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尚处黑暗时代 艾未未被捕前接受专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6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中国尚处黑暗时代 艾未未被捕前接受专访

    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周日被警方拘捕之后,至今音讯全无。而就在他自己被捕前五天,艾未未还曾接受德国《南德意志日报》驻京记者采访,批评中国当局肆意拘捕公民。
    采访中,艾未未表示,当局最近拘捕的人越来越多,而究其原因只是因为他们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些文字。他还说,警察的做法就是进屋搜捕,并在屋内编造法庭所需的证据,随后这些人就会被判10多年的监禁。
    而在此次采访之后的第五天,艾未未本人也在北京首都机场被警方带走,至今音讯全无。欧美多国政要已就此对中国当局提出抗议。
    艾未未原本计划经由香港转机飞往台北,以筹备今年十月在台湾举办的一个展览。这是艾未未在台湾的第一次公开展览。他在接受《南德意志日报》采访中表示,按中国官方的定义,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他在中国范围内的首次公开展览,而他之前尝试在自己的祖国办展览,都因当局阻挠无果而终。
    艾未未对《南德意志日报》记者表示,对于中国公众来说,他已经是几乎不存在了;在中国境内上网搜索"艾未未",只会被跳转到一个出错页面;但在推特上,艾未未却有着大约7万名跟帖者;他通过推特评论社会问题,"从而让人们看到火光还没有被完全被熄灭,至少还有一颗火种尚存。"
    而对于近期在北京国家博物馆开幕的"启蒙的艺术"展览,艾未未则说,中国其实目前还处于"黑暗时代"(编注:在欧洲历史中,"黑暗时代"特指西罗马覆灭之后、文艺复兴之前的几百年时间);尽管经济快速增长,物质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但是中国在言论自由领域却屡创新低。
    艾未未由此认为,这场启蒙艺术展在北京举行意味深长,因为现在中国的一切都是疯狂的;他还将现在的这个时代称作为"疯狂时代"。
    尽管气氛压抑,艾未未暂时还没有考虑移民国外;他对《南德意志日报》记者表示,移民国外只是"最后的选择"。采访当天,艾未未还透露,国安部官员已经暗示过他最好移居国外,因为作为一个知名艺术家,在国内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危险。
    但现在,国安部的暗示显然已经过期作废,艾未未在能够做他"最后的选择"之前,危险的处境便已然到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艾未未被拘事件在德国和欧洲引强烈反响
·赵连海首次打破沉默 呼吁当局释放艾未未
·艾未未扣留逾36小时恐遭刑拘 (图)
·艾未未妻子至今不知丈夫下落
·中国网民呼吁释放艾未未
·艾未未被抓两天 海内外高度关注 (图)
·澳大利亚谴责中国当局拘捕艾未未
·艾未未仍被公安扣留 妻子忧心健康
·艾晓明:今天,人人都可以成为艾未未
·第七波茉莉花警方盘查外籍人 艾未未及助手被禁出境及传唤
·艺术家艾未未仍无音讯 人权组织表示忧虑
·警方突扣艾未未 高调封查工作室
·“艾未未被拘一日半仍未获自由”
·无国界记者对艺术家艾未未被逮捕表关切
·VOA:警方突扣艾未未 高调封查工作室
·艾未未北京被拘留工作室被搜
·艾未未出境受阻,姚立法祭母被截
·艾未未工作室遭警察骚扰
·艾未未德国再设工作室 吴玉仁“袭警”案超期违规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甘肃陇南事件现场照片流出/艾未未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 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陈维健
·胡锦涛,请不要绑架艾未未!
·艾未未及其“河蟹盛宴”/淳于雁
·艾未未河蟹盛宴的意义与方法——关于艾未未河蟹盛宴亚峰与保胜的对话
·给艾未未老师发短信/陆志鹏
·艾未未:我还是不合作
·由艾未未想到艾青/姜维平
·500人罷網聚會向綠壩說不/艾未未
·不"反华"那还是人吗?/艾未未
·艾未未:不“反华”那还是人吗?
·对艾未未的敬意刻骨铭心 /张目分(图)
·我再睡会嘛,妈妈,我很困 / 艾未未
·艾未未:我们是怎么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艾未未:我们是怎么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向偏执公民艾未未学习/霍军
·含泪吁请灾区各级政府向艾未未投降书/许晖
·四川地震学生死亡问题:越接近真相就越绝望 /艾未未
·面对艾未未/林明理
·我的不成熟的建议/艾未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