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名抗议藏人僧侣被指遭酷刑致死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6日 转载)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中国甘肃省一名西藏僧人因向到访的外国记者哭诉西藏人权现状,被捕后遭受酷刑,因伤残后遗症于上周日不治身亡。国际援助藏人组织说,这是中国当局3年前暴力镇压西藏骚乱后又一名藏人受迫害遭酷刑致死。
    
    *僧人向外国记者哭诉导致被捕*
    
    2008年3月,西藏拉萨爆发暴力抗议示威活动。2008年4月,中国政府为了显示局面已经恢复正常,组织外国驻华记者前往甘肃省夏河县拉卜愣寺院参观。蒋扬金巴当时是拉卜愣寺的一名僧侣,因为会一些英语,担任寺院的游客向导。
    
    西藏流亡人民议会立法议员格桑坚参在向美国之音介绍蒋扬金巴被逮捕的情况时说,蒋扬金巴与其他14名僧人一起,公开向到访的外国记者哭诉了藏人所处现状。
    
    格桑坚参说:“夏河县有一个西藏最著名的寺院叫拉卜愣寺,拉卜愣寺的一堆僧人在记者面前诉说中共的暴行,特别是中国军警对藏人的一些暴行。他们揭露西藏境内没有宗教自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人权自由。”
    
    *30天的酷刑3年后致死*
    
    当外国记者离开后,其他的抗议僧人都躲藏起来,但蒋扬金巴仍然住在寺院里。《国际西藏邮报》报道,中国武警直接闯入他的房间,不停殴打他,并且打断他的手和脚,然后将他拖走。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藏人权益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说,蒋扬金巴2008年4月9日被中国当局拘留后遭受酷刑折磨。5月15日,蒋扬金巴的家人接到通知把他从拘留所里接回家,当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完全失明,无法辨认家人,对发生的事情已经失去记忆。
    
    西藏流亡人民议会立法议员格桑坚参说,仅仅在30多天的时间里,中国警察把蒋扬金巴折磨得几乎死去,回家时已经瘫痪。在过去的3年时间里,金巴的家人带着他到处求医,但因不治于2011年4月3日去世,年仅37岁。
    
    *议员:金巴不是受酷刑致死第一人*
    
    格桑坚参说,蒋扬金巴不是第一个西藏僧侣因受酷刑导致的死亡案例。他说,2008年3月西藏骚乱之后,很多藏人僧侣、作家、记者以及普通藏民百姓因为参加抗议活动被捕,受酷刑毒打,不少人相继去世,仍有几百人下落不明。
    
    这位流亡政府人民议会立法议员说,以高压手段对待藏人只能激起更大不满:“中共现在的这种思维方式完全用武装警察来高压对待西藏的政策,不仅不会给西藏带来和平安乐,反而会更加激起西藏民众对中共当局的不满,而导致前一个月发生的像的自焚事件,这种事件会越来越多。”
    
    上个月,四川省阿坝州格尔登寺21岁的喇嘛盘措当街自焚身亡。据支持西藏运动的海外组织说,盘措在自焚前曾经高呼西藏自由的口号,抗议中国当局3年前对西藏自由运动的镇压。
    
    很多藏人对他们所认为的汉人统治西藏的局势日益不满,担忧中国政府企图淡化或消灭西藏宗教文化与传统。但是中国政府否认这一指称,坚称在过去几十年来花费巨额资金建设改善西藏的基础设施,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曾在外媒前哭诉僧侣去世 川西续捕三藏人僧侣 (图)
·中国否认西藏僧侣噶玛巴的间谍传闻
·北京政府驱逐外地在玉树地震救灾僧侣
·温家宝鼓励玉树学生 首次赞扬僧侣爱国(图)
·中国感谢西藏僧侣要求他们离开灾区
·僧侣救灾和藏人的归属感 (图)
·美国之音:西藏僧侣被令离开玉树震区
·地震救灾僧侣及民间组织被逐达赖喇嘛拟探灾民外交部拒评
·玉树地震遇难人数两版本官媒刻意回避僧侣救灾
·甘孜色达增武警阻示威藏区九名僧侣及教师等被抓
·昌都江普寺被关闭玛曲两名僧侣被捕
·西藏再有三僧侣被抓官媒高调批达赖
·日本僧侣助集文物史料 南京大屠杀再添新证
·西藏康区加大力度给藏民和僧侣进行洗脑教育
·甘肃佛教僧侣被判无期徒刑
·四川炉霍寿灵寺僧侣与武警冲突被打死
·四川炉霍寿灵寺僧侣与武警冲突被打死
·3百年拉卜楞封寺维修:防甘南藏区僧侣闹事
·青海500军警搜捕失踪僧侣,居民不敢上街
·一个西藏僧侣寄给中国同胞的信
·境内格尔德寺院的僧侣们及普通藏人为地震受难者祈祷
·闾丘露薇:一张所谓“假扮僧侣”的照片
·陈维健: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陶君 :此刻我变成缅甸的僧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