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朱健国:中共正式向孔子投降——胡锦涛打着向孔子投降的白旗访美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04日 转载)
    朱健国更多文章请看朱健国专栏
     作者:朱健国
     (博讯 boxun.com)

     孔子晋京为胡访美壮行
    
    在胡锦涛1月18日访美前一周,1月11日,“孔子晋京以九五之尊矗立天安门”。这一看似纯文化的城市雕塑工程实为惊天政治权谋,顿时引发中外各界强烈关注,激烈论战。然而,梳理论战双方的观点,正焉反焉,形形色色,却皆遗漏一重要视角:至今无人以“孔子晋京有助于胡锦涛访美”角度研究,分析其中极为重要的信息:“孔子晋京接受礼拜”,意味着中共正式向孔子投降,标志着一直隐藏真相的胡锦涛的真实面目实为“儒家社会主义”!
    
    须知,在“胡奥会”之前让“孔子晋京”为胡壮行,绝非偶然或巧合,实乃一个精心策划的政治谋略。一方面,它是胡锦涛刻意向美国示弱,可以说,胡打着向孔子投降的白旗访美,意在安慰美国不必担心中共继续坚持马列主义——尽管中共对内口头上仍然声称坚持马列主义,不过是“减兵增灶”的虚晃,其在国际上早已仅仅高举儒旗:在90个国家办了320家孔子学院,却从未在海外办一个马列毛邓学院或党校!此次更以“孔子入主天安门”让美国人放心:今日中共正式改马教为儒教,弃共产主义而图民族主义,充其量也不过一“儒家社会主义”。另一方面,“孔子晋京”又委婉表达了中共坚决拒绝“全盘西化”的决心,中共可以放弃马列,但决不终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师夷长技以制夷”,“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儒家传统。
    
    美国对此似乎“心有灵兮一点通”,一面立即回报以从未有过的“国事访问”最高接待规格迎胡(以前胡访美被美方限制为“官事访问”),且破天荒彩排了“迎胡仪式”,在国宴之外又惠加只限六人参加的亲密家宴——这分明是按儒家礼节,给中国以同盟国虚礼,予以“世界老二”的极大排场,让中国朝野大赚虚荣面子,乐不可支。由此减少对美方坚持军援台湾,耀武南海的反感。美国也如中共从反孔变为尊孔用孔一样,对中共也由压之损之变为敬之以礼,威之以武,恩威并举。
    
     胡锦涛精心安排“孔子晋京”
    
    虽然现有公开信息中没有胡锦涛与“孔子晋京”的明确资料,可透过一些新闻的蛛丝马迹,人们清晰地看到:是胡锦涛在精心安排“孔子晋京”。
    据北京晚报等媒体报道,此次“孔子晋京”有一个重要特点是“半字当头”。首先是“孔子晋京”的地点,既在天安门,又不在天安门——《孔子》塑像如“文化泰山”坐落与天安门广场浑然一体的国家博物馆北门广场,从视觉上看,孔子就是矗立在天安门广场;从天安门的规划图上检验,它又在天安门广场边界之外,可谓与天安门若即若离,“半入天安门”。
    
    其次,《孔子》塑像只是“近似九五之尊”——其《孔子》像高仅有7.9米,说不上“九五”,但加上“石头基座高1.6米”,总高正好9.5米——如此,对希望“孔子有九五之尊”者,可解释确有;而对反对者,则又可说不是。而且,国人历代对尊者雕像皆以“坐北朝南”之荣,此次则让《孔子》塑像“坐南朝北”,故意留下敬意不足的漏洞。
    
    其三,《孔子》塑像揭幕仪式既隆重又“副之”——1月11日上午10时30分,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北门广场隆重举行了《孔子》塑像落成仪式。出席者不仅没有国家元首,政治局常委,且所有官员全是副职——其揭幕者依次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蒋树声,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家正,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覃志刚,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顾玉才——连国家文物局也只派个副局长出席,可见何等精心刻意“副之”。而“副之”也就是“半之”。
    
     众所周知,天安门乃中国的政治心脏和晴雨表。九十二年前,1919年在天安门广场爆发的五四运动,就是以打倒“孔家店”为旗帜,其时的先锋分子,后来多成中共中坚人物,打倒“孔家店” 的五四运动一直被视为中共成立的序幕,并被定为培养后备队共青团的“五四青年节”。四十五年前,天安门广场再起文革洪流,再次将孔老二踏上一只脚,焚毁了全国各地的孔庙及相关文物——中共以反孔起家,以反孔治国,而今却突然一百八十度转身向孔子投降致敬,将其迎入只有开国君主毛泽东和“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画像进入的天安门,如此“拨乱反正”,岂是“橡皮图章”人大和“花瓶”政协可以决定的?没有胡锦涛这个总书记兼军委主席、国家主席的钦点,“孔子晋京”绝无可能。
    
    综观胡锦涛多年的行事风格,皆以“半”字为准则:其读清华,半学文化,半搞政治(当辅导员);其当红卫兵,只参加几天就逍遥; 其在贵州主政,从不公开反对改革,也从无“敢为天下先”的改革创新;其在西藏应对叛乱,既亲自拿枪,又下令对天放枪——半镇压;其处理“零八宪章”,既关押刘晓波,又观望其余;其纪念深圳特区三十周年,既放纵温家宝大讲“不政改死路一条”,又在亲自讲话中竭力回避政改,让媒体控制温家宝的“政改论”;其反腐只停留在“中纪委垄断反腐”、“党内反腐”或“民不举官不究”,分明也是“有头无尾”……其执政纲领既有儒家的“和谐社会”,又有“科学社会主义”演变的“科学发展观”——各取一半。一言以蔽之,胡氏处世哲学从来就是“凡事只走半步”。此次“孔子晋京”的种种“半步”,活现了胡锦涛的“半心半意”作风——胡虽然是喝“卓娅与舒拉”俄奶长大,但其基因却来自其父辈家族的儒商文化,胡的本能中,充满了对儒教的亲和力。一旦发现马列毛邓已尽失民心致中国礼崩乐坏,民不聊生,官不聊生,也就不得不悄悄地抬出孔老二的“和谐社会”与“以民为本”。胡深知,儒学纵有千般不是,但“君君臣臣”总是有利于专制与专政的,否则,为何历代皇帝皆要在危难时祭孔?“以民为本”可以掩护“以党为本”,“关心民生”可以压制民主,大办孔子学院可以拒绝多党制。
    
    尽管“机关算尽”,但胡难逃一最大误区:胡误以为“凡事只走半步”就是“允厥执中”的中庸之道。殊不知,“五十步笑百步”何等可悲,“凡事只走半步”其实就是“言而无信”,只是以谎治国。
    
     “孔子晋京”也难救中共
    
    三年半前中国国家博物馆改扩建工程以25亿巨资开始策划“孔子晋京”时,不一定想到了以其助胡访美,但此次选择在胡奥会前举行“孔子晋京”仪式,则必有玄机。1月19日晚,央视《焦点访谈》在胡锦涛得意洋洋参加了奥巴马家宴时,播发《大洋彼岸“中国热”》,吹嘘中国已在美国办了71所“孔子学院”,而“孔子学院”旨在“培养了解中国的美国领导人”……这就雄辩地证明:“孔子晋京”属于胡锦涛访美的重要辅助行动。
    
    1月17日,凤凰卫视等中共喉舌皆报道:胡锦涛书面回复来自《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的提问,强调“过去三十年的的经济成就,已经验证中国现有的政治模式是成功的。”这一新闻让许多人明白“孔子晋京”就是“中国现有政治模式”——儒教加社会主义的“儒家社会主义”。其可称毛泽东“秦始皇加斯大林主义”的改革版。若“秦始皇加斯大林主义”为“霸道社会主义”, “儒家社会主义”不过是“王道社会主义”,二者终究都离不开“社会主义”必有的专制与专政。
    
    “儒家社会主义”真的成功了?许多人,包括胡锦涛的喉舌,并不赞同。新华网一调查显示,竟有84%的人反对“孔子晋京”!历史证明,短短三十年的的经济成就,并不能证明一个政治模式是成功的——不必远举中国封建王朝多次出现的经济盛世,并没有证明其专制王朝是成功的,永久的,就以二十年前的前苏联骤然解体,也足以铁证——就在 “孔子晋京以九五之尊矗立天安门”的当天,大陆凯迪网等许多媒体转载了凤凰卫视1月8日《世纪大讲堂》一段演讲: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王一江说:上个世纪的30年代,西方发达国家处于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经济危机和经济衰退的时期,而在这一时期的苏联反而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当时全世界都相信苏联取得这样辉煌的经济成就,是在“党天下”消灭私有制、市场经济前提下做到的,很多有识之士都以为,苏联的国家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制度代表了代表了人类的未来。然而非常不幸,五十年后,1990年代初期,苏联这个“先进国家”一夜之间突然一下就解体了!而曾经一度困难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却“病树前头万木春”!
    
    谁能保证,中共的“儒家社会主义”不会重蹈苏共前辙?
    
    2011年 1月19日 于深圳 早叫庐
    
     (《争鸣》2011年2月号)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健国:“深圳城市化原罪”—政治腐败致深圳出现50万栋违建房
  • 朱健国:“胡内部”的维腐誓言
  • 朱健国:神州掀起倒“稳”潮
  • 朱健国:深圳庆典正式终结邓氏政改梦
  • 小熊:“新反右”限制沙叶新朱健国等人博客
  • 朱健国: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 朱健国:《命运》再为梁湘袁庚翻案
  • 朱健国:谷歌出走废了中国第二次“同治”——谷歌走后国更乱
  • 朱健国:老右派在新三十年的大分裂
  • 朱健国:金文明狙击“中国特级犬儒”余秋雨—访辞书专家金文明
  • 王鲁湘鼓动百姓开始向政府讨债/朱健国
  • 朱健国:3400万失业大军与中共的博弈
  • 朱健国:多多体谅“先生沙”—关于沙叶新《我说了什么》的几句话
  • 朱健国:“假钞中国”危及北京奥运
  • 朱健国:亚运是一场贿赂盛宴(图)
  • 朱健国:“曹丕术”引发全国连锁巨灾
  • 朱健国:“打错门”再证胡温以黑治国
  •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 朱健国:今年“七一”很难过——“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 朱健国:中国新政的愚乐危机--温家宝的角色错位
  • 朱健国:一个人的16个常识(1)—用“健与疾”取代“善与恶”
  •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 朱健国:广东“两会”的倒退潮
  •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 朱健国:“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
  • 朱健国:汪洋倒粤与吴芝圃毁豫
  • 朱健国:汪洋失广东与马谡失街亭
  • 朱健国:赵本山弃"身体故乡"回归"思想故乡"
  •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 朱健国:解放思想必须先解放冤民—给胡温上一课
  •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