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许志永探访京城分钟寺黑监狱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5日 转载)
     2011年元旦,下午接到电话,围观黑监狱公民志愿者找到了位于分钟寺附近一处黑监狱,里面关押了大约20人,有人正在窗口呼救。
    
     这是一处偏僻的二层小楼,从方庄桥下向东几百米右转到京明大酒店再往左一两百米,“新世纪华联超市”的对面,二层四周都有铁栏杆和铁丝网,前面只有一个可供进出的铁门。我到这里大约是下午4点半,三位志愿者已经在等待,其中两位都曾有被关押黑监狱的经历。 (博讯 boxun.com)

    
    在我到达之前,他们以公民举报人身份拨打了110举报非法拘禁犯罪,当地东铁匠营派出所的警察来过,进去呆了一会,出来说,这里是湖北襄樊市驻京群众工作组,这是一级政府行为,警察管不了,然后就走了。看守把上访者训斥了一顿,让他们不能往外传消息。
    
    我到了之后也拨打了110,举报非法拘禁犯罪,过了一个小时也没有任何警察前来。然后拨打12345,拨打110督察,也没有结果。
    
    这是一个典型的黑监狱。二层小楼布满了铁栏杆和铁丝网,铁门紧锁,我们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只能等待,告诉附近的村民这里是黑监狱,同时联络更多的志愿者。
    
    大约六点多,志愿者们陆续前来,天天带领正在给桥洞里访民发放水饺的公民救助团队几个人、袁凌等几个媒体朋友,共15人。
    
    一个志愿者上前敲门,趁铁门打开之际,号召大家进入黑监狱。我们挤进门里,大约七八个看守,其中两个出示了襄樊的警察证。我们告诉他们,警察证说明不了什么,没有法律手续,这里就是非法拘禁犯罪窝点,公民前来观察并举报犯罪。
    
    里面挂着牌子“襄樊市委市政府驻京群众工作组”,中间是大厅,四周上下两层是房间,访民集中在大厅,共19个大人和两个小孩。据了解,这个黑监狱已经存在两年以上,周围市民时常看到哭泣的访民被强行带入或带出,也有访民通过面向街道的窗口呼救。一个姓汪的承包这里,雇佣八个看守,他们把上访者从久敬庄带到这里,地方县级或者乡镇政府要为他们那里的上访者支付每人每天150元,每个看守除了本身在地方政府的工资外每天补助200元,此外还有其他福利。前两年殴打访民现象很严重,据说有人被打断肋骨,最近一年多来好转了很多,吃住条件有所改善,偶尔还有打人现象。2011年元旦这天,60多岁的赵克凤要求外出,被按倒在床上,12月29日那天,一位60多岁的老人被迫下跪。
    
    我们挤在门口,被关押的上访者开始也来到门口。赵克凤坚决要求出去,我们保护她挤出了门外。对方被迫让步,说可以同意我们五个人进去,一边给我们解释他们的工作,说他们善待上访者。
    
    我们在里面了解上访者的情况。那位被迫下跪的老人开始站出来说话,指认被迫自己下跪的看守。上访者大部分不敢说话,也不敢说自己愿意出来。多数上访者因为害怕,即使被我们救助来,也逃不出他们,回去以后会受到报复。也有一部分上访者确实被迫同意呆在这里,等待地方政府接回去解决问题。通常他们没有外出的自由,但当被关押者人较多的时候,看守担心集体行动,会给他们部分人有限的外出自由。
    
    很快警察来了,先后来了四辆警车。问我们什么人,我们说是公民,发现并举报犯罪,他们以公务的名义,要我们出去,拿走了我们五个人的身份证。然后警察出来,问外面还有没有上访者,赵克凤犹豫了一下,在警察保证人身自由的前提下,同意又进去了。
    
    接下来我们在外面等待。至少两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结果,警察只是说在做笔录。一个当地打工的年轻人给我们送来了开水,他说知道我们在做好事,也愿意出一点力。
    
    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们不能无限期等下去,袁凌还感冒中,可是我们原本已经救出的老人也被骗回去了。我们开始敲门,很长时间以后他们终于开门,我们要求见赵克凤,问她还愿不愿意出去,他们不同意见。我们只好通过其他方法通知里面的两位老人,我们会在外面等十分钟,如果他们愿意出去,就到门口喊,如果不愿意出来,我们就走了。
    
    这次行动可能要失败了。但是换个角度,也不算失败,单亚娟他们在此地已经8个小时了,很多周边居民也知道了这里是黑监狱。我们一次次行动,即使不能救出人,也让看守们收敛了很多,让他们知道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是犯罪行为,被关押的上访者吃住条件好了很多,殴打现象也少了很多。如果黑监狱真的转变到自由进出,那也就不叫黑监狱了,我们也尊重地方政府的接访行为。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们再次敲开门,告诉里面的看守不能打人骂人,不能限制人身自由,然后准备撤了。突然听到里面哭喊声,那是在向我们呼救。我们用力拍门还是没有效果,于是开始在外面齐声反复高喊:“打掉黑监狱!”“立刻放人!”周边居民也围过来。
    
    几分钟后,警察被迫出来了,拿着摄像机对准我们,志愿者们毫不担心,继续要求放人,他们被迫把赵克凤和另一位老人放出来。走到街边,知道我的名字后,两位老人哭了。
    
    我们给了一位老人100块钱告诉她找个旅馆住,赵克凤要求回到她的住处——陶然桥下面的桥洞。我们送赵克凤过去,路上知道她曾经是一位教师,为自己的儿子伸冤,说儿子被人诬陷杀人,判了死缓,已经上访14年了。
    
    在寒冷的街头坚守了八个小时后,志愿者们分头离去。谢谢你们!
    
    另据1月2日的消息,2日凌晨此处黑监狱被警方暂时取缔,关押人员被转移到戏曲学院。
    
    2011年1月2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深圳访民赵国丽被关“黑监狱”,接警警察说是政府行为(图)
  • 黑监狱、访民春晚:2010年在京访民13大新闻(上)
  • 老访民齐玉魁美国大使馆喊冤,被关黑监狱致心脏病发作(图)
  • 实拍 武汉驻京办设的东管头黑监狱(图)
  • 湖北访民许万英老妪在黑监狱中被逼下跪
  • 武汉访民李玉琴,周城市来京控告武汉黑监狱(图)
  • 河南访民阮开香被截访人关入唐河县黑监狱
  • 湖北访民许万英等人到新华门喊冤被关黑监狱(图)
  • 视频:柳州驻京办黑监狱遣返访民黎明明、石秀金(图)
  • 任君平:江西举报贪官的村民代表被关黑监狱21天(图)
  • 5日北京黑监狱解救访民现场/潘公正
  • 山东青岛访民林秀丽人权日被关“黑监狱”(图)
  • 解救访民续:黑监狱账单扫描件(图)
  • 河南新蔡县:把残疾女童抢走关黑监狱殴打(图)
  • 12月5日,从黑监狱解救访民的视频(图)
  • 世界人权日来临,大批访民被关黑监狱(图)
  • 各地访民联合起来成功冲进黑监狱解救被关访民(图)
  • 安元鼎垮了 黑监狱仍在运行
  • 上海世博会期间18个月大的幼儿被关黑监狱81天(图)
  •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 苗秀芳:天津河东区房管局房地产公司关我黑监狱(图)
  • 世界人权日前夕,杭州访民被抓进黑监狱(图)
  • 控告安元鼎黑监狱/戴月权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上海冤民陈宝良的控告信:陈祥云私没“黑监狱”
  • 浙江黑监狱受害者连续3天到检察院申诉遭冷遇(图)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他们是畜生!在黑监狱衣服裤子全部剥光/王玉妹
  • 一个合法公民的遭遇--黑监狱
  • 南通黑监狱迫害老人几时休?!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 揭开黑监狱的冰山一角
  •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 取缔闵行政府黑监狱/上海维权
  •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 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十七大期间押住“黑监狱”/林继亮
  •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 李国涛:谴责“黑监狱”,敦促胡温保障访民人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