,还忍不住对我回头看,我被送入马家楼,早有鲁H9P177车等着俺。镇上刘华里面坐,N0.008省委分流人员把我接,我说:“不跟他们走,光挨打”省委人员说:“打你就是打我省委的脸”。
    鲁H9P177车连夜把我送回家,后又派来两公安,房前房后乱溜达,怕我上访这样对我看管,我何时能伸冤?至今尸体在家第 天。这么热的天,不孝的我无奈把她送入冰棺,冤死十六天时身体很柔软,就如睡着一般,我摸摸她的手,很凉,捋着能伸能蜷。谁家正常死亡不僵尸,凶手和公安有何牵连?为何不管?4年上访早把他们穿成串,胡锦涛、温家宝、孟建柱我的问题必须你们来管!
    联系电话:15154762134 身份证号:370829198401283221
        山东省嘉祥县嘉祥镇(疃里镇)河西村193号 盛巧真
                        2010年5月
    盛巧真被关押的黑监狱: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以下是被害死的牛: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山东嘉祥县盛巧真:违法建房 两条半人命


    
    官霸勾结横行全省  弱势女性蒙受冤屈
    为寻公道苦头吃尽  因为上访惨遭报复
    奔走呼吁求助无门  上访未成家人丧命

    
    我叫盛巧真,二十六岁,女       身份证号:370829198401283221  
    住:山东省嘉祥县嘉祥镇(疃里镇)河西村193号  联系电话:15154762134    
    现家庭经济状况贫困,爷爷和父亲皆以农、养殖为生,弟弟妹妹上学,全家人的生活靠种地和养殖维持,总算过的去。2000年我村村庄规划实施方案,集贸市场开发,我爷爷住的老宅基处在开发的黄金地段,村霸盛振强(有犯罪前科,打我父亲时刚从监狱出来)家瞄准了这块风水宝地,于是就不惜一切手段想把我爷爷的宅基占为己有,并依仗人多势壮,为所欲为,未经村规划办主任阮明常的批准,未经我爷爷盛玉泭和父亲盛传国的同意,强行把宅基向后扩展了100平方米,远远超出了13.3米×16米规划的面积,违犯了实施方案,属违法建筑,堵住了我养殖蛋鸡必须要走的那条胡同,致使我家无法进出,这还不够,又在他建起的房子后面挖了一道沟,以其达到逼我家把宅子让他建商品楼的目的,为此他煽动我家承包鸡房的主人把房子卖给他,不给我家打一声招呼,就扒了鸡房屋顶,当时我家的鸡正是产蛋初期,我家惹不起他,只得忍痛把鸡卖掉,造成鸡具损失一万二千元,投入与效益损失六万余元。从此以后,我家的日子就卷入了噩梦的漩涡。2001年7月盛振强违法建房挖地基,以我爷爷的土房墙会砸死他的工人影响施工为由,就威胁恐吓把我爷爷东房墙拽倒,至今未垒(有照片和现场为证),一个阴雨天,去了一堵墙的房屋无法存身,爷爷去找盛振强,要求给垒上,可盛振强蛮不讲理,领着他一家人,个个拿着铁棍、铁锨打着手电气势汹汹的说:“我治死你,公检法我包了”。爷爷和奶奶连气加吓昏了过去,我家怕他,只得三次报警,110并未到场,其中是什么来作祟,后来新发生的一切才揭开了这个谜底。经过这一场惊吓,年岁已高的爷爷经不起折腾。两个月后,就离开人世,临咽气时,还用手指着未垒好的墙,瞪着眼含恨而去。盛振强为达到他的目的,把我家弄到如此惨景,依然不依不饶,他老婆王爱玲是我村有名的泼妇,经常找茬骂我家脏话,简直让人难以启齿。违法建房让我村的村庄规划流产,盛振强因此给我家结下了仇,处处想法报复,俗话说:“小人惹不得”盛振强则是十足的小人,使用见不得人手段,置我家于死地而后快,他家在我家门口种菜,站在他房顶上放鞭炮,点燃后扔到我家的小牛身上,受惊吓的小牛四处狂奔,撞倒了我80多岁的奶奶,摔坏了腿,至今无法行走,泼妇王爱玲还经常穿上红马甲在我家栓牛的地方走动,时常用石块砸牛,吓得牛胡窜乱跳,真是恶毒至极,灭绝人性。2004年,盛振强的亲家阮久潮当上支书以公谋私推到褚庆英的房屋让盛振强的父亲建房屋,花一万多元给盛振强父亲捞老式井差点没淹死阮久潮。原本十分狂横的盛振强嚣张起来,明里暗里处处给我家过不去。(有一年秋,以动地为借口,去掉了我爷爷的口粮田,更令人难以容忍的是去掉了爷爷生前承包的地,村中好多类似情况都没法去地,对此我家只能忍气吞声)阮久潮以盖房征地为由,动了我家未成熟的菜地,造成2000多元的损失,使我家的日子雪上加霜。我叔叔盛传民,是先天性智障,前任支书每年发给50元的救济金,阮久潮上任后,这50元的救济金也没有了,更别提现在的低保了,并到处扬言如不把盛传民的旧房扒掉,把宅基地让他亲家,就把我爸当典型,非揍死不可。2006年11月26日盛振强站在房顶上骂杂,又围着我爷爷房子骂一圈,骂治死人之类。骂有的电线漏电影响他家,骂完后就给电工打电话,电工谁家也没去,就直接去了我家,没查出是我家漏电,真是欺人太甚。11月29日,阮久潮与他亲家盛振强和儿子盛康康,闯进我叔叔家,当时我父亲盛传国正在喂饮牛。阮久潮嘴里说着:不把屋子让给盛振强就揍,指责我家门前的玉米秸碍事,并不由分说三人把我父亲毒打一顿,打成鼻骨粉碎性骨折,右眼外伤性白内障,颈椎椎管狭窄,脑根基部脱髓鞘改变(有法医鉴定和医院证明),一向健康的父亲从此丧失劳动力,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阮久潮打完还说:“打的好,10万元买你一条命,随便告去吧我包了,连县长我都包了”我父亲当时晕倒,醒后报警,派出所不作为。致使11月30日阮久潮又把我家牛草推入坑里,用土埋上严重破坏养殖业,阻碍我家经济发展……
    综上所述,盛振强、阮久潮、盛康康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我多次上访,可从未得到解决,什么缘故呢?我们村里的人都心知肚明,村霸盛振强伙同支书阮久潮镇长曹守勤所长石性尧已把我家逼上绝路,无法再忍受下去,我一个刚涉事幼弱女子,才走上了长达4年的上访之路。
    说到上访,这在正常人中被认为是不光彩的,何况我这个弱女孩,是冒着什么样的风险与罪名啊!有多少人能理解,又有多少人能同情?
    对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上访就遭到阻挠,体味到世态的炎凉。2007年3月5日,我充满希望去县委上访,县信访局局长李××用电话叫来镇长曹守勤,当时有两个派出所民警,他们把我从二楼连推带搡,其中一个在我身后用脚跺,另一个在我身前用脚踢,把我身上的棉袄也撕破了,他们抬着我上车,抬到车前,我关了车门,我大喊救命,刘晓波县长(2007年1月22日,我见到的唯一的一个清官)走来,才幸免一难,在信访局,他安慰我说:“孩子,叔叔给你出这口气”。并让信访局女干部给我缝了棉袄。此时的我百感交集,常言道:人生如梦,我在涉世之初如梦人生中做了一个噩梦。
    2007年4月6日,镇长曹守勤,因我上访影响了他的政绩,怀恨在心,另外他自称与村支书是铁哥们,为了袒护阮久潮,掩饰阮久潮痛打我父亲的真相,公开散布说:我家是地主,我是神经病。更可恨的是往省委汇报,我活着的奶奶已去逝多年。(我4月23日在省委看到了材料)。在我去县委上访时曹守勤打我(有医院证明)然后强行把我摁到车上,给鲁H97882女司机说:“送入精神病医院”。在途中我报了警,曹怕露了陷,佯装把我送到派出所,以掩饰他的违法行径。无报警处理结果。
    2007年4月9日,我与父亲去县委送交从省委信访开来的信,曹守勤闻知此事,恼羞成怒,匆匆赶到县委,在贺永红书记二楼办公室门口当着信访局长李××把我和父亲连拉带拽到一楼门口殴打我和父亲(有医院证明),边打边骂我是神经病,骂我父亲是熊地主。面对这样的场景,有一个民工看不惯,门卫刘杰后来帮我回忆过此事。当时我的血都凉了,透骨的寒气冻僵了我跳动的心,思想上茫然不知所措,这就是依法治国的和谐社会吗?这些国家干部代表政府和国家的形象,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对我们进行诬蔑毒打,无视党纪国法,难道法律是一纸空文吗?在2007年的文明社会里,我们嘉祥县为什么依然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真让我们这些人迷迷朦朦。
    由于我的上访,给这些当官的带来麻烦,也给村霸盛振强,村支书阮久潮镇长曹守勤派出所长石性尧造成一定的威慑,他们对我采取的手段也变本加利。2007年12月20日,一头奶牛被人投毒而死;25日往家再次投毒,报警后派出所不作为。2008年10月6日,又一头奶牛中毒死亡,当时报警派出所与刑警队先后赶到了现场,没人管,我一直给市公安局局长徐世杰发信息,虽然晚上12点多记了报警材料,但都被公安部门以掩盖事实的手法阻拦住,后来还把我送进拘留所,让我签他们写好的不上访保证。他们怕牵一发而动其一伙,在对付我上访的问题上,让他们已经结成同盟,所以投毒事件被他们化解不了了之。2010年3月15日之前我家被投毒数次,又药死两条狗,菜上被打灭草剂,我叔被制造车祸,报警统统不管用。3月15日我家再次死一头奶牛,牛尸至今在家中,向市公安局局长反映不管用。
    泼妇王爱玲,因他儿子被抓,经常在她房顶,我房前房后和我家里骂我破坏我的名誉,骂我不正派,与人鬼混,还有些话简直不堪入目,无中生有,造谣中伤。2007年3月10日,并伙同她两个闺女骂完我之后砸我家门前的石狮子挖掉狮子的眼睛,我家的狮子历经几代传承至今,已有上百年历史,被她弄的惨不忍睹,不但没有得到报警结果。2008年3月6日我叔叔被人制造车祸未成,放火烧光我叔拉的牛草烧坏车3月9日王爱玲鞭炮迎接盛康康归来(据说从拘留所放了,那时我父亲挨打,公检法各部门没给任何答复,在我上访期间,补充侦查、补充鉴定都没做完,法院从未给受害人—我父亲下传票。不明白3个凶手为何只逮一个,还放了?)。3月11日盛振强父母在我家种树,用铁锨、铁叉指着我父亲骂,王爱玲又要用10万元致死我,并发誓让我家断子绝孙,无报警处理结果。面对王爱玲打砸谩骂我多次报警,可恨的是2008年3月12日王爱玲嫌我一直上访,再次侮辱我,派出所所长石性尧把我和王爱玲一起关到他屋里,我质问石性尧为什么处理不公,并问王爱玲说07年1月22日给他两千元让他不管我的事是真是假(我报过警),他恼羞成怒煽了我一个耳光,使眼色让王爱玲泼了我一脸开水,之后把我和王爱玲关到他屋里,让王爱玲打我。王爱玲在屋里抓我头发,拽我耳坠,打我头,骂我精神病。我喊石性尧制止,他迟迟未到,我只得报警,谁知我的手机已被列入黑名单,取消了报警的资格。后来我妈报警,接警的说:“你女儿有精神病”。2008年4月2日去京上访,4月15日家被投毒,报了4个小时的警,没有处理结果。
    2008年8月14日,我去嘉祥县委要贺永红接访我的信访答复,因为她说一个月内给我结果。此时正好离她接访正好一个月,我被信访局局长打骂,当时有嘉祥镇党委书记高宝宽,副书记韩丙海,派出所新所长王乃宽,指导员程春锋,县委办公室主任马平在场。8月25日,我在嘉祥镇党委书记高宝宽办公室门口,遇见曹守勤,我问他为什么骂我父亲是地主,骂我是精神病。曹守勤说:“我治死你,我跺死你”在门口打了我,我躲进高的办公室,曹随后进去,随手将我的包夺下,摔在花盆上,手机、相机、信访机全部摔坏,高宝宽目睹了这一切,并未制止和处理。当天曹还弄坏了我的自行车,自行车至今还在嘉祥镇,韩丙海还让我滚。
    2009年1月29日,王爱玲进家砸牛、拆墙头,侮辱我爸爸和我爷爷,我报警派出所不作为。我给县公安局长刘书寅打电话,刘不管,我被迫给市局长徐世杰打电话,遭到县公安副局长等人在我家门口打骂(伤情有医院证明)后来当天上午刘书寅把我和父母以解决问题为名骗至公安局治安科拘留一夜,从晚上7点至11点让王爱玲一家在公安局大骂、侮辱我名誉4小时,治安科里除了我和父母还有两个看管我们的公安,他们把屋里灯熄灭,对王爱玲家人的大骂不制止,我和父母一天没吃饭,本来被打几乎致命的父亲连冻加饿,经不起这般侮辱,气的差点命丧公安局(有照片和我给领导发的信息为证)。夜间我给妹妹打电话得知奶奶家被人砸门,90高龄的奶奶也差点丧命,无奈再给县委书记李长胜,市公安局长徐世杰,县公安局长刘书寅,市政法委书记步士金发信息,竟无人管,我给公安说:“把我爸妈放回家,拘留自己”,他们不同意,我让他们给写为什么拘留我们,他们说这是给你们解决问题。我说我爸有病,奶奶差点丧命,他们说死活和公安局无关。
    2009年3月18日晚,噩运再次降临,派出所把我从车站押进拘留所,让我在他们写好的保证书签字,我拒绝了他们。我现在和家人的处境遭到如此不测,我的精神与身心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如不上访何以洗清不白之冤,谁能为我主持公道,他们见我态度强硬,便以给领导发短信,打扰领导的休息为名,拘留了我,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莫须有可以服天下啊,在拘留所几天里,我的精神几乎溃散,极度绝望,萌生了自杀的念头,饮恨吞下了扣子、拉链、耳环,趴着窗子咬手,公里何在?公道何在?可是我这些举动,拘留所人员麻木不仁,还给我戴上手铐,用拘留人员看管我,把我衣服鞋子全弄坏,非法搜身数次,抢走我用生命换来的证据。转念思之,他们一伙不是正盼着我死吗?我家有90高龄的奶奶,即将瘫痪的父亲,白发老母,智障的叔叔,上大学的弟弟妹妹,爷爷含冤离世还未瞑目,父亲被打还未得到公平,直觉告诉我,为了这些也得活下去,为了伸冤也得活下去,就这样在人生职责与信念的支撑下,我渡过了五天的残酷岁月(在拘留所这5天?我只吃了两个半馒头,水都没喝一口,处罚决定拘留7天为何拘留我5天,还是镇上人把我硬拽到车上,拉出拘留所。让我舅劝我快点出拘留所,拘留第三天王乃宽、阮明常等人就劝我出拘留所,我不出。后来派出所长上我舅家,让我舅给传话,给我家盖房子,不让我上访。他们为什么怕我上访违法拘留我)
    无奈08年4月17日再次来京上访,4月20日得到国家信访局118室213接谈员接谈,他说该我们管的事,我2个月内给你答复,被打拘留的事去公安部反映,如果2个月后没给你解决,再来找我。我觉着再给市公安局局长一次机会,信息问他管不管,如果他还我公平,我就回家,不还我公平就去公安部,岂知4月22日被自称黑道上的人早已等在公安部信访门前让我回家,我不回跑到某银行,他们跟到银行(应该能调出监控)我跑到站牌坐106回南站,他们其中有一个人跟着我上公交车,还跟车上的人说:“这个人有神经病”公众侮辱我。到了南站他们把我抬到准备好的车上,打我抢我手机,逼我自杀(有病例证明)他们还说:“用证件齐全的车撞死你,算是正常车祸,不信我打电话,让你活着出不去兖州,我是兖州黑帮老大”上访期间家中房檐被砸砸掉两间多(有现场证据,有修房人可证明,此事反映给孙书记,他并未处理)
    5月25日派出所和镇上共7人,从家跟踪监控我,就连进医院都不放过,我打电话问刘书寅,刘不管,让我给镇上打电话,薛建民说人不他派的,他也不管,无奈给市委书记孙守刚打电话。当我骑着自行车给孙书记送材料时派出所的人和镇上的人跟到市委门口(应该有监控录像能证明)。对我的问题孙书记并未做相应的处理,无奈,继续来京上访,访到2010年2月13日,昏官逼的我没照顾我的奶奶(我的奶奶于2010年4月10日不明原因死亡,尸体至今在家已23天,市县两级昏官都不管,还跑到灵堂捣乱,训诫我。)
    2010年3月10日被市公安局王峰和自称市公安局信访局长的人从北京把我鞋和裤子弄烂,打我。把我抬上车送进黑宾馆,他们用语言侮辱我。在北京黑宾馆看到信访局局长李××,他又打我,我说:“不用你打,我自杀”,他说:“你奶奶的你不死没种!谁也别拉,让她死!”当时还让别人拽我头发,有我当时报警为证。他们把我抬到一个两人间,还用我的丝巾勒我脖子,至今我的脖子疼,手腕上还有疤。他们在屋里去厕所不关门,耍流氓。当晚县公安局把我转移到一个3人间打我,11号送我回家,每经过一个高速收费站,我都喊救命,报警之类,无人管,路过沧州服务区,派出所王乃宽用一小时的时间进去买能拿回家的东西。
    3月17日,我妈妈上镇上送我奶奶的照片,镇上的王××给我妈妈要钱,还骂:“叼日的你不给我钱,从今之后,你老里的(指我奶奶)任何补助一分没有”。后来我妈妈去银行取我奶奶的补助钱,营业员说:“过了清明再取。过了清明你家老人没有了怎么给你钱?”(他们怎么知道我奶奶过去清明就没有了,是不是早有预谋??)
    我的问题皆因违法建房引起,因我上访奶牛补助每头500元从未给过,预防针也没有给打过,我向省财政厅反映后才给打预防针。
    我的问题经过市委书记孙守刚、副书记张术平、市长张振川、政法委书记步士金、市检察长张庆建、市公安局局长徐世杰、副市长:候端敏、崔洪刚、董书华、王次忠、陈颖、韩军、周桂萍以及县里好多官。
    3月23-28日市公安局局长徐世杰派李发文去我家以给我处理问题为名,威胁我的父母,你女儿见省领导了,反映的问题虽然都属实,如果再上访就拘留个二、三年……
    4年中我给他发过无数信息反映他不管,这次是因为怕我误遇曹建明检察长。(曹建明来过我市,从曹建明走后,李发文再也没给提解决问题的事,参加4月13日灵堂捣乱)
    以上桩桩事例,件件所为,难熬的坎坷,耗尽了我多少青春热血,受尽了肉体的摧残与精神上的折磨,眼见得同龄人和我不一样的生活,我则在苦闷中偷且憔悴,自己头上都是浓云密锁,心头铅块一样压着挥之不去的阴影,我殷切渴望那一丝自由和公平,我的眸子流淌成渴求的河,这一切能怨谁呢?都怨自己命不好、命苦!我出生在社会没地位的家庭,政治上找不到靠山,真是哭天不应,叫地不灵,而盛振强、阮久潮一伙,则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加上阮久潮是村支书得到市县两级昏官庇护,天高皇帝远的一村之主,力量的对比,我明显处于劣势,与之较劲寻求公平,却有点自不量力,但我坚信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依靠法律的武器上有以人为本。新一届党中央的治国方略深的民心,有胡锦涛领导下的国务院,一定会为我伸张正义,主持公道,希望上级领导和有关媒体,关注一下我这个苦命的人,还我一个公平,还我一个清白,还我死因不明的奶奶一个说法。帮我走出人生的泥潭,并用生命与良心祈求,给我的生命及家人一个公平,也算是对我受伤的灵魂一种抚慰,但愿我的心愿不再化为泡影。
                  山东省嘉祥县嘉祥镇(疃里镇)193号  盛巧真
                            2010年5月2日
    

控告济宁市公安局长徐世杰、政法委书记步士金不作为!

    控告人:盛巧真,现住山东省嘉祥县嘉祥镇河西村193号,女,26岁,身份证号码:370829198401283221,是被害人盛玉付,张振凤孙女系祖孙关系,盛传国女儿系父女关系;是盛传民侄女系叔侄关系。
    事实:1、2001年7月份盛振强、王爱玲夫妇多次威胁,恐吓让我爷爷把住的四间房子以1000元卖给他,不然就治死我全家,我爷爷不同意,盛振强及其他人拆掉我爷爷房墙,违法扩建房子。同时也拆掉了我家养鸡房,造成我家养殖破产。2001年7月28日夜晚,雷电交加,盛振强一家五口人,手执铁锨、铁棍打着手电谩骂、恐吓、威胁爷爷,并不断往爷爷院中扔石头,我只得报警三次,公安均不出警,爷爷连气加吓,于2001年9月14日被活活气死。2004年阮久潮自任村支书,盛振强一家更加猖狂,因为他们是儿女亲家,阮久潮和盛振强夫妇不断对我家进行搔扰,对我家财产进行破坏。
    2、2006年11月29日,阮久潮、盛振强再次霸占我爷爷房子,称不马上拆掉就打死我爸……,当时我爸正在家中喂牛,阮久潮率领盛振强父子共三人手执凶器闯入家中将我父进行殴打成重伤,导致终生残疾,报警公安不作为,导致11月30号阮久潮把我家牛草推入坑中,用土埋上。再次阻断我家养殖业。而对公安如此不作为,我一个弱女子只有上访。在我不断上访中,2007年1月22日,公安才开始掩盖2006年11月29日的不作为故弄冤假错案,开具法医委托,有公(济)鉴(临床)字[2007]73号为证,因我上访不断遭到打击报复,警霸联合,检察院公诉不给结果,法院至今没给判决,上省至京上访。嘉祥政府至今不给答复,反被送精神病院(2007年4月6日),送进拘留所{嘉公(新)决字第241号和嘉公(治)决字[2010]第306号},我家接连不断被投毒,我叔接连不断被人制造车祸,牛草被放火,报警均不作为还将我手机列入黑名单,无奈我向市公安局长、市政法委书记反映县公安局不作为,他们官官相护,更不作为。
    3、2007年3月10日,古董被王爱玲砸坏。2008年3月12日警(所长)霸(王爱玲)联合在所长屋里打我。2009年1月29日在公安局内,王爱玲受某局领导指使,让其家人骂我四小时,口称:“治死我家中牛和人,十万块钱买你家人一条命……。”2009年3月18日违法拘留我,致我自杀,有病例为证。
    4、2010年4月10日,我奶奶被害身亡,死因不明,我向市公安局、市委、市政府一把手反映问题,遭到县公安局报复,公然去灵堂捣乱,并在没有尸检的情况下,郑重声明:正常死亡,并下训诫书,企图阻止我反映问题。为查明奶奶死因,15日起我开始进京上访。国办120室秦接待员接谈,下面还是不管,信访局长姜传辉劝着快点火化尸体。19日我来京信访,在当地尚占立、李发文两位局长指使下,我被关到北京远朋逸家黑宾馆,抢我身份证、抢我钱,夺我手术刀,毒打、谩骂终身残,有我当日报警为证。后被抢手机。29日公安派人跟踪我到中南海(能调中南海监控)邮信。5月6日他们从北京把我弄回县委。7号至17号违法拘留我,县公安局派十六人公费分四班轮流看守打我,我绝食自杀。在他们要给我戴手铐插胃管时,我被迫喝了一碗油菜咸汤。昏睡两天才知被他们下了药。因违法拘留我,导致我家一头牛死亡,死因不明,期间政府还不止一次让我妈签字送我精神病院,并恐吓:如果你女儿再上访就劳教她。
    5、2010年5月24日,我妈来京上访,被当地串通国办2号信访口,不予接谈,后被驻京办扣在北京黑地下室,抢身份证、抢八十元钱,导致我家26日又被害死一头牛。
    6、2010年5月30日晚我叔再次被人合谋制造车祸,有人帮其报警,公安局再次不作为,我叔至今不知生死。
    从5月17日在拘留所出来后我就来京反映问题,至今没有结果,奶奶尸体仍在家中存放,请求有关领导来督办此案,还我个公道!
    此致
    控告人:盛巧真
    手机:15154762134、15064790759
    2010年5月2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毕汝谐(作家纽约)
  •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 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 毕汝谐复胡平
  •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 连载《人生列车》5《『二表人才』于光远》Oxford大学出版
  •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 陳炯明枉殺功臣
  •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毕汝谐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毕汝谐(作家纽约)
  • 谢选骏党府不是政府
  • 陈泱潮全文公布: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中文版)鏈接
  • 毕汝谐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毕汝谐(作家纽约)
  • 谢选骏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 胡志伟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毕汝谐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毕汝谐(作家纽约)
  • 生命禅院从习性判断未来趋势/雪峰
  • 毕汝谐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毕汝谐(作家纽约)
  • 少不丁当年我曾勇武2,巴士抗暴徒
  • 胡志伟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9)
  • 胡志伟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台湾小小妮自由民主統一中國!!!四年一任直選工友!!!
  • 胡志伟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 陈泱潮16.不同于前蘇聯和平解體,中共國將在血與火中解體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国政经观察预测世界近半国家2020不太平 中国或因香港有
  • 华为获允在荷兰华为手机安装TomTom地图指引
  • 美国自曝核秘密 欧美24处藏
  • 隔墙有耳但总统大度 乌总理因私下说总统不懂经济 主动辞职
  • 孟晚舟又出庭 引渡案仍天长日久 或认美国指罪但加国无罪
  • 将计就计中国拟将爆买美国石油 原油市场或大洗牌
  • 玛丽莲勒庞打响2022法国总统大选头一枪
  • 网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
  • 假博士? 蔡英文彪悍回应以身为伦敦政经学院博士为荣
  • 英专家推测武汉已有1700宗病例美三机场设检查措施
  • 艾未未批评德国等国家只顾利益而未援手香港抗争
  • 武汉神秘肺炎疑全球危机 中国染病者或至少破千 当局缄默
  • 休班防暴警“心在汉”贴连侬墙讽刺“一哥”被捕
  • 马克龙昨夜被"围城" 多名媒体人剧院泄漏踪迹呼唤抗议
  • 曾报道香港反送中 大陆女权媒体人黄雪琴被拘3月后获释
  • 韩国立场或大转弯 与美国杠上似冷战
  • 法国铁路公司宣布将有一经济计划以弥补罢工损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