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丁子霖:那白雪覆盖着的埃德加·斯诺墓地——“天安门母亲”扫墓纪实(多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丁子霖
    
    
    丁子霖:那白雪覆盖着的埃德加·斯诺墓地——“天安门母亲”扫墓纪实(多图)


    丁子霖:那白雪覆盖着的埃德加·斯诺墓地——“天安门母亲”扫墓纪实(多图)


    
    
    
    
     (参与2011年2月15日讯):去年底,我们恢复自由回到北京家中,难友来看我们时,就与她们约定,明年二月十五日,我们仍在老时间、老地方相聚,去北大未名湖畔为埃德加•斯诺先生扫墓。这是十一年前先生的遗孀路易丝•惠勒•斯诺夫人最后一次来中国时我们对她的承诺。她从此不再来中国扫墓了,我们必须遵守承诺为她尽责。这么多年来从未中断过。
    
    近日来,每天晚间我都盯着电视台的天气预报,唯恐这无常的天气有变。我们有位难友徐珏女士正忍受着癌症化疗,她执意要同去扫墓。我们只能答应她。但愿那天的天气能好一点。
    
    今天晴空无云、无风,气温回升到了5°。我们一行六人进入北大校门后径直往未名湖走去。当年司徒雷登先生创建的燕大校园模样依旧,真不能不令人折服,尤其是雪后的校园景色更是迷人,空气清新得吸进去舍不得呼出!
    
    遗憾的是,越是走近未名湖,湖边小路上的积雪变得越来越厚,我们只能互相搀扶着走,生怕摔跤,一步一步挨近墓地……,终于见到了那座小山坡了,整个墓地被积雪覆盖着,上山的那几层石阶上积雪足有几寸厚。我们一边艰难地往上爬,一边心里暗暗埋怨。为什么北大校方在斯诺先生的忌日还不把他的墓地清扫一下呢?
    走近墓地略得宽慰的是,不知是谁,已经在我们之前把一束红玫瑰放在了墓前,那星星点点花瓣,洒落在墓碑前的雪地上,看上去格外耀眼。
    
    今天墓地很清静,湖边也没有“陌生人”游荡,大概是因为下了雪,天气冷,走路不方便。我们拿出预先准备好的两条条幅,把它们挂到石碑上。然后照例献上由六朵红玫瑰四朵白玫瑰扎成的一束鲜花,鞠躬行礼,合影留念。
    
    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了,大家都依依不舍,更不忍心回头再去望一眼那座孤寂的墓碑。
    
    历史总是捉弄人。司徒雷登、埃德加•斯诺,两个痴迷于中国的美国人,一位曾是燕京大学的创始人,一位则在燕京大学新闻系任教过两年多。尽管他们在世时思想观点迥异,但他们对身后的选择竟如此相似,都把自己的一半留在了中国。据史料记载,埃德加•斯诺在他生命终结的时候对“毛泽东的中国”已有微词,他不能不怀疑“文革”造成的后果。可惜,他死得太早了,没有看到中国此后的那场劫难。
    
    离开斯诺墓地的心情与步履都是沉重的,一想起一位90岁的老人——路易丝•惠勒•斯诺夫人,我的心好像停在了十一年前。由于语言障碍,一般我总是每年为斯诺先生扫墓后给她写信,寄上墓地照片。起初几年,为减少友人翻译之累,我们通信的内容比较简短,但自从她数年前痛失爱子克里斯托弗之后,我们两个备受丧子之痛的母亲之间的心就贴得更紧了。我们互相诉说着,互相安慰着……
    
    去年年底前我返京后,从好几位海外友人来电和来信中获悉,在我和我丈夫在人间蒸发期间,斯诺夫人忧心如焚,一位高龄的母亲给中国驻瑞士使馆致函,要求恢复我俩的自由。这个大国使馆居然傲慢无礼到不予理睬的地步。
    
    这位善良、正直的老人,她为刘晓波这位知识分子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兴奋,她从网上看到可以报名申请去奥斯陆参加颁奖典礼,她按程序报了名,可是直到颁奖仪式结束都了无下文。老人的失望心情可想而知,她告诉友人:“我想去参加不为别的,只想为天安门母亲去见证这个重要的时刻。”
    
    老人的心愿未能满足。这将是她晚年余生的憾事。我无力弥补,只能提笔以信函相慰。
     2011年2月15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丁子霖:思念冰娴——难友苏冰娴逝世十周年祭 (图)
·丁子霖 蒋培坤: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下)
·丁子霖 蒋培坤: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上)
·失去联系两个多月 丁子霖教授已返回北京
·丁子霖老师依旧被软禁 连女儿也不准见面
·像人间蒸发 丁子霖夫妇失踪逾两月(图)
·“天安门母亲”抗议丁子霖通讯被截
·在京天安門母親嚴正聲明:必須立即恢復丁子霖夫婦的人身自由
·丁子霖夫妇与外界通讯中断多时
·天安門母親運動2010年10月17日聲明__停止對「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軟禁要求中國平反六四、釋放所有良心犯
·丁子霖无锡住所被切断对外通信联络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丁子霖:2010年6月3日夜晚木樨地路祭纪实(图)
·视频:丁子霖到兒子慘死的現場拜祭及福建長樂市的悼念六四事件的标语
·丁子霖木樨地公开拜祭哭晕 警察封锁
·丁子霖:最龌龊的政治审判(图)
·丁子霖:致函奥巴马总统(图)
·丁子霖 蒋培坤:呼吁各方,营救刘晓波
·丁子霖楼外有便衣监守:还我们自由,还我们悼念的权利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丁子霖: 为李思怡之死呼吁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请大家再为丁子霖摆一张空椅子/张鹤慈
·寻找丁子霖夫妇--请多多少少的也在雪中送点炭/张鹤慈
·关于日本关西地区89-64捐款转送问题,给丁子霖老师的公开信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丁子霖 蒋培坤
·痛悼谢韬先生/丁子霖 蒋培坤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蒋培坤 丁子霖:我们给奥运腾地儿
·丁子霖:“汶川母亲”在行动
·真相是一种力量 ——介绍甄铧先生文章“何须‘怕谈以往’?”/丁子霖
· 《六四播客采访录》序/丁子霖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丁子霖:“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组图)(图)
·丁子霖 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丁子霖:从获选“亚洲英雄”说起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丁子霖 蒋培坤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丁子霖、蒋培坤
·读仲维光先生两篇文章有感/丁子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