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宜黄钟家姐妹”获金镜头奖 事件仍无结果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2日 转载)
    
    来源:红网
    
    “宜黄钟家姐妹”获金镜头奖 事件仍无结果
    2010“金镜头”年度最佳照片《宜黄钟家姐妹》。
    
    “宜黄钟家姐妹”获金镜头奖 事件仍无结果


    非突发新闻类单幅银奖《葬礼》。
    
      杨抒怀获“金镜头”大奖 潇湘晨报再夺摄影最高奖[图]
    
      21日,中国第十九届金镜头新闻摄影评选获奖名单公布,潇湘晨报记者杨抒怀拍摄的以江西宜黄拆迁事件为主题的新闻图片《宜黄钟家姐妹》从全国三万余幅作品中脱颖而出,获选2010“金镜头”年度最佳照片。
    
      评委蒋铎表示,这一图片获得全体评委的全票认可,获奖的主要原因是事件本身具备的新闻价值以及作者镜头语言的出色运用。另外,潇湘晨报记者秦楼的作品《葬礼》获得非突发新闻类单幅银奖。
    
      一年一度的“金镜头”评选是中国新闻摄影的一大奖项,去年获得该大奖的是曾引起社会广泛争议的《挟尸要价》,拍摄者系潇湘晨报记者张轶。这也是潇湘晨报记者连续两年在该项大奖上折桂。
    
      去年,在第18届金镜头奖评选中,杨抒怀曾凭借《六岁男孩的抗“甲”记录》获新闻人物类组照银奖,《激战,边境线外50米的硝烟》获突发新闻类(组照)银奖。今年,杨抒怀更是凭借《宜黄钟家姐妹》全票获得年度最佳照片,弥补了去年的遗憾。
    
      对于为何这张《宜黄钟家姐妹》能获得全体评委的一致认可,杨抒怀认为:“这张照片之所以获奖,除了事件本身之外,摄影语言的书写比较完整,人物内心的感觉多,摄影师存在的痕迹比较少,可能这些因素打动了评委。”
    
      据悉,照片中的伤者钟如琴目前仍在北京治疗,她在事件中全身大面积烧伤,治疗费用由宜黄县政府支付。
    
      新闻背景
    
      2010年9月10日,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自焚事件,三人被烧成重伤,随后被送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抢救。9月18日凌晨1时左右,伤者叶忠诚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在舆论的密集关注下,江西抚州宜黄“9·10”拆迁自焚事件有了最新进展。9月17日,宜黄县委书记、县长被立案调查,率队拆迁的常务副县长被免职。10月,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被免职,县长苏建国也被提请免去县长一职。
    
      访谈
    
      杨抒怀:我想更多地展示温暖
    
      色影无忌:什么时候知道这个获奖消息的?
    
      杨抒怀:昨天凌晨。
    
      色影无忌:是骆永红告诉你的?
    
      杨抒怀:不是,是我看我同事的微博知道的,他也是转的骆永红的微博。
    
      色影无忌:那张照片是怎么拍到的?
    
      杨抒怀:做年度特刊专门去北京拍的,拍了两次第一次不理想又去了一次。
    
      色影无忌:这是宜黄事件的,为什么去北京拍?
    
      杨抒怀:他们在北京治疗。
    
      色影无忌:你前面说,拍了一次不理想,为什么不理想?
    
      杨抒怀:我拍完之后跟编辑沟通过,他觉得不理想,我也觉得不好,就决定重新去拍。我去跟这个报道的文字记者沟通了一下,我说咱们再去一次,让他陪我去,因为他对整个事件更熟悉,跟受伤的姐妹熟悉。结果,他不愿意去,当时天也冷,我说你陪我去吧,最后他还是答应了,当时是凌晨两点。后来一直等,本来想等到早上五六点去拍那种天蒙蒙亮的感觉,结果5点多的时候我们都熬不住了,就睡了一会,准备再去。
    
      我跟文字记者就约在8点钟去,闹钟定在8点,起来一看还早,我又想睡,但还是不踏实,就自己一个人去了一趟。虽然拍出来了,但我还是不满意。我觉得这张照片是介于自己平时拍的照片和报纸发稿照片之间的一张照片。如果我拍一个人,会尽量做得完整一点。
    
      色影无忌:她活动应该不方便,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坐在轮椅上的肖像的方式?
    
      杨抒怀:她本来平常要这样活动才行,我尽量让她舒服,她本来就很难受,我拍的时候,也是考虑到人性第一的原则。她为了恢复,平常也会这样,这也符合生活的常态。
    
      她的毛孔破坏了,痒得难受,我拍这张照片的时间很快,不到十分钟,我想尽快拍完。
    
      色影无忌:选择她们抱在一起,是你的想法吗?
    
      杨抒怀:她们姐妹本身就在一起,钟如久(照片中戴眼镜者)说姐姐小时候经常这样抱着她,所以她现在只能这样抱着姐姐,这是骨肉亲情,我也不想让她过分展示残缺,我想让她带点温暖,然后再带一点伤情。我想说的是,新闻要有一点点新闻本身的要素,但我尽量让画面温暖一点点,毕竟姐妹在一起,这是种温暖。
    
      色影无忌:你觉得这张照片因为什么获奖?
    
      杨抒怀:我觉得第一是由于这个事件,第二是我的摄影语言的书写比较完整,视觉上比较完整,人物内心的感觉多,摄影师存在的痕迹比较少。
    
      色影无忌:事发的时候,你去过现场吗?
    
      杨抒怀:没有。但是我是江西人,所以这个新闻我还是比较关注。拆迁关注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色影无忌:你去北京拍的时候,伤者的情况怎么样?
    
      杨抒怀:很严重,浑身大面积烧伤。毛孔被破坏,不能排汗,痒得很难受。
    
      色影无忌:那她现在出院了吗?
    
      杨抒怀:还在住院。过年也在病房里过。
    
      色影无忌:治疗费谁出的?
    
      杨抒怀:宜黄县政府出的,她们治疗了,会把治疗费的发票给他们。
    
      色影无忌:这个事件有结果了吗?
    
      杨抒怀:还没有。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