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逸明: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5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3月26日23时许,长春电影制片厂突然来了几百人手持镐把20台挖掘机,共14栋楼房被挖空、拆毁。强拆持续到次日清晨4点多,一些居民被强行抬出,居民刘淑香未等到抬出便被压在楼底。其夫到派出所报案,可等到3月28日下午2时许警察才来,而压在楼下的刘淑香已死。
    
    此事发生后,最先披露此事的不是主流媒体的记者,而是网友。网友将此事的来龙去脉用图文的形式发布于网络论坛,最后,引起了于建嵘、李承鹏等知名人士以及传统媒体的关注。吉林长春当地的媒体《城市晚报》在3月29日刊发了有关报道,但是语焉不详,只称此次拆迁导致一居民死亡,但并未交代该居民死亡的具体原因。
    
    中国官方媒体向来都有一种特殊能力,那就是能把丑事变成为政府歌功颂德的好事。此次长影的暴力拆迁事件也不例外。《城市晚报》称,在获悉情况后,长春市委、市政府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立即采取严厉措施,控制住相关责任人,展开事故原因调查,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同时全力做好死者家属及善后工作,保证社会秩序平稳。
    
    事实果真如官方媒体所说的这样吗?显然不是,从网帖所陈述的情况看,当地警方和政府的反应速度非常慢,在死者刘淑香的丈夫报警后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警方才出动警力调查处理此事。可见,警方在一开始并不愿意介入此事,而是在形成舆论压力后才不得已介入,否则就不会姗姗来迟。
    
    众所周知,在中国,房地产行业是最黑心的行业之一,虽然普通民众每个月的收入都很低,但在各大城市,房价却高得惊人。有人计算过,如果是一个种地的农民,要想在北京买房子的话,不吃不喝都需要从唐朝干到现在,才能攒够买房的钱。当今的房价显然已经严重脱离市场,之所以如此,除了一些有钱人跟风炒房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官商勾结。
    
    地价、房价的高涨和房地产行业的火爆为官员进行权力寻租提供了便利,很多官员通过批地、卖地而变得腰缠万贯,而自己的房子也是多如牛毛。为了遏制房价,中共当局虽然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但一直不见收效,根本原因仍然是官商在沆瀣一气维系高房价。
    
    中国在人口数量上居全球之冠,尤其是在汉人居住区内,到处都有人居住,而各大城市更是人满为患。这就意味着,政府要卖地,开发商要进行房地产开发,很多时候都需要事先征用居民的土地和拆除居民的房屋。虽然如今的房价令一般的人无法企及,但是,很多地方给予居民们的拆迁费用却很低,往往连买二手房都不够,这就使得很多居民选择了拒绝拆迁,然而,开发商已经把钱交给了政府,很多官员又从中得到了私利,为了按照计划实施开发工作,开发商便使出各种各样的手段来驱赶居民。
    
    从这些年海内外媒体所报道的情况看,开发商驱赶居民的方式五花八门,比如说恐吓、殴打、断水断电、挖壕沟等,有时候,开发商甚至使出更卑鄙的手段,如纵火和放毒蛇等。总而言之,为了驱赶居民,开发商是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时候,警方和政府官员都是对开发商的违法行为视而不见,居民受到开发商非人对待的时候,报警往往都无人出警,而事后也很难得到满意的处理。
    
    长春电影制片厂是中国著名的电影制片厂之一,很多精彩的影片就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当看到网友贴出的拆迁图片时,很多人竟然误以为这是为了拍摄电影而故意制造出来的场面。在继《城市晚报》的报道之后,《南方都市报》在次日发布了有关报道,该报道明显与之前的报道不一样,里面不再对事件的经过和细节进行模糊处理,而是将居民刘淑香被残忍压死的真相展示给了读者。
    
    据悉,长影四宿舍共有14栋居民楼,500多户居民,均属于长影集团的职工。去年年初,政府以棚户区改造为名宣布将对该宿舍区进行拆除。在未能就拆迁补偿达成协议之际,去年就已经多次发生地痞流氓暴力逼迁和强拆事件,不但警察没有制止,政府部门还在去年冬天停止了对该宿舍区供暖。直到发生压死人的惨剧,仍有约一半住户未曾签署协议同意搬走。
    
    另外,长影员工们在今年2月份也曾就长影党委书记刘丽娟与民营公司“长春国信”和吉林省个别领导相勾结卖掉长影土地到省委下跪请愿,结果反被警察包围并抓人。长影是1949年中共建政后成立的第一家电影制片厂,曾出产大量的红色经典影片。此次暴力拆迁的惨剧让人感觉非常讽刺,长影拍摄的影片很多都是反映旧社会人压人、人吃人场景的,没想到长影人现在也要遭受暴力拆迁这种非人待遇,而暴力拆迁背后的最大后盾还是政府。
    
    日前,中纪委已经重申严查暴力征地、拆迁事件,不料,中纪委的话音未落,长春就出现了强拆导致居民被压死的恶性事件。虽然笔者并不怀疑中纪委以及中共高层对暴力征地、拆迁的重视是在作秀,但是,在三令五申的情况下,这类事件依然层出不穷,却足以给人一种作秀的印象。很多这类事件虽然最终成为了公共事件,但处理结果依然难以让受害家庭和公众满意,可见,中共高层对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很多时候也是无可奈何或者默许。
    
    据财新网在3月31日下午最新的报道称,导致此次长影宿舍居民被压死的现场拆迁组织者已经被刑事拘留,但愿这不是作秀,而是死心塌地的惩处。从长影宿舍居民此前的遭遇看,居民刘淑香之死绝非仅仅只是开发商作恶这么简单,因为居民们在到吉林省委下跪请愿时,也曾遭到警方的抓捕。
    
    虽然此次暴力拆迁的组织者被刑拘了,但该刑拘的其实还有当地的官员,不是因为他们的纵容,开发商岂敢有如此草菅人命的胆量?暴力拆迁和暴力征地都是专制统治的必然产物,只要不施行政治改革,民众不能用选票决定官员的为政命运,只要新闻媒体和民众没有充分的监督自由,类似于长影这样的暴力拆迁事件就会层出不穷,还有更多的人将会成为压死鬼。
    
    2011年3月31日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国土资源厅证实:灌云县进行非法拆迁
·待拆迁小区凌晨遇60声爆竹巨响 警方介入调查
·中纪委监察部:新拆迁条例实施情况将受重点监察
·河南信阳副局长因拆迁纠纷驾车拖人百余米
·3月30日100多名被拆迁户信访朝阳法院遭拒!
·金乡县政府在抛弃法治的道路上还要走多远?——房屋拆迁报道之二 (图)
·河南濮阳回应24户民宅遭暴力拆迁称系包工头策划
·武汉太平洋社区居民堵路 汉口火车站拆迁户被打昏死
·拆迁员伪造协议骗80万元 一审获刑13年
·中国发布网络舆情指数 拆迁反腐涉警关注度高
·深圳一农场被强制拆迁 200余农民无家可归 (图)
·为非法拆迁打下手,北京顺义区法院乱发开庭传票 (图)
·拆迁款填补亏空 南通江山农化腐败横生
·昌黎渟泗涧村民要组织起来和拆迁黑社会对抗
·总经理帮北京门头沟原副区长骗拆迁款获刑12年 (图)
·野蛮暴力拆迁之最牛的施工工地 (图)
·北京朝阳小红门乡郭家村:野蛮暴力拆迁
·新疆:老太被拆迁工人抬出家后楼房遭强拆
·近千拆迁户扛煤气罐散步 武汉强拆户刺人案开庭
·拆迁导致15年无家可归!/天津刘春荣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惊爆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京杭两地被拆迁户相聚,共话被打压经历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在拆迁中谁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造成十五年无家可归!/刘春荣
· 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公然违反国家政策法规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韶关拆迁户今日前往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上诉(图)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拆迁只不过是一场分赃盛宴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河北省玉田上演“权大于法”违法拆迁(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下)(2010年12月9日)(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中)(2010年12月8日)(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上)(2010年12月7日)(图)
·看看农民们吧!!大连市英歌石奶牛场暴力拆迁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邹晓云:土地使用权补偿不明,拆迁纠纷难减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马光远:拆迁意见二稿的进步与退步
·质问政府:商业拆迁——先强奸再恋爱模式何以流行?/原烟台大学讲师张忠顺
·惟有民选官,才能遏止野蛮拆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