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年关民工艰难讨薪,天津宝坻再现惊天血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9日 转载)
    
    来源:华声论坛
    
    五年前,包工头张某带着一帮民工,信心百倍的从南方出发到北方做工程时,他同手下的工人们一样,都是怀着挣钱养家的美好愿望。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去,等来的可能是一条不归路……
    
     经亲属介绍,张某来到天津市宝坻区一片正开发的小区京津新城,进了一家装饰公司,安定了下来。由于张某手下的工人踏实勤奋,工艺细致,对工作认真负责,业绩很不错,短短两年,张某也顺理成章被提为公司工程负责人。这家公司在设计创意、工程管理方面采用的是广东模式,声誉鹊起,在京津新城积累了不少新老客户,他们所做的案例都被不少客户所青睐。
    
    2010年7月,张某为中建二局名叫张立新的“局长”做其别墅室外工程,9月份业主又签了一个后续工程给张某。说实话,张某当时接到这个大单时,是非常兴奋的,自己和手下的工人也信心满满,都希望做好工程,能够开开心心回家过年,与亲人团聚。万万没想到,就是这“大活”给他差点带来杀身之祸。
    
    工程起初进展顺利,而当到第三阶段时,由于业主付款不及时,材料款和工人工资开始青黄不接。当时业主张立新(手下人都叫他张局)派了一名叫马讯的老总和一名陈蓝祥的工程监理做业主代表,一直给张某强调“张局是做大生意的,不会差你钱的”, “这点工程张局的队伍没时间做,才给你这个机会,你赶紧做完结算”“我们张局的钱都是用火车皮拉的”等等,张某选择了继续信任他。
    
     到11月底的时候,第一阶段工程已完成,第二个工程基本接近尾声,而业主依旧拖欠工程款,后来工程的资金链完全断裂,工人近三个月工资未发,材料也供应不上,工程也被迫停工。张某着急万分,因为一旦进入12月,北方寒冷天气对室外施工有很大的影响,倘若降雪,也会给工程造成质量隐患。张某积极找业主协商却未有结果,业主以工作太忙为借口不来。万般无奈之下,张某带着工人代表去了张立新所在的天津市河东区津东大厦十楼的中建二局天津分局办公室,跟业主协调工程款等相关问题,业主张立新说“我有几千万,你这点工程款算什么?”推脱让代表马总和陈工和张某协调。
    
     但业主代表马总也是“大忙人”,在电话里不是开会就是太忙,不过来谈;无奈之下, 2011年1月12日张某和工人代表又去了津东大厦一趟,马总像是知道他们去一样,在办公室等着,马总说,“你们不要到张局办公室来,我们还是到新城解决问题吧。”张某信以为真,跟着马总回新城了。有两个工人代表坐着这位马总的车,车一路开到新城,期间这个姓马的不断向后张望,似乎在等什么人;就在车子开到公司,工人下车之后,他又说要去一下工地。但是当时工地已经停工,并没什么可看的;工人们担心他又不守信用离开,就有几个工人也跟着赶了过去看,他们看到四五辆车在那边汇合了,这时候工人还没意识到,灾难已经向他们走来啦。。。
    
    下午2:00左右的时候,马总来到公司的办公室,除了监理陈工,另外还带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青年男子也是牛高马大)。马总介绍说:两人是公司的同事,张某也就没在意。接下来的谈判果然很不顺利,对方毫无诚意,对后续工程款一毛不拔。这时供应商的代表范经理走进谈判室,刚说一句所要材料款的话,话音未落,马总和陈工跟那戴墨镜的中年人使了一个眼色,一直没说话的那两个人就猛的冲了过来,年轻一点的冲在前面,一拳打在范经理嘴上,范马上倒地,血一下子从嘴里冒了出来。张某听到里面不对劲,推门进去,只看到那两个人气汹汹的冲了过来,张某吃惊的发现,两个人都带着刀……这时姓陈的那个人又到窗边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一分钟,四个陌生男子很快冲了过来,对他们大打出手,其中一名姓董的本地工人试图阻拦,却被连捅了四刀,倒在地上,血流如注。
    
    工人们惊呆了,都不敢上前阻拦。几个青年很快围着张某,椅子和刀往他身上招呼过去,张某很快倒在了血泊中,
    
    年关民工艰难讨薪,天津宝坻再现惊天血案
    图为张某被捅伤后已昏迷
    
    上前阻拦的两个女同事,一个被他们一脚踹到墙上,另一个被打倒在地……砍完人后,这几个迅速有序地冲出大门,钻进了一辆红色马自达呼啸而去,同来的两辆车也尾随而去。后来有工人追去,只看到红色马自达的车牌号是“津CW?068”,工人们非常愤怒,马上报了警,同时围着马总和陈工,不让他们脱身。后来听说他们转到了宝坻刑警二大队。更令人气愤的是,现在这两个人竟然被放了出来,现在还在逍遥法外……
    
    张某和其它两个受伤较重的人,很快被送往宝坻医院,伤口流出来的血,把两排车后座都浸透了,在车上的人非常担心。
    
    年关民工艰难讨薪,天津宝坻再现惊天血案


    如此长的伤口,让人胆颤心惊,简直让人难以目睹。
    
    年关民工艰难讨薪,天津宝坻再现惊天血案


    裤子已经被血浸透,简直毫无人性!
    
    年关民工艰难讨薪,天津宝坻再现惊天血案


    大腿被扎伤后的针缝的情况
    
    年关民工艰难讨薪,天津宝坻再现惊天血案


    这么深的伤口,绝不亚于当年侵华日军的暴行
    
    年关民工艰难讨薪,天津宝坻再现惊天血案


    肚子上的这刀很严重,第三天才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家里失去了唯一的支柱!
    
    农民工讨薪问题一直是中国的顽疾,连温家宝总理也多次强调,为什么血案屡屡发生?目前的业主都要靠黑恶势力来阻止讨薪,普通民工哪有活路可言??朗朗乾坤,有些人竟然如此漠视法律和正义?目前,伤者的家属陆续抵达宝坻,看望亲人,寻求法律援助,同时等待他们的,还将是一条艰辛的讨薪之路、上访之路……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二五”率先实现农民工子女免费义务教育
  • 洪深:“幸福广东”大火专烧民工 (图)
  • 洪深:南都报揭露深圳警车故意碾死民工儿童 (图)
  • 爬高塔访民再回京为农民工工资上访(图)
  • 年末回乡建筑民工讨薪高潮 上海大火被拘电焊工有口难言
  • 山东日照因公重残农民工躺在床上十几天写成的信
  • 实拍:商丘民工河南省信访局堵路讨薪(图)
  • 陕西民工讨薪胜诉败诉方承担诉讼费 若败诉免交
  • 北京春运期间民工团体满500人 可申办春运专列
  • 甘肃121名尘肺病农民工呼唤救援
  • 农民工失业无法准确界定,又有新特点
  • 白天打工晚抢劫 寿光"民工"车匪劫车15起
  • 新疆库尔勒推行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
  • 新疆要求各地切实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
  • 河南规定农民工讨薪未果将由相关部门垫付
  • 全国总工会下发通知要求工会帮助农民工追讨欠薪
  • “80后”农民工不愿放弃土地
  • 南京讨薪民工与武装保安起冲突 多人受伤(图)
  • 东营两农民工爬塔吊讨工资被刑拘
  • 农民工兄弟,活出咱们的尊严来!
  • 上海大火被抓民工的孩子致上海市民的一封信
  • 电焊工,农民工,临时工,挣的是买白菜的钱,顶的是卖白粉的罪
  • 世道无处不黑——我的新闻民工血泪史(张家港电视台)
  • 我为什么要当澳洲的民工不当中国的教授?
  • 贵阳云岩区外来农民工房屋被野蛮强拆的
  • 民工凭什么不可以包二奶?
  • 一个新生代农民工的呐喊
  • 农民工心声:宁愿娶妓女 也不娶城市女
  • 国家菜篮子工程是谁在搞破坏(之一)——为106名农民工能拿到一年辛苦钱告状14年之久/余光忠(图)
  • 深圳市宝安区政协委员郑合容剥削民工血汗钱(图)
  •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枉法法官林晓青欺负农民工(图)
  •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35天不发一分钱,民工猝死工地宿舍
  •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 帮帮我们,民工要工钱无门!
  • 民工双双死于公安局,警方竭力掩盖真相
  • [强国论坛]还拿民工当人吗?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禁止民工入内 “公厕”为何不公(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2010,一个农民工的年终总结
  • 帮助农民工子女何“罪”之有
  • 池子华教授“农民工属于流民的范畴”/杨红星
  • 刘晓波先生,我为你鼓掌!/中国民工李蜀皖
  • “中国模式”是霸占农民土地和剥削农民工/王澄
  • 晒晒农民工在深圳的工资
  • 刘逸明:“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 刘逸明:农民工要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图)
  • 最需要“降温费”却最没有的农民工,谁来关注
  • 莫让新生代农民工轮回父辈的悲情
  • 像对待孩子一样关爱新生代农民工 (图)
  • 田丰:城市工人与农民工的收入差距研究
  • 农民工穷 工程师困 中国不美好/王守义
  • 联名信: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 杜绝富士康悲剧
  • 导致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的原因/毛空军
  • 我们的博士“科研的民工”/李楚斐
  • 与“全国哀悼日规定”商榷/中国民工李蜀皖
  • 二代农民工性问题/王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